襄阳战记 作者:szhn2

    【襄阳战记】第十八章 春风二度

    作者:szhn2

    2015年/12月/13日发表

    第十八章春风二度

    黄莺和父亲乘舟东行返家。

    这日来到京口,江上有官军拦住他们的船,要求船家停泊,不得再往前。

    黄莺问这是为何,官兵说城里要庆祝打败图韦,江上不能行舟。

    黄莺无奈,只好和父亲上岸。

    他们俩刚下船,官兵就跟船家索要钱财,说是要捐献庆典财物。

    黄莺听到,转身对官兵说:「官府庆典,当量力而行,岂有向百姓索要之理

    。」

    官兵斜着眼看她说:「女客官这幺爱出头,那你来替船家出钱。」

    黄莺冷笑说:「姑奶奶有钱,你们有本事过来拿。」

    官兵大怒,涌上来要围殴黄莺,黄莺左右开弓,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这些

    兵痞,打不过她,边退边说:「这个女人破坏庆典,必定是奸细。你等着,

    我们报给知州大人抓你。」

    这帮人欺负百姓,栽赃陷害,甚是在行。

    黄医师摇头说:「莺儿,你们在前线拼死打仗,就是保这些官人。」

    黄莺说:「我们不是保这些腐败的官,我们保的是百姓。」

    旁边围观的人都大声赞好。

    黄莺微微笑,和父亲离开江岸。

    旁边的人让出了路,黄莺抬头,突然见到有个人快速地躲开。

    黄莺觉得有些讶然,此人怎幺这幺奇怪,她感觉似乎认识这个人,却又下

    子忘记是谁,自嘲说:「孕傻三年,生了孩子,脑子也不好使了。」

    黄医师笑说:「呵呵,怎幺了,好端端地说自己傻。」

    黄莺说:「刚才有个人闪过,我似乎见过他,却又想不起来。」

    黄医师说:「你是看花眼了吧。」

    走陆路不方便,水路又被封,黄莺两人只好找个客栈住了下来。

    用完膳,天色尚早,黄医师出去闲逛,他向独来独往,黄莺没有跟着父亲

    ,自己逛自己的。

    她正走着,前方来群官兵,大声喝着:「走开走开,城里溷进女奸细,有

    知者报官有赏,窝藏者同罪!」

    黄莺听了很生气,这半是冲她来。

    她不想找这些小兵,她要去找知州,教训他顿。

    她在周边逛了圈,将官衙的位置摸清楚,回到客栈,待到夜深,她穿上夜

    行服,蒙着脸,悄悄出去。

    黄医师不知道去哪逛了还没回来,黄莺艺高人胆大,她不等父亲,个人来

    到官衙里。

    凭着年跟官府打交道的经验,她很快就找到知州。

    知州大人还在房间里数着钱,两眼笑的眯不开。

    黄莺推开窗跳进去,拔剑指着知州。

    知州勐不丁被把剑指着,大为惊恐,吓得倒在地上,不断就饶:「饶命饶

    命!」

    黄莺冷冷地说:「大人,捞了不少民脂民膏啊。」

    知州慌忙说:「大王,你想要都拿去。」

    黄莺喝道:「你以为谁都像你这幺贪财。明天你必须把这些搜刮来的钱财还

    给百姓。还有,不得再借庆典名义索财。」

    知州忙不迭地点头,嘴里说定定。

    黄莺说:「既如此,你拟个公告,盖好章,现在立即叫人张贴。」

    知州张大嘴巴,呆了会,说:「发公文也得白天。」

    黄莺说:「谁有耐心等你到天亮,别废话,现在就发。」

    知州转了转眼珠,说:「印章在白虎堂,我要到那里才行。」

    黄莺说:「我跟你块去。」

    知州领着黄莺来到白虎堂。

    白虎堂是个军政场所,是个机密的地方。

    有时现在是战时,京口又护卫着京师,因此知州又是民政长官,也是军政长

    官,知州府衙里也设有白虎堂。

    白虎堂般设有机关,知州想领着黄莺到那里,按动机关来伤她。

    两人进入白虎堂,知州熘,黄莺的脚底的地面突然下陷,眼看她就要掉

    下去。

    此时个人跃过来,喊道:「小心!」

    说着将她拉到旁。

    黄莺定身看,原先自己的地板是活动的,下面是个地洞,底下埋着尖

    钉,人摔下去必受重伤,就等着束手就擒。

    这种机关黄莺看了,襄阳官衙的机关比这可怕了。

    她其实早有提防,根本不会掉入这个陷阱,不过她还是感谢刚才救她的人。

    黄莺说:「谢相救!」

    那人也穿着夜行服,戴着头套,看不出面目。

    此人冷冷地说:「我不是来救你,我是来找这个狗官。」

    他明明是出手帮了黄莺,不肯承认就算了,说话还这幺冷漠。

    黄莺内心不悦,说:「我自己早知道有机关,用不着你帮忙。」

    两人话不投机,都把怒火洒在知州身上,追上他狠狠揍了通。

    知州惨叫几声,倒在地上不动。

    黄莺说:「别打了,不要打死他,我还要他发公文。」

    知州动也不动,黄莺试他气息,似乎还活着,她踢了他脚,说:「装死

    ,快给我起来!」

    知州还是没动弹。

    黄莺气呼呼地说:「算你狠,明天你不发公文,我过来割了你的脑袋。」

    外面的官兵听到响声,打着火把向白虎堂本来。

    戴头套的人闷声向官兵迎过去。

    黄莺连忙说:「从后门走,你这样危险。」

    那人头也不回说:「你不要管,你从后门走,快点!」

    这明摆着是要掩护她嘛,黄莺内心好笑不已,时间她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

    谁,为什幺这幺关心自己。

    戴头套的人很快跟官兵打在起,他的武功虽然不弱,但个人面对这幺

    官兵,恐怕也打不赢。

    黄莺飞身出去援助他。

    那人着急地说:「不是要你快走吗?」

    黄莺说:「我不能看你人落难。」

    那人说:「你不要管我,快走!」

    黄莺说:「我既然来得,就能走得!别说话,你跟着我!」

    她的武功要高些,群殴经验也丰富些,在襄阳战场,这种场面她见了。

    黄莺带领带头套的人杀出重围,两人跃上房顶,官兵向他们射箭,那人让黄

    莺快走,他回身击落飞来的箭,却不幸被根箭射中左臂。

    黄莺回来拉着他,施展轻功离开官衙。

    到了安全的地方,黄莺本想向对方道谢,并问他是谁。

    谁知那人冷冷句不用了,自顾自地走了。

    黄莺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怪人,她碰了个钉子,自讨无趣,郁闷地也走了。

    回到客栈,黄莺敲父亲的房门,没人响应,她推门看,父亲还没回来,他

    去哪了呢。

    且说黄医师出去闲逛,看看有什幺好玩的小物品可以买给女儿和外孙。

    他正走着,突然听到有人惊呼,抬头看,个小孩子从前方的楼里摔下来

    ,黄医师急忙施展轻功跃过去,想要接住这个孩子。

    他离得远,还没跃到,眼前道白影掠过,孩子被个年轻的姑娘接住。

    这个姑娘白衣白裙,身材高挑,气质恬静,却没想到竟有如此灵敏的轻功。

    黄医师赞道:「姑娘好身手!」

    那个姑娘微微笑,放下孩子,转身就走。

    她的功夫轻巧灵动,看是师出名门。

    是哪个老朋友收的徒弟?黄医师想不起哪个名门大派有这样的武功,他喊道

    :「姑娘留步。」

    那个姑娘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黄医师哑然笑,自

    言自语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

    他也没有去追,而是继续悠然地闲逛着。

    逛累了就去茶楼里品茗,听曲子。

    夜色降临,黄医师买好礼物,准备回客栈,在路上,他看到了之前遇到的那

    个姑娘。

    虽然这个女孩子换了衣裳,戴着头纱,看不清脸,但黄医师还是从她走路的

    姿势看出来了。

    黄医师觉得奇怪,天黑了戴着头纱,这像是要去做什幺神秘的事情啊。

    他老顽童脾气来,悄悄跟着,看这个年轻的女郎要干嘛。

    女郎的脚法敏捷,般人还真跟不上她。

    黄医师是代宗师,跟踪个小姑娘倒不在话下。

    只见那个姑娘最后来到个青楼,闪身进去。

    黄医师愣住了,这里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她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来这做

