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世杰闻言立即下达了战斗命令:“各就各位,注意隐蔽!所有的枪支子弹上膛,全部打开保险。每人一枚手雷拔掉插销,zhǔn bèi 战斗!”

    时间不长,汽车灯的光亮已经出现在队员们的视线中,随后就听见轰鸣声传来。好在这些队员都是从煤矿出来的,对于汽车的毛病都很明白。

    程世杰最后一次提醒大家:“全体注意,汽车过来以后,机枪打击驾驶室,所有的手雷全部扔进车厢!”

    汽车刚刚一个拐弯,就进入了攻击位置。程世杰大吼一声:“打!”手中的手雷已经飞进了车厢。队员们也不客气,包括六名女队员在内,一共二十多枚手雷,瞬间落在汽车的车厢之中。

    轰!轰!轰!

    刘智亮指挥的三挺机枪刚要开火,汽车已经率先变成了一个火球。然后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汽车终于彻底解体!不管是汽车本身的东西,还是车上的东西,全部都变成了碎片,仿佛天女散花一般飞上了天空!

    zhè gè 时代的小鬼子汽车,普通的也就一吨半载重量,最大的也不过是三吨左右。就这种汽车,一下子就有二十多枚手雷落在车厢里,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爆炸,就算是钢筋铁骨,当场就被炸得四分五裂!

    随着油箱着火,第二次爆炸瞬间产生,终于连车带人炸上了半空,所有的一切都被还原成了零件!糟糕的是,小鬼子携带的武器弹药也发生殉爆,虽然看起来绚丽多彩,但却是“致命的美丽”!

    幸亏事先挖掘了掩体,而且又在居高临下的位置,总算没有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即便如此,还是有五个队员躲避稍慢,结果肩头要么被爆炸的汽车残片扎伤,要么被殉爆的子弹给钻了一个洞!

    因为这帮混小子都是上次大血战中闯出来的,简直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他们扔出手雷之后,竟然在那里探头探脑,还想看看爆炸的效果。没想到引火烧身,终于在得意忘形之下,造成了严重的安全责任事故!

    “赶紧包扎伤口,立即撤退!”程世杰本来看见一枪没放,就已经把增援的小鬼子,干净、彻底、全部地消灭了。这是多么美妙的一次报仇行动啊,没想到五个胆大妄为的家伙自找罪受,来了这一次蹩脚的表演!

    “整明白没有?赶紧撤退!”程世杰恼羞成怒:“你们这帮瘪犊子,老子huí qù 之后找你们算账!”

    现场除了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大坑,其他的物品啥也找不到了。干净得很,根本不存在打扫战场的问题。那是肯定的,连续大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连地面上脸盆大小的石头都给崩飞了!

    程世杰等到大家都出发了,这才叹了一口长气:“老子就一句话忘记jiāo dài 了,就捅出这么大的娄子,这huí qù 了,我怎么有脸汇报战斗经过啊!难怪队长说:安全问题就要有婆婆嘴的劲头,天天讲,时时讲!”

    返回密营的路上,最郁闷的有两拨人。

    首先自然jiù shì 主动要求受伤的五名队员,他们吊着膀子边走边叹气。他们心里明白得很,如果被队长知道他们受伤的经过,还不知会如何处罚!这么丢人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说什么喝凉水都塞牙,那还是轻的!

    另一拨jiù shì 扛着机枪的几个家伙,别人好歹还扔出一枚手雷,表示自己参加战斗了。就算是作为战场警戒的女队员,都抽冷子扔出一枚手雷。可机枪手愣是一枪没放,纯粹出来免费旅游一趟!平时无限风光的机枪手,现在成了最郁闷的人,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正因为如此,所有参战队员,一路上都显得垂头丧气。这哪里像打了胜仗的队伍,简直比残兵败将还不如!

    队伍走进密营大门的时候,刚刚返回的白书杰正在和张翔说话。看见程世杰带回来的队伍这么一副表情,两个人顿时大惊失色:“难道又出了什么严重纰漏吗?”

    程世杰硬着头皮来到白书杰面前:“报告队长:程世杰率队返回!此战炸毁敌人汽车一辆,全歼小鬼子不知道多少人。参战人员五人受轻伤,无缴获,损失手雷二十二枚。报告完毕!”

    “打得好,受伤队员赶紧下去休息!”白书杰刚刚说了一句,顿时觉得不对:“嗯,一枪没放就全歼了小鬼子,还不知道多少人!怎么会出现五个伤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世杰,你给老子赶紧说清楚!”

