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整编和扩编,白书杰已经kǎo lǜ 到了接下来的战斗需要,不再zhǔn bèi 在某一个地方持久停留。整编jié shù 以后,司令部各部门连续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演习,主要演习内容,jiù shì 快速机动和紧急疏散。

    对于部队的快速机动和战役展开的演练,任务最重的,自然jiù shì 第二大队和混成营的训练。好在现在大家都有战马,关键jiù shì 协调性的磨合。卧虎山西北一百公里,jiù shì 旷野无人的草原。第二大队昼伏夜出,不停地进行实战拉练,几乎是拼了命磨练队伍的契合度。

    卧虎村的疏散训练难度也不小,应该说难度更大,因为老bǎi xìng 总是舍不得自己家里的坛坛罐罐。不动则已,一出动jiù shì 浩浩荡荡的大搬家。第一次演习过程中,1100多人的民兵营竟然组织不起来,因为绝大多数都回家bāng zhù 父母搬家去了。

    就为这事儿,白书杰不得不抽出时间,召集整个卧虎村的村民讲解紧急疏散的根本目的。现在还不能完全照搬后来八路军的做法,只能结合当年那些流民被土匪抢劫的具体事实,重点说明保命的重要性。而保命的前提,jiù shì 要行动迅速。

    此后,又把民兵营召集起来进行教育:“一部分战士丢下大家伙儿不管,竟然跑回家去搬那些坛坛罐罐。你们自己想想看,所有的村民都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结果你们都不在自己的岗位上。如果土匪打过来,大家jiù shì 一盘散沙。”

    “就凭你一个人能够保住自己的家吗?团结起来把敌人打跑了,你的家不就保住了嘛!你们要想把自己变成一名真正的战士,首先要做到的,jiù shì 要有舍弃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如果每一个人都只顾自己,那也就没有军队了!”

    至此,民兵营作为幽燕抗日支队的一支重要后备力量,才算是慢慢走上正轨。接下来的两次演练,效果就一次比一次好。因为村民们终于明白了演练的真实含义是什么。谁不想保命?没有命说什么都没有用。

    白书杰完成了司令部各部门紧急转移的训练以后,就一头扎进了仓库,半个月都没有出来。

    原来,白书杰kǎo lǜ 到各部队都有自己的马匹,行动快速,但是重机枪却不行。苦思冥想之下,他只能别走蹊径,于是就开始捣鼓从煤矿抢来的绞盘机。绞盘机其实就和现在的建筑工地上,专门用来duì fù 盘圆钢筋的设备差不多少。

    绞盘机原来是平放着收绞钢丝绳的,不过,白书杰把卷筒立起来,底座固定在汽车底盘上,重机枪就固定在轮盘上面,这样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白书杰改造重机枪的底座支架,除了进行地面火力压制,更多的是kǎo lǜ 防空的问题。

    想起来很简单,但是没有专业工人还是白搭,白书杰只好从解救的矿工里面开始物色焊工、钳工、钢筋工。好在能拉回来的都拿回来了,甚至连焊条都几大箱。经过九名工人的推敲,又拆解了几组轮盘,终于完成了一挺重机枪的改造。

    用了半个月时间,司令部的四辆卡车全部被征用,后面都加装了一挺九二式重机枪。kǎo lǜ 到火力支援的密度问题,每个车厢里面,又配备了两门迫击炮。另外装备4挺歪把子轻机枪,为zhè gè 重火力点提供保护。

    每辆卡车的车厢里随行2万发重机枪子弹,2万发轻机枪子弹,48枚迫击炮弹。加上2名司机在内,一个完整的战斗班17人,构成一个可以独立作战的重火力支援单位。

    合计八门迫击炮加上八挺重机枪,刚好组成一个重机枪连。有了zhè gè 可以随时移动的重机枪连,就可以同时为四个营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援,配合骑兵大队或者混成营实施突袭。

    身边有了一支能够做到全攻全守的拳头部队,白书杰终于松了一口气。通过一个多月时间的磨合训练,混成营和骑兵大队已经基本成型,具备了初步的战斗力。只要经过实战考验,就可以成为一支具有独特作战模式的部队。

    对于和小鬼子展开阵地攻防战,单纯地拼人数、拼钢铁、拼意志,白书杰从来就没有什么兴趣,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这么干。毕竟他的本钱不够大,连一块属于自己的永久基地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完善的工业基础体系做后盾。所以说,在目前的条件下,单纯的消耗战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基于上述原因,在重机枪连正式编入混成营的合成演练过程中,白书杰对于构建拥有强大火力密度,而且能够快速机动的突击部队,开始变得极度渴望起来。可惜他现在手头的装备实在太少,暂时只能作为一种奢望放在心底。

