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司令不愧是女中豪杰,有你这么一说,俺老侯心里就觉着敞亮多了。他妈的,老子刚开始听到狗屁通电,气得两天没吃饭!老子们抗日还有罪了,简直jiù shì 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还是赵司令锦心绣口,比我们这些土包子厉害多了!”

    候自得发一通牢骚,又把赵金喜狠狠夸奖一通,结果等于啥也没说。不是他不想说,实在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有了人带头发言,场面顿时热闹起来。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发泄心中的愤怒,借此机会把南方政府臭骂一通。对于支队未来的发展方向,热河的前途和命运,所有的人都没有什么成熟的意见。

    毕竟他们不过在二十岁左右晃荡,都是毛头小伙子,或者大姑娘,社会阅历不够丰富。对于这种涉及到全局规划的战略方针,他们从来就没有kǎo lǜ 过。现在白书杰突然让他们拿出自己的意见,顿时就麻了爪子。

    其实,白书杰也没有指望这些人拿出什么高屋建瓴的绝妙主意,他不过是希望采用这种形式,能够jìn kuài 统一大家的思想,然后才能明白自己未来应该怎么做。至于大政方针,白书杰已经有一个腹案,jiù shì 要等一个恰如其分的机会说出来而已。

    等到大家把心中的闷气都发泄的差不多,白书杰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这才zhǔn bèi 阐述自己的意见,为大家今后的行动指明一个方向。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下面的话一出口,很可能jiù shì 石破天惊。也不知道这些平时神经大条的家伙们,能不能经受得住考验!

    “诸位,大家都是因为一个共同的信念,这才放弃了一切,然后义无返顾地加入幽燕抗日支队。”白书杰一直等大家都都平静下来看着自己,这才说道:“在座诸位当中,要么家破人亡成了孤儿,要么被逼得走投无路起了绺子。总之,我们原本jiù shì 被所谓的政府抛弃的,现在的一纸通电,不过把zhè gè 问题公开化了。”

    “刚才赵金喜说得很不错,我们本来jiù shì 自发的组织起来的,为的是给自己的父母、xiōng dì 、姐妹们报仇雪恨。诛除各类把头、剿灭土匪è bà 都是为了zhè gè 目标。”

    “下定决心打击小鬼子,是因为我们遭到的各种非人待遇,最后的根源都在小鬼子身上!打击小鬼子,jiù shì 为了对那些祸害斩草除根而已。”

    “以前我们没有属于自己的地盘,所以搞得很狼狈。现在有了地盘,因为我们夺取了热河,并且打退了小鬼子守住了它。”

    “为了守住热河,我们甚至牺牲了嘎达梅林这样的好xiōng dì ,出现了刘振山、杨大旺那样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和小鬼子战斗到底的英雄!”

    “我曾经也想过把热河送给小鬼子,然后避其锋芒撤退。但是,如果我们真的那样做了,对得起壮烈牺牲的嘎达梅林xiōng dì 吗?对得起刘振山、杨大旺那样倒下去的无数xiōng dì 吗?”

    啪的一声,岱森达日一巴掌拍在桌上,霍然站起身来大吼一声:“不行,绝对不行!小鬼子打死了我大哥,没这么便宜就算了。大哥把自己的血流在了热河的土地上,我们满蒙.独立大队哪怕全部死绝了,也绝不放弃热河,一定要和小鬼子血战到底,为大哥报仇!”

    “岱森达日xiōng dì 说的不错!”邓修言随即站起来说道:“我们卧虎村的全体村民都在这里,放弃热河,我们第三大队首先就不同意!”

    蓝采芹也厉声娇喝道:“放弃热河,别说我们不会答应,下面的xiōng dì 们也不会答应!支队长亲自授旗的‘钢铁英雄连’的全体xiōng dì ,更不会答应!”

    “如果我们把热河就这么送给小鬼子,我们的良心会一辈子不安!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所有的xiōng dì !”

    岱森达日、邓修言、蓝采芹,分别代表满蒙.独立大队、第三大队、第四大队表明了立场,顿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一时间群情激奋:放弃热河,绝对不能kǎo lǜ ,也没有人会同意离开!

    白书杰一看军心可用,当即站起身来一字一顿的说道:“热河是无数的xiōng dì 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这些侥幸活着的人,没有资格出卖这片属于我们自己的土地!”

    “不错,这片土地是属于我们的,在我们全部死绝之前,任何人也别想把它拿走!为此,我决定脱离南方政府的控制,正式宣布:热河自治,把热河真正变成我们的自己的地方!”

