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豹带着一班和三班赶到会合地点,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白书杰等人在龙门镇已经zhǔn bèi 好了饭菜,大家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所以七嘴八舌把战斗经过向白书杰汇报了一遍。

    听说赵三豹孤身炸桥的英雄壮举,白书杰狠狠地盯了赵三豹一眼,然后才换成一副笑脸,祝贺大家取得巨大的shèng lì ,给小鬼子以重大打击,圆满完成了调动敌人的任务。

    整个过程中,赵三豹都没有看见杨满屯,心中就有些yí huò 。吃完饭之后已经七点多钟,天色完全黑了,白书杰通知他和王三驹、高二娃开会。等他们赶到开会的地方,杨满屯、王心兰和萧腊梅已经到了。

    “三豹,你他娘的不要命了,一个人跑去炸敌人的大桥?”白书杰这才骂道:“现在还没有到最后关头,更不是鱼死网破的时候!记住,下不为例,这次不奖不罚!”

    “另外,你们把东安搞得一团糟,小鬼子肯定恼羞成怒,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们没时间停留,必须马上转移。你刚才没有看见满屯,因为他们正在清理需要带走的物资,目前已经全部zhǔn bèi 就绪。”

    “这次的东西比上次魏冲他们带走的还多,好在经过龙王庙、汤池镇和长安镇三处的突然袭击,我们终于把驮马和骡子凑齐了。目前已经有49匹驮马和骡子组成的辎重队,这jiù shì 我们回家的全部财产。”

    “据我的分析,上田勇男老鬼子一旦得到消息,肯定会不顾一切返回安东县城。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劲,这jiù shì 我们创造出来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沙里寨一线必定出现一瞬间的真空,所以,你现在下去整顿部队立即出发,今天晚上必须越过沙里寨!”

    “具体的行进序列是:你仍然带领一班为先头部队,专门负责打头阵开路,尽量不要惊动任何人,悄悄的过去,打枪的不要!高二娃带领三班组成辎重部队,在中路跟进。杨满屯带领二班殿后,随时zhǔn bèi 割掉尾巴。万一尾巴甩不掉,那就想bàn fǎ 把尾巴带到另外的方向。”

    “辽阳至鞍山一线,兵力最充足的jiù shì 朝鲜第一师团,碰到他们的可能性最大。我已经决定从三班抽出4个人,身上带有安东小鬼子宪兵队和第六大队签发的特别通行证,一班和二班分别带走两人。万一碰到朝鲜第一师团的小股部队,争取利用他们混过去。”

    “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jiù shì 隐蔽穿插到岫岩东北的庙沟一线,在深山密林中隐蔽待机。只要有一线机会,就立即向西插出去,只要越过鞍山和营口一线jiù shì shèng lì 。为了保证强大的突击火力,每个班都装备机枪10挺,两个人负责一挺机枪。”

    赵三豹肩负着为全军开辟通道的任务,这是突围成功与否的关键。因此,他的双眼顺着白书杰的手指不断移动,紧盯着地图上并不存在的路线图,然后深深印在脑海里面。

    临出发前,白书杰带着王心兰来到一班的出发地,找赵三豹和王三驹:“三豹,心兰还是带着电台跟随你行动,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要加强联系。我和腊梅仍然随着辎重部队行动,这样便于取舍。我们的行军梯次,间隔十公里。安全是第一要务,祝你们一切顺利!”

    站在一座小山头上看着一般消失在茫茫森林之中,白书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历经半年时间,现在终于要回家了!”

    萧腊梅突然来到小山上说道:“大哥,高二娃的三班一共24人和辎重32匹驮马,现在已经全部zhǔn bèi 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白书杰点点头,默默地随着萧腊梅来到山下,高二娃、崔明他们的队伍已经静静的站在那里。

    按照白书杰的要求,崔明哲挑选出11名性格沉稳的朝鲜族战士组成了一个特别班,外面穿着小鬼子的军大衣,里面穿着黑色紧身衣。除了四挺歪把子机枪之外,其余的全都斜挎着盒子炮。

    高二娃带领另外的11名朝鲜族战士组成真正的辎重班,zhè gè 班的战士,从里到外都穿着小鬼子的军装,而且清一色的三八式步枪。只要不开口,任何人一看,那都是纯粹的小鬼子。

    白书杰对崔明哲看了看:“崔明哲,你现在从内心深处,就要把自己当成小鬼子特别行动队的分队长。如果看见朝鲜伪军,也jiù shì 小鬼子组成的什么朝鲜第一师团的士兵,就要拿出一种盛气凌人地架势,知道不?”

    崔明哲大声说道:“是,我现在jiù shì 专门欺压老bǎi xìng ,到处无恶不作的特别行动队队长!如今给太君带路,到前线运送给养。谁敢耽误太君的军事行动,一律死啦死啦的!”

