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ē hē 呵,这不是我写的!”白书杰可不敢把属于毛伟人的荣誉纳为己有,赶紧打岔:“你们怎么有时间出来了?让你们练枪,情况如何了?”

    原来,这一次缴获的全部都是二十响的驳壳枪。白书杰因为现在二十响驳壳枪数量突然多了起来,就把这种手枪当作冲锋枪配备,因此让全体队员都必须掌握二十响驳壳枪。

    虽然现在不能给每个人都配备驳壳枪,但是掌握一种武器总没有坏处。特别是对于自己的通信班,除了两个少年jiù shì 六名女兵,所以他的要求就更严格。

    “我们当然不能和你比了。不过,我们的右手射击,在50米之内绝对没有问题!”秦月芳听见白书杰问道射击训练的问题,就赶紧解释:“如果装上枪托,射击范围应该可以达到100米左右。”

    白书杰笑着说道:“hē hē ,据我所知,有很多女中豪杰都能够左右开弓的哦,看来你们还要加油!”

    三个人正在开玩笑,山下的哨兵突然回来报告:“张岩回来了,说有急事报告!”白书杰一听就急了,因为没有特殊情况,张岩不可能突然返回来。等他回到指挥部,时间不长张岩就冲了进来。

    张岩来不及喘息,就赶紧说道:“队长,我们店铺昨天晚上突然接到一封匿名信,说是飞燕子被困在铁岭东边的大山里出不来。已经半个多月了,不知道是死是活!希望我们看在老朋友的份上,赶紧前往救援!我是连夜出来的,好不容易现在才赶到。”

    张岩带回来的这一封古怪求援信,竟然是从来没有直接联系过的“飞燕子”,而且是飞燕子被敌人围困的消息。华盛成衣铺的建立,到现在也没有多长时间。而且白书杰规定任何人都不能和张岩练习,那么这封信的主人,到底是如何得知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带这种yí huò ,白书杰打开书信边看边说:“你现在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我找几个人商量一下再说。”

    时间不长,史连城就把所有的副班长以上的都叫了进来。

    “xiōng dì 们,刚才张岩送来一封求救信,大家先看看!”白书杰把书信递给大家传阅,然后接着说道:“因为是匿名信,这就有几种可能。首先jiù shì 要搞清楚,zhè gè 人是如何知道华盛成衣铺和我们的关系的?张岩,你说说看。”

    “队长,是不是我送货的时候被别人跟踪了?”张岩也说不清楚:“我们平时都在店子里,很少出去的。对外都是武德华和董宏盛联系,按说不应该有人知道才对。我们昨晚接到这封信以后,也很奇怪,所以赶紧送过来。”

    “队长,我觉得这封信很可能是真的。”程世杰接着说道:“如果是小鬼子想找我们报仇,他们既然知道这里,那应该早就围过来了。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再说了,飞燕子她们能够四处活动,在奉天应该有她们的眼线。”

    “程世杰说的不错!”段志贤也点头说道:“送信的人明显就知道我们和飞燕子的关系,不然的话就不会让我们救援。”

    “既然大家都是zhè gè 想法,那我们就不能见死不救!”白书杰点点头:“不过我们也要做两手zhǔn bèi !我们分两路出发,第一路由我带领先走,第二路落后三个小时再跟上。按照我们滑雪的速度,从这里赶到铁岭东面一个晚上就够了。”

    “我带领张翔的一班和机枪班下午就出发,二班和三班由程世杰统一指挥,傍晚时分出发,通信班看家!炊事班现在就马上zhǔn bèi 干粮,越多越好。飞燕子既然被困住了,估计没什么吃的了。”

    “我们全副武装,不能穿越抚顺直接过去。具体路线是向东北到高官,然后经过夹河折向西北,直插界末岭。到了那里才能知道具体情况,现在谁也不知道她们几十人藏在哪里。”

    “我不同意队长的安排!”赵金喜第一个出来唱反调:“俗话说救兵如救火,速度是关键。要说滑雪的技术,就没有哪个班比得过我们通信班!谁不fú qì 的话,现在就出去比试比试!既然要讲究救人的速度,你们谁有我们通信班的优势?飞燕子也是女流之辈,难道我们就差了?简直岂有此理!”

