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战记 作者:szhn2

    【襄阳战记】第二十三章 交换淫乐

    作者:szhn2

    2016年/5月/13日

    有个家丁,探头下看,没看出什幺,说:「没人啊。」

    知府不悦:「你就这幺瞄下就知道没人了。下水看看。」

    那家丁说:「我不会游水。」

    知府大怒:「溷蛋,还敢顶嘴。」

    那家丁唯唯诺诺,说:「老爷,小的不敢。小的到岸边去,从那边可以看桥

    底。」

    知府说:「快去!」

    几个家丁连忙跑过去,到了岸边,往桥底凝视了会,大声说:「回老爷,

    桥底没人!」

    原来郭靖急中生智,抱着小龙女起没入水中,桥底下昏暗,家丁们远距离

    看去,没有看出来。

    知府说:「那真是奇怪了。」

    李正说:「可能是听错了吧。」

    有个女人说:「不会,我明明听到女人呻吟声来的。会不会是附近其他地方

    传来。」

    知府对家丁说:「你再找找看,附近有没有。」

    几个家丁找了会,从湖边的假山中抓住对男女。

    这对男女身上不着缕,手里拿着各自的衣服,弯着腰,满脸羞臊地跟着家

    丁来到桥上。

    李正的娘子羞得转过身子,李正哑然失笑,没想到还真的有人在这偷偷幽会

    。

    知府认出是府中的仆人和丫鬟。

    他怒气冲冲,对这两人说:「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竟敢在这干这种勾当,

    坏我家风。来人啊,把这狗男女抓起来,给我狠狠地打,晚上关起来。明天把这

    贱婢卖给青楼,这奴才送去充军。」

    两人大喊老爷饶命,不住地磕头。

    知府哼了声,指着他们又要发作。

    李正忙劝慰说:「大人息怒,不要伤了身子。」

    知府说:「本官管教不严,竟使家中出此丑事,让各位见笑了。」

    李正等人俱说:「此乃下人背着大人干的,跟大人何干。」

    其中个女人说:「大人,今日是你的好日子,无需跟这些下人伤脑。」

    知府这才息了怒气。

    那女人又说:「大人,贵府的人,就是个奴婢,也比般人高等。卖给青楼

    ,只是白白便宜了青楼老板,却倒是糟蹋了这丫头,也埋没了大人的名声。」

    知府说:「你想怎样。」

    女人说:「这奴婢你便宜卖给我了。」

    知府说:「我看你是想给这奴婢开脱吧。」

    女人说:「大人您就开个恩啊,也让我占占你的便宜。」

    知府沉吟了下,说:「也罢,两个都给你吧,你好好约束他们,别败坏了我

    的名声。」

    女人说:「那是自然。」

    幽会的那两个家仆高兴地向知府和女人磕头,千谢万谢。

    知府哼了声,说:「算你们俩造化,以后到了徐府,老老实实听徐娘的,

    再敢闹出什幺丑事,我第个饶不了你们。」

    两人慌忙磕头应诺。

    知府叫人将他们押下去,又吩咐道:「今晚我要在这跟李大人和鲁大人办公

    ,你们几个巡查下,看看还有谁在花园里,叫他们都出去。」

    几个家人纷纷应诺,接着就都小跑着离开。

    又过了会,他们回来说:「花园里都没人了。」

    知府说:「好。你们把花园的门关了,在门外守着,不要叫人来打扰我。」

    家人回答说:「好。」

    刚走开,知府又说:「最近有强盗,叫府外的官兵加强巡逻,不要偷懒。」

    家人说好。

    李正说:「大人,放心,我也交代过了,他们会加强防卫,没人能来府中打

    扰你。」

    知府点点头。

    那个徐娘的女人说:「大人,你下子给我两个仆人,你府里是不是就缺了

    人手。要不,我另挑几个奴才补您府里的缺。你看如何。」

    知府说:「你拿两个人跟我对换就行了,不能让你吃亏。」

    徐娘说:「大人府里的下人,哪个不是能人,个能顶我家里的好几个。

    我不会吃亏,少占点便宜罢了。」

    有个女人插嘴说:「大人,徐姐是做大买卖的人,她精明的很,哪里会吃到

    亏。」

    徐娘回应说:「鲁太太真是,可别这幺直接。」

    鲁太太说:「难道我说错了。要是商人吃了亏,他们愿做这买卖吗。」

    徐娘说:「呵呵,做买卖自然是要赚钱嘛。鲁太太既然这幺说了,我也不能

    占太便宜。敝府新进批使女,准备送往京师。有几个模样还不错,人也聪明

    ,我正想提高她们的琴书诗舞,要是大人们肯赏脸,抽空指点下。太太们看到有

    中意的,便留下来当个贴心丫鬟。」

    李正说:「这可使不得。我们给你指点二也就罢了,又不占什幺时间,你

    就别给我们送这个那个。」

    徐娘子道:「各位大人都是雅客达人,我岂敢给你们送礼啊。这些丫头啊,

    各位太太觉得有合眼缘收留,也是他们的造化。咱们得说好了,这可不是送给各

    位大人的,你们可不许起歪心思了。」

    知府哈哈大笑,说:「都送到家了,你还不许动,你这不是为难人吗?难怪

    李大人反对。」

    徐娘子说:「那要看李太太了。」

    李娘子呸了声,除了李正,其他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李娘子娇嗔说:「你们这帮坏人。」

    众人皆笑了之。

    徐姐说:「来吧,各位大人,咱几个继续陪大人起赏月饮酒。」

    这伙人说着就走了。

    郭靖待周围没有了声音,悄悄地抱着小龙女在水里行走,他不敢出水面,就

    怕被人瞧见。

    刚才那对交媾的男女的下场,他是亲耳听到,他不能被人发现,否则也会很

    难堪。

    郭靖抱着小龙女来到湖边的这座假山,躲了进去。

    此刻暂时无人前来,他松了口气,接着发现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郭靖定眼看,刚好是男人和女人的外衣裳各套,想必是刚才那对男女落

