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ā hā哈,你不邀请我也要参加的!”侯自得笑hē hē 的说道:“不着急,这里面还有三匹宝马,尤其是我要给两位夫人都挑一匹出来。”

    侯自得一个凌空后翻,刚好落在一匹枣红马的背上。随后双腿一夹,那匹枣红马又冲向一匹大白马。侯自得双掌一拍马背,身子腾空而起,又落到了大白马背上。仍然是前面的套路,眨眼功夫就把两匹马带到白书杰身前。

    “夫人,甘娘娘,hē hē ,这匹枣红马的名字应该叫做天边一片云。和支队长的那一匹万里乌云骓不相上下,估计没有千儿八百里,分不出胜负。你们的这两匹东洋马,给它们当孙子都不够格!”

    “赵夫人,赵娘娘啊,你可长得真俊!”候自得又带着大白马来到赵金喜面前说道:“这一匹大白马,又名漫天飞霞。别看它一根杂毛都没有,但在远处看的话,它全身都是流光溢彩,俊美不凡!”

    “这三匹宝马,jiù shì 原来的大宛马,又叫做龙马啊,爆发力天下第一。而且lì qì 悠长,久战不疲。再加上它们脾气暴躁,一般的战马对它们都非常害怕。你看看这三匹东洋马在它们面前,现在不就像孙子乖乖的吗?”

    侯自得这才对白书杰说道:“如果你们骑着这三匹马在前面走,这些马匹根本就不用人看管,自然会乖乖的跟着。所谓头马,说的jiù shì 这三匹马。”

    说道这里,侯自得来到萧腊梅马前,盯着看了好半天,这才轻声说道:“腊梅,你不认识我吗?不记得我了?”

    萧腊梅,歪着nǎo dài 想了半天,还是茫然地摇摇头。

    “hē hē ,说来也是。当初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太小了啊,根本不记事。”侯自得接着说道:“记得那一年寒冬腊月,我和爷爷出门办年货回来,结果就在路边的草堆里看到了你。”

    “虽然冻得全身发紫,但是你的哭声却大的惊人。我把你背回家,爷爷说你的生命力非常旺盛,就像腊梅一样,所以取名腊梅。因为你太小了,所以我们就叫你小腊梅。长大以后,别人问你的名字,也jiù shì 你现在的萧腊梅!”

    “你是,你是侯哥哥!”萧腊梅猛然记起来,顿时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扑到侯自得的怀中大哭起来:“哥哥呀,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爷爷都被土匪给害死了!我也被土匪给抢去了!呜呜,你都跑哪儿去了啊!”

    直到zhè gè 时候,众人才知道萧腊梅还有这么一段悲惨的故事!众人陪着流了一番眼泪,再说兄妹相见乃是大喜事。这才收拾一番,jì xù 启程。来到白书杰安排的第二道埋伏附近,女兵排也迎了出来,然后欢欢喜喜回到卧虎山庄。

    回到家,白书杰吩咐为侯自得接风洗尘。这才知道侯自得那年从家里出去之后,参加了张作霖的独立骑兵旅。因为自身功夫和对骑兵的独到见解,很快就晋升为骑兵连长。

    后来听说爷爷被土匪杀害了,妹妹也被抢走,就要带着骑兵连剿匪。没有得到批准,就开了小差。来到饿虎山一看,自己人单势孤,力不从心。所以就一直等待机会。

    后来看见幽燕支队灭掉了座山虎,就想参加,可惜没有jiàn miàn 礼。他知道所有的军官都喜欢骑兵,所以就在四周打听马贩子的下落,zhǔn bèi 偷一批战马过来。等到他把事情落实,再过来的时候,幽燕支队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白书杰吃惊的问道:“这么说,你手里还有一批战马不成?”

    “那是当然!”侯自得笑着说道:“我在骑兵旅,关系还不错。手下的弟兄们都是铁哥们儿。听说我跑了,也都跑了出来。过年的时候,我们又碰到一起。我就把自己想参加幽燕支队的事情一说,xiōng dì 们自然一拍即合。这不,我就来找你了,也是来找妹妹的。”

    幸福真是来得太突然,白书杰得到侯自得,那真是天上掉下的最大馅饼,正巧砸在他头上!

    侯自得谈到自己过去的事情,最后说道:“我可没有你那么有钱,可以去买马。这半年多时间,我和弟兄们出去,一共偷了260匹甲级战马。不是我夸海口,我的那些战马,那才叫战马!登山越涧,跨沟渡河,根本不是难事。”

    听到这里,白书杰急忙问道:“xiōng dì ,你在哪里安营扎寨?”

