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矮矬子的掷弹筒,白书杰从来就瞧不起。曲射不能掌握方向,更没有bàn fǎ 瞄准。60、81毫米的迫击炮,才是白书杰的最爱。可惜现在还没有找到货源,关键是没钱!

    他一次性采购100挺轻机枪,jiù shì zhǔn bèi 装备30个战斗班(一个加强营,60挺机枪)和一个直属机枪连(内定的警卫连,36挺机枪),形成自己的拳头攻击部队,也是他的近卫部队。万一今后被一个矮矬子的大队包围了,就凭借zhè gè 加强营打出去!

    汤姆没有说假话,他的仓库中还真有两挺原装捷克轻机枪。不过,杨桂华在白书杰身边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然后不着痕迹地朝房角努努嘴。

    白书杰心领神会:“史连城、崔三儿,赶紧把东西装到我们的大车上,这是亲爱的汤姆先生送给杨小姐的jiàn miàn 礼!杨小姐,你赔汤姆先生到外面去走走,这仓库里面的空气太糟糕了!”

    汤姆一离开,白书杰赶紧对赵金喜说道:“你带着女队员赶紧出去,挡住汤姆的视线!”

    原来,杨桂华暗中提示的,jiù shì 墙角的帆布盖着的三个小箱子。白书杰已经有所察觉,所以很快就掀开帆布一看,顿时大喜过望!

    白书杰之所以gāo xìng,因为这是一部十五瓦便携式电台!而且发报机、收报机和备用电池齐备,只要能够找到电报员,锄奸队马上就可以组建自己的通信部队!

    “子弹不着急,赶紧把这三个箱子搬上车!”白书杰叫住正在搬弹药箱的崔三儿:“轻拿轻放,这比机枪贵重多了!”

    zhè gè 世界上还有比机枪贵重的东西,崔三儿不敢怠慢,立即采用最快的动作完成了搬运工作。

    两挺机枪、十二箱子弹外加三个木箱,白书杰带着史连城和崔三儿很快就完成了装车任务。然后哐啷一声关上仓库的大门,催促史连城和崔三儿赶紧把自己的大洋车赶走:“快走,挡在这里影响观瞻,不利于汤姆先生做生意!”

    “啊,亲爱的汤姆先生,我代表杨小姐感谢你的礼物。”白书杰一转脸,已经jiù shì 笑容满面:“希望我们今后合作愉快,杨小姐会经常和你保持联系。哦,对了,杨小姐,你最好把汤姆先生的电台频率记下来,这样我们今后沟通就方便多了。”

    白书杰带着赵金喜等七女刚刚离开汤姆的仓库不远,后面就传来一声惨叫:“哇,我的电台不见了,kě è 的白书杰,你真是大魔鬼!”

    赵金喜扭头盯着白书杰问道:“怎么回事啊,那个洋鬼子嚎叫什么?”

    “没什么,队长也就顺手牵羊,多拿了三个箱子而已!”杨桂华满脸兴奋之色,喜悦的表情溢于言表。

    白书杰头也不回,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杨桂华,现在是不是应该说说你的来历了?”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杨桂华低声说道:“我爸爸原来jiù shì 天津电报局的职员,后来小鬼子在天津开租界,也设立了自己的电报公司。后来强行收购天津电报公司没有结果,最后小鬼子竟然放火烧了天津电报公司的电信大楼。那天晚上刚好是我爸爸值班,结果被烧死了!”

    “我当时在奉天第二师范学校读书,祁元霜、魏玉函、廖焕玲、甘长吉和都是同班同学。妈妈一气之下也病死之后,我们好多同学组织起来想到北平请愿,没想到就被牟金义抓起来了。被你们解救以后,听说你们专门和小鬼子过不去,我们就想留下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祁元霜接口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杨桂华九岁的时候就会发电报。十二岁的时候,跟着他爸爸到电信大楼,一般的小电报jiù shì 她发出去的!所以,杨桂华对电报机有特殊的感情。”

    “原来是这么回事!”白书杰仍然没有回头:“现在市面上还算比较平静,你们zhǔn bèi 怎么办呢?如果想到北平,现在就可以给你们买票,从这里坐火车就可以入关。”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甘长吉接口说道:“你们锄奸队做的事情是很有意义的,我个人早就决定留下了。”

    “我没地方容身,也没有想过离开。”杨桂华摇摇头说道:“现在有了电台,我也能够发挥作用。只要是打小鬼子,铲除祸害人的大把头、小把头,我杨桂华舍去这条命,也要为爸爸妈妈报仇雪恨!”

    “杨桂华还好说,你们其他的人就不一样了。”白书杰终于转过身来说道:“父母倚门而望,jiù shì 想你们早点回家团聚。听我一句劝,杨桂华留下,其他人还是回家去吧。你们放心,属于你的武器,我批准你们带走!”