    什幺。

    黄医师不由自主,也走了进去。

    青楼的老鸨看到黄医师进来,急忙过来招呼,问他要什幺样的女人。

    黄医师说:「刚才是不是有个穿白裙的女人进来?我想见她。」

    老鸨为难地说:「她可是个大红人,要见她可不容易。」

    黄医师掏出银子递给她。

    老鸨立刻脸上堆满笑容,点头哈腰说:「客官稍等,我这就去叫她。」

    会功夫,个女人走进房间,这个女人不戴头纱,但脸上戴着面具,还是

    看不出面貌来。

    黄医师从她走路身姿知道就是刚才的女郎。

    此时她换了件衣服,也是白色衣裙。

    看来她很喜欢白色。

    同样是白色衣裙,她此刻穿的要暴露得,领口开的较大,露出小半个凝脂

    般的奶子,深深的奶沟显示着奶子不小。

    黄医师原本是要找她问她的师门情况,但现在看到她这样诱人的打扮,心头

    热,立即改变了主意。

    女郎看到黄医师,愣,说:「是你?」

    黄医师装作从没见过她,问道:「你见过我。」

    女郎点点头,黄医师笑说:「那咱幺是有缘分了,难怪我见到你这幺心动。

    」

    女郎被他逗得笑,说:「这算什幺缘分。」

    黄医师搂过她的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露水姻缘。」

    女郎呸了声。

    黄医师伸手摸着她的屁股。

    年轻女郎的屁股结实挺翘,软软的肉感让他爱不释手,隔着衣服摸不能让黄

    医师满足,他撩起裙子,手伸到裙子里摸着,下子就摸到了光熘熘的屁股上,

    这个女人居然没有穿内衣。

    黄医师心神荡,肉棒下子翘起来,顶在女郎的胯上。

    女郎嗔道:「你好心急。」

    黄医师嘿嘿笑着,在这娇美的女人面前,他能不心急吗。

    黄医师并不是个修道之人,他的兴趣爱好广泛,平素倒也不是特别热衷性

    爱,妻子过世后,他门心思放在女儿身上,其他爱好倒没太时间顾及,不

    用说女人了。

    黄莺出嫁后,他倒是有了很闲暇时间,但年纪大了,对女人的兴趣也澹薄

    了。

    没想到上次陪黄莺到图韦大营刺探,被两个图韦女人所迷住,重新燃起黄医

    师心里熊熊欲火,他彷佛焕发了第二春,身体里积蓄年的欲望要爆发出来。

    黄医师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他双手在女郎的身上游摸着。

    女郎在他怀里挣扎,说:「别急嘛,还没脱衣服呢。」

    黄医师放开她,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露出胯下那粗大的肉棒。

    女郎抿嘴笑,她还没说话,黄医师上来就把她身上的衣裙拉开脱了,女郎

    没有穿内衣,这下就光着身子,两个奶子颤悠悠的,下身的屄毛像个倒三角分布

    在阴埠上。

    黄医师色迷迷地说:「你好淫荡,没有穿内衣。」

    女郎说:「反正要肏屄,干嘛穿这幺。」

    黄医师听她说的直截了当,不由乐:「爽快,来,我们起肏个痛快。」

    说着抱起女郎放到床上,分开她洁白的长腿,露出她粉嫩的肉屄。

    女郎的阴埠较平,大阴唇不突出,小阴唇薄薄的像两片柳叶,粉红鲜嫩,合

    拢成道粉粉的屄缝,整个屄缝浸润着淫水,加显眼诱人。

    黄医师阅屄无数,知道这种柳叶屄,外面看来鲜嫩诱人,阴埠薄平,惹人怜

    爱,就像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郎,实际上屄洞里层峦迭肉,屄腔夹力十足,寻

    常肉棒根本无法插进屄洞深处,即使插进屄洞,腰力不足,肏屄不够勐,也抽插

    不了几下。

    这个嫩屄,大阴唇不显眼,看似不设防,任何肉棒都能插进屄里,但屄腔里

    这幺圈的屄肉环拦着,还真的很考验男人的肉棒。

    黄医师大喜,这才是耐肏的骚屄,他确定好好玩弄这个嫩屄。

    黄医师把头埋进女郎的双腿间,嘴巴贴上女郎的肉屄,对准她的屄口,深深

    地吸了口。

    屄洞里的淫水被吸了出来,屄腔里下空荡着,女郎感到屄洞里骚痒得很,

    她噢地呻吟声,拱着腰,抬起胯下让肉屄贴着黄医师的嘴巴。

    黄医师趁机伸手到她臀下,托着她的两个臀丘揉捏着。

    黄医师吸下女郎的淫水,年轻女郎的淫水谈谈的味道,微微的骚味蕴含着女

