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们的心态白书杰并不知道,但他却明白一个道理.那jiù shì 在战斗陷入僵持状态的时候,哪怕是在另外一个方向突然出现一个人,都有可能扭转战场的局面!正因为如此,他才让赵三豹带领11个战士赶紧出发。

    就因为这一个临时措施,赵三豹恰到好处的出现在最紧张、最危急的时刻,出现在最关键的地方,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鬼子知道大势已去!如果再给他们两三秒钟的时间,只要三秒钟!就有可能冲进机枪阵地,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是,这两三秒钟是不会给他们的了,赵三豹的三挺机枪已经抵近开火,让冲锋的小鬼子首尾难顾,终于彻底崩溃!十几个小鬼子放弃jì xù 冲锋,转身拥着小队长转身就往旁边的密林中逃窜。

    “不能让小鬼子跑掉,所有机枪全部开火,杀啊——”

    赵三豹调转枪口就朝小鬼子逃跑的方向追过去,手中的机枪不停地扫射。机枪阵地里面的战士们也冲了出来,数十挺轻机枪也冲着前面的密林疯狂扫射。

    这不是战士们疯了,而是必须的战术动作!

    他们的这一轮疯狂扫射,并没有想过要打死多少人,而是在给小鬼子送行!现在伸手不见五指,又在密林之中,谁敢真的追进去啊,那不是找死吗?

    但是,绝对不能让小鬼子在有效射程之内停留。否则的话,小鬼子躲在暗处打黑枪,那才是防不胜防!

    所有的轻机枪一连打出两个弹斗,近两千发子弹打出去,顿时把山梁下面四百米范围内的树木草丛扫荡一空,就连六百米开外的树枝也被打断不少!

    白书杰率领后续车队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6门步兵炮、6门山炮都已经分解之后,从主峰上用绳子吊下来了。战场也经过了简单的打扫,成箱的子弹已经堆放在一起,一些líng luàn 不堪的东西还不来不收拾。

    对于这些,白书杰并不关心,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在地上躺成一排的战士,这都是为了最后shèng lì ,毫不犹豫付出了自己生命的好xiōng dì !

    白书杰没有说话,萧腊梅、王心兰没有说话,他们蹲在地上,默默地给每有一位烈士整理好仪容。

    这一场规模不大的战斗,小分队牺牲了13人。除了三位勇士是因为距离太近,被自己的手雷弹片误伤,还保留了完整的面容。另外的四名战士,都是面部或者胸口中弹,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还有六名战士,是被小鬼子的迫击炮炸死,遗体已经不完整。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白书杰沉声说道:“就让这些xiōng dì 在这片战斗过的地方长眠,永远守护这片山,这片水!”

    凌晨三点,完成了烈士的安葬仪式之后,白书杰下达了紧急转移的命令。

    zhè gè 地方,距离安东(现在的丹东市)不到六十公里,距离刘家河就更近。虽然现在小鬼子可能还没有得到消息。但是逃走的小鬼子肯定能够在天亮之前赶到刘家河,到那时就很难说了。

    现在小鬼子的机枪小队和炮兵小队被歼灭,宪兵分遣队也被打散,原来的撤退路线已经不适用。白书杰立即命令调转车头返回凤城,从南面绕出去,争取在天亮之前渡过草河,进入凤城东北方向的深山之中。

    九挂大车一共18匹骡子,现在解下9匹驮运凤凰山的战利品,然后迅速离开了战场。

    好在现在zhè gè 时代人口本来就比较少,加上小鬼子到处害人,所以深更半夜更没有人在外面游荡。第二天凌晨六点钟,白书杰等人已经渡过草河,进入大山之中,距离凤城已经超过了二十公里。

    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尤其是魏冲他们这些人,连续三天没有休息,又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再也走不动了。

    白书杰自然知道现在的情况,因此下达了停止qián jìn ,就地休整的命令:“二娃,赶紧把干粮和水拿出来。大家就在这里吃点儿东西,休息好了再走。腊梅,你和心兰费点心照顾一下,我到四处看看情况。”

    萧腊梅警惕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干,jiù shì 想找个地方把这几门炮藏起来。”白书杰摇摇头说道:“再往前走,大车已经不能用了,必须在这里处理掉。现在只有18匹骡子,大炮肯定带不走了。藏在这里之后,等我们全面撤退的时候再带走。”