    卧虎山庄这边的军事训练热火朝天,白书杰的心情自然也舒展许多。这一天上午,他正集中警卫连和混成营班长以上的军官讲解兵种、火力配合问题,邱淑芬拿着一封电报急匆匆地跑过来。

    白书杰接过电报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然后宣布军官各自带队训练,他自己回到了司令部办公室。

    原来,这是大青山第一大队大队长张翔发过来的一封紧急电报,内容很简单,杨靖宇书记又到大青山来了!

    看到这封电报之所以不是很gāo xìng,是因为白书杰知道,苏俄经过满洲里一线的战斗,虽然打败了东北军,重新夺回了北满铁路的控制权,但是国内的阶级矛盾却日益突出,斯大林还没有完全掌控国家机器,尤其是苏联红军的中高层里面,还有很多人不买账。

    同时,对于东洋矮矬子的野心,斯大林心知肚明,而且担心东洋矮矬子趁虚北进西伯利亚,直接威胁红色政权。因此,他决定在东洋矮矬子的腹地搅风搅雨,让东北军和矮矬子一日也不得安宁,为他清洗内部争取时间。

    就为这,斯大林通过共产国际,指示南满支部立即发动武装**,把东北军和东洋矮矬子的注意力,从苏俄的身上转移出去。上一次“蔡老师”来到卧虎山庄,其实jiù shì zhè gè 意思,结果在白书杰这里碰了一鼻子灰。

    本来,给东洋矮矬子制造麻烦,那是白书杰最喜欢干的事情。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东北军被苏俄红军打败,已经崩溃在即。如果南满特别支部在zhè gè 时候发动武装**,就会进一步削弱东北军对东三省的掌控力,给矮矬子制造更好的机会。

    “有得必有失!”白书杰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紧张分析,最后还是决定按照历史固有的轨迹处理:“南满特别支部现在建立红色武装,虽然削弱了东北军的控制力,但对于矮矬子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南满地区属于小鬼子的战略物资基地,给他们添乱还是可行的。”

    想通了其中利害关系,白书杰把邱淑芬找过来说道:“发电:张、程、段:杨书记的来意我已经明白,现命令如下:第一,除了基干部队以外,可以让杨书记和其他部队jiàn miàn ,愿意跟他走的就一律放行,允许带走所有装备。”

    “第二,不管人员情况如何,立即抽出一个加强营的装备送给杨书记,并派部队护送到安全地区。第三,专门组建一个加强连,并且抽调得力军官,作为特别卫队送给杨书记。需要强调的是,zhè gè 加强连的唯一任务,jiù shì 保护杨书记的安全。同时提醒杨书记,尽可能不要打散这支部队。此令,白书杰。”

    “大哥,你这也太大方了吧?”邱淑芬记录完电报,赵金喜突然走进来,脸上很有些不gāo xìng:“我们自己的这些装备来之不易啊,你就这么随手送出去了?更过分的是,你自己也就一个警卫连,竟然送出去一个三百多人的加强连!”

    “妹子,我这也是没有bàn fǎ !”白书杰一看见赵金喜,心中就有些发虚。虽然赵金喜是一个女流之辈,但战略眼光却非同寻常,而且极有决断能力,所以白书杰总是害怕被赵金喜发现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

    但是,必要的解释还是必须的,所以白书杰开始讲道理:“妹子你想啊,我们和大青山之间相距太远了,暂时也无法牵制辽阳、奉天和本溪的小鬼子,是不是呢?杨书记要武器装备干什么?还不是要找小鬼子的麻烦啊!给敌人培养敌人,算不算是给自己培养同盟军呢?有了杨书记他们这支友军,张翔他们也轻松一些不是,所以我才这么决定的。没有和你商量,那是我的不对。”

    “哼,自从zhè gè 杨书记出现以后,我看你就得了魔怔!”赵金喜翻了翻白眼:“如果不是这边有一大摊子牵扯着,其实你老早就想跟杨书记跑了,我没有冤枉你吧?”

    “知我者妹子也!”在聪明人面前不能装逼,白书杰很干脆地承认了赵金喜的tuī duàn :“不错,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就跟着杨书记跑了!不过,现在幽燕支队已经发展到了zhè gè 地步,我就一定会全力以赴走下去。白书杰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爱好,妹子就尽管放心!”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