    白书杰点点头,又对高二娃说道:“高二娃,你现在都是小鬼子的曹长了,腰间的指挥刀要经常摸一下。如果崔明哲他们遇到了朝鲜第一师团,你们zhè gè 班的人一律给老子当哑巴!除了‘八嘎、死啦死啦的’,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特别行动队在前面带路,出发!”

    崔明哲和其他11名队员飞身上马,按照预定路线冲入黑暗之中。

    白书杰这才把两支驳壳枪插在腰带后面,又挂上一支王八盒子和一把小鬼子中队长的指挥刀。其实,这把指挥刀根本就不是中队长用的,而是被刘志武失手打死的,小鬼子独立守备第四大队大队长板津直纯的指挥刀!

    哐啷一声把指挥刀拔出来向前一挥,白书杰怪叫一声:“快快的出发,沙里寨的干活!”

    高二娃和战士们一声哄笑,催动驮马群钻进了深山之中。

    萧腊梅尽量压低了帽檐,把自己绝美的容颜遮挡一部分,就跟在白书杰身边当一个小鬼子兵。好在小鬼子身材矮小,萧腊梅的身高不是问题。

    这支部队一共26人,算起来jiù shì 26匹战马和49匹驮马,相当于一个骑兵排的阵势,摆成两路纵队齐头并进。

    沙里寨一带最近不太平。首先是维持会的治安队员全部被宰了,然后又是大太君带领数百人在这里住了两天。yī zhèn 鸡飞狗跳之后,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天还没黑,那就已经家家关门闭户。

    正因为如此,白书杰他们很顺利的就穿过了沙里寨一线,凌晨五点钟抵达沙里寨西北二十公里的尖山顶子隐蔽起来。六点半,杨满屯的二班赶到了尖山顶子和白书杰他们会合。

    经过电台联系,赵三豹他们已经渡过前面的大沟,在前方十五公里的黄沟隐蔽。目前正派出尖兵,侦察岫岩一带的敌情,为晚上的穿插行动做zhǔn bèi 。现在敌情严重,在敌人的心脏地带就必须连轴转,不可能有真正休整的机会。

    下午四点传来赵三豹的敌情通报,岫岩出现小鬼子的一个小队。可能是时间已经不早了,这帮小鬼子并没有jì xù qián jìn ,而是停了下来zhǔn bèi 宿营。不过他们并没有住在镇子里,而是在镇子东面三公里露天扎营。看起来敌人已经是如临大敌,处于gāo dù 戒备状态。

    白书杰当即调整行军路线,然后指令赵三豹详细侦察岫岩北面丘陵地区,控制宽度十五公里到二十公里一线。今天晚上绕开鬼子小队,从北面插过去,抵达营口以北地区。

    当天晚上,特遣小分队一夜急行军160里,从岫岩北面十五公里的南沟插向西北,绕过了鬼子小队,抵达海城县东南五十公里的梨树沟一线。三个班都在这里汇合,迎接最后的突围时刻。

    “三豹,辽阳、鞍山和营口一线,从来都是小鬼子重兵把守的咽喉要道。所以,前面才是第一道真正的封锁线。你们班全部撒出去,全面侦察鞍山、海城、营口一线的具体情况。一定要给战士们讲清楚,外出侦察安全第一的原则。我的意思你懂的。”

    “你们作为尖兵,完成侦察任务以后不用返回来,直接分头穿插出去,然后再鞍山西面五十多公里的黄沙坨一线找到隐蔽地点。然后把具体情况用电报传过来,我们这里再根据shí jì 情况采取后续行动。”

    白书杰话中的真实含义,赵三豹zhè gè 老侦察兵怎么可能不知道!在目前这种危机状态下,最糟糕的事情,并不是前面挡路的敌人,而是自己的人被俘!

    作为战场纪律,战略部队火线穿插的时候,一旦发现有人被俘,后面的人就要毫不犹豫的开枪,绝对不能让敌人得到活口!

    不要相信在敌人的酷刑之下坚贞不屈的宣传!所谓没有叛变,jiù shì 你没有主动说出心中的秘密。你也千万不要相信自己有多么坚强,能够做到不泄密!

    如果敌人真的想得到你嘴巴里的东西,bàn fǎ 多的是!可以这么说,zhè gè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完全抗住严刑逼供!判断你叛变不叛变的标准,不过是看你是主动投降,还是被动泄密而已!

    其实,只要你被抓住,就已经泄密了!敌人突然在火线上抓住你,就算是一个傻瓜,也知道这一带很可能要出大问题。如果你活着,敌人就要想bàn fǎ 从你嘴巴里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测。如果你死了,敌人就只能疑神疑鬼,举棋不定。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