獾子沟,是一条山沟,西南走向.虽然沟不是很深,但却很长,而且上下游都是大拐弯一个接着一个。这一带沟壑纵横,怪石林立,地形十分复杂。上游十多里jiù shì 洋河镇,两者之间jiù shì 小孤梁子相隔。

    虽然这里距离各方向的敌人都很近,但敌人一般不敢进来。这是白书杰很早就在地图上看准的一个地方,距离现在的出发点不过二十多里地,应该一个小时就可以赶到。

    高二娃和刘翠花分别带领五个人出去侦察以后,萧腊梅又在原地七磨蹭八磨蹭,等到白书杰带领三班剩下的17个人赶到獾子沟东侧,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左右。就这么一二十里路,竟然用了接近三个小时,气得白书杰直翻白眼。

    让人马都休息一下,吃点儿东西,就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左右,刘翠花和高二娃先后返回。

    白书杰摆摆手:“你们辛苦了!有什么情况等会儿再说,现在赶紧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不,队长,情况很不妙!”刘翠花低声说道:“杨家堡有一个小鬼子的中队,南边到大架梁子,北边直接到大洋河,一字长蛇阵摆开,我们从zhè gè 地方很难穿插过去。而且敌人距离我们这里不到五十里,实在是太危险,你还是赶紧想bàn fǎ 才对。”

    “我操!”白书杰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粗口:“小鬼子来得这么快,赵三豹他们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回来以后一定要严肃处理!二娃,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报告队长,洋河镇只有维持会的几个狗腿子,并没有大批敌人。”高二娃手里抓着一块冻腊肉,边啃边说道:“不过,塔铃那边很糟糕,也有一个中队的小鬼子。我们抓了一个舌头审问了一番,原来zhè gè 中队的四个小队,分别部署在新甸、塔岭、仙人洞一线。看zhè gè 架势,从这里也很难穿过去。”

    “这么说来,我们正面六十公里的宽度,小鬼子就摆开了两个中队八个小队的鬼子。”白书杰接着火把的光亮在地图上比划了半天,这才问刘翠花:“翠花,根据你的侦察结果,我们今晚突袭大架梁子,成功的机会有多大?”

    “队长,不是我说丧气话,今晚突袭大架梁子成功的希望半点都没有!”刘翠花扳着手指头说道:“大架梁子北面十二公里左右jiù shì 杨家堡,西南十公里左右jiù shì 新甸和塔岭。最关键的是,大架梁子西面十公里的龙潭镇,还有一个中队的小鬼子做后盾。算起来啊,这样该是从营口和大凌河方向出来的敌人。”

    “他娘的,这不jiù shì 一个大队的小鬼子吗?”白书杰开始在原地转圈。所谓急得团团转,那jiù shì 他现在zhè gè 样子。

    “灭掉所有的火把,全体隐蔽起来!”白书杰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砰!砰!砰!突然从北面传来时断时续的枪声,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战士们吃惊,是因为担心一班和二班遇到了敌人。白书杰和萧腊梅地担心刚好相反:“这么这里还有第三路人马,究竟是谁?”

    刘翠花jiù shì 担心不已的一个人,因此挤到白书杰身边问道:“队长,难道赵三豹他们和敌人打起来了吗,我们是不是赶紧过去接应一下?”

    “听枪声不像!”白书杰摇摇头说道:“我们的武器装备都是机枪和手枪,刚才传过来的,都是三八式步枪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把自己的马匹看住了,崔明哲,看好所有的驮马,当心被枪声惊了可麻烦。”

    过了大概五分钟,枪声仍然时断时续,既没有lí qù ,也没有接近。难道双方形成了僵持不成?

    白书杰心头很有些yí huò ,枪声在北面响起,应该是獾子沟的下游,也jiù shì 杨家堡的东面。按照刘翠花的说法,那里有一个中队四个小队一字长蛇阵摆开,彻底割断了东西方的联系,北面jiù shì 大洋河。如果有人过来,那就只能从北面或者东面出现。

    南面不可能,因为特遣分队就在这里;东面其实也不可能,因为特遣分队刚刚从那边过来的;北面有可能吗?应该也不可能!因为特遣分队一大早刚刚在那边干了一票,现在沙里寨一线应该是草木皆兵才对。

    当然了,小鬼子并不知道东面的具体情况。就算是内奸把这边的消息透露出去,也不可能了解白书杰的全部部署。

    既然四个方向都不可能出现敌人,那么小鬼子在和谁打仗?

    难道是有人搞演习?或者有人打假仗?