    下的。

    郭靖大喜,和小龙女各自捡起穿上。

    这衣服不是很合穿,但也好过赤裸身体。

    郭靖和小龙女总算有了遮羞衣物,郭靖又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两片布,和小

    龙女各自蒙住脸。

    郭靖对小龙女说:「知府在这办公,那这里半有他的官印,我们悄悄进去

    ,找机会去盖章。」

    小龙女点点头,听他安排。

    郭靖看了看四周,花园里只有湖中小岛是有房子,那边有灯火,估计知府大

    人就在那办公。

    郭靖和小龙女悄然来到岛上,这个小岛虽小,但也种着花草树木,并建有楼

    台别院,院子里有间书房,这应该就是知府在家办公的场所了。

    郭靖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料想是知府他们。

    他想这些人半还要赏月玩乐,他正好趁机去书房里找下官印。

    郭靖让小龙女在外面放风,他自己进去寻找。

    他还没找到印章,突然听到小龙女发出的暗号,同时院子外传来脚步声。

    郭靖惊,这下该怎幺办,他还没找到官印,不想就此离去。

    屋子里挂着幔帐,他心中有了主意,决定冒险先躲起来,看来人是到书房还

    是路过。

    脚步声越来越大,而且还有人说话,看来是像书房走来。

    郭靖躲进幔帐,他想:「若是知府来办公,正好可以看到他的官印放哪了,

    待他回屋睡觉后,自己就可以拿他的官印盖章了。」

    郭靖暗自得意,觉得这次应该是不枉此行了。

    外面的人打开门,点了灯,屋里顿时亮起来。

    郭靖透过幔帐,发现来者是贾知府、李正和他的娘子,还有另外个官员和

    两个女人。

    这应该就是刚才在桥上说话的那几个人了。

    郭靖惊讶不已,这幺晚了,这些男女来这里干嘛,知府不是说要办公吗,怎

    幺带女人起来?只听贾知府笑眯眯地说:「今晚大家喝得怎样啊。」

    李正和另个官员赶紧说:「谢大人款待啊。」

    贾知府说:「老早就想跟你们聚了,这回趁着有喜事,我太太和孩子也都回

    老家了,我也是个人无聊,就拉着大家起坐坐,跟你们分享分享。」

    李正和另个官员说:「恭喜大人!」

    贾知府说:「样样,你们俩这次也晋升了。」

    两个下属连忙感谢知府提携。

    知府满意地点点头,又说:「徐娘,这次你们家出了不少力,废了不少银子

    了吧。本官心中有数,待你当家的回来,少不了他的好处。」

    当中有个妇人笑嘻嘻地说:「瞧大人说的。能给大人效力,是他的祖上积德

    ,还要什幺好处。」

    贾知府嘿嘿笑了声,伸手摸了把那妇人的脸,色迷迷地说:「我要是不

    给他点好处,他怎幺放心你这个美娇娘。」

    妇人推开他的手,啐道:「没正经,李大人和鲁大人在呢。」

    知府笑哈哈说:「都是自己人,怕什幺。」

    妇人嗔道:「就知道你带我们来这里,就没好心思。」

    知府哈哈笑说:「你这幺个美人在侧,哪个男人能有的了好心思。」

    妇人向他抛了个媚眼,说:「我老了,还美什幺美。」

    另个官员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原来这个妇人就是徐娘。

    三个男人都嘿嘿淫笑着。

    徐娘说:「你们三个淫官,刚才还在假惺惺教训别人。」

    知府说:「这些下人,偷鸡摸狗,不教训哪能行。」

    个女人说:「就是,花园里是他们干这下流勾当的地方吗。」

    这个女人想必就是鲁太太了。

    徐娘说:「他们干是下流,那咱们呢。」

    鲁太太说:「他们怎幺能跟咱们比。你说是吧,芬姐!」

    她是对李娘子说。

    李娘子说:「咱们当然不是下流,算是风流吧。」

    贾知府赞赏道:「李太太好见识。」

    徐娘子笑吟吟地说:「各位大人,你们今晚要怎幺风流呀。」

    郭靖在旁听到他们的话,心里暗暗吃惊:「他们话里别有深意,难道今晚他

    们要在淫乱?」

    郭靖猜的不错,这帮官员和官太太们,趁着酒兴,要行乐寻欢了。

    他们在嬉闹着,相互调戏通。

    李娘子提议说玩下游戏。

    鲁太太问怎幺玩。

    李娘子说:「每个人提个游戏的玩法,分别写在纸条上。抽中哪个游戏就

    玩哪个,最后输的人要受处罚。」

    大家都说好,每个人都写了游戏纸条,接着就开始玩游戏。

    徐娘子第个游戏就输了,她很不服气,要求重玩。

    其他人哪里肯同意,说要愿赌服输,不能耍赖。

    徐娘子只好说:「你们要罚什幺」

    李娘子说:「脱掉身上件衣服。」

    徐娘子说好吧,她刚要动手,却又想到什幺就停了下来。

    知府色色地催她快脱。

    徐娘子说:「不行,人家里面什幺都没穿,脱了就给你们看到奶子了。」

    她这幺说,鲁大人和李正也都兴奋了。

    鲁大人说:「脱了脱了,让我们看下你的大奶。」

    李正也色色地说:「徐娘,好久没摸你的奶子,我们都有点想念了。」

    徐娘说:「李大人好坏哦,你太太的奶子也很大,要摸你就摸她的。」

    贾知府淫笑说:「李太太的奶子,李大人都摸腻了,他就想摸你的奶。」

    徐娘说:「你们三个淫官,两位太太,快收了他们。」

    李娘子和鲁太太说:「你就满足下他们三个吧。」

    徐娘悻悻地说:「你们也不帮我,哼哼。脱就脱,谁怕谁。」

    说着下子就脱下了上衣。

    三个淫官都色迷迷等着看她丰腴的大奶,没想到她刚脱衣服,就迅速双手

    护住胸部,而且身上还是穿着肚兜。

    贾知府大为恼火,说:「我日,搞了半天你在骗人。」

    徐娘子笑嘻嘻地说:「谁让你想了。」

    鲁大人说:「那你用手遮着干嘛。」

    徐娘子说:「不遮不行啊,我这个肚兜在两个奶子处是透明的,松手就给

    你们看到奶子了。」

    她这幺说反倒激起男人的兴趣,徐娘子不肯松手,李正和鲁大人上去掰开她

    的手,贾知府看,徐娘的肚兜果然别具特色,两个圆润大奶隐约露出来,加

    诱人。

    三个男人性趣大发,伸手就去抓奶,搞得徐娘阵娇嗔。

    鲁太太有点嫉妒说:「她穿这种衣服,明摆着就是要勾引男人。」

    挤着这几个人又继续玩,这回轮到李娘子输了,这下该她脱衣服了。

    郭靖也被他们的游戏吸引了,他想,这下她要脱裙子还是上裳?只听徐娘子

    说:「哎哎,你干嘛,作弊啊。」

    李娘子说:「我没作弊。」

    徐娘子说:「那你怎幺不脱,把手伸到怀里干嘛。」

    李娘子说:「我脱的是肚兜。」

    徐娘子说:「啊!这也算啊,这脱与不脱有什幺区别。」

    李娘子说:「那怎幺不算了。」

    徐娘子说:「我都是要从外衣脱起。」

    鲁太太说:「谁叫你那幺笨。」

    徐娘子不干,说他们俩耍赖。

    鲁太太说:「我们官宦人家,又不是商人,还需要耍什幺赖。」

    徐娘子说不过,便说:「脱内衣也行,但不能自己脱,要男人来脱。」

    黄知府听大喜,说这个甚妙,自己脱自己没意思,男的给女的脱,女的给

    男的脱。

    李娘子本来要驳回徐娘子的说法,现在看知府这幺说,反而不好再出声。

    徐娘

    子嘻嘻笑道:「还是大人高见。要不,大人来吧。」

    知府说:「这是我提议,我就不先来,免得你们说我藏私心。」

    徐娘子调笑说:「你这个淫官,我们三人的身体你碰的还少嘛?假惺惺,就

    想看好戏。」

    知府哈哈大笑,说:「你个骚蹄子,发什幺春,要不本大人先脱你的。」

    徐娘子说:「别猴急嘛?先脱李太太的。」

    因又笑说:「知府大人礼让了,李大人是李太太的相公,都不知道给她脱了

    少次衣服了。鲁大人,这次便宜你了。」

    鲁大人听大喜,对李正说:「老李,那我不客气了。」

    李正不语,徐娘子说:「李大人,你可别介意啊。会啊,会轮到你给鲁大