    “就在东南十里的普安寺后山。”侯自得摇摇头说道:“我又不当土匪,自然不会占山为王。你把我妹妹带走了,所以我jiù shì 在找机会投奔你。现在我手下的弟兄,已经有了98人。”

    白书杰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xiōng dì ,我可不是正式军队啊,你如果想升官发财,在我这里可没有机会。不知道你的xiōng dì 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如果想升官发财,哪找你干什么?”侯自得摇摇头:“xiōng dì 们都看穿了,在现在的军队里,也没什么出路,还不如出来图一个tòng kuài !幽燕支队所干的几件事那才叫一个tòng kuài !xiōng dì 们fú qì 的jiù shì zhè gè ,图的也jiù shì zhè gè !”

    白书杰还是有些担心:“xiōng dì ,我对于骑兵有不同见解,不知道和你的想法是不是有冲突啊?”

    “我听xiōng dì 们回来说过了,你想要的jiù shì 骑马的步兵,是不是?不是机枪jiù shì 盒子炮,是吧?”侯自得hē hē 大笑:“谁不想啊?可是部队的长官jiù shì 不给你。耍大刀,那是没bàn fǎ 的事!”

    “有你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白书杰也笑着说道:“你不知道啊,我的第一骑兵连连长蒋承泽,也是你们东北军的。为了让他学会在马上用机枪,不知道费了我多少唇舌,最后还是勉强答应的。你来了,那就组建第二骑兵连,你当连长!你可要给我带著一支精锐中的精锐,否则我可不放过你!”

    “是!支队长!坚决完成任务!”侯自得面容一整,起立回答:“我保证把小鬼子的骑兵部队,杀他个人仰马翻!”

    白书杰点点头说道:“你赶紧让xiōng dì 们过来,所有的马匹都给你挑。剩下的我再配备给其他人员。”

    侯自得摇摇头说道:“如果是一个骑兵连,按照支队的编制,我那边还多出54匹,我再从这36匹里面挑出一批来,这样的话,特种排才能够武装起来。至于女兵排我也看了,那些战马也不行。看来我还得出去偷一批回来。”

    “侯自得,你给我听好了,可不能祸害老bǎi xìng !”白书杰一听他又要出去偷马,赶紧打预防针。

    “我知道,当然知道幽燕支队八军规七杀令了!”侯自得点点头说道:“支队长,我的战马,都是从蒙古王爷那里偷出来的。其他的地方,也没有那么多好马让我偷!那些蒙古王爷,专门和小鬼子做马匹交易,我看着就来气!”

    “hē hē 呵,xiōng dì ,那就好!那就好!”白书杰hē hē 大笑:“不仅要偷,而且要大大的偷!下一次,最好把我也带上,干脆好好偷他一次,杀杀他的威风!”

    侯自得一听,也gāo xìng起来:“hē hē ,只要支队长的粮草跟得上,我保证一年之内就给你偷回上千匹好马!而且是从一千多里外偷回来,那就不会留下把柄,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第二天一大早,侯自得带着萧腊梅,想了想又把谭明良也带上,然后赶回了普安寺。

    侯自得从马厩里牵出两匹马,对萧腊梅和谭明良说道:“支队长和副支队长都是宝马,你们是他们的通信员,自然也必须是宝马,否则就跟不上趟。这是我为自己选出来的,现在送给你们。可不要怠慢了啊,平时要多遛遛马!”

    中午时分,侯自得率领人马,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卧虎山庄。甘彤一大早就把骑兵连的驻地安排好了,就在第二个马鞍部位。那里场地宽大,山中野草茂盛,原来jiù shì 座山虎的马场。

    侯自得安顿好全部到位的98名战士,260匹战马。刚要去找白书杰汇报,半路上就被机要科的黄巧云、李桂芝、周雅茹挡住了去路!

    黄巧云双手叉腰,高声叫道:“侯大哥,侯大连长!萧腊梅是你妹子,难道我们就不是你妹子吗?你为什么给腊梅妹子送好马,甚至给谭明良也送好马,就不要我们这些妹子了?”

    “那哪能呢,不能够的!”侯自得已经从萧腊梅嘴里知道,zhè gè 小小年纪的机要科长,对自己的妹子最关心。现在被她挡住去路,自然不敢怠慢:“这不是还没有机会吗?所有的好妹子,我都奉送一匹好马!绝不食言,下午兑现!”

    黄巧云巧计得逞,自然顺坡下驴:“这还差不多,有点大哥的样子。这次就饶过你啦,赶紧汇报去吧!”

    自从决定让侯自得组建第二骑兵连,白书杰就把主意打到了上次剿匪得到的126名俘虏身上。这些俘虏最近一直都在女兵排的监督下,从事未来卧虎村的基础建设工作。修建了村公所、治安室之后,又完成了纵横两条主干道的修建。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