    白书杰觉得很难理解:就算是小鬼子自导自演,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吓唬特遣分队,让老子退走?引诱特遣分队,让老子掉进陷阱里?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管你搞什么鬼,老子还是坚持自己的一定之规!”白书杰心中冷笑一声,然后低声叫了一声:“二娃过来!”

    高二娃弯着腰溜过来问道:“队长,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让我带人过去支援一下啊?”

    “我觉得高二娃说得对!”刘翠花接口说道:“既然在这里发生战斗,其中一方必然jiù shì 小鬼子。你经常说敌人的敌人jiù shì 朋友,现在朋友遭难,我们不好袖手旁观吧?”

    “此一时彼一时也!我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如果贸然出面bāng zhù 别人,那就可能把更多的敌人引到朋友身上。这不是救人,而是害了朋友啦!”

    白书杰摇摇头,否定了高二娃和刘翠花的意见:“所以,高二娃你带领两个手枪组,加强一挺机枪立即出发。趁着北面的小鬼子被别人拖住了,用最快的动作拿下洋河镇,为大家找点补给啥的。我带领其余的人随后就到!”

    高二娃起身lí qù ,途中似乎被萧腊梅拉住叮嘱了些什么。然后很快就带领十个人爬上东面的山梁,随后消失在漫漫黑夜之中。

    刘翠花低声嘀咕了一句:“我总觉得就这么离开,似乎不好。”

    “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看也很好啊!”萧腊梅突然过来说道:“我刚才想了好半天,才觉得队长的这一招很高明啊,好像jiù shì 古人说的围什么救什么来着吧,很有名气的!”

    “围魏救赵!让你平时静下心来好好念几本书,你jiù shì 不听!”白书杰低喝一声:“既然明白我的意思了,还不赶紧让崔明哲整顿队伍,立即出发打接应!”

    短促的战斗,强调的jiù shì 战斗爆发的突然性,以及战斗地点的不可预知性。

    洋河镇,既不是战略要点,也不是交通要道,任何人都不会放在眼里,小鬼子甚至都没有派兵驻守。但是白书杰却决定在这里动手,打响向西突围的第一枪。zhè gè 决定一出来,就让所有的人都满头雾水。

    满头雾水就对了!

    白书杰zhè gè 决定,本来jiù shì 他今天晚上整个动作里面的一个环节。大洋河的基本情况,赵三豹他们早就查清楚了。之所以让高二娃他们下去再去一次,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最好是内奸能够把自己的行动方向全部透露出去才好!

    不过,决定攻打洋河镇,白书杰是居于全局性的kǎo lǜ ,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

    首先jiù shì 表明自己的存在:我打故我在!

    不管敌人出于什么目的,到现在都没有对特遣队发起致命的打击,这里面肯定有阴谋。但白书杰现在弄不清楚是为什么,所以他要表明态度:老子就在这里,随时zhǔn bèi 从这里溜走!所以,你们最好都在这里守着!

    让敌人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这样才能给赵三豹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机会,等到小鬼子fǎn yīng 过来,就已经迟了!

    同时,白书杰知道龙王庙去年发生过玲小鬼子震惊的战斗,去年6月30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邓铁梅的第28路军所部,袭击龙王庙李寿山(安奉警备司令兼1旅旅长)部。7月1日凌晨7时发动进攻,李寿山随军逃往大孤山。

    据春节前魏冲的侦察结果,如今的龙王庙一线,是邵本良“伪独立军”的一个连驻守。当时魏冲急于隐蔽返回天华山,jiù shì 从这里悄悄迂回过去的。

    其次,上田勇男zhè gè 老狐狸这一次全军尽出,正吊在白书杰身后不远,老巢必定空虚!因此,一旦龙王庙失守,安东西面就已经没有大军。小鬼子第六大队的大队部就直接暴露在白书杰的枪口下!

    可以想见,被白书杰在软肋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上田勇男必定暴跳如雷,搞得不好就会拿眼前的敌人开刀。果真如此,现在zhè gè 地方三面都是海水,回旋的余地几乎没有,那简直没法脱身。

    所以,白书杰夺取大洋镇jiù shì 表明态度,我在这里啊,龙王庙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因为白书杰已经给内奸创造了机会,把自己准确的位置传递出去了,现在不过是进一步确认自己的具体位置,让各方面的小鬼子放心而已。

    第三,一旦敌人调整部署,无论是紧急回防安东,还是进军龙王庙一线,对自己的压力就必然减轻。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借机开溜,执行连环计策的第二步!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