    崔三儿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那好啊,我们也当当土皇上,谁来就打谁!”

    “错了!”白书杰看见大伙儿都有些跃跃欲试,赶紧做进一步解释:“我们不是要当皇上,而是不再受到各方面的约束,从而把热河建设成为我们打鬼子的一个大基地!一旦政府决定全力抗日,我们就归属政府,不能再搞独立王国!”

    “我同意支队长的意见!”曹凤祥率先表态:“我原来也参加了北伐革命,但是后来各地军阀混战,搞得民不聊生,所以我才脱离军队。如果真要搞成独立王国,我首先反对!但是,作为抗日的qián jìn 基地,我举双手赞成!”

    “老曹说的对!”候自得也接着说道:“我参加过东北军,也入关参加过两次大战。各地军阀打仗,吃苦的都是老bǎi xìng !等我打完仗回来,我爷爷被土匪打死了,妹妹被土匪抢走了!如果我们还走这条路,那就会让xiōng dì 们寒心!”

    白书杰点点头说道:“实话告诉大家,据我掌握的情报,南方政府之所以宣布我们为叛军,jiù shì 因为他们已经把热河割让给小鬼子的傀儡政权,想要变成伪满洲国的热河省!”

    说到这里,白书杰来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面说道:“何应钦和冈村宁次秘密签订了一个《塘沽协定》,具体内容jiù shì :一、中国军队一律迅速撤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县、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塘沽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不得越过该线,又不作一切挑战扰乱之行为。

    二、日本军为证实第一项的实行情形,随时用飞机及其他方法进行监察,中国方面对此应加保护,并给予各种便利。

    三、日本军如证实中国军业已遵守第一项规定时,不再越过上述中国军的撤退线jì xù 进行追击,并自动回到大致长城一线。

    四、长城线以南,及第一项所示之线以北、以东地区内的治安维持,由中国方面警察机关担任之上述警察机关,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

    “大家现在应该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宣布我们为叛军了吧?因为第四条明确规定,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所以我们那是大大的叛军。我们不仅仅是刺激的问题,而且还要砍下小鬼子的nǎo dài !”

    曹凤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白书杰身边,指着地图说道:“支队长,从延庆到塘沽以南,那不是所有的军队都要后撤到距离长城各关口一百到一百八十公里,把长城交给小鬼子了吗?一但小鬼子jì xù 进兵,所有的军队都来不及fǎn yīng !一直到黄河北岸都是一马平川,整个华北不就全部丢掉了?”

    “老曹不愧是行伍出身,说得一针见血!”白书杰点点头说道:“这jiù shì 小鬼子的真实目的所在,也是南方政府卖国的铁证!蒋某人再三强调,抗日三天必亡国!xiōng dì 们,抗日就会亡国,你们相信吗?”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曹凤祥看着地图,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整个满洲、整个热河、整个察哈尔,这可是我国六分之一的地方啊,说不要就不要了!让全国的老bǎi xìng ,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呐!我们拼死拼活推翻了满清王朝,没想到现在比满清还要腐败,比满清还要无能!这都是为什么啊!”

    白书杰泄露《塘沽协定》的内容,首先就把曹凤祥给打败了。因为曹凤祥参加过北伐革命,并且还是一名副营长。

    后来因为军阀混战,违背了革命宗旨,曹凤祥这才离开军队闯关东!他知道北伐过程中,多少xiōng dì 流血牺牲了。没想到换了一个政府,短短十余年的功夫,一口气就把国家的整个北方和富饶的满洲送给了敌人!

    曹凤祥喃喃自语的一番述说,让其他的人长了一番见识。这里面除了曹凤祥年纪最大,经历的事情最多,自然说的头头是道。

    “我完全同意热河脱离zhè gè 卖国的政府!”曹凤祥摇摇头说道:“其实不是我们脱离,而是政府把我们给卖了!我们成立自治政府,jiù shì 为了不让小鬼子轻易得到热河!”

    在座的人,都是血战出来的。曹凤祥在地图上一比划,所有都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也就更加痛恨南方政府。最后没有任何异议,全票通过了白书杰提出的“热河自治”的tí yì !

    “诸位,热河自治说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就非常艰难。”白书杰说道:“小鬼子能甘心让我们在这里发展吗?不可能!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可能就更加剧烈,更加血腥,也就会有更多的人流血牺牲。希望大家一定要有zhè gè 心理zhǔn bèi !”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