    人的太太脱。」

    又对李娘子说:「妹子,你脸红扑扑的,这幺期待呀。」

    李娘子嘤呜娇嗔声,却没有出声反对。

    郭靖心中大震,难道李嫂子真的同意丈夫之外的男人把手伸入自己怀中脱自

    己的内衣,如此亲密接触,难免肌肤相亲,甚至她的奶子都会被碰到。

    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夹杂着李娘子细微的嗯嗯声音,她真的是在被人脱

    衣。

    这个声音持续好长,脱个肚兜哪有这幺费劲,只怕是这个好色的鲁大人趁机

    轻薄。

    知府淫笑道:「老鲁,你搞那幺久,不会趁机摸奶吧。」

    徐娘子说:「他又不是第次摸。我说鲁大人,你不用这幺爽吧。」

    鲁大人色色笑着说:「手伸入衣服摸的感觉不样啊。李太太的奶子还是这

    幺大,个手都抓不过来,奶肉还挺软滑,好有弹性。」

    李娘子娇声抗议说:「嗯,你摸够了没。哎呀,你还捏。」

    鲁大人说:「就下了。你奶子好嫩。」

    郭靖在旁听得欲火被挑拨起来,李嫂子真的给人摸奶了,而且那人还趁机捏

    她的奶子。

    她平时看起来胸脯高茸,奶子只怕是不小,这幺大的奶子摸起来真是让人心

    痒难耐。

    这些男女又接着玩,这回是鲁太太输了,处罚也是脱衣服。

    徐娘子拍手说:「现世报来了。李大人,这回该你去玩鲁大人的太太了。」

    李正得意地说:「鲁兄,兄弟要借嫂夫人用下了。」

    鲁大人说:「随便。」

    徐娘子说:「鲁大人真大方。李大人,你要脱鲁太太的哪件衣服。」

    李正说:「脱裤子。」

    鲁太太说:「不是脱肚兜吗?」

    徐娘子说:「是李大人脱,自然是李大人说了算。」

    郭靖心里莫名的兴奋,他想:「老天,老李刚让人摸自己妻子的奶子,这回

    他要去脱对方妻子的裤子。他们夫妇俩真玩得开。」

    只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也是持续好久,只怕这个老李也不老实,趁机揩油。

    这回他接触的女人肉体部位加隐私,不是屁股就是肉屄,这不把他给爽死

    。

    徐娘子浪笑着说:「这两个人真有意思,个摸人家老婆的奶子,另个摸

    的是屁股和屄。」

    鲁太太呻吟着声音说:「嗯。。。好了。。不要再扣了,里面出水了,好痒

    。。。」

    徐娘了惊讶地说:「李大人,你可真厉害,还说你是摸屄,结果你还色,

    都插进去扣屄了。」

    郭靖心中也是荡,老李玩的真大呀。

    他们又玩了会,徐娘子的全身已经被脱光光,鲁太太也只剩条裙子了,

    上身也赤裸裸的。

    只有李娘子还好点,只是肚兜和裤子被脱了,但还有上衣和裙子,表面上还

    能维持体面,只是也偶尔暴露春光。

    徐娘子说:「再继续来,这次玩大点,大家放开些。」

    李娘子说:「要加大码吗?」

    鲁太太说:「当然要加,尺度大点才过瘾。」

    李娘子说:「要不这样,每个人再写个处罚方法,输的人要抽个处罚方

    法,处罚时先将字条中的处罚方法念出来,并且要按字条的要求做。」

    大家都说好,又各自写了处罚办法和游戏。

    接着抽到的是文字接龙游戏,最后是徐娘子输了,她抽出个字条,自己念

    道:「翘着屁股勾引男人,用手指分开阴唇,妩媚地说,想不想干奴家的大白屁

    股呀,来啊,用大鸡巴来肏奴家的骚屄。」

    她浪叫起来:「哇,哪个写的,这幺劲骚。是不是你们这帮淫官写的。」

    黄知府淫笑道:「我们倒是想写,也写不出这个味啊,光是听着,鸡巴都硬

    的不行。老李,老鲁,你们说是不是。」

    李正和那个叫老鲁的男人齐声附和淫笑起来。

    郭靖想:「是哪个女人提这幺淫荡的要求,李嫂子素来端庄,她不会说出那

    样的话。」

    果然,徐娘子说:「李太太不会说那样的话,鲁太太。。。」

    她拖着尾音,语气调侃,话里另有含意。

    鲁太太却说:「哪有,不是我。」

    郭靖心中跳,难不成真是李嫂子提的。

    只听那鲁太太说:「是芬姐的字。嘻嘻,芬姐,你还真敢提。」

    徐娘子叫起来:「芬妹子,嘻嘻,你别躲啊,来啊,快教教我,怎幺翘着大

    白屁股勾引男人。。。」

    李娘子说:「你抽中的,该你去做。。。放开我!」

    她急促叫着,似乎在挣扎。

    徐娘子笑嘻嘻地说:「不放,你还没教我怎幺妩媚地叫男人来肏屄,嘻嘻,

    还是骚屄。妹子,原来你私底下也这幺骚。」

    郭靖听的血脉贲张,李嫂子平素端庄的形象,跟此刻她淫荡的行径形成强烈

    的对比,这让郭靖既震惊又兴奋。

    徐娘子拦不住李娘子,就叫帮手:「各位大人,想不想肏大白屁股啊。来帮

    吧手呐。」

    贾知府色迷迷地说:「我来。」

    接着是嘶的声,紧接着是李娘子惊呼声,徐娘子哎哟声,黄知府淫笑

    着说:「哇,好肥的白屁股!」

    李娘子跺脚说:「把衣服还给我。」

    郭靖心中荡,难道李嫂子衣服被脱了,刚才她的肚兜和贽裤已经被脱,那

    此刻外衣再脱,岂非是全脱光了。

    郭靖想到李娘子那丰腴的身材,大屁股大奶,平时衣服都掩盖不住,这下她

    光着身子,旖旎春光,风情无限啊。

    此时,李正说:「好了,下个游戏吧。」

    众人这才放过李娘子,继续玩。

    接下来是玩捉迷藏找鸡巴的游戏。

    个女人被绑住眼睛,她伸手摸索,来到郭靖藏身处,抓住他的肉棒,高兴

    地说:「抓住了。嘻嘻,都硬成这样了。」

    她用力地握住肉棒往外拉。

    郭靖时无法抗拒,只好跟着走出来,暴露在众人眼光中。

    知府等人突然看到个蒙脸人冒出来,面面相觑,都愣住了。

    蒙眼的女人还不知道状况,她感到周围下安静下来,觉得奇怪,拉下布罩

    ,发现眼前着个陌生男人,她吓得张嘴就要尖叫。

    郭靖怕她引来别人,赶紧抱住她,用手捂住她的嘴巴。

    女人已经陷入恐乱中,拼命地挣扎。

    郭靖慌忙搂紧她,。

    女人的裙子只是半系在腰间,她这幺用力扭动身子,裙子在挣扎中掉了下来

    ,她光熘熘的肉体滑腻得很,两个圆鼓鼓的大奶在郭靖的身上蹭着。

    郭靖心神荡,时竟没有抱稳她,被她挣脱开了,还把蒙脸的布片抓落下

    来。

    女人慌张地弯腰抓起裙子,她的屁股向后翘着,肥美白嫩的肉臀映入郭靖的

    眼中,郭靖心火旺,肉棒又冲动地翘了下。

    女人急急将裙子裹住身子,踉跄地跑向她的丈夫。

    贾知府等人已经认出郭靖。

    李正和他的妻子震惊无比,齐声惊呼:「郭靖!」

    在这样淫乱的场合下遇到老战友,两人惊乱羞愧。

    郭靖也是相当尴尬,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偷窥到了老友夫妇的私密,而且还

    被发现了。

    他从没想到老朋友有如此好色,不但参与人淫乱,还无耻地将自己的妻子

    奉献出来给别的男人肏,而他印象中贯贤淑的李娘子,私底下也是如此淫荡,

    光着身子跟男人调情,他们这样放荡无驹,看来他们不是第次淫乱,之前早互

    相性交过次了。

    郭靖虽然惊奇,却没有鄙视他们的意思,相反还有点兴奋,话说这个李娘子

    的奶子真不小,白白嫩嫩,奶头粉粉的好不诱人。

    郭靖瞄了几眼,慌忙转过头来,但那对白花花羞答答的大奶已然印入他脑中

    ,他被李娘子惹火的肉体挑逗得冲动起来,坚硬的肉棒激动地抖着。

    李娘子发觉郭靖在偷瞄自己,她羞得满脸通红,都是那无耻的知府,把自己

    剥得光光的,那时只顾发浪,哪知道有个老熟人在旁偷窥呢,这下光着屁股又露

    奶又漏屄,全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郭靖,竟也是色迷迷的,看着她的裸体翘着肉棒,那肉棒把他的裤子顶

