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司令,没想到你和我们的毛主席所说的一模一样!”黄家驹有些崇拜的说道:“我是工人出身,对着这么深奥的理论还是一知半解.白司令,难道没有想过参加我们zhè gè 组织,为苦难的中国人民多做点儿事情吗?”

    “我当然知道,毛润之先生现在是中华苏维埃主席。”白书杰仍然不置可否:“你的zhè gè 问题,杨书记曾经也和我谈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陈绍禹和秦邦宪的那一套。什么时候没有什么左右之争,毛润之主席重回自己应该具有的位置,我不仅可以加入你们zhè gè 组织,而且可以把手里的军队全部彻底地交给组织!”

    “hā hā,好啊!”黄家驹兴奋地说道:“我huí qù 以后就会把白司令的想法上报给安全局,然后向苏维埃中央汇报!”

    看见白书杰和黄家驹已经谈明白自己的事情,黄显声这才有些担心的说道:“据我掌握的消息,南方政府正在和日本方面秘密沟通,只怕对热河不利。所以,我才会专程过来一趟,希望白老弟有所zhǔn bèi 才是。”

    “谢谢黄总长不远千里前来送信!”白书杰点点头说道:“类似的消息我也知道了,熊斌和冈村宁次已经完成了第一次密谈,现在双方都在等待上层的最后意见而已。如果我所料不错,南方政府应该不zhǔn bèi 要热河了,而且军队也可能出现大踏步的后撤。”

    黄显声点点头说道:“我的担忧正在于此!到时候,白老弟将何以自处?难道把热河让出去吗?”

    “我从来就没有通电服从南方政府,也没有必要接受南方政府的任何命令!”白书杰站起身来说道:“我们是民间武装,必将和小鬼子周旋到底,决不后退!”

    “我的估计果然没错,你白老弟肯定会如此决策!”黄显声点点说道:“但是,有我的前车之鉴,白老弟只怕还要kǎo lǜ 如何应付徐庭瑶第一军的第2师、第25师,还有刚刚赶到的第83师。杜聿明、黄杰、邱清泉都不是好惹的,白老弟还是要当心他们联合日本人同时下手。”

    白书杰杀气腾腾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如果第一军像对待黄总长的抗日联军那样duì fù 我,他们zhè gè 军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我才不管什么名将名帅。”

    送走了黄显声和黄家驹两人,白书杰再次陷入沉思之中。虽然口头说的很干脆,但是,徐庭瑶、杜聿明、邱清泉这些人都是未来的抗日先锋,有大功于民族。都是蒋某人私心作祟,导致这些后世名将蒙冤受屈。

    “他娘的,老子现在管那么多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俗话说,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骑着毛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吧!”

    白书杰抛开了这些烦人的事情,带着张豹和周挺返回霸王洞司令部。他需要kǎo lǜ 未来的战略方针,而不是被眼前的局势所左右。

    可惜事与愿违,他想清静清静,在目前这潭浑水里面,怎么可能办得到!

    还没等白书杰返回霸王洞,黄巧云已经带着一个警卫排飞驰而来。白书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紧急大事,因此赶紧返回来问道:“死丫头,这么着急忙慌的,干什么?”

    “当然是紧急大事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追过来!”黄巧云也没有下马就直接说道:“小姐让你赶紧返回承德,说是什么军政部长何应钦的特使来了,指名道姓要见你,态度极其嚣张跋扈,简直气死我了!如果不是小姐阻拦,姑奶奶当时就一枪敲碎了他的狗头!”

    黄巧云这一通告状,把个白书杰气得七窍生烟。

    对于南方政府来说,白书杰两世为人,第一想杀的jiù shì 汪精卫,排名第二的jiù shì 何应钦!

    汪精卫公开投敌叛国,举国皆曰:可杀!

    历史上的何应钦,的确没有公开投敌,也没有公开叛国。但是,他竟然联合中华民族的死敌小日本,共同duì fù 抗日同盟军!

    日军占领整个热河以后,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等响应民众呼吁在察哈尔成立了抗日同盟军,收复了部分失地。但何应钦却调动约15万兵力,配合日军对抗日同盟军施加压力,从内部进行分化瓦解,限令解散抗日同盟军。

    1933年8月5日,冯玉祥宣布下野,抗日同盟军解散。对于仍坚持抗战的吉鸿昌、方振武的部队,何应钦又令部队在日本飞机支援下进攻。吉、方寡不敌众,二人以失去自由为条件,换取全体官兵的安全和对伤病号的医治而息事。次年冬,何应钦组织军事法庭,对民族英雄吉鸿昌进行审判后杀害。

    “恨不抗**,留着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这jiù shì 吉鸿昌将军留给后人的遗言。

    真实的何应钦,其实和汪精卫穿一条裤子。他们一个对外,一个对内,都是彻头彻尾的卖国贼!