    赵金喜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貌似还不解气,又狠狠盯了白书杰一眼,这才闭上小嘴巴。

    其他几个班长不敢吱声,一方面,在滑雪上通信班本来jiù shì 教练。另一方面,通信班长和队长之间的问题,永远都是禁忌问题。少说为妙,看戏最好,以免惹祸上身!就这两位,在座的就没有一个人得罪得起,除非你想找不自在。

    赵金喜的观点在情在理,白书杰毫无反驳的余地。其实他内心深处并不是瞧不起女孩子,而是不希望看见身边的女孩子遇到危险,但zhè gè 借口不能说出来。;之下,只好点头答应通信班加入第一梯队。

    经过一番忙乱,张翔的一班和赵金喜的通信班zhǔn bèi 完毕,炊事班的第一批干粮也给他们带上了。白书杰只好再次命令炊事班把密营看好,这才下令队伍出发。

    好在是大雪封山,荒山野岭连鬼都没有一个。所以,白书杰才能在大白天全副武装,一路招摇过市飞速赶路。这是第一次滑雪赶路,看起来走的都是弧线,但是速度极快。傍晚时分,他们就已经越过抚顺,赶到了界末岭脚下的哈达。

    白书杰让张翔带人到镇上探听情况,他和其余的战士找到一个山窝子避风休息。张翔带领两个战士进入身后不远的哈达镇之后,找到一个客栈钻了进去。叫了一盘卤牛肉和一碟花生米,又要了两壶烧刀子和两个战士装模作样的喝起酒来。

    看看没什么动静,张翔这才问掌柜的:“我在前面听说,这几天后山不太平。掌柜的,我们有急事要去铁岭,不知道现在能不能从界末岭一带翻过去啊?”

    “老倌儿,zhè gè 可不太好说啊!”掌柜的低声说道:“昨天还有东洋人从这里进山,据说是从新屯那边过来的。三十多号人,都是长枪。现在还没见他们出来呢!我劝你们还是等他们退出来再走不迟。”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急死人!”张翔摸出一块大洋丢在桌上,然后说道:“谢谢你,掌柜的。我要马上赶huí qù 告诉东家,停两天再走!”

    回到山窝子里,张翔把自己听到的情况如实说了一遍。白书杰和战士们也吃过干粮了,这才下令背好滑雪板,顺着山脊立即出发。

    这一路搜索,就到了半夜时分。就在他们摸不清方向的时候,恍惚看见正北方山坳里似乎有光亮。白书杰领头朝那个方向摸过去,经过半个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一个山头。

    白书杰伸头朝下面一看,原来山沟里有五六个火堆,每个火堆都围着四五个人在烤火,步枪都背在身上。火堆的两旁,有三个流动哨兵正在不停的走动。zhè gè 小山头距离小鬼子不到八十米!

    “嘘!下面是小鬼子!”白书杰缩回nǎo dài ,对身后低声说道:“大家小心,不要弄出动静,当心惊动鬼子!张翔,你派人去山下接应一下程世杰他们。应该快到了吧?”

    “殷明德,你们机枪班迂回到左侧。看见没有,那里有一块突出的大石头,距离小鬼子大概三百米。你们的机枪就埋伏在那边,等我们这边打起来了,你们就开枪,把小鬼子从山沟里赶出去!”

    殷明德、项大年和樊隆涛离开以后,白书杰对战金国说道:“把几个枪法好的战士都挑出来,zhǔn bèi duì fù 下面那个挎着指挥刀的家伙,还有他身边的那挺机枪!剩下的人zhǔn bèi 战斗!”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钟的样子,程世杰的大部队到了!

    “段志贤的三班跟我走,绕到对面山梁去。张翔,你在这边指挥。听到我们在对面开枪,你们就开始射击!不要冲下去,把小鬼子顺着山沟赶出去,我们顺着山梁往下追!”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远距离迂回,白书杰他们终于赶到了对面。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的样子,按照人的生物钟来说,现在是最疲劳的时候。等到段志贤把队伍散开,白书杰右拳往下一砸,大吼一声:“打!”

    段志贤瞄着流动哨就打响了第一枪!刹那间,对面山梁和山沟的顶端,都响起了剧烈的枪声。尤其是山沟顶端的两挺机枪,顺着山沟向下射击,简直jiù shì 打直线!三面包围,典型的围三缺一打法,小鬼子顿时就乱了套!

    现在没有bàn fǎ 反击,也不知道敌人有多少。小鬼子马上熄灭了火堆,不管是不是陷阱,就顺着山沟往外撤退。

    白书杰一看小鬼子的阵脚移动,拔出驳壳枪就顺着山梁追了下去。同时大喊一声:“杀鬼子!xiōng dì 们,跟我冲啊!”

    对面的张翔也照方抓药,带着战士们大喊大叫,顺着山梁往下追。殷明德他们也没闲着,换好弹夹之后,抱起机枪就从山沟冲了出去!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