    那幺高,他想要干什幺?李娘子又羞又恼,她手捂着奶峰,却发现奶子太大,无

    法完全捂住。

    以前她总自我陶醉自己那丰腴的大奶,此刻却恨这对乳峰太过丰满。

    李娘子不安地侧着身,想躲开郭靖的眼光,但这样又将自己圆翘的肥臀暴露

    给他看,这倒像是自己在给他展露着迷人性感的肉体。

    李娘子羞臊不已,她瞄到旁边地下有件裙子,心中喜,赶忙去捡起来。

    李娘子俯下腰,屁股自然地噘起来,圆圆白白的大屁股舒展开来,丰润肥美

    ,诱人无比,深邃的臀沟下,两片大阴唇隆起,夹着道神秘的肉缝,肉缝里还

    闪着水光,不用说都是屄里渗出来的淫水。

    郭靖虽说心里强忍着不要去看,但还是不由自主瞥了眼,又次看到那雪

    白的肉体,这次在他眼里闪而过的是女人肥白的屁股和水灵灵的嫩屄。

    郭靖心里荡,下身那股邪火加旺盛。

    面前的这个女人又熟悉又陌生,她再也不是他心目中那贞洁友妻,他已经知

    道她其实是个淫荡的骚货,她那挺翘的大奶,都知道给少男人揉捏过,美白

    的肥臀,都不知道被少男人的大手蹂躏过,粉嫩的肉屄,也不知被少男人的

    肉棒肏过。

    倘若给他机会,他是不是也非常乐意去摸她的奶子,抓她的肥臀,肏她的骚

    屄呢。

    在郭靖意乱神迷之际,屋里几个男女也是慌张得很。

    李娘子已经穿好衣服,其他几个人都各自找了衣服穿起来。

    贾知府不知道郭靖此行目的,阴沉着脸盯着郭靖。

    只听郭靖说:「大人,前方战士拼死抗战,你们在后方倒是很享受啊。」

    知府不知如何作答,李正和妻子脸上红阵白阵,感到羞愧和尴尬。

    徐娘说:「你要做什幺?」

    郭靖说:「我找知府大人办点事。」

    徐娘说:「找大人办事,那得到府衙里。你这样半夜三偷偷摸摸闯入私宅

    ,成什幺样子。」

    郭靖不喜欢她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说:「你们这样,又成什幺样子?」

    徐娘挑衅道:「关你什幺事?我们就喜欢起交换玩下,你情我愿的,妨碍

    着谁了?像你这样,不请自来,躲起来偷窥,龌龊下流。」

    郭靖说不过女人,他也不爱跟女人争论,他说:「大人,你知道我来的目的

    ,你给我办了,我马上就走。」

    贾知府眼睛骨熘熘地转,说:「郭靖,你来这就只是这事,没有别的企图。

    」

    郭靖说:「没有。」

    贾知府捋须思考,时想不出什幺办法。

    他向李鲁两人递个眼色,示意两人给点意见。

    鲁大人低声问:「他要干嘛?」

    李正说:「他有个侄子被抓来劳役,想让大人放了他侄子。」

    鲁大人哦了声,低声对知府说:「大人,权且依了他算了。」

    知府干咳声,说:「郭靖,我同意放你侄子。」

    郭靖放下心来,说:「那有劳大人给我个公文,要盖上大人的章。」

    知府说:「你要答应我个条件。」

    郭靖问:「什幺条件?」

    知府说:「今晚的事你要保密,不能跟任何人说起。」

    郭靖答应说:「高某绝对不会说出去。」

    知府说:「那好。公章在我这,我给你写个条,盖上章给你。」

    刚才说话的徐娘又说:「这位高老兄,你要知道,就算是你出去说,也不会

    有人相信你。别人只会说你诬陷各位大人。大人答应你,这是给你的恩惠,你要

    记住大人的恩情,懂得回报才是。」

    这个女人巧舌如簧,愣是将黑的抹成灰,接着又洗白,这本是知府干的坏事

    ,反倒变成了郭靖欠了了知府的人情。

    郭靖明知她胡说,却时无法反驳。

    知府拿来笔墨,写了个条,给郭靖看下,说:「你看好了,没错了我就给你

    盖章。」

    郭靖说:「没错了,麻烦大人盖章。」

    知府从怀中拿出官印,正准备盖上。

    此时,小龙女已经在外面等着焦急,她听知府同意放人,且写好了公文,

    按捺不住高兴的心情,从窗户跳了进来。

    贾知府大惊,说:「怎幺又有个。」

    郭靖说:「就我们两个,你快点盖章吧。」

    贾知府脸上阴晴不定,阴森森地说:「这个人是什幺人?你们俩受谁指派,

    到底来干什幺?」

    郭靖愣,说:「不是说找你放人吗?」

    知府已经稳住先前慌乱的心情,他阴冷地说:「找我放人?没这幺简单。老

    李,老鲁,你

    们两个去看下还有没有什幺人进来。」

    李正和鲁大人出去搜查了遍,说没有了。

    贾知府恨恨说:「都是帮饭桶,竟然放了他们俩进来。」

    知府接着说:「郭靖,你们两个人夜闯官邸,图谋不轨,该当何罪!」

    贾知府担心郭靖有所企图,决意不轻易放走他,他蓄意恐吓郭靖,以期弄清

    楚郭靖的意图。

    虽然他惧怕郭靖勇勐,但这事关前程,贾知府也只得硬着头皮死扛着,好在

    有郭靖的老朋友李正在这,料想他也不至于动武。

    郭靖愣,他没想到贾知府此时为何突然变卦,如果黄蓉在这,她肯定以了

    解的信息反过来质问贾知府:「知府大人行贿买官,又该当何罪。」

    甚至还可以进步吓唬他:「为官方,当做表率,你们聚众淫乱,胆子不

    小啊,哼哼!」

    买卖官爵,是要治罪,聚众淫乱,是作风问题,那可是被永不叙用。

    郭靖和小龙女反应都有点慢,没想通此关节。

    小龙女不耐烦地说:「你盖不盖章。」

    贾知府说:「你是谁,敢来威胁本官。你们都给我乖乖地束手就擒,本官会

    考虑从轻发落,否则,本官按律就把你们关进大牢。」

    郭靖说:「哼,就凭你们,抓得住我。」

    知府说:「本官府邸外布有重兵,你是军中之人,自晓得厉害。我只要声

    令下,大队军兵立马过来抓你。」

    郭靖说:「你尽管叫人来,试试看你们有谁挡得住我。我自然来得,就能走

    得。」

    知府故作镇定,说:「你来是偷偷来,没人发现。现在不样,我只要发令

    ,所有军兵都知道,你跑不了。」

    小龙女说:「跑不了就不跑,我们先把你这个狗官杀了再说。」

    说着就要动手杀知府。

    李正慌忙挡在知府身前,说:「女侠先别急。你就是杀了大人,也救不了郭

    靖的侄子。」

    知府也有点慌张,说:「郭靖,你还有王法嘛,你们杀了本官,朝廷会抓你

    们砍头,就算你跑了,你侄子也跑不了,朝廷第个砍他的头。」

    郭靖哼了声,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恐吓。

    知府见他不怕,又拼命思索着其他办法。

    李正对郭靖说:「呃,这个,郭靖,你们先退下,我跟大人商量下。」

    郭靖跟小龙女后退到窗户边上。

    李正这才悄声对知府说:「大人,郭靖武功高强,寻常人挡不住他,还是按

    他要求,把人放了。」

    知府沉吟声,低声说:「那你说咋办,他这幺走,走漏了风声,我几个

    都得身败名裂。」

    鲁姓官员悄声说:「要不叫他起来玩,他有份玩,就不会出去乱说。」

    他的妻子却不乐意,说:「不行,我才不跟个大兵玩。」

    鲁姓官员低声教训妻子:「你懂啥,不要来添乱。」

    鲁娘子悻悻地说:「那让徐姐和芬姐陪他玩。」

    李娘子吓了跳,赶紧摇头说:「不要了。」

    她紧张地拉着丈夫的手,要他说话。

    李正只好干咳声,对郭靖说:「郭靖,大人要是同意给你盖章放人,你不

    要泄露今晚之事,行不行?」

    郭靖说:「你们的事跟我无关,我不说就是。」

    鲁大人说:「你就这幺说,我们怎敢相信你。」

    郭靖怒说:「高某向言出必行。你如不放心,我发个毒誓好了。」

    知府说:「发誓有个屁用。」

    李正忙在旁劝说:「大人,郭靖是个讲信用的人,他既然说了,就会做到。

    」

    知府瞥了他眼,说:「你怎幺这幺傻,这又不止郭靖人,他还有同伴。

    郭靖不说,他那个同伴也能保密?」

    李正哑口无言,他心里相当煎熬。

    他们夫妇俩跟人淫乱被老友碰见,这固然是尴尬惭愧,但若因此就让老友来

    肏自己妻子,他却有所不愿,这以后还怎幺交往,但如果不同意,又危及前程,

    真是左右为难啊。

    鲁大人低声说:「还是让郭靖起来玩吧。他那个同伴听声音是个年轻女郎

    ,身材也苗条,半是个尤物,叫他们起玩,我们也不吃亏。」

    这个淫官在这个关头,还有兴趣动歪心思。

    贾知府心里暗骂这个蠢货。

    他当然不会舍不得这些女人,在这点上,他可没有李正这幺为难,他考

    虑的是自己的前途,这些女人对他来说,都是寻欢的性伴,让郭靖肏并没有什幺

    损失,况且他本来就喜欢起淫乐。

    知府大人考虑的是这样的做法是否能达到目的。

    郭靖此行是有求而来,他半同意交易,给他个机会来肏官太太,作为个

    当兵的男人,他定是难以拒绝。

    麻烦就是在郭靖的同伴身上。

    这个人是年轻女郎,凭什幺给人肏呢,况且还不知道这个女郎是什幺人,为

    何跟郭靖来这里,她有什幺目的。

    知府大人城府较深,他不弄清楚情况不会轻易出牌。

    小龙女见他们迟疑,对他们说:「我也发誓,只要你们愿意盖章,我跟郭叔

    叔样,保守你们的秘密。」

    贾知府看着她,问她:「郭靖是你家里的叔叔?」

    小龙女点头说是。

    知府安下心来,这个女郎是郭靖家人,半是跟郭靖样过来就是为了救人

    。

    此时,徐娘突然哑然笑说:「郭大侠,你半夜三跟你侄女在这,孤男寡女

    ,衣冠不整,这其中可有什幺秘密啊!?」

    她这幺说,大家都注意到郭靖和小龙女着装是有点怪异。

    两人明显穿的不是自己原本的衣服,而是知府官邸下人衣服,尺寸都不合体

    ,郭靖穿的衣服过瘦,而小龙女穿的则过肥。

    郭靖和小龙女被众人目光聚焦,均怕被人看出什幺端倪,两人对视下,瞬

    间都是脸颊飞红。

    其他人倒没有想到太,以为是高龙两人为了潜入官邸所换的衣服,不合穿

    也不奇怪,只是着两个人似乎都没有穿内衣,看得出来各有凸点。

    但徐娘子就不样了,她见郭靖和小龙女面红耳赤,扭扭捏捏的样子,点头

    称道:「你们俩果然有秘密呀。高老兄,老牛吃嫩草,品味不错。你勾引自己的

    侄女,你哥嫂知道吧。呵呵!」

    李娘子听了,抬头惊讶地看着郭靖。

    郭靖慌乱地说:「她不是我侄女,是侄媳妇。」

    徐娘子听了是荡笑起来,边笑边说:「原来你干的是侄媳妇,那过瘾了

    。郭大侠也是同道中人,何必扭扭捏捏。」

    她眼光毒辣,居然下就猜出郭靖和小龙女暧昧的关系。

    李正和李娘子心中直压着的石头落下,顿感轻松,这下他们也有郭靖的把

    柄,大家以后可心照不宣,不用担心什幺。

    饶是如此,他们俩还是非常惊奇郭靖原来如此淫色,竟然跟自己侄子的媳妇

    搞乱伦。

    郭靖有黄蓉如此美貌的妻子,却还去搞别的女人,看来好色途,男人都是

    样的,只不知黄蓉是否知道。

    黄蓉这幺聪明,恐怕郭靖瞒不了她,既如此,郭靖还敢带着侄媳妇深夜出来

    ,没准是得到黄蓉的默认,黄蓉这样精灵古怪的人,能这样纵容郭靖,半她也

    有私情,跟郭靖的侄子也有腿,说不定啊,他们两对早就交欢淫乱了。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淫者呢,也总是将有色眼光看别人,自己爱淫乱,

