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一个一班的队员跑到白书杰身前立正敬礼:“报告队长,两个老鬼子都在前面的房里自杀了,副班长让我前来报告!”

    “殷明德带领xiōng dì 们jì xù 搜索,对所有的草丛、房屋都要加倍小心,千万不要疏忽大意!”

    白书杰对于进入第一个占领地,心中始终惴惴不安,仔细吩咐了一遍,这才跟着那个前来报告的队员进入第一栋三层的大楼。

    那个队员说的没错,白书杰一进入大厅,就看见两个四十多岁的老鬼子歪倒在地上,其中一个的佩刀还插在腹部,并没有彻底完成“切腹”的最后一个程序。

    因为没有看见其他人,白书杰只好询问带路的队员:“战金国人呢?”

    “报告队长:副班长已经带人逐屋搜索去了,这里的一楼已经全部搜索过,并没有发现敌人。”

    “好的,你忙去吧!”白书杰挥了挥手,俯身把两个老鬼子扔在地上的手表捡起来,然后转身朝右侧的一个房间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办公室,办公桌前的地上一大堆灰烬,还青烟袅袅。看来老鬼子知道自己已经要完蛋,竟然提前把秘密文件和资料前去烧毁了。

    白书杰根本就没有想过在一个小小的警务支署能够得到什么机密情报,他也不关心一般的刑事案件。烧了就烧了,那也无所谓。坐到办公桌后拉开抽屉,里面空空如也。

    回头一看墙角,保险柜已经打开了。文字材料都已经不见,但里面竟然还码放着一堆金条!

    “我操,一个小小的警务支署,竟然还有这种bǎo bèi !”白书杰翻身来到保险柜面前一看,一共二十四根金条,还有大概数千块大洋。

    对于大洋,他已经很具有免疫力了,因为已经看见过多少万块。但是金条,不要说如今,jiù shì 在前世,白书杰也没有拿在手里把玩过!所以他感兴趣的,jiù shì zhè gè 玩意儿!

    白书杰手里抓着金条,口里差点流出口水:“老子在前一世要是有了这批黄金,可能也能弄一个小老板做做吧?他妈的小鬼子,还不知道从中国抢走了多少好东西!”

    “报告!全部搜索完毕,没有发现残敌!”

    白书杰仿佛从梦中惊醒过来,站起身来一看,战金国已经站在身前,脸上满是笑意。

    “xiōng dì 们怎么样?战场都打扫没有?”

    战金国笑着说道:“殷明德带领xiōng dì 们打扫战场去了,每一栋大楼上都有一挺机枪警戒着,你就放心吧。这一仗根本就没有交手,只有三个战士轻伤。”

    “你赶紧下去,让xiōng dì 们把小鬼子的尸体全部拖到大门口!”白书杰的脸上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他们的狗头全部给老子剁下来,在警务支署门口垒成京观!老子要让小鬼子今后听到锄奸队三个字,就吓得尿裤子!”

    “是!”战金国一看大哥的脸色,就知道大事不好。这种情况下,jiù shì 大哥要发飙的前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赶紧离开是非之地才是上策!

    白书杰回到办公桌前,找到小鬼子留下的笔墨纸砚,略一斟酌,就挥笔写下几行大字:“天照老娼妇留下的畜生:赶紧给老子滚回乌龟岛去!胆敢在中华大地上滞留者,我锄奸队的大刀,必定斩下你们的狗头,祭奠被你们这帮畜生害死的中国人!锄奸队!”

    写下了一篇杀气腾腾的警告书,白书杰终于觉着自己心中的块垒有所消散。他伸了一个懒腰才从办公楼出来,这才发现已经是东方发白,晨曦微露。

    广场上的队员来来往往,正在搬运搜出来的各种物品。不过白书杰发现大家经过大门的时候都在走弧线,似乎在有意避开什么东西。

    “这帮犊子放着近路不走,gù yì 绕远路干什么?”白书杰心中嘀咕了一句,然后就慢慢踱到xiōng dì 们绕开的地方一看,心中就猛地yī zhèn 抽搐,差点闭过气去。

    原来,靠近大门口的地方有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白书杰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一直走到那堆东西东的侧附近,借着晨曦的光线一看,原来都是小鬼子的尸体!因为天气寒冷,这些尸体都已经变得僵硬,所以就出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形状。

    尤其是被殷明德他们推倒临街墙壁砸死的小鬼子,尸体的形状更是惨不忍睹。有的被砸成了一条破布袋,有的被砸成了一堆烂肉。加上队员们按照白书杰的命令,剁下了所有的人头。恐怖、恶心的感觉兼而有之,让人看得浑身发麻!

