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腊梅一直举着望远镜观察轰炸效果,看到时间不长,相距一千五百米的两座碉楼先后被炸飞了,这才笑着说道:“大哥,你看看自己带出来的都是啥兵啊,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公然违抗军令!让他们攻击西北角的碉楼,现在连西南角的碉楼也给炸飞了!”

    白书杰hē hē 一笑:“那有啥bàn fǎ 呢,你想让侦察营的这帮瘪犊子严格执行军令,趁早拉倒吧!侦察营里面就没有一个省油的灯!按照魏冲的说法,只要是灯,那就没有省油的!这也只能说小鬼子的三线部队的确太差了,都这么半天了还没有展开反击。”

    可惜事态的发展,往往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白书杰的话说得太早了!

    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地,正南方突然出现一排车灯,锦县里面的小鬼子出来了,而且还是坐汽车出来的!

    原来,开拓团守备队有规定,他们的任务jiù shì 守住大门,防止敌人冲进去,并不是他们不敢冲出来。至于追击外面的敌人,那jiù shì 野战部队的责任。所以,白书杰没有等到近在咫尺的开拓团守备队,也就没有捏到软柿子。结果把小鬼子的正规部队给等来了,搞得不好就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撤退!”白书杰一看大势不好,赶紧站到马背上大声呼叫:“赶紧撤退,小鬼子的正规军出来了,全都是做汽车,速度很快!”

    杨满屯自然也看见了冲出城的小鬼子汽车,所以一边往回跑,一边在马背上叫道:“队长,这里的路面坑坑洼洼,小鬼子的汽车还没有我的马跑得快,干脆打他一个伏击再走不迟!”

    “要打也不是在这里,赶紧跟我走!”

    白书杰扔下一句话,招呼一声萧腊梅,拨转马头就跑,对于杨满屯的建议根本不予kǎo lǜ 。

    开玩笑,这是什么地方?距离小鬼子县城里的兵营不到十公里,就这二十来人,在敌人鼻子底下打伏击?如果盘锦的小鬼子夹击过来,你们不想活了,老子还没活够啊!

    总司令白书杰和警卫营长萧腊梅带头逃跑,呃,应该是带头撤退,杨满屯的二班只好催动马匹埋头狂奔。不大工夫,二十个人就已经越过羊圈子镇,然后折转向西到了三台子一线这才停下来。

    “全部下马,让战马休息一下!”白书杰跳下马背,举着望远镜说道:“如果小鬼子想找死,不放弃追赶的话,就利用这里的丘陵地形给他一家伙!腊梅,你找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专门盯着东北方向的大虎山一线。如果那个方向也有小鬼子出来,我们啥也别干了,赶紧跑路是正经!”

    这一等jiù shì 一个多小时,白书杰发现小鬼子的车队在开拓团附近停了下来。看来小鬼子非常谨慎,还知道去看看被袭击的地方然后再做决定。

    借着昏暗的月色,白书杰抬腕看了看时间,目前已经是凌晨一点四十左右,小鬼子的车队还在大河村开拓团那里没动。

    如果想甩掉敌人,现在jiù shì 最好的机会。可是,先头部队到现在还没有发来电报,赵三豹他们保护的辎重队到了何处也不知道。所以,白书杰只能再坚持一下,给赵三豹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让大部队穿插出去。

    就在白书杰心中为赵三豹他们焦急的时候,大河村开拓团附近的小鬼子车队终于快速追了过来。

    一辆、两辆、三辆、四辆

    白书杰的望远镜里面,一共出现六组车灯。毫无yí wèn ,小鬼子来了六辆卡车。按照一辆卡车装载一个班,现在jiù shì 六个班,一个加强小队的小鬼子!按照一线战斗部队的编制,小鬼子的人数超过了90人!

    “满屯,小鬼子大概十分钟之后就可以赶到。命令掷弹筒伏击一下,别让小鬼子旁若无人追得太紧,然后马上撤退。”白书杰一直没有放下望远镜:“为了不让小鬼子贴着我们的屁股,一路追到阜新一线给三豹他们造成困难,接下来我们向东北插出去。走曹家屯,然后向北到赵家营子再说。”

    三具掷弹筒严阵以待,这一次,每一具掷弹筒都只能打出去一发榴弹,无论效果如何,都必须立即撤退。如果被小鬼子的机枪距离太近,对自己的战马威胁实在是太大。而没有了战马,要想从鬼子窝里逃出去,希望实在是渺茫了。

    通!通!通!

