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巧云突然看见白书杰站在大门外也很吃惊,她刚要惊呼失声,就被白书杰给打断了.

    “您怎么啦了,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去接你呀。”黄巧云在白书杰面前从来都是占上风,她的致命武器,jiù shì 可以把白书杰缠得没有半点脾气,最后自己投降。

    “我是突然想到几件事情,所以临时过来和甘彤谈谈,没有必要惊动别人。”白书杰回头对张豹和周挺说道:“你们两个混球就在这里站岗,多向别人学习。”

    “哇,你们这两个家伙jiù shì 张豹和周挺啊,真是臭名远扬得很!”黄巧云立即扔下白书杰,来到两人身前斜着眼睛打量半天,这才说道:“哟,看你们满脸不fú qì 的样子,是不是还zhǔn bèi 在姑奶奶这一亩三分地上来两下子?”

    “行了行了,赶紧带我去找甘彤,你和他们较什么劲!”白书杰有点儿哭笑不得,这小丫头还是老样子。都已经是大姑娘了,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看见黄巧云陪着白书杰离开,张豹凑到哨兵身边低声问道:“喂,这位xiōng dì ,刚才的那位小丫头是谁呀,这么牛气!看她带着双枪,也就和我们一样是个警卫员的身份啊,怎么在支队长面前说话,都这么大大咧咧的?”

    “说出来吓死你!”哨兵目不斜视:“这jiù shì 我们副营长,支队长和副支队长的亲传弟子,黄巧云!就你们这两下子,在她面前趁早收起来。不然的话,有你们好看的!”

    “她jiù shì 黄巧云?”周挺在后面长吸一口凉气:“还好,还好,我刚才好歹没吱声。我的个乖乖,我们的老营长史连城提到这位姑奶奶,都没有半点脾气。据说她还是当年特种班的副班长、特种排的副排长,现在特种营的营长、副营长都是她教出来的。”

    哨兵挺胸叠肚,极其自豪地说道:“你们知道就好!我们黄营长的一手双枪绝活和一手梅花镖,除了支队长、副支队长和现在的赵司令,目前好像还没有找到对手。至于梅花桩,说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小心着点儿,这里还有另外一位小姑奶奶更是张狂,当心自找没趣!”

    “hē hē ,既然黄营长在这里,另外一个人你不说我们都知道了。”张豹心虚的左右看看,què dìng 没有外人,这才说道:“jiù shì 现在赤峰守备司令的妹子,萧腊梅是吧?听说是支队长和副支队长的心肝bǎo bèi ,的确属于惹不起就只能躲着的人物。”

    这几个家伙在这里聊天打屁,白书杰已经到了甘彤的办公室。

    原来,kǎo lǜ 到今后的局势可能发生变化,白书杰对于抗日支队未来的发展有些担心起来。今天来找甘彤,jiù shì 因为一件大事。

    “师妹,我记得“九一八事变”的时候,我们弄回来了很多奉天军械厂的工人师傅,你后来是怎么安置他们的,我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啊?”

    “等你想起来,黄花菜都凉了!”甘彤白了白书杰一眼:“你们上次通过盛治国,一共送过来317名老工人,还有盛治国派进军械厂学艺卧底的50名弟子。来到根据地以后,我就把北shān dòng 地底下的一层开辟出来,所有的生产线和发电机都安装在里面。”

    白书杰突然来到承德市政府,甘彤就知道形势应该已经很紧张了。否则的话,白书杰不会专门过来询问后勤方面的问题,所以就系统的讲解了一下整个三仙洞的格局。

    “因为我利用汤伟业的关系,囤积了大量的黄色火药,所以子弹生产线早就开工了。不然的话,三百多挺捷克式轻机枪怎么可能有子弹使用?手雷和手榴弹,去年就开始批量生产了。至于现在,他们正在生产迫击炮弹和仿制小鬼子九二式防空机枪的子弹。”

    白书杰听得额头直冒汗:“既然如此,仿制捷克式机枪没问题吧?”

    “没问题,材料也足够。前几次大战损坏的捷克式机枪,jiù shì 用我们自己制造的机枪替换的。汤玉麟在热河十几年,别的没有什么贡献,但是囤积了大量的钢材,甚至还有一条火炮生产线。”

    “幸亏你当初未雨绸缪,把汤玉麟的车队给截下来了。现在加上奉天军械厂的生产线,我们有一条75mm山炮生产线,一条105mm加农炮生产线。可惜现在找不到炮管用的钢管,暂时只能闲置。”

    “这两年,你一直在指挥作战,从来都没有空闲过,所以,三位老人家不准我和你说这些事情,jiù shì 害怕让你分心。”甘彤盯着白书杰:“一年多了吧,你看见过三位老人家吗,没有吧!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分工,每个人分管一摊子。”