    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何梅协定》都是何应钦一手包办的,在汪精卫之前,第一个大汉奸卖国贼,jiù shì 何应钦!

    1936年西安事变发生之后,jiù shì 何应钦电请躲在日本的汪精卫回国主持大局,和小日本展开所谓的“全面合作”,实施所谓的“亚细亚新战略”。为此,他自认三军总司令,率兵扑向潼关一线,想置蒋某人于死地,从而乱中取利。

    如果何应钦的阴谋得逞,当时的中国必定一片混乱,小日本就可以不费一枪一弹而定中原!何应钦卖国之大,近代无出其右者!

    即便后来举国抗日,身为军事委员会参谋长的何应钦,每一次的战役计划刚刚制定出来,不到二十四小时,小日本就已经知道了。

    虽说不排除间谍的作用,但是,所有的计划书都在他的保险柜里,何应钦在这里面到底起了什么作用,谁能说清楚?因为战役计划书的泄密,多少国军将士枉死,多少国土沦丧!

    白书杰对于何应钦可谓深恶痛绝,必欲除之而后快!

    闲言表过,书归正传。

    听说是何应钦派来的使者,白书杰就已经开始生气。再听黄巧云添油加醋的一说,那就已经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了!

    白书杰返回承德市政大楼门前的时候,果然看见一个头戴礼帽,身穿貂皮大衣,里面是青色长衫的家伙站在那里,身后还有四名挂着花机关枪的卫兵(仿制mp18)。旁边停着一辆中吉普,这还真的很难得,白书杰一下子就眼睛发绿!

    看来甘彤办事还是有分寸,并没有把什么人都放进大楼。两名哨兵已经增加到六名,都换成了花机关枪。大楼门前的两个街垒里面,分别有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在值班,完全是一副zhǔn bèi 开战的架势。

    那家伙正在那里来回转圈,看样子已经有些急不可耐。

    白书杰并没有下马,就这么慢慢来到那个“礼帽”面前,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听说你想见我,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子还忙着怎么打小鬼子!”

    “你jiù shì 白书杰?简直狂妄无知!”“礼帽”仰头叫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军政部长的随身副官王近臣,奉命前来视察军务!”

    “王近臣,果然是一个近臣!”白书杰端坐马背安然不动:“视察军务?你有什么资格视察老子的军务?”

    王近臣厉声叫道:“我奉军政部命令,有权视察所有的中国部队,你白书杰也不例外!”

    白书杰冷笑道:“是吗?说来听听,我的部队是什么番号,编制多少人,每年调拨枪支弹药是多少,每个月下拨的军费是多少?”

    “zhè gè 我管不着,也不该我管。”王近臣挥舞着右臂狂叫:“我只负责军事视察,你说的这些归后勤部管!”

    “放屁!你都不知道老子的部队定编多少人,应该装备什么武器,你视察什么?”白书记闻言大怒,伸手划了一个圆圈,指着哨兵和黄巧云她们的警卫排说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的部队全在这儿!现在看见了吗?看见了就给老子滚蛋!”

    “白书杰,我警告你当心点儿!”王近臣干脆两只手臂都晃悠起来:“得罪军政部,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军政部,军政部算个球啊!”白书杰抬头看天:“老子比较感兴趣的,是矮矬子的关东军司令部!”

    王近臣从身上摸出一张纸来,对着白书杰晃了晃:“白书杰!军政部有命令,自即日起,所有的中国军队,一律不得对日军采取敌对行动,违令者杀无赦!”

    白书杰无所谓的问道:“行啊,老子问你,矮矬子对我采取敌对行动怎么办?”

    王近臣飞速的说道:“不准抵抗,撤回关内,等候下一步命令!”

    “撤进关内之后呢,热河怎么办?”白书杰的脸色就已经不好看了。

    王近臣不识进退:“这是国家大事,你没有必要操心!”

    “哦,原来这jiù shì 国家大事啊,老子今天才听说!古人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老子也给你下一条命令给何应钦带huí qù :自即日起,谁敢和矮矬子媾和,一律杀无赦!”白书杰仍然抬头看天:“告诉何应钦,老子说话算数。信不信老子明天就去宰了冈村宁次,然后嫁祸给他!”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