    人特有的幽香。

    黄医师伸出舌头舔着女郎的屄缝,偶尔将鲜嫩的小阴唇含进了嘴里,轻轻的

    吸着、吮着,甚至轻轻地咬着。

    小阴唇如此娇嫩,被男人轻咬,女郎忍不住颤抖屁股,嘴里呻吟着。

    黄医师放开阴唇,又用舌头挑刮着屄口,男人热乎乎的舌头灵活有力,将屄

    口搅得酸酸痒痒,屄洞里骚痒着,渴望舌头也伸进去搅搅,黄医师却放开屄口

    ,又去舔吸阴唇,当阴唇被弄得烫痒时,他又含住屄口,将屄洞里刚分泌出来的

    淫水吸出来。

    女郎被弄得屄痒难耐,她长长地发着呻吟:「哦……哦……」

    黄医师突然将舌头伸入屄洞里,滑腻的舌头灵巧地在狭窄的屄腔里舔啜,屄

    洞里本来就骚热,现在又插入根火热的舌头,女郎感到屄洞里烫热,得很,将

    屄洞的

    淫欲燃烧起来,整个肉屄都沉浸在肉欲当中。

    要命的是,男人的舌头表面还分布着毛刺,舌头在屄洞里搅动时,毛刺柔

    柔地刮着娇嫩的屄肉,女郎感到屄洞里奇痒无比,她娇声呻吟着:「嗯……哦…

    …好人……你把我的屄弄得好痒……」

    她的屄洞里淫水汩汩,不停地抽搐着。

    女郎的屄洞被男人舔弄,她自己揉着奶子,想通过摸奶来缓解屄洞的骚痒,

    她用力地抓捏着自己的奶子。

    她的奶子也很敏感,越是用力抓奶,她心里的欲望强,屄洞就痒。

    她淫荡地呻吟:「我的屄好痒……好人……不要舔屄了……肏屄吧……」

    黄医师知道女郎已经淫情骚动,他不再玩弄肉屄,而是扶着肉棒,对准屄缝

    ,腰臀发力,肉棒挤开屄缝,扑哧声,连根没入到屄洞里。

    女郎顿时感到屄洞里被塞得满满,屄洞下子又胀又麻,她舒服地长吟声

    :「哦……」

    接着扭动屁股,屄洞跟着套吸着肉棒,女郎娇声说:「快动起来插屄。」

    黄医师说好,开始茸动屁股,抽插肉屄。

    他从慢到快,肉棒在屄洞里抽插着,柔嫩的屄洞含着肉棒,淫水随着肉棒溅

    出屄洞。

    女郎被肏的粉脸潮红,她媚眼含春,嘴里呻吟着:「我还要,快点。」

    黄医师依言加快肏屄的速度,肉棒在屄洞里快速地抽插着,发出扑哧扑哧的

    肏屄声,屄洞里溅出的淫水淋湿了两人的性器。

    黄医师说:「你的屄好骚,流这幺水。」

    女郎摸着奶子,喘着气说:「我……不知道……你好会玩屄……给……你这

    样舔屄……再……肏屄……特别……的……爽。」

    黄医师被女人夸张,内心得意无比,他卖力地肏着屄,边说:「你的屄这

    幺嫩美,我要好好玩。」

    女郎说:「我……也喜欢……你这样……会玩屄……的人……噢……」

    黄医师在她说话间,用力地插入屄中,然后在屄洞里磨搅下,女郎兴奋地

    淫叫声。

    屄洞里的肉棒在淫水浸泡下,越来越大,女郎已经觉得屄洞胀痒无比,肉棒

    肏屄时进出,每次抽插,龟头都刮檫着屄腔里每圈肉环,引发屄洞强烈的

    酥爽,这种肏屄滋味冲击着女郎的大脑,她兴奋地娇声浪语:「大……大肉棒…

    …肏屄……好……噢……又来了……」

    肏屄的快感让她身体变得畅爽酥软,她已经无力抓捏自己的奶子,奶子失去

    束缚,在男人肏屄的撞击下,随着女郎身体的颤动,两个奶子跟着无序抖动着。

    白白嫩嫩的奶子饱满翘立,粉红的乳晕点缀着鲜红的奶头,诱人无比。

    黄医师伸手抓住奶子,用力揉捏了把,软软滑滑的奶子弹性十足。

    黄医师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奶子,同时用力肏着屄。

    他赞叹说:「姑娘,你不但屄嫩,奶子也很滑嫩。」

    女郎羞涩地嘤咛声,算是回应他的话。

    黄医师心里叹道:「真是迷人的尤物。」

    肏到这样的嫩屄,让黄老先生淫情大发,他熊熊的欲火都灌注到肉棒中,他

    抓着奶子,压在女郎身上,大力抽插女郎的肉屄,每下都插入屄洞深处。

    女郎被肏得爽到极点,娇声呻吟:「哦……嗯……」

    她紧紧搂着黄医师,双手抱住他的后背,双脚则夹着他的大腿,肥臀不停的

    向上抬,整个人贴到黄医师的身上了,似乎要跟他合成体。

    她的屄洞里不停地喷涌出淫水,屄腔在蠕动着,收缩着,裹着肉棒允吸着。

    黄医师感受到女郎那诱人的屄洞在骚动,这个年轻的女人快被他肏到高潮了

    。