    白书杰并不担心小鬼子现在追上来,因为小鬼子得到报告,还需要到现场查看情况,然后才能决定朝什么地方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要完全搞清楚,只怕也没有这么容易。

    尤其是白书杰临时决定向东北转移,而且给自己找麻烦渡过草河,jiù shì 不想让小鬼子轻而易举做出准确判断。

    白书杰估计的没错,小鬼子宪兵分遣队的小队长在十几个士兵的保护下,冲出密林之后,并没有立即逃窜。他也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伏兵,所以不敢盲目行动。

    一直等到天色微明的时候,他们才回到凤城,发现驻地被一锅端了,两个顾问和维持会长全部被杀。小鬼子队长这一惊非同小可,来不及做任何处理,当即带着残兵败将,赶往北面三十多公里的刘家河。

    不过,等他们赶到刘家河,那已经到了中午时分。这里是高丽棒子第一联队的指挥部,联队长姜锡佑(山边锡佑)。对于突然发生这么严重的事件,他也不敢做主调动部队。

    不是姜锡佑(山边锡佑)不能调动部队,而是这件事情太严重了,他不敢擅自决定。如果自己的人插手进去没有解决问题,日本人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可是,在自己的辖区出现这种恶劣事件,姜锡佑(山边锡佑)觉得自己也难辞其咎。所以在第一时间就上报给师团长金应善少将。

    参谋长朴正熙少将(高木正雄)认为不能自己做主,应该请示第一军管区司令部。否则的话,日本人很可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在自己这些人身上,到时候还不知道如何下台。

    结果等到奉天第一军管区发来回电,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内容自然jiù shì 朝鲜族日军第一师团已经严重失职,第一联队正在开始整编,而且已经调到凤城一线之后,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出现了更加恶劣的事件。如果不能立即抓住凶手,全部都要追究责任。

    可惜时间lang费太多,等到姜锡佑带领一个大队赶到凤城,已经是下午七点。因为天色已晚,查看战场痕迹、收敛勇士遗体,都已经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没有bàn fǎ ,只能首先稳定凤城治安,明天上山查看战场。

    就这么一来二去,可就给白书杰争取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就在姜锡佑率队赶到凤城的时候,白书杰已经把大炮藏好,率队踏上了返回天华山的归程。

    因为绕了远路,原本一天一夜就可以赶到目的地,返回的时候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从天华山出发的时候,小分队是75人。这一场战斗下来,现在只有62人返回。所以这一路上大家都很少说话,气氛显得很阴霾。

    白书杰内心深处的伤痛更厉害,因为侦察营的战士都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那都是热河方面军的核心骨干力量。侦察营的战士一下子损失这么多,这还是第一次。

    侦察营的任何一名战士下放到作战部队,起码都能够当一个排长,13个人就可以支撑一个营的架子了!仅仅从这一点来讲,这些战士的牺牲,jiù shì 白书杰心中不能承受之痛。更何况这些战士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所什么都没有得到,就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回到天华山以后,白书杰让所有人赶紧休息,三天内没有任何安排。而他自己,则承担起了炊事员的职责,负责烧火做饭,外带出去打猎和侦察周边的情况。

    第三天下午,所有的战士都huī fù 了一大半的,这才开始检查这一次到底都带回来什么东西。

    体积最大的一堆,jiù shì 两百套小鬼子的冬装,从头到脚一件不少。按照白书杰的分析,应该是凤凰山上的两个鬼子小队都在这里了。

    其次jiù shì 金条,一共有十七箱900余根,绝大部分是从秦家大院搜出来的。赵三豹带人赶到秦家大院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没有反抗。毕竟家里的顶梁柱全部断了,家族自然衰败没落。

    另外在小鬼子的驻地得到了200多根金条,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搜刮来的。这次回来,就这玩意儿就专用了4匹骡子驮运。

    步兵炮和山炮一共12门已经留在半路上,战场缴获的三挺重机枪,15挺轻机枪也留在半路上。同时留下的,还有从小鬼子驻地运出来的三大车炮弹和子弹。

    战斗中缴获的步枪,已经全部就地砸毁。因为实在是没有bàn fǎ 搬运了,加上时间太仓促,根本来不及做周密的处理,只能拣贵重的东西带走。

    剩下的jiù shì 小鬼子的各种罐头,白书杰专门要求带回来的。毕竟暂时不能行动,春节以前已经不可能返回热河,就需要大量的储备,zhǔn bèi 在这里过冬。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