    “你当年给我的几张图纸,现在都快要完工了!你送来的俘虏一个也没看见是不是,因为他们都在地底下强制劳动!林姑姑说了,从大局出发,这些俘虏就没有必要留着了,他们会永远陪伴三仙洞地下通道网!林姑姑还说了,这是有损阴德事情,不能让你承担。”

    “具体说来,林姑姑jiù shì 监管兵工厂,两位爷爷就负责地底下的扩建工程。就这栋办公楼,你根本不用出去,就可以回到霸王洞司令部!为什么黄巧云他们警卫营每隔几天就搞军事实弹演习啊,因为地底下要放炮。前一段时间小鬼子的特务拼命想搞清楚承德到底在干什么,jiù shì 为了这事儿来的。”

    “总之,三仙洞根据地表面上看见的东西,还不到四分之一。真正的兵工厂、野战医院、军械库、粮库,包括特种补充大队全部都在地底下。随着通往赤峰主干地道的开通,我们的其他补充大队也转到了地底下。”

    “林姑姑说了,你尽管放手去干,目前他们三位老人家已经给你zhǔn bèi 了三个补充大队,共计四万人。这些人都是因为甘肃地震、黄河、长江一带发大水逃难而来的人。经过四年多暗中接收,我们安置了九万灾民,这jiù shì 三仙洞北shān dòng 新村的来历。但是,另外五万多青壮年,却没有人看见。”

    “就目前来说,汤玉麟在热河储备的粮食足够十万人支撑两年。加上我们经过四年的不断采购,还有北shān dòng 新村每年缴纳的军粮,支撑个五六年是没有问题的。总体说来,三仙洞地面以上,不包括我们的部队,现在已经有二十五万多人。三仙洞根据地jiù shì 三个民兵大队负责安全,共计两万四千人。”

    白书杰拍了拍额头:“师妹,你和三位老人家都辛苦了!我前一段时间忙得晕头转向,基地的建设完全没有过问。你们这几年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真是没有想到。”

    甘彤摇摇头说道:“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是你在前面连战皆捷,然后又抢回来了那么多物资和俘虏,我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哦,对了,我们还弄了一个车辆改装厂,嘻嘻,jiù shì 把汤玉麟原来的所有运输公司全部接管了。”

    “然后通过杨桂华找到那个汤姆,又买了一百二十座双联高射炮,现在都安装在装甲汽车上面。这是最后的储备,所以没有和你说。可惜,汤玉麟留下来的钱,已经差不多用完了。剩下的,jiù shì 我作为储备留下来的三千根金条。”

    “钱不是问题,整个热河的财政shōu rù 都在你手中啊。正常情况下,整个热河的财政,应该可以支撑一支五万人的军队。”白书杰摇摇头说道:“万一不行了,老子再出去抢他小鬼子!”

    甘彤有些忧悒地说道:“现在三仙洞的防空洞都已经全部完成,二十五万老bǎi xìng 也经过三次演练,基本上不担心小鬼子的飞机轰炸。加上我们的根基都在地底下,三仙洞就算被小鬼子占领了,那也没用。我们一个反击,小鬼子进来多少就得留下多少。jiù shì 不知道这仗要打多久啊,所以心里没底。”

    “这样,你和三位老人家说说,所有的物资zhǔn bèi ,就按照十年战争来zhǔn bèi 。至于军队人数嘛,尽量控制在六万人以下,加上补充大队,控制在十万人左右。不可能永远都打仗的,终究会有得到和平的那一天!有了六万正规军,老子就可以和小鬼子的三个师团叫阵,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前来送死!”

    甘彤突然笑了起来:“好了,没有必要kǎo lǜ 那么远!达满日娃zhè gè 丫头很不错哦,昨天出去招兵,她把哥哥嘎达梅林的招牌亮出来,再加上她长得又漂亮,能歌善舞,一天就招到了七百多蒙古族的小伙子,而且都是自己骑着马来的。那些战马真的厉害,比我们的战马好多了!”

    “hā hā,那是自然的。蒙古族的小伙子,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成年的时候就会专门物色一匹宝马。”白书杰笑hē hē 的说道:“要说骑兵啊,满**立大队的战马那才是清一色的宝马。也只有候自得的第二大队能够和他们相提并论。这一天时间jiù shì 一个营啊,很好!你让达满日娃给我招到九个营,我就嘉奖她!”

    甘彤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么快的,我们招回来的新兵,都要经过安全处的逐个审查,然后才有资格进入地下基地接受训练。我还是那句话,兵贵精不在多,宁缺毋滥!三位老人家也是zhè gè 意思,绝对不能搞成东北军那样,叛变投敌的竟然占了一大半!剩下的那部分,还有一半是首鼠两端的墙头草。”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