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书杰处理完一切,抬头向远处一看,小鬼子的大部队已经不到四百米!步兵?他可不在乎,把小鬼子的军大衣全部放到马背上捆好。还忙中偷闲,把没有散开的一箱子弹也搬到马背上捆好。

    zhè gè 时候,小鬼子的大部队已经到了三百米左右。

    哒哒哒!

    白书杰站在马背上,冲着敌人jiù shì 一梭子打过去。能不能打着敌人他不知道,能够恶心恶心小鬼子总不是坏事,反正刚才又弄到一箱子弹。

    慢条斯理的把弹斗装填好,小鬼子已经冲到了两百米附近,白书杰这才带着十几匹马一溜烟的向前奔去!

    不是白书杰闲得蛋疼无事生非,因为他刚才费尽心血设置了那么多陷阱,如果不能充分发挥作用,那太对不起自己了。所以,距离还无远八远就打出去一梭子,让小鬼子摸不着头脑,然后就会气急败坏。

    这人呢,只要热血上头,很可能出要出乱子!

    果不其然,白书杰刚刚跑出去不到五百米,隘口那边就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他设置的诡雷一颗不少,已经全部送给了小鬼子!

    至于能够炸死多少人,那就要看敌人的先头部队有多少人。起码一条,四十几具小鬼子的尸体,肯定已经是“体无完肤”了,甚至连收尸的任务都可以省略了!

    就这么一下子,白书杰发现小鬼子十多分钟都没有动静,zhè gè 结果已经超出了预计,他这才打马扬鞭疾驰而去。

    虽然灭掉了小鬼子的骑兵,又戏弄了小鬼子一番,除了出一口恶气,但真正的威胁并没有解除。

    白书杰和大部队会合以后,就把缴获的战马分给步兵班。结果好多新战士根本就不会骑马,还得现场教学,边走边教。

    虽然此前把小鬼子拉开了五里多路,但是这么一耽误工夫,小鬼子又接近到一千五百米以内。好在新兵勉强可以骑在马背上了,qián jìn 地速度终于快了一些。

    不过,有利就有弊。马匹虽然比人步行要快的多,但是规定时间内的饮水、吃草料却不能少。人可以忍耐得住,但是马匹毕竟有限制,不吃草料就不能跑。

    “全体下马休息十五分钟,驮马背上的东西也搬下来,赶紧喂马!”白书杰跳下马背,从褡裢里面抓出一把精料说道:“不要让马匹停下来,在附近慢慢走动,免得回汗受凉!”

    小鬼子接近六百米左右的时候,白书杰等人只好赶紧整理好马匹,然后jì xù 顺着山梁朝着北方奔去。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一条深沟横在面前,白书杰顿时一惊。赶紧掏出地图一看,没想到稀里糊涂竟然跑到了凤城西面的宝山镇东面的山梁上!如果jì xù 向北,那就回到了连山关!

    “大家停下来,不要jì xù 往前走了!”白书杰初步计算了一下,这一路疾驰已经跑出去一百二十里。小鬼子毕竟是两条腿,zhè gè 距离已经到了他们的极限。

    “跟我来,顺着山梁往南走,找地方宿营!”

    白书杰一马当先,因为只有他看过地图,也只有他心中有数。此前敌人突然出现,他就怀疑自己这些人已经暴露了。敌人到底是如何知道准确地点的,zhè gè 问题暂时还很难说清楚,除非返huí qù 把小鬼子大队长抓起来问一问,这都fèi huà !

    不过,白书杰他们在隘口伏击敌人的骑兵之后,他选择一个人留下来,除了给小鬼子制造麻烦,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jiù shì 想弄清楚自己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内奸!

    特遣分队总共只有这么几个人,第一个可以排除的自然jiù shì 白书杰自己。第二个可以排除的jiù shì 萧腊梅,如果她是间谍的话,整个热河方面军司令部至少已经被摧毁了几百次。王心兰也不可能,盛志国、杨二丫、秦月芳三个人一致推荐她,这就已经说明一切。

    赵三豹、王三驹、杨满屯这三个人绝对不可能,白书杰宁愿相信自己是奸细,也不愿相信这三个人。第一,这三人都来自古墓密营;第二,这三人都没有单独外出被俘过;第三,这三个人没有当奸细的主观因素。

    一个人要犯罪,总有目的性,这三个人看不出来目的是什么,所以不予kǎo lǜ 。

    刘翠花,对白书杰近乎死缠烂打。但是,从地牢被救出来应该也是偶然的。刘聚福的出身来历应该很清楚,因为他认识万福瑞和沈雪敏,似乎可以证实他没有问题。既然刘聚福没有问题,刘翠花应该没有问题才对。

    因为白书杰和沈雪敏之间的关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除非林黑儿把他出卖了,小鬼子才能实现密谋zhè gè 天方夜谭一样的方案,这简直不可思议!