    “我父母双亡,不会走的!”秦月芳摇摇头说道:“我之所以化装成一个半大小子,jiù shì 因为牟金义很早就想把我抓到窑子里去。父母亲为了掩护我逃走,被牟金义开枪打死了,结果我还是被抓。如果不是锄奸队解救,也就没有我了。”

    “队长,你别说了!”杨桂华来到白书杰身前说道:“国家已经到了目前zhè gè 样子,哪里还能放下一张书桌?只要锄奸队始终做对老bǎi xìng 有利的事情,我们几个姐妹都不会离开的!”

    回到天和客栈,白书杰发现史连城和崔三儿已经把两挺机枪拿出来了,正放在餐桌上看稀奇。

    看见白书杰进门,崔三儿赶紧叫道:“队长,这种枪没见过啊,和歪把子完全不一样,子弹放在哪里的?”

    “这是新枪啊,还没有擦过!”白书杰拿出擦枪油和擦枪布说道:“你们还小,当然没有见过。看见没有,zhè gè 地方的小盖子打开以后,就可以把弹夹插进去。你们等一下,我擦一遍以后告诉你们怎么用。”

    白书杰一边说,一说动手把机枪拆开,三下五除二就变成了零件:“这jiù shì 枪管,射击过程中会发热。所以连续射击三四个弹夹以后,就要卸下来换一根。捷克机枪操作很简单,也没有歪把子那种别扭劲,今后你们每个人都要学会使用这种机枪。”

    既然大家都不走,吃过午饭以后,白书杰就关上大门,干脆教通信班操作捷克机枪。没想到汤姆给每挺机枪配了二十个弹夹,等到四十个弹夹全部压满子弹,通信班的九个人都已经能够熟练压子弹了。

    白书杰最关心的,jiù shì 大家学习更换枪管,然后才是各种部件的介绍,最后才是瞄准。

    “记住,这种捷克机枪的有效射程是四百米到六百米,当然也可打击八百米的敌人。问题是,八百米之后你们根本看不清目标,说了也白说。它在战斗中的主要任务,jiù shì 压制敌人的火力,支援步兵战斗。当然,duì fù 敌人的冲锋,它当然就更厉害了。这一点,和歪把子是一样的。”

    “和小鬼子作战,它的任务jiù shì duì fù 歪把子和敌人的掷弹筒。哦,掷弹筒啊,jiù shì 利用一根铁管子,能够把手雷射出一百五十米,慢慢你们都会看见的。我们只能扔出去三十多米,但是掷弹筒可比我们厉害多了,所以,轻机枪的射手,jiù shì 要jìn kuài 发现这样的敌人,并且立即干掉,免得给部队造成更大的伤亡。”

    “队长,找个地方让我们试试新枪呗!”崔三儿和史连城练习了一下午擦枪、更换枪管和瞄准之后,就有些跃跃欲试。

    “胡说八道!”白书杰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小bǎo bèi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当是在我们密营吗,说试枪就试枪。这里是省城,哪里有你们玩枪的地方?”

    “不试就不试呗,干嘛发那么大脾气?”史连城和崔三儿没bàn fǎ ,只好嘟嘟囔囔jì xù 趴到院子里练习瞄准,然后扣动扳机过干瘾。

    对于电台zhè gè 玩意儿,白书杰虽然知道,但他当兵的时候,使用的都是能够覆盖十五公里的对讲机。操作电台这可是个技术活,他也很想听听。不然的话,到时jiù shì 瞎指挥,那可就打乱仗了。

    白书杰之所以发脾气,是因为杨桂华正在给姐妹们讲解电报机的原理。两个小家伙对电台半点儿兴趣都没有,这一打岔,白书杰自然就没有好脸色。

    经过杨桂华的讲解,所有的女兵都对这两个铁疙瘩产生了兴趣。连逛街的欲望都没有了。特别是赵金喜,听说有了zhè gè 玩意儿以后,队长就可以指挥远距离作战,那劲头就更大了。

    看到这种情况,白书杰和杨桂华商量之后,正是宣布组建电信班。杨桂华任班长,成员jiù shì 祁元霜、甘长吉、魏玉函、廖焕玲、秦月芳。

    赵金喜不愿意离开警卫zhè gè 位置,所以tí yì 组建警卫班,她当班长。结果摇身一变,她手下就只有两个兵:史连城和崔三儿。赵金喜半点儿都不在乎,学习发报技术的劲头更足。

    杨桂华趁热打铁,干脆把通用电报密码默写出来,就在客栈开始了电报员的入门培训。姑娘们都是师范学校的学生,学习这种东西很快就能够上手。可惜现在只有一台发报机和一台收报机,更不敢在这里开机试验,大家就练习指法。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