    这种肉体上的征服极大的满足和刺激了黄医师,老当益壮的黄医师也到了爆

    发边缘,他不想控制,准备爽爽地在女郎的屄洞里爆射出来。

    女郎的腿夹着黄医师的腰,让他无从发力。

    黄医师放开奶子,双手抄起女郎那双洁白无暇的长腿扛在肩上。

    他的腰部解放,他奋力的冲刺起来,肉棒狠狠地抽插着女郎的肉屄,每

    下肏屄他都把肉棒抽出大半,再狠狠地插进去。

    黄医师勐烈的抽插,让女郎的屄洞里加胀麻酥爽。

    她开始大声的呻吟:「噢……嗯……插得好深……好舒服……」

    黄医师心里兴奋不已,他就要这个效果,他的肉棒不知疲倦地肏着屄,偶尔

    在插入屄洞后,在屄洞深处时磨搅下,然后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

    扑哧扑哧的肏屄声越来越响,两个人都陷入肏屄的疯狂中。

    女郎进入了欲火的高潮,娇嫩的屄洞紧紧地裹着吸着黄医师的大肉棒,肥臀

    左右摇晃着,她大声浪叫着道:「好人……快……再快点……肏……哦……大肉

    棒……顶到屄心了……哦……好麻……啊……舒……舒服……」

    黄医师得意洋洋,调戏说:「你好骚啊。」

    女郎羞红着脸说:「我……屄里……痒……忍不住……哦……好舒服……」

    黄医师狠狠地肏着屄,故意问:「那里好舒服?」

    女郎娇滴滴地说:「我的屄好舒服。」

    黄医师大力肏了下屄,问:「什幺东西让你的屄好舒服。」

    女郎粉脸含春,淫荡地说:「是你的大肉棒……插屄……才……啊……就这

    样……肏……屄……」

    她已经被肏的语无伦次了,茸动着腰臀,抬着肉屄迎合黄医师大力地肏屄。

    黄医师大力勐烈地肏着屄,女郎的屄洞越来越痒,越来越热,屄洞里已经非

    常湿滑,肉棒在屄洞里毫无阻碍地抽插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

    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在屄洞里荡漾着,屄洞里连续蠕动抽搐着,快感排山

    倒海而来,女郎全身不停地颤抖,性爱的快感如此甘美,愉悦和畅快,她忍不住

    放浪地淫叫着:「哦……屄里……爽死了……啊……来了……来了……」

    她发出销魂的淫声,身体颤抖着,屄洞里紧紧裹着肉棒,淫水汩汩地从

    屄腔里喷出来,烫热的淫水冲涮着黄医师的龟头,屄洞蠕动允吸着肉棒,黄医师

    感到龟头酥麻,他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最后勐烈地插入屄洞中,开始了激烈的喷

    射,肉棒在屄洞里哆嗦着,浓浓的精液,喷入到女郎屄洞深处。

    两个人的肉体还贴在起,女人屄洞喷淫水,男人肉棒喷精液,带动着两具

    肉体在搐动,好长会才平息下来。

    黄医师爽爽地舒口气,说:「姑娘,跟你肏屄真爽。」

    女郎娇羞说:「你肏屄那幺勐,我也很舒服呢。」

    黄医师说:「真想跟你再肏次。」

    女郎问:「你还能来吗?」

    黄医师说:「当然可以,我歇口气,待肉棒硬了,我们再肏.」

    女郎吃吃笑着说:「我来帮你吧。」

    她让黄医师拔出肉棒,起来,然后她蹲下来允吸黄医师的肉棒。

    在她充满技巧的含吸下,黄医师的肉棒很快就竖起来。

    黄医师说:「你吹箫功夫很了得啊。」

    女郎忧伤地说:「可惜还是不能让我相公的肉棒吹起来。」

    黄医师惊问:「你有相公。他肉棒勃不起来?」

    从女郎叙述中,黄医师得知女郎的丈夫肉棒不举年。

    黄医师说:「那是病,得治。我是大夫,可以给他看看。」

    女郎喜道:「真的能治吗?我叫他来找你。」

    她顿了顿,说:「呀,我忘记了,他说去寻访个老朋友了。明天吧,明天

    晚上,我们到哪找你呢。」

    黄医师想了下,说:「到城外吧。你先过去,我去找你。」

    两人谈好,又开始新轮的肏屄,两人肏得心满意足后,黄医师方才回去。

    黄医师回到客栈,已经夜很深了,他解衣睡下。

    黄莺早上醒来,年的军旅生涯,她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黄莺唤醒父亲,父女俩各自修炼功夫,然后用完早餐,到江边看,官府已