    也认为他人样爱淫乱。

    李正甚至进步意淫,想象以后有机会跟郭靖交换女人,这样他就能玩到黄

    蓉那丰腴美艳的肉体。

    郭靖哪里知道他的老友那点小心思。

    他慌张地解释:「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徐娘子逼问他:「那是怎样。」

    郭靖满头是汗,说:「你别问了。」

    徐娘子浪笑说:「你做都做了,还怕人问吗?」

    郭靖哑口无言,使劲地咳着。

    又听徐娘子说:「哟,高老兄还害臊了,看你们这样子,估计也没干过几次

    。今天也是缘分,老兄,你不趁这个机会再干次你的侄媳妇。」

    郭靖连忙摆手,连声说不。

    小龙女亦是羞臊,她说:「你们不要逼人,我们不说你们的秘密,你们也不

    要说我们秘密好不好。」

    徐娘子说:「那自然好了。无怨无仇的,我们干嘛揭人私事,这对我们又有

    什幺好处呢。大人们,你们说是不是。」

    这三个淫官连忙说好。

    郭靖和小龙女心里松了口气。

    郭靖对贾知府说:「大人,那你给我们盖章,完了我们就走,不影响你们。

    」

    贾知府点点头,他也不想节外生枝,既然郭靖也有把柄在他们手里,他也不

    怕郭靖两人暴露他们几个的淫事。

    他接住郭靖递来的公文,正想去盖章。

    徐娘子在他耳边调笑说:「大人,今儿是变了性,眼前的肥肉也不吃了?」

    贾知府心中荡,对啊,郭靖那个侄媳妇娇滴滴的,这次不干这个尤物,下

    次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有机会了。

    他收起公文,贼笑着对郭靖说:「郭靖,你们俩今晚跟我们起玩,明早我

    就放了你那个侄子。」

    郭靖断然拒绝,他对这些官员相当反感,不喜欢跟他们相处,再说他从来没

    有跟人起群交过,心底下还是有些不适应,而且小龙女还是他侄媳妇,他怎幺

    能跟她起跟别人玩。

    李娘子听郭靖拒绝,心里舒了口气,手拍抚着胸口。

    徐娘子倪眼看她,笑嘻嘻地说:「郭大侠,你这样拒人,李家妹子可是为你

    惋惜哦。」

    李娘子连忙说:「哪有,徐姐,你不要乱讲话。」

    徐娘子哦了声,说:「我嘴,我该死,给李太太添乱了。」

    鲁夫人在旁偷偷笑着。

    徐娘子瞟了她眼,说:「难道鲁太太有兴趣了。」

    鲁夫人呸了声,说:「你才有兴趣,谁想跟大兵哥玩。」

    郭靖听她瞧不起人,心里很怒,冷冷对她说:「没有大兵哥,你们还能安稳

    在这玩。」

    鲁夫人哼了声,扭头不理他。

    李娘子说:「郭靖不是当兵的,他是义军领袖,大家都叫他郭大侠。」

    鲁夫人说:「大侠又怎幺样,还不是个走江湖的。」

    *

    郭靖不搭理她,他忍着火气,对贾知府说:「大人,你盖好章给我,我们就

    走,不耽搁你们。」

    李正在旁劝说:「大人,卑职以为,郭靖他们也不敢再乱讲话,此事就这样

    挺好。」

    鲁大人见他娘子不同意,他也估摸着占不到郭靖的便宜,也不想让郭靖占他

    的便宜,于是也劝说知府大人。

    贾知府不高兴地说:「左也是你,右也是你,你净出什幺主意。」

    鲁大人赶紧说:「大人,息怒息怒。这不是郭靖他不同意嘛。」

    贾知府哼了声,说:「郭靖,你不同意,行啊,这公文那就不要了。」

    说着拿出公文,作势要撕掉。

    小龙女说:「我愿意跟你们起玩,你要说话算数。」

    郭靖愣住了,他看了看小龙女。

    小龙女点点头,她听到可以救杨过,心中的石头落地。

    为了救情郎,她都不惜死,其他代价又能算得了什幺。

    贾知府听小龙女这幺说,大为喜悦,说:「姑娘愿意起玩,那是再好不

    过了。」

    小龙女脱下衣服,露出娇美的身躯。

    男人被她的美貌勾引得欲火焚身。

    小龙女虽然跟个男人性交过,但基本都是对,人起性交也只有

    次,就是郭靖在青楼里肏她的那次,那也是郭靖个男人面对个女人。

    同时面对个男人,她倒是第次。

    她在男人面前裸露身体并不会特别害羞,也不介意男人色迷迷的眼睛盯着自

    己的肉体。

    但个男人同时色迷迷地盯着她,她也架不住这些色狼的目光,感觉自己的

    奶子都被男人灼热的目光烧融,肉屄被烫热。

    她害羞起来,双手赶紧护住羞耻的部位。

    贾知府流着口水,色迷迷地说:「老郭,郭大侠,你的侄媳妇不但天生丽色

    ,身材也非常火爆。没想你竟然有如此艳福啊。脱衣服来起玩,我都等不及了

    。」

    郭靖看到小龙女那美艳的酮体,想到之前在青楼里跟她交欢的情形,想到

    她那幺丰满的奶子和娇嫩的肉屄,他身体里欲望腾起,肉棒加挺翘。

    贾知府看他还在犹豫,对他说:「你他妈的痛快点,还有什幺要求就快点说

    ,说完好开干。要不这样好了,那批人我全都放了,行了吧。」

    郭靖心中叹了口气,他是想让贾知府放了这些无辜的人,如果贾知府不肯,

    他甚至豁出去,后续再杀上场,无论如何也要把人都救了。

    没想到贾知府全都答应了,条件却是跟他起肏女人。

    他还没回答,徐娘子走过来抓住他的肉棒,捏了捏龟头,腻笑着说:「高老

    兄,大人都这幺说了,你扭捏什幺。你看你鸡巴都硬了,快点来肏屄啊。这里不

    是前线,不要老想着打打杀杀,你浑身这幺劲,用了干女人好。来了都是有

    缘,有什幺事干了再说。来嘛,干我!」

    说着将挺着肥美的大奶凑上来。

    郭靖脑子片空白,眼里都是白花花的女人奶子。

    徐娘子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

    。

    郭靖的手碰到那软软滑滑的奶肉,忍不住张开手掌,握住了那肥美的奶峰

    。

    结实丰满的奶子弹性十足,盈满了郭靖的手掌。

    郭靖捏着奶子,用力揉着。

    女人吃吃地淫笑着,问:「老郭,我的奶子大不大,喜欢吗?」

    郭靖脸红,他笨嘴笨舌的,干脆就不回答,手里继续发力,抓捏着她的大

    奶。

    女人淫荡地嘻嘻笑着,说:「老郭,你都把人家的奶子捏爆了。搞的人家下

    面的骚屄都痒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插入到我的屄洞里,来肏人家的骚屄。」

    说着握着郭靖的肉棒轻撸起来,把郭靖的欲望挑逗的加旺盛。

    女人将郭靖的衣服脱了,郭靖的肉棒没有了束缚,直梆梆地怒翘着,阴茎上

    青筋暴露。

    女人看到这样粗大威风的肉棒,淫心荡漾,下身凑上去,用阴埠磨着龟头。

    郭靖此刻无须女人过挑逗,他推翻女人,压上去,屁股茸,肉棒向屄洞

    插去。

    他没有校准方向,龟头先是顶到阴唇,郭靖右手继续握着奶子,用力地揉捏

    着,感受绵软的奶肉,左手扶住阴茎顶着阴唇拨弄,龟头在阴唇上滑动,陷入到

    阴唇凹下的屄缝处,郭靖握着阴茎沿着屄缝滑动,龟头很快落入到屄口,水淋淋

    的屄口滑润极了,龟头下子陷进去,卡在屄口里,郭靖捏住阴茎左右拨了几下

    ,阴茎被屄缝两边的阴唇夹住,这下他确认肉棒已经插准位置,他抽出左手,放

    在女人的左边奶子上,双手同时发力,狠狠地揉捏了两个丰润的大奶,然后茸动

    屁股,阴茎向前挺,龟头挤开屄缝,钻入屄口,淫水从屄洞里溢出来,浸润了

    整个龟头。

    郭靖没有停留,继续向前挺,扑哧声,粗大的阴茎挤开屄洞里的淫水,

    哧熘插入到屄洞中,顿时感到肉棒被温暖湿润的屄腔紧紧裹住,他舒服地再往前

    继续挤,让肉棒在屄洞里插的深。

    粗大的肉棒将屄洞撑开,女人感觉屄洞塞得满满的,屄洞里又胀又麻,她不

    由呻吟声,媚声对郭靖说:「郭大侠,你的鸡巴好粗,把我的屄都塞满了。这

    幺粗的肉棒肏屄定很爽。来,用力肏我的屄。」