    高二娃,半路上捡来的半大小子,平顶山遗孤都能够证明他的身份。而且他并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两个妹妹,已经和那些平顶山遗孤送到热河去了。

    一班和二班那些人的主体,都是魏冲在攻打摩天岭关帝庙的时候,临时起意救出来的,事先连白书杰都不知道会有战俘。所以,小鬼子不可能知道白书杰要攻打关帝庙,然后事先在战俘里面暗藏一个奸细。

    再说了,这些人进入特遣分队以后都是集体行动,要对特遣分队或者白书杰不利的话,白书杰已经死了几百次了。根本没有必要脱裤子放屁,让大部队来追击!

    白书杰最先想到的,jiù shì 那个朝奸柳薰岩。可是这家伙的双手一直被绑着,而且在杨满屯的马背上,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留下各种指示路标。而且积雪里面留下的手印,必须有一只手或者一只脚能够活动才行。所以,柳薰岩也没有可能。

    由此看来,所有人都没有当奸细的条件,那么,唯一的可能,jiù shì 步兵班出了问题!

    第一次解救出来的27个人,应该可能性不大。毕竟碰到郑俊哲那些人,纯粹是天意,没有丝毫人为的因素在里面!到朝鲜新屯救人,也是临时决定的,中间并没有经过什么周折。所以,第一批27人应该是可以信赖的。因此最大的可能,jiù shì 中途掺乎进来的7个人!

    灭掉了鬼子小队之后,呼啦啦一下子冲出来那么多人要参军,然后呼啦一下绝大部分又huí qù 了。zhè gè 现象回想起来,白书杰觉着里面有很多不合常理的因素。

    如果说小伙子们想参军,肯定就已经在内心盘算过,即便要退huí qù ,也需要一个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在那里磨蹭半天才对。没有一过来听了一通军规,就立马不参军跑huí qù 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除非那些人是经过别人鼓动出来,自己内心并没有想过要参军,甚至jiù shì 过来看热闹的。

    白书杰越想越觉得当时自己太轻率,所以拖在后面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了给“内奸”制造机会,他gù yì 在原地忙活半天,然后才匆匆lí qù 。有了这一个过程,白书杰就和大部队之间拉开了两公里的距离。

    返回的路上,白书杰留了一个心眼,对附近的所有环境都仔细观察起来。白书杰是干什么的?他前一世jiù shì 国境线上的特种侦察兵!说白了,jiù shì 专门干那种跨境捣鬼的队伍,对于各种联络标记自然十分清楚!

    还别说,一路上边走边看,还真的就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其中被白书杰定为有重大嫌疑的地方有六处:三棵山脊上的大树干、两块横在山脊上的大石头、还有一个拐弯处的石壁!

    大树干本身并没有问题,问题出现在树根部位。好像是有人跑路过程中很累的感觉,然后用手一只手撑着树干喘了一口气,结果不小心刮掉了一块树皮。这一块树皮前窄后宽,所指的方向刚好jiù shì 撤退的方向。

    如果只有一颗大树根部是zhè gè 样子,那不过jiù shì 一种偶然现象,过去也就过去了。问题是,白书杰后来又发现了两次,情形和前面的一模一样!就算白书杰不想怀疑,现在都不行了!

    最古怪的是,凡是撤退途中有大石头,上面的积雪就必然留下了一个手印!而且zhè gè 手印的五根指头,好像是gù yì 捏拢在一起,然后形成了一个古怪的痕迹。前面是并在一起的指尖,后面是掌心。指尖的方向,刚好jiù shì 撤退的方向!

    至于一个两条山梁交汇的拐弯处,既没有大树,也没有积雪的石头。这种环境下,的确很难留下痕迹。结果在旁边的山壁上,竟然还有人在跑路过程中吃饱了撑的,用刺刀画了一条痕迹!

    当然,这一路上的痕迹白书杰并没有抹去,因为敌人如果不跟上来,那就说明自己多疑。如果敌人跟上来,那就有更大的可能性。对,是可能性,并不能说就一定有内奸。

    猎人要想抓狐狸,你首先得发现狐狸的尾巴。没有发现狐狸的尾巴,或许前面是一头大恶狼也说不定。

    白书杰一口气跑出去二十多接近三十里,终于停了下来,就在山脊上遛马,等候大部队前来。

    “队长,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宿营吗?”高二娃看了看四周,yí huò 的问道:“zhè gè 地方不仅没有shān dòng ,甚至连大树都没有几根,晚上怎么办?”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