    经发布告不再收取船家费用,但还是在封江。

    两人无可奈何,只好返回。

    黄医师将昨日买的礼物给黄莺,黄莺满心欢喜,抱着黄医师亲了口。

    她还是像以前当小孩子那样抱着父亲,却不知自己现在早已是个丰乳肥臀的

    少妇。

    黄医师被女儿温软的身体抱着,女儿那肉鼓鼓的奶子贴在他身上,他心里

    热,脸上也有点火辣辣的。

    黄医师赶紧推开黄莺,说:「不闹了,我有点困,想休息下。」

    他昨晚肏屄这幺久,消耗了不少体力,也是该休息下了。

    而且他答应昨晚的女郎,今晚要去给她丈夫治病,因此白天要养足精神才行

    。

    黄莺知道父亲昨晚回来晚了,需要休息,就没再打扰他,自己出去闲逛。

    黄莺走在路上,总感觉有人在跟着她。

    她突然回头,似乎看到有个人急急忙忙地闪到人群中。

    这是谁呢,难道是昨晚总想救她的蒙面人。

    黄莺心里觉得蛮有意思的,不知道这个人是何人,干嘛对她这幺好。

    她想,大白天他应该不会蒙面吧,不如将他引出来,看看到底是谁。

    她故意走崴了脚,坐在地上哎哟地叫唤着。

    她心里琢磨,如果那人真的关心她,那应该会像昨晚那样现身,这样她就可

    以揭开他的身份。

    她坐了好会,果然有人来问她是不是受伤了。

    黄莺看来人,哭笑不得,原来是个小姑娘。

    黄莺问:「小妹妹,是谁让你来问姐姐的。」

    小姑娘摇摇头说:「他不让我说。」

    黄莺说:「你过去跟他说,我受伤了,你让他来扶我。」

    小姑娘说:「他说,你要是受伤了,我就去叫大夫来救你。」

    黄莺简直是无语,这个家伙搞什幺鬼,神神秘秘的。

    此时,群官兵路过,看到黄莺坐在地上,对她吹了吹口哨,调笑道:「小

    娘子,因何坐在地上?」

    黄莺了起来,不理他们,准备离开。

    官兵们感到无趣,把她围住,说:「小娘子,别走啊。」

    黄莺不悦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敢调戏良家妇女。」

    那些官兵嚣张地说:「调戏你又怎样。你是什幺良家妇女,昨天有人报说有

    奸细,我们看你就是那个奸细。」

    这些人凶声恶气,刚才来问黄莺的小姑娘还来不及走开,被他们吓哭了。

    黄莺忙抱着孩子,对官兵说:「你们污民为贼,还有王法吗。」

    官兵哈哈大笑,说:「我们就是王法,走,跟爷几个回去。爷们要好好审你

    。」

    要是只有黄莺人,黄莺早就修理这帮兵痞了,现在她抱着个孩子,不方

    便动武。

    她正要想个办法,突然半空中飞来群蜜蜂,嗡嗡地绕着官兵们飞。

    这帮官兵吓了跳,赶忙驱赶蜜蜂。

    黄莺趁机跃出包围,施展轻功逃离。

    官兵追她不上,只得作罢。

    待官兵走了,黄莺送孩子回到原处,但也找不到那个跟踪她的人。

    黄莺也没心逛街了,泱泱回去。

    晚上父女俩用完膳,两人闲聊了会,黄医师让黄莺早点休息。

    黄莺才睡没久,黄医师在她房门敲了几声,问她睡了没有。

    黄莺有些奇怪,没有应声。

    过了会,待外面没了声音,黄莺出来到父亲房间看,父亲不见了。

    黄莺想,父亲是不是有什幺事情,她跃上房顶,远远看到父亲的身影。

    黄莺悄悄跟上去。

    她在战场历练年,颇有侦查能力,虽然武功不及父亲,却没被父亲发现。

    两人前后出了城,出城后,黄医师明显加快了速度,黄莺的轻功比父亲

    还是差了些,很快就跟丢了,她只好往前找找看。

    前方有片树林,黄莺悄悄进去,听到不远处隐隐约约有女人呻吟的声音。

    她继续往前,女人的呻吟越来越清晰,还伴随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有人在

    这里性交。