    程世杰扭捏了好半天,终于结结巴巴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嗯?好,好啊!”白书杰气极反笑:“你们五个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行,老子现在没工夫管你们的破事。现在赶紧回到伤病员居住的地方养伤,伤愈之后向文化教员提交一份三千字的检查!养伤期间,你们就给老子好好琢磨吧!”

    此后三天,白书杰就集中讨论最近这几次战斗的得失,同时对今后训练的方向做出了修正。有了几次血战的经验和jiāo xùn ,今后的演练就要更加贴近实战。一定要做到“学有所得,练以致用!”

    白书杰前世得来的经验,那都是在和平年代学来的。古人已经早就曰过了:“书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没有经过检验的理论,那都是书本上的东西。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不能生搬硬套。

    “xiōng dì 们,经验主义害死人,大家今后一定要记住!”白书杰严肃地说道:“我今后不希望听到什么,‘我当初’之类的话。一定要做到实事求是,随机应变。这一次程世杰指挥的伏击战就很好,一轮手雷就解决了战斗!虽说没有什么缴获,但是你们要记住,xiōng dì 们的性命比什么东西都重要!”

    就在白书杰他们总结得失的时候,抚顺、奉天一带简直乱了套!一夜之间连续发生两起重大战事,尽管小鬼子竭尽全力封锁消息,但是千金寨新区的大战,是市民率先看到的。而且第二天好多市民听说警署门口出现了人头京观,那更是希望先睹为快!

    矮矬子们的各种商铺纷纷关门停业,然后拖家带口往奉天撤退。西南区的贫民区,却是人人喜笑颜开:“听说没,那帮黑狗子全部被斩头了!东洋人死得一个都不剩啊,那人头垒的叫一个整齐!”

    嗅觉灵敏的记者闻风而动,在矮矬子们另外派兵赶到千金寨新区的时候,《抚顺新报》、《奉天早报》已经在大街小巷发出了号外!

    “本报讯:东洋人为了提高煤炭开采量,不顾千金寨老bǎi xìng 的死活,采取廉价收购和武力搬迁的手段,终于天怒人怨。锄奸队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现象。如果东洋人一意孤行,更大的灾难很快就会降临!前有飞燕子,现有锄奸队,我们敦促日本方面谨慎处理千金寨搬迁的问题,停止疯狂掠夺矿产资源的强盗行径!”

    这两份报纸口径一致,而且配发了两张大幅照片。一张是两座京观,另一张jiù shì 白书杰留下的警告书!

    刚刚在上海创刊的一些激进小报也纷纷转载相关报道,敦促日方不要在后面搞小动作,国民革命军必将收复东北。希望孤军奋战的“锄奸队”,jìn kuài 回到我国民革命军的怀抱中来!

    就这样一份报道,却引起了另外一个人的注意。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锄奸队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但似乎在什么时候可能会派上用场。

    锄奸队一夜之间传遍了关内关外,轰动了大江南北,这是始作俑者白书杰所没有料到的。至少他目前还不知道自己随口说出来的“锄奸队”,已经威震八方,并且已经引起了相关方面的注意。

    当然,最关注锄奸队一举一动的,自然还是来自海岛上的矮矬子!板垣征四郎和岗村长太郎刚刚分别发出了给自己请功的加长电文,锄奸队就把一记响亮的耳光煽到了自己的脸上!

    当然,岗村长太郎老奸巨猾,很快就从锄奸队的事情上,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一个敦促大本营允许关东军拥有更大自主权的理由!因此,岗村老鬼子毫不犹豫,就给大本营和军部拍发了一封措辞严厉的电报。

    为了jìn kuài 得到南满的矿产资源,缓解岛内经济危机的压力,迫于南满目前的糟糕局面,矮矬子的大本营和军部经过紧急磋商以后,并报请天皇同意,适当放松了对关东军的限制。

    这一个变故的发生,也是白书杰始料未及的。正因为如此,白书杰的出现,并没有能够改变历史轨迹,不可阻挡的历史车轮,仍然在按照自己的惯性,jì xù 在原来的轨道上qián jìn 。

    历史车轮滚滚而来,白书杰最近也在抓耳挠腮,夜不能寐。随着白雪开始慢慢消融,春天的脚步声已经隐约可闻,时间来到了1928年3月。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