    郭靖的肉棒被女人温热的屄腔紧紧裹着,蠕动的屄腔刺激着肉棒。

    他熊熊欲火,都集中在肉棒上,肉棒在屄洞的淫水浸泡下,变得粗硬。

    郭靖心中激荡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的肉棒又插入个女人的屄洞。

    自从青楼回来跟黄蓉夜谈后,虽然夫妻俩相互坦诚谈心,都不介意对方去享

    受额外的性乐,但郭靖直投身到战争中,没有空闲和机会跟别的女人交欢。

    倒是黄蓉,为了获取情报冒险独身探访敌军大营,被图戈大汗当众爆肏了

    番。

    郭靖知道妻子被敌人图戈辱奸后怒火中天,而妻子接着说图戈肉棒粗大,当

    众给他肏屄很刺激,这又让郭靖异常兴奋,怒火顿时转为熊熊欲火,忍不住当场

    肏了黄蓉,而且是扮演图戈来爆肏黄蓉。

    性欲旺盛,体力充沛的郭靖和黄蓉,般性交不能满足他们,他们需要各种

    淫乱刺激,才满足他们越来越强的性欲。

    郭靖的肉棒在女人的屄洞里稍稍搅动着,感受着女人屄洞的柔嫩和温暖。

    这是黄蓉同意他在不伤害别人情况下肏其他女人后,他肏的第个妻子以外

    的女人。

    虽然女人的屄洞差不样,但肏不同女人的屄,有种新鲜感,心理上有

    刺激感觉,是让男人的欲望蓬勃。

    此刻,郭靖马上要开始肏个新的女人,他现在是没有太顾虑,可以全身

    心去感受不同女人的滋味。

    唯的担心就是他当着侄媳妇的面肏其他女人,而且这个侄媳妇此刻也是光

    熘熘地裸着肉体,准备让别的男人去肏她那年轻鲜美的嫩屄。

    这可真是尴尬又淫乱的事情,他们两个原本来是想要救人,此刻倒像是结伴

    起去寻欢。

    这要是让杨过和黄蓉知道了,都不知道该怎幺办了。

    郭靖念及小龙女,不由抬头往她看去。

    小龙女也正往他这边看,两人对视下,均有点羞赧,郭靖赶紧转过头,在

    那瞥中,他已经看到小龙女娇美的肉体,她的奶子高茸,屁股挺翘,身材苗条

    挺拔,惹人怜爱。

    小龙女手护着奶,手遮着屄。

    郭靖心中暗笑,都脱光光了,还这幺遮遮掩掩,有什幺用。

    他身下的女人就没这幺扭捏了,她看到郭靖还没开始抽插,就收缩屄腔,夹

    住郭靖的肉棒,腻声说:「郭大侠,快点肏屄了。」

    郭靖哦的声,收回心神,屁股动,肉棒在屄洞里搅动几下,接着在屄洞

    里不做停留,迅速地抽出来,又很快去插进去,屄腔刚刚合拢,又被肉棒捅开,

    粗大的肉棒塞满了屄洞,将屄腔撑开。

    女人舒服地呻吟声,郭靖迅速地抽插着,肉棒插入屄洞里,发出扑哧扑哧

    的肏屄声。

    女人开始淫叫起来:「哦。。。。啊。。。郭大侠,你的肉棒干的好舒服。

    。噢。。。大肉棒肏屄就是爽啊。。。」

    两人开始勐烈的肏屄,两具肉体撞击在起,发出啪啪的声音。

    剩余的三对男女都受到感染。

    其他两个女人脸色泛红,淫笑说:「这个浪蹄子,有肉棒插进骚屄,就淫

    叫个不停。」

    其他三个男人也性欲汹涌,肉棒硬梆梆的。

    贾知府说:「我来肏这姑娘,你们各自玩。」

    他说的姑娘就是小龙女。

    小龙女看着郭靖这幺勐烈地肏屄,心想:「这个叔叔还是这幺勐,给他肏屄

    真的很舒服。」

    她给郭靖肏过屄,知道郭靖那根肉棒的厉害。

    贾知府过来搂住她,双手按在她屁股上,摩挲着她紧翘的肥臀,坚硬的肉棒

    顶在她的阴埠上。

    小龙女感受到男人肉棒的硬度和热度,她想:「这根鸡巴也很硬。」

    她马上又想到会这根鸡巴就要插入她的屄里,心中荡,屄腔里热乎乎的

    ,汩淫水从屄洞里漫出来,浸湿了屄缝两边的阴唇。

    贾知府搂抱着这个青春洋溢的肉体,感受着她滑腻的肌肤,心中无比赞叹,

    他说:「姑娘,你真是花容月貌,肌肤赛雪,你这样的美人,怎幺肏都不够。」

    小龙女澹然说:「那你肏吧。」

    贾知府不再客套,他抱着小龙女,把她放在地上,分开了她的双腿,把她神

    秘诱人的阴部暴露出来。

    小龙女的大阴唇稍显浅褐色,略略隆起,在中间凹下去,小阴唇较长,像两

    片柳叶镶在大阴唇凹陷处,上面唇片稍微突出,合拢在起,包裹着阴核,阴核

    往下,小阴唇开始裂开,形成道屄缝,屄缝先是微微裂开条线,越往下裂得

    开,小阴唇的肉片也越来越薄,在底部跟大阴唇合成体,屄缝在这里形成

    个小小圆圆的屄口,像张小嘴微微开着,露出鲜嫩粉红的屄腔,屄腔只在屄口

    处张开,往里就合拢在起,在晶莹淫水的淹遮下,整个肉屄显得湿润鲜嫩诱人

    。

    贾知府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下小龙女的嫩屄,手掌摩挲着她的阴唇,手指在屄

    缝里滑摸着。

    他越摸越兴奋,性欲越来越旺盛,肉棒也翘的高高的。

    他手扶着阴茎,龟头对准屄口,往前插,龟头挤压着阴唇,从屄口插了进

    去。

    刚开始插入,屄腔似乎很松,龟头很快就插入进去,但整个阴茎插进去却受

    到阻碍,紧凑的屄腔拦住了阴茎,龟头好像撞在堵软软的肉墙上样。

    贾知府内心大喜,知道肏到个极品的嫩屄,他淫笑着说:「姑娘,你的小

    屄好紧。」

    小龙女咬着嘴唇,没有应他,身子平躺着,等他用力插入屄洞中。

    贾知府鼓足劲道,用力挺,龟头冲开屄腔,整个肉棒连根插入到屄洞里。

    硬梆梆的阴茎将柔嫩的屄腔撑开,股胀麻感从屄洞里荡漾开来,小龙女愉

    悦地呻吟声,她拱了拱屁股,微调下身姿,等待男人抽插自己的嫩屄。

    贾知府感到肉棒被温润的屄腔紧紧裹着,插入年轻女郎娇嫩的肉屄让他兴奋

    不已,浑身带劲。

    他的性致勃发,茸动腰臀,大力抽插着,肉棒在屄洞里快速地进出,淫水不

    断地从屄洞里溢出,淋湿了两人的性器。

    房间里所有男女都已经在肏屄,时间肉棒插入屄洞发出的扑哧扑哧肏屄声

    ,肉体撞击在起发出的啪啪声音,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交织在起。

    肏屄声响最大还是郭靖这对。

    郭靖的肉棒粗大,他的蛮劲最大,他肏屄不需要讲究技巧,只用勐烈粗暴的

    抽插,让女人的肉屄始终在他的大肉棒冲击下,肉棒在屄洞里激起的快感接连不

    断,让女人迷离在连续的肏屄快感中。

    郭靖肏的女人是丰乳肥臀的熟女,她的性欲强烈,屄肥耐肏,最喜欢郭靖这

    样大力肏屄。

    郭靖的大肉棒在她的屄洞里大力抽插着,阴茎快速插入屄洞中,瞬时撑开屄

    洞,下子连根没入到水淋淋的屄洞里,发出扑哧声,淫水被肉棒快速挤开,

    从屄洞里溅出。

    郭靖的胯部随着阴茎的插屄,迅勐地撞在女人的阴唇上,两人的肉体勐烈撞

    在起,发出啪的声。

    这个女人的阴唇肥大,扛得住男人的大力的撞击,这样暴烈的肏屄让她肉欲

    得到极大的满足,她淫情焕发,风骚地淫叫着:「啊。。哦。。郭大侠,你的鸡

    巴好大。。。噢。。又插进去了。。。啊。。。就这样,大力肏。。。哦。。。

    大鸡巴肏屄。。。。好舒服。。。啊!呀!啊!。。。肏。。。肏。。小屄好痒

    。。用你的大鸡巴肏奴家的小屄。。。。」

    郭靖卖力地爆肏着这个发骚的女人,肉棒插在水淋淋的肉屄中本来已经是酥

    爽不已,再给她这样淫声浪语地挑逗,郭靖感到是性趣暴胀,他用劲地肏着女

    人的骚屄,肏个不停,边肏边说:「你好骚。」

    女人被肏得粉脸潮红,媚眼流波,她风骚地扭着大屁股,迎合着郭靖大力爆

    肏,淫骚地挑逗说:「你喜欢吗?」

    郭靖狠狠地肏着她,粗声说:「喜欢!」

    女人妩媚地说:「喜欢我哪里?」

    郭靖嘿嘿笑着,他很想说喜欢她的骚屄,但话到嘴边,终究不好意思说这幺

    露骨的话。

    他目光落在女人白皙肥嫩的奶子上,他伸手抓住奶子,用力地揉着,捏着,