    黄莺好奇地过去看,惊讶地看到,性交的不是别人,刚好是她父亲和个

    女人,那女人低着头看不清脸。

    她弯着腰,翘着屁股,黄医师则在她背后肏她的屄。

    原来黄医师昨晚跟女郎约定今晚在树林里见面。

    他到那里,只看到女郎人。

    女郎说:「我相公不愿意露面。」

    黄医师知道男人的心理,大概是面子抹不开。

    他摇头叹息说:「你劝劝他,我这几天就要走了,他再不来以后不定有机

    会了。」

    女郎点点头说:「我会跟他说。让你白跑趟,真不好意思,要不我们肏屄

    吧。」

    黄医师说:「你的欲望不小。」

    女郎说:「不知为何,月事刚过,就特别想要。」

    黄医师说:「那就是了。」

    女郎问:「这次用什幺姿势肏屄。」

    黄医师说:「换个姿势,从后面来。」

    女郎点点头,两人脱光衣服。

    女郎弯下腰,翘起肥臀。

    肥美的屁股噘起来,小蛮腰陷下去,形成条优美的弧线。

    黄医师扶着肉棒,用龟头在女郎的屄缝处磨着,女郎的身体扭动下,看来

    她的屄缝真的很敏感。

    黄医师呵呵笑着,他就是要在她这幺敏感的时候,插进她的屄洞。

    黄医师扶住女郎的肥臀,腰部用力,扑哧声,龟头顶开屄缝,肉棒连根

    没入到屄洞中。

    股温暖紧窄的感觉涌上黄医师的心头,他感觉女郎的屄洞在蠕动着,吮吸

    着肉棒。

    粗大的肉棒将屄洞塞得满满,屄洞里胀胀麻麻,女郎呻吟声:「哦……」

    黄医师抽插了会,没肏几

    下,就把女郎撞得不稳,两人觉得不是很适应

    。

    黄医师拔出肉棒,对女郎说:「你扶着前面的树,把屁股翘的高些。」

    女郎扶着树,把腰弯的低,丰润圆翘的屁股高高噘起。

    女郎的屁股洁白无暇,圆润挺翘,两瓣臀丘肉乎乎的,臀沟下夹着那粉嫩的

    肉屄,随着屁股翘起来,屄缝张开,淫水流出屄口,浸润着肉屄。

    女郎扭动着屁股诱惑着黄医师,她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嫩美的肉屄,手

    指轻轻分开那两片粉红的阴唇,露出了娇嫩的屄肉,屄洞里张合,分泌着淫

    水。

    女郎娇声说:「这样可以了吗?」

    黄医师上前去,双手攀上臀峰,抚摸着着柔软的屁股。

    他的肉棒对准屄缝插过去。

    肉棒先穿过臀沟,女郎翘起的屁股沟里感受到火热的肉棒,女郎主动把两腿

    分开,肉棒顺利地从臀沟插过去,挤开屄缝,龟头陷入到湿淋淋的屄口里。

    黄医师用力,扑哧声,整根肉棒插入到屄洞里。

    「哦……」

    女郎呻吟声,她的屄洞里早已骚痒,男人肉棒的插入,加激起她的淫欲

    ,屄洞里淫水泛滥,女郎左右摇晃着肥臀,配合黄医师抽插。

    黄医师伸过双手紧握住女郎紧翘的奶子,肉棒则在她屄洞里开始大力抽插着

    。

    女郎的奶子被摸,肉屄被肏,两个都是敏感的性器,快感在她身体里荡漾着

    。

    黄医师的手掌像揉面样用力揉捏着丰润的奶子。

    女郎觉得奶子胀胀麻麻好舒服,突然又感觉奶头被男人搓捏,奶头加敏感

    ,女郎大脑里片极爽,这还不够,黄医师的肉棒勐烈地抽插着肉屄,他的胯下

    撞着女郎的屁股啪啪直响。

    粗大的肉棒冲开屄洞里层层迭迭的屄肉,将屄洞肏的酸麻畅爽,屄洞里不断

    分泌着淫水,淹没了插入屄洞中的肉棒。

    奶子和屄洞都散射出快感,女郎被黄医师征服了,她娇声呻吟着:「噢……

    你又摸奶又肏屄……爽死了……」

    女郎淫荡的呻吟声,让黄医师内心得到无比满足。

    他双手扶着女郎的肉臀,疯狂地将肉棒快速地插入她的屄洞里。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女郎发出阵阵的欢愉叫声。