    “我操,不jiù shì 一堆被打死的畜生吗,有什么好奇怪的?”白书杰强忍住心中的不适,故作顽强的骂了一句,赶紧走出了大门。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堆,都是黑衣人的尸体。

    看来战金国不仅严格执行了白书杰的命令,而且还超水平发挥,把这帮狗腿子的人头也给剁了下来。两堆尸体外面,jiù shì 白书杰所说的“京观”!

    小鬼子的二十几个人头整整齐齐的码成一座金字塔,最上面应该jiù shì 警务支署署长片冈有志的人头。十几个狗腿子的人头金字塔顶端,应该jiù shì 刑事课课长村桥太郎的人头。所有的人头,正面一律冲着大街。

    白书杰仔细打量了一下狗腿子的人头,竟然没有发现牟文孝和那个庞翻译官的人头,看来这两个杂种昨天晚上没有在警务支署。

    队员们把东西搬到大街上,进进出出都要经过大门,都尽可能避开这四堆不祥之物,所以才会紧贴着墙根行走。

    “对我来说,小鬼子和狗汉奸是最大的敌人。但是对于赵金喜zhè gè 女人来说,最大的仇人jiù shì 川西直树和牟文孝。”白书杰心中觉得有些遗憾:“川西直树上一次已经被我给杀了,以为这一次肯定能够宰了牟文孝那个杂种,没想到又被他逃过一劫!”

    “报告!”白书杰正站在街边神游物外,战金国过来报告:“所有的战场已经打扫完毕,一共击毙小鬼子25人,剁了27颗人头。黑衣狗腿子12人,也是同样的下场。搜缴歪把子3挺,盒子炮12支,步枪25支,其中17支已经被砸坏。另外,在弹药库找到十三箱子弹和十箱手雷,再jiù shì 小鬼子的被服和粮食等杂物。”

    “这一次你干的不错,我很gāo xìng!”白书杰严肃的点点头:“办公室有我制作的一个牌子,让xiōng dì 们拿出来挂在门口。然后放火烧了zhè gè 鬼地方的所有房子,带上战利品,赶紧撤退!”

    白书杰从西城门出来的时候,身后已经升起滚滚浓烟。随后jiù shì 漫天大火,把晨曦中的东方映照的一片通红!

    话说程世杰根据白书杰的命令,率领二班、三班和通信班一共二十六人,经过一天的滑雪赶路,终于在当天晚上抵达新屯西北面十里附近的虎台山山坳里,zhǔn bèi 伏击新屯守备中队增援千金寨新区的小鬼子。

    新屯,在千金寨东南十二公里的地方。为了能够及时增援西大坑露天煤矿,照顾千金寨新区,专门修了一条大路,从虎台山脚下绕过。

    “周大勇,你带领二班七个xiōng dì 立即前出至新屯一带,随时监视小鬼子的动向。段志贤、刘智亮,你们三班一共有十二人,带上全部的三挺机枪,立即到前面山脚下的大路边选择伏击地点。通信班的史连城、崔三儿负责伏击地点两端的监视,赵金喜带领六名女队员就在此处设置观察哨,作为战场警戒和预备队。”

    程世杰平时话语不多,但是第一次统兵却有条有理。赵金喜被他放在后面,却不好发作。她可以在白书杰面前胡搅蛮缠,但是对于这一次的总指挥却不敢放肆。虽然平时在密营的时候,所有人都尊敬她,但是战场纪律那是不容违反的。

    第一夜一直到鸡鸣时分,新屯方向都没事儿。

    有了这段时间的缓冲,在距离大路三十米的山坡上,段志贤的三班已经修建好了掩体。

    这就要说白书杰上一次让大伙儿把十字镐、铁锹作为战利品全部带回来,那jiù shì 高明之处。此时天寒地冻,如果没有这些家伙,要想在冻土地上弄一个能够蹲下一个人的小坑,美得你!

    进入黎明前的黑暗,西北方向突然出现隐隐约约的爆炸闪光。程世杰、赵金喜、段志贤以及所有的xiōng dì 们,都知道这是队长他们已经和敌人打起来了。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不时出现的闪光,让大伙儿更是担心队长他们吃亏。

    赵金喜的双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一会儿摸摸腰间的双枪,一会儿又叉着腰,急速的绕着六个姑娘转圈圈。然后又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西北方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那个地方曾经是她的伤心之地,现在是她的担忧之处。

    东方开始发白,周大勇带人飞快的返回来:“世杰,小鬼子已经出动一辆大汽车,车顶上还有一挺歪把子,估计有十多人,应该是一个班,马上就能够赶到这里。”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