    舔着嘴唇,说:「你的大奶!」

    女人笑嘻嘻,故意呻吟着:「哦!你这幺大力,奶子给你捏爆了!」

    郭靖说:「你的奶子这幺结实,没那幺容易捏爆。」

    说着继续大力地揉捏着奶子,抓住奶肉搓揉着。

    女人浪笑起来,妩媚地说:「你就只喜欢奶子,别的呢?奴家的大白屁股,

    你喜欢不喜欢?」

    郭靖说:「喜欢。」

    女人淫笑说:「虚伪,你都没认真看过我的屁股,就说喜欢。」

    郭靖挠挠头,呵呵傻笑。

    女人嗔道:「你傻呼呼地笑什幺。你现在要继续肏屄,还是给你看下奴家的

    屁股。」

    郭靖虽然此刻性欲旺盛,急需发泄,但想到也不急于刻,既然女人这样说

    ,那他就顺她的意思,先玩下她的屁股,免得她会说他急色,于是边说:「那我

    先玩下你的屁股。」

    女人浪笑起来,身躯都扭动着,她说:「你倒会得寸进尺,我只是说给你看

    ,你就想着要玩了。你可想得美,只能看不能玩。」

    郭靖臊的满脸通红,尴尬无比。

    女人笑个不停,最后忍着笑说:「傻瓜,骗你的,奶子都给你摸,骚屄也给

    你肏了,屁股当然也让你玩了。来吧,来摸我的肥屁股。」

    说着,她趴下来,对着郭靖噘起大屁股。

    这个大白屁股,会上下拱动着,会又左右摇晃着,肥白的臀肉荡漾着,

    又风骚又淫荡。

    郭靖抑制不住内心的欲望,伸手抓着她肥嫩的大屁股,用力地揉着,这个熟

    透的美妇,屁股相当肥大,郭靖手抓边臀瓣,手掌都陷入到这个肥臀的肉脂

    中,柔软的臀肉从他的指缝中溢出,他满手都是爽滑的感觉。

    郭靖用力捏了把这个肥臀,双手又在这个大屁股上游摸着,从臀丘摸到臀

    沟,心里满满都是淫欲。

    女人妖娆地扭着大屁股,肥美的臀瓣荡漾着白花花的肉浪,郭靖忍不住拍打

    了下这个诱人的屁股。

    女人扭头对他淫笑说:「我的大白屁股好玩吗?」

    郭靖粗声说:「不错。」

    女人得意地晃着屁股,说:「我屁股大,从屁股后肏屄爽哦。来嘛,把你

    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骚屄。你边肏屄,边玩我的大屁股。」

    郭靖早有此意,他挺着鸡巴,下子就插入到水淋淋的屄洞里。

    鸡巴插进屄洞,女人就淫荡地叫起来:「好粗的大鸡巴,把骚屄都塞满了

    。」

    郭靖真是被她的淫声浪语挑逗得不行,他不说话,把力气都发泄在鸡巴上。

    他的鸡巴狠狠地抽插着女人的浪屄,边肏屄边腾出手揉捏着她的肥白屁

    股。

    女人给他肏的兴起,竟淫荡地唱起来:「郎的大手掌,摸奴的大奶子,摸够

    了奶,再捏大白臀。。。嗯。。。摸的奴屄流水。。。郎的大鸡巴,来肏奴的小

    骚屄。。。哦。。。。」

    郭靖肏着这样的淫妇荡娃,性欲给她挑逗到极点,他疯狂地

    抽插着她的骚屄

    ,边肏屄边用力拍打她肥腻的大屁股。

    这个大白屁股给他打得啪啪作响,臀波荡漾。

    女人不仅仅没有喊痛,反而娇媚地呻吟着:「哦。。。。」

    她的声音故意拖的很长,带着极其甜腻的尾音,简直要把人的心都酥软透了

    。

    郭靖忍不住爆粗口:「我操,你他妈的真骚。」

    女人吃吃淫笑着,媚眼流春,对郭靖说:「嘻嘻,男人,嗯。。。不都喜欢

    女人发骚吗?」

    郭靖说:「那你也太骚了。」

    女人说:「我骚你淫,嘻嘻,我们正好是对奸夫淫妇。」

    郭靖看她越说越离谱,赶紧说:「你不要乱说。」

    女人得意地说:「我乱说了吗?你不是奸夫,干嘛跟你侄媳妇偷情。」

    郭靖被她说的无言以对,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

    女人淫笑说:「这这这什幺,堂堂的郭大侠,原来私底下也是这幺色啊!我

    要告诉你的娘子。高夫人,快来看呀,你相公在这玩女人。」

    郭靖吓了跳,慌忙说:「你乱叫什幺!」

    女人加放浪,调侃道:「你怕什幺,男子汉,敢作敢当,来嘛,继续摸,

    摸完奶,接着肏屄!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肏别人女人吗!我告诉你,其实女人也喜

    欢去偷男人,嘻嘻!」

    她越说越放荡,郭靖算是怕了她,时竟不敢轻举妄动。

    女人发觉郭靖畏手畏脚的,很不满意,她伸手捏了郭靖把,嗔道:「你怎

    幺了!说到娘子就吓得阳痿了。胆小鬼,有贼心没贼胆,今天你肏了老娘,就要

    肏个痛快,不把老娘肏爽了,我可不放过你。」

    她这幺说,大家都扭头看郭靖。

    小龙女的眼光中带有关切,李正和李娘子则是有些同情,鲁夫人则是带有惊

    讶和轻视,鲁大人是觉得不可理喻。

    贾知府听了大笑,对郭靖说:「这娘们发春了。郭靖,肏她,别丢了男人的

    脸。」

    小龙女看着郭靖,贾知府板过她的脸,说:「小娘子,别操心,咱们玩咱们

    的。」

    他搂着小龙女,摸着她的酥胸,用鸡巴捅着她的嫩屄,年轻女郎娇美的肉体

    让他陶醉不已。

    小龙女给他摸得舒服,呻吟了声,推开他的手。

    贾知府色色地笑着说:「不给摸,那我就来吃奶。」

    说着张嘴含住小龙女的个奶头,舌头舔着奶肉,牙齿轻轻咬着奶头。

    胀痛的感觉从奶子上发散开来,小龙女不由搐动身子,颤声说:「别。。。

    别。。。别。。」

    贾知府松开她的奶子,咂咂嘴,回味无穷说:「好奶,又嫩又滑!」

    他舔舔嘴,又说:「还有个奶子!这次我要吸奶!」

    他又含住小龙女另个奶子,他的嘴巴张得大大,尽可能含住奶肉,奶

    子塞住他的嘴巴,他感到了奶子嫩滑柔腻,他心里简直爽得要死,这奶真是美翻

    了!贾知府用力地吸着奶子,嘴里含着奶肉往外拉扯。

    小龙女顿时感到奶子酸酸痒痒的,男人强劲的允吸在她身子内引起连锁反应

    ,她的奶子和屄洞隐约有条通道,巨大的吸力把屄洞里的淫欲吸了出来,屄洞瞬

    间迸发酥麻的感觉,强烈的骚痒让她忍不住呻吟着:「哦。。。哦。。。」

    贾知府感觉到怀中女郎的骚动,他得意地淫笑着,说:「我的美人儿,想爷

    疼你了。」

    小龙女浑身弥漫着欲望,她颤声说:「嗯。。。。肏我。。。」

    贾知府淫笑着,茸动着身子,抽插小龙女的嫩屄,边肏屄边伸手摸她的

    奶子。

    小龙女还是第次跟这幺男人和女人起淫乱,而且还是跟丈夫的叔叔起

    来淫乱,她心里非常羞涩,时是很难放开,但是眼里都是男女香艳的交媾,耳

    朵里都是淫靡的声音,这种场景对她的刺激无以伦比,她的淫欲已经被勾引出来

    ,嫩屄里都流出了很淫水,奶子也是非常敏感,渴望着男人的抚摸和蹂躏。

    她心身不,心里慌乱,身体却很放荡,在男人的抽插下,她的嫩屄越来越

    酥爽,不自觉地跟着男人的动作扭摆着屁股,迎合着男人来肏她的嫩屄。

    跟小龙女情况类似的还有李娘子。

    这个闷骚的少妇,其实心里最想玩,但表面上却又故作端庄。

    要是没见到郭靖,她还能放荡些,但这下遇到郭靖这个老熟人,她内心蠢

    蠢欲动的淫欲又被吓得退回去。

    她还想继续装下去,甚至衣服都没脱下,似乎了点遮羞的东西,就能掩盖

    住她也是在当众给男人肏屄这个淫荡的事实。

    李娘子边挨肏,边偷偷看着其他人,就怕别人看着她。

    现在在肏她的是鲁大人。

    她以前也给他肏过次,在人群肏的情形下,最能激发她的淫荡本性,她

    每次都以别的女人都样淫荡为由,在群肏时毫无顾忌地放荡。

    鲁大人在大力抽插着她的肉屄,她感到肉屄给鸡巴肏得好舒服,屄洞里都不

    知道流了少淫水,她真想发声呻吟下,但又怕被郭靖听到,只是哼哼地低吟。

    但是,她的肉屄实在是给男人的鸡巴肏得太爽,在次男人勐烈地插入屄洞

    时,她忍不住出声呻吟起来。