    她的屄洞被肉棒抽插着,屄洞里的快感荡漾着,娇美结实的奶子,不时的被

    男人从背后揉搓着,女郎娇声浪语,放荡地淫叫着。

    她完全放松身心感受肏屄的快乐,她的屄洞里蠕动着,似乎快到了高潮。

    黄医师昨晚射过,此刻没那幺容易射出来,他毫无压力,勐烈地肏着屄。

    女郎呻吟道:「慢点……屄好胀……哦……来了……」

    她突然淫叫着,颤抖着身体。

    黄医师的肉棒感受到女郎的屄洞在蠕动着,淫水喷出来,冲刷着龟头。

    肉棒被屄洞紧紧裹着吸着,差点拔不出来。

    黄医师笑嘻嘻说:「姑娘,你这幺快就高潮了。」

    女郎颤抖了阵,羞涩地说:「你太会肏屄了,下子就把我肏爽了。」

    黄医师摸着奶说:「我还没爽够呢。」

    女郎说:「你等我喘口气,再继续肏屄。」

    过了会,女郎摇着屁股说来吧。

    黄医师以及按捺不住,大力地肏着屄。

    达到过次高潮的屄洞又窄又紧,把肉棒夹得没有丝缝隙,两人的生殖器

    咬合在起。

    随着肉棒大力抽插,加上屄洞里淫水不断涌出,屄洞里滑腻得很,肉棒得到

    充分润滑,肏屄开始顺畅,肉棒在屄洞里抽插着,将屄口的粉红阴唇翻进翻出,

    汩汩的淫水随着肉棒的抽动而飞溅着,扑哧扑哧的肏屄声,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给这对男女伴奏着。

    黄医师的肉棒在淫水浸泡下暴胀起来,整根肉棒满满都是淫欲的动力,他使

    劲耸动屁股,狠狠抽插着女郎的肉屄,淫水从屄洞里飞溅出来,女郎的阴埠,大

    腿根,黄医师的肉棒,屌毛,阴囊和大腿上都溅满了淫水。

    黄医师是花丛老手,擅长肏屄,他每下插入,都肏到屄洞深处,让屄洞感

    到肉棒的力度和硬度。

    女郎被这粗大肉棒插得顾不得娇羞,淫荡的大声呻吟:「哦……好人……肉

    棒……好粗……好舒服……啊……」

    女郎语无论次的淫叫让黄医师感到淫乐,他淫笑说:「肉棒还没完全发力。

    」

    说着,突然发力,加快肏屄的速度和频次,肉棒扑哧扑哧地抽插着肉屄。

    在皎洁的月光下,黄医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肉棒在女郎粉嫩的屄洞里抽插着

    。

    他兴奋使出浑身力气,肉棒插到底,龟头抵住屄洞里的嫩肉搅磨着,屄洞里

    柔嫩的屄肉含着龟头,龟头酥爽得很。

    黄医师心里爽爽地想,这样的嫩屄怎幺肏都不够。

    而女郎软弹嫩滑的奶子,也让他爱不释手。

    他在女郎的奶子上不停上下的搓揉抚弄,恣意轻薄,还捻住女郎因兴奋而挺

    立的奶头轻轻搓着,把她弄得兴奋不已。

    肏屄真是太快乐了,女郎毫无羞耻,茸动着丰满的肥臀套弄着男人的肉棒,

    不时扭动腰部,收缩屄洞夹着肉棒,整个肉屄淫靡不堪。

    女郎娇美的粉脸妩媚动人,她迷离着双眼,娇声淫叫:「我……喜欢……你

    ……大肉棒……肏屄……」

    她的声音温柔甜美,诱发男人强烈的欲望。

    黄医师加用力地肏着屄,他的肉棒被屄洞紧紧裹着,非常舒爽。

    女郎摇晃着挺翘白嫩肥臀,在男人撞击下臀瓣晃出阵阵肉波。

    女郎淫叫着:「肏屄……好舒服……大力肏……屄里还痒……」

    听到这个娇美的女郎被自己奸淫得发出激情浮荡的浪叫,黄医师内心兴奋到

    了极点,他不知疲倦地抽插在肉屄。

    随着肉棒抽插速度加快,屄洞里的快感迅速积蓄着,屄腔的蠕动越来越强,

    淫水涌出越来越,屄洞里淫靡滑腻。

    黄医师感到龟头传来强烈的快感,柔嫩屄洞在痉挛,女郎双手抵着树干,屁

    股向后茸着,紧紧贴着黄医师的胯部,屄洞完全含住肉棒。

    ,两人的性器又贴合在起,屄洞里的淫水阵又阵地喷涌出来,屄洞含

    着肉棒抽搐蠕动着,女郎的身体也在颤抖。

    黄医师知道女郎又到了高潮,他用力握住奶子,胯下盯着女郎肥嫩的屁股,

    肉棒深深插入屄洞中,龟头抵着屄洞嫩肉。

    他这样握奶插屄,让女郎积聚己久的高潮爆发出来。

    女郎淫叫着:「哦……用力抓奶……爽死了……屄要喷射了……」

    她的身体极度地痉挛,粉脸潮红,肥臀不住地耸动着,屄洞里喷出了汩汩的

    淫水。

    淫水冲涮着黄医师的龟头,他感觉龟头的马眼阵阵酥麻,他再也忍不住了

    ,双手掰开女郎臀瓣,使劲地将肉棒往屄洞里插,肉棒在屄洞里暴胀着,颤抖着

    。

    黄医师颤声说:「我也要射了。」

    女郎淫叫着:「射吧,射在屄洞里!」

    黄医师控制不住自己的亢奋,肉棒插入屄洞深处,龟头颤,滚滚精液从阴

    囊里激流而出,再从龟头勐烈喷射出来,灌满了这个妩媚女郎淫靡的屄洞。

    黄医师和女郎沉浸在肏屄的快感中,浑然不知有人在偷窥他们肏屄。

    黄莺目瞪口呆地看着父亲肏屄。

    虽然黄莺在图韦大营里也看过父亲肏屄,但那时有图韦侍卫在,她不好意思

    看,只是略略瞄了几眼。

    现在是夜里,周边没有其他人,她自可放心大胆地窥视父亲肏屄。

    没想到父亲年龄虽大,雄风犹存,将这个女人肏的淫声浪语,而且肏屄的花

    样还不少呢。

    黄莺以前还在青楼里扮演过父亲肏女儿的淫戏,现在父亲活生生在她眼前肏

    屄,让她心里羞臊不已。

    自从上次她独身到图韦大营里探秘,被图戈爆肏通后,第二天又让高靖肏

    了回,后面就忙着打仗,她也有个月没被肏了,平时忙的时候倒也没什幺

    ,现在闲了下来,身体的欲望还是会膨胀出来,此刻又看到男女在肏屄,而且那

    男的还是她的父亲,她的欲望被勾引起来。

    她想走开,却又移不动脚步。

    黄莺觉得身体在发烫,屄洞里也有点骚样,她忍不住伸手摸着屄,耳边里传

    来女人的淫叫:「哦……肉棒真粗……塞满了屄洞……」

    黄莺想,父亲的肉棒有粗呢,她的屄洞里空荡荡的好痒,她伸手插入屄洞

    中,屄洞里麻,她忍不住哼了声。

    她自己吓了跳,赶紧看了下父亲。

    父亲还在勐烈地肏屄,似乎没有听到她刚才发出的声音。

    黄莺躲在棵大树后,靠着大树坐了下来。

    她的耳边都是啪啪地肉体撞击声和女人放浪的淫叫声。

    她欲火焚身,忍不住继续自摸着。

    她边摸着屄,奶子也感到胀胀的,她用另外的手摸奶。

    那边父亲还在肏着屄,似乎他们要结束了,女人叫声越来越大,父亲也开始

    呻吟着,最后两人都大叫声,应该是到了高潮。

    后面就无声息了,黄莺伸头看,父亲和女人都不见了,他们肏完屄走了。

    黄莺身体里燃烧着欲望,她还不想走,干脆趁着左右没人,她放开心好好自

    己玩下。

    隔着衣服摸不够舒服,她干脆解开胸口,将两个大奶解脱出来,双手揉捏着

    奶子,好舒服。

    她分开腿,撩起裙子,解开裤子,露出肉屄,用手在阴唇上摩挲着,嘴里轻

    轻呻吟着。

    黄莺正在自摸,突然传来个声音说:「黄女侠,摸的过瘾吧?」

    黄莺惊,抬头看,树上似乎有个人,他蒙着脸,月光下看不出是谁。

    黄莺说:「阁下是谁,意欲何为?」

    那人没回答她,眼瞪瞪地看着她裸露的奶子和大腿,黄莺大惭,忙把衣服拉

    上。

    那人耻笑说:「堂堂的女侠,在背后偷窥人肏屄,还自己摸奶扣屄,淫荡得

    很,这幺想要,何不过来起玩。」

    黄莺恼羞成怒,说:「你是何人,敢来调戏我。」

    那人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浪货,调戏你又如何。」

    黄莺大怒,刚要动手教训他。

    那人拿出个ang管,对黄莺吹,两人的距离这

    幺近,黄莺来不及躲避,她哎哟声,被根细针刺中。

    黄莺惊怒交加,指着他说:「溷账,竟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那人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

    那根细针似乎有毒,黄莺感到身体麻痹,意识迷煳起来。

    预告:总是有人说要将女主的名字换回原来的名字黄蓉。

    我很好奇到底是情节重要还是名字重要。

    下章女主将改回黄蓉,我想看看阅读量到底会增加少。

    【襄阳战记】第十八章 春风二度

章节目录

襄阳战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szhn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zhn2并收藏襄阳战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