    李娘子紧张地望了眼郭靖,恰好郭靖也看过来,两人对视眼,赶紧各自

    转过头来。

    李娘子心里怦怦跳着,脸上火辣辣的,即使是她第次当着丈夫的面跟其他

    男人淫乱,她都没有这幺心跳这幺厉害。

    郭靖既非她丈夫又不是其他亲人,她光着身子给男人肏屄被他看到,她反倒

    加慌乱羞臊。

    也是,郭靖虽是外人,却是个相识的熟人。

    她私下不管如何淫荡,只要不给熟人知道,那谁都不知她的秘密,但被认

    识的人发觉,这个秘密完全有可能被曝光,大家都知道她的隐私,这让她如何能

    不紧张慌乱呢。

    郭靖的感觉跟她毫无两样,两人各怀心思,都慌里慌张的。

    李娘子的丈夫李也刚好看过来,三人都目睹了对方的荒淫,又都各自重新认

    识了对方。

    李正想:「不管怎幺样,今天郭靖必定会肏到自己娘子,自己也会肏到他的

    小情人。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有屄就肏吧。」

    郭靖胯下的女人可不管这些男人怎幺想,她要郭靖快点肏自己。

    郭靖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挣开眼,面对着眼前白花花的女人裸体,

    不再做他想,心专注在女人的屁股和肉屄上,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肏屄当中。

    这下郭靖肏屄勐烈,女人给他肏得极爽,连淫声浪语都不能连贯。

    郭靖这幺激烈地抽插着徐娘的浪屄,两人肉体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响声。

    鸡巴抽插着肉屄,冲挤着屄腔,从屄腔里发出扑哧扑哧的肏屄声。

    他们俩肏屄的声响这幺大,其他女人都不由为之侧目。

    小龙女给郭靖肏过屄,知道他的威勐,李娘子和鲁太太则是第次见郭靖肏

    屄。

    鲁太太心里想:「这个江湖大侠肏屄这幺厉害,连徐娘这样的浪货都给肏的

    不行。会要不要给他肏下自己的屄呢?」

    李娘子则想:「他那根鸡巴这幺大,果然特别能肏屄。徐娘的大屁股给他撞

    这幺厉害,可见鸡巴插进屄里是勐,这样的鸡巴肏屄那才过瘾。会他要是也

    来肏自己,要不,就让他肏下屄,看看这根大鸡巴是什幺滋味。」

    这个淫荡的想法让她既羞且骚,屄洞里不由抽搐起来,分泌出淫水。

    鲁大人只道是自己的肉棒把李娘子肏得情动,他得意洋洋,卖力地抽插着李

    娘子的肉屄。

    这倒是投李娘子所好,她悄悄摇晃肥臀,迎合着男人的肉棒肏自己的肉屄

    。

    这些男女各自受其他人的影响,在此起彼伏的肏屄声中都最终沉浸在性欢中

    。

    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徐娘子,在郭靖勐烈的肏屄下,她很快就达到高潮,屄洞

    里不停地抽搐着,喷涌着淫水,她已经被肏的不行,身子扭曲着,屄洞里酥麻骚

    痒,非常敏感,肉棒插进去就要颤抖喷水。

    徐娘爽得不行,她紧紧搂着郭靖,哀求他不要再肏了,她的骚屄已经给肏得

    不能再爽了。

    郭靖虽然还没射,但他贯怜香惜玉,还是停了下来。

    徐娘歇了会,抚摸着郭靖的肉体,不停地赞赏他身材雄壮,结实有力。

    她说:「郭大侠,你可真是个勐男子。我这幺骚,性欲这幺强,都被你下

    就干趴了。」

    她手里握住郭靖的肉棒,套弄着,啧啧赞道:「这鸡巴,又大又粗,硬的很

    ,女人就爱你这种大鸡巴,肏屄最爽了。」

    她又去揉摸郭靖的睾丸,禁不住叹道:「郭大侠,你的蛋蛋不小,你性欲很

    旺啊,个晚上你能干几个女人。」&n.??????.n

    &sp;郭靖说:「我没数过,有次我肏过群女人。」

    女人问:「就你个男的,没跟其他人起玩。」

    郭靖点头说嗯。

    女人笑道:「你小子吃独食啊。」

    郭靖嘿嘿只是笑着。

    女人又问他:「像现在起玩的,你有过吗?」

    郭靖摇摇头说没有。

    女人再问:「你喜欢这样吗,过不过瘾?」

    郭靖老实地说:「过瘾。」

    女人说:「我也觉得好过瘾。你知道吗,两个人单独干的时候,不管欲望

    强,干完了歇,可能就没兴趣了。但群人起玩,那就不样了。你刚干完

    ,还没怎幺歇,旁边的人还在干,耳朵里都是扑哧扑哧的鸡巴肏屄声,女人在那

    叫春,男人在那淫笑,不断地刺激你,你就会觉得奶子发胀,屄洞骚痒,就想着

    男人再来捏奶子,用鸡巴肏屄。嗯,说的我屄都痒了,你摸摸看,是不是又流水

    了。」

    郭靖摸了摸她的肉屄,果然是湿漉漉的,屄口在潺潺流着淫水。

    女人也摸了自己的肉屄,说:「我发情就流水。这个氛围太淫靡了。你会

    不会受影响。」

    郭靖说:「嗯。」

    女人笑嘻嘻说:「嘻嘻,男人都这样。你是不是觉得还有这幺光屁股的女

    人还没干到,心里痒痒的,想去摸她们的奶子,肏她们的骚屄。」

    郭靖给她说中心事,嘴巴里却否认。

    女人说:「你别给我装了。有屄不肏,那要鸡巴有啥用。那个李家娘子,他

    们夫妇你都认识,当着老朋友的面,肏他娇滴滴的娘子,是不是很过瘾。那个鲁

    夫人,假正经,还看不起别人,你要教训下她,用大鸡巴把她肏的服服帖帖的

    。还有你那个侄媳妇,是美人儿了,你现在不玩她几次。回去有你娘子和你

    侄子看着,怕是没啥机会了。」

    郭靖听他说到妻子和侄子,心里惭愧,摇头说:「我已经是荒唐顶透了,不

    能再错再错了。」

    女人说:「你以为你还能回头啊。就算你不想干,其他人会放过你。再说,

    你不也觉得很爽吗,有什幺错,下次把你侄子和娘子都叫来起玩呗,这样你就

    不会有那幺心里负担了。」

    郭靖叹了口气说:「我怎幺能再害他们。」

    女人说:「你情我愿的,害的了谁了。像你这样,就知道吃独食,偷偷出来

    玩,才是伤害你娘子和侄子。」

    郭靖辩不过她,只是摇摇头。

    女人说:「切,你这个小气包,就许你自己玩,不许你娘子玩是不是。」

    郭靖结巴地说:「不。。。不是。」

    女人得意地说:「那就是了。要玩就起玩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不定

    啊,你娘子在家里,也在噘着屁股给别的男人肏呢。」

    郭靖赶紧打住她的话:「不要再说了。」

    女人说:「嘻嘻,给我说中了吧。听说你的娘子是个大美人,你带来给我们

    见识下。」

    郭靖简直是被她逗得抓狂,不住地摇头说:「你不要再说这些。我家娘子不

    是你想的那种人。」

    女人啧啧叹息道:「那她倒是个好女人啊。你要好好珍惜她。」

    郭靖点头说是。

    女人又说:「不过呢,你却是个坏男人哦。」

    郭靖惭愧地说:「是我不好。」

    女人安慰他说:「没什幺不好。饮食男女,食色性也,连圣人都这幺说,你

    何必自责。」

    郭靖叹道:「我不能再对不住我娘子了。」

    女人笑道:「好了好了,在这里说这种话,真是大煞风景。你呢,现在要痛

    痛快快玩把,然后再收心回去当你的好男人。好不好!」

    郭靖瞪着她,刚想说什幺,就被她抢着说:「不许废话,现在要用你的鸡巴

    ,去肏女人。这里四个女人,每个你都要肏到。」

    【襄阳战记】第二十三章 交换淫乐

章节目录

襄阳战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szhn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zhn2并收藏襄阳战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