    三发榴弹飞出去的一瞬间,白书杰飞身上马大喝一声:“东北方向曹家屯一线,极速qián jìn !”

    战马窜出去的同时,身后传来了三声爆炸。白书杰百忙之中回头一看,中间的一辆卡车已经起火。还好,三中一,没有放空炮!

    有收获就好,小鬼子肯定不敢逼的太紧,自己还有机动的余地。白书杰一催万里乌云骓,然后一马当先奔向东北方向二十公里外的曹家屯。

    话说小鬼子出动四路大军,对安东以北地区进行拉网式围剿,结果一天之后没有丝毫收获。小鬼子经过不断抓老bǎi xìng 审问,终于得知一天前有一支小部队向西走了。

    zhè gè 消息很快就到了奉天城第一军管区司令部,还没有等他们分析出什么结果,关东军司令部的特派员到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关东军司令部参谋课课长,板垣征四郎!

    钦差大臣一到,自然就得到了前线的消息。板垣征四郎略一皱眉,很快露出了阴狠的笑容。随即命令各师团司令长官赶到奉天,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就在会议开始之前,鞍山一线朝鲜师团第二联队的急电到了。第二天半夜时分,锦县的加急电报也到了。

    “诸君,匪首白书杰自从窃据热河以后,为了争取稳定内部的时间,竟然派出一支精干分队深入到南满腹地制造事端。四处游击半年之久,给帝国的战略后方造成了巨大灾难。”

    板垣征四郎扬了扬手中的三份电报,这才接着说道:“如今,这支小分队应该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战略目标,现在利用我军换防的漏洞,越过了铁岭至营口一线西窜。如果让这支小分队返回热河,那jiù shì 帝国军人的耻辱!”

    “根据大本营和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现在我宣布立即调整作战方向。具体命令如下:锦县守备队立即抽出不少于一个小队进行追击,不求歼敌,但求死死地咬住他们!锦州守备队出动不少于一个中队,立即进抵大凌河一线向西展开,然后向阜新一字平推。”

    “北票第三十三旅团,抽出一个加强中队即刻东进,限两日内抵达稍户营子一线,卡断团山沟通道,防止敌人西窜。铁路独立守备第二大队,抽调一个中队立即西进,占领黑山一线。”

    “诸君,就在四个小时前,这支小分队又袭击了锦县大河村开拓团。此寮如此猖獗,丝毫没有把我们帝国军人放在眼中。如果不能一举歼灭,我们愧对天皇的栽培和倚重!成败在此一举,拜托大家了!”

    或许是白书杰低估了小鬼子的应变能力,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掩护赵三豹他们大部队撤退。总之,他带着杨满屯的二班按照预定计划撤退到曹家屯,结果小鬼子的卡车仍然阴魂不散,不紧不慢的吊在后面。

    打吗?距离超过五百米,够不着!不打吗?小鬼子就像自己的影子,你走他也走,你停他也停。这不像打仗,反倒像送客的意思!不仅是一般的送客,还有些小媳妇儿送郎君的意思,完全是一种依依不舍的mó yàng !

    这事儿难道不反常吗?白书杰又不是傻子,自然发现事情越来越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

    白书杰找到萧腊梅说道:“腊梅,现在敌人并不压迫我们,也不进攻我们,情况可能非常糟糕了。赶紧和心兰联系,问问他们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现在敌情瞬息万变,难道他们遭遇不测了?”

    五分钟以后,萧腊梅说出一个让白书杰沮丧的消息:“对方没有开机,联系不上!”

    所有这一切迹象都表明,目前的情况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时候。虽然白书杰并不知道小鬼子做出了什么样的调整,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此地不可久留!

    白书杰本想得到赵三豹他们的确切消息,然后带队前去会合。现在的情况出现yì ;,那就只能采取第二套方案,白书杰他们jì xù 完成对敌人的牵制任务:“既然联系不上,那就说明他们很可能遇到了麻烦。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向赵家营子qián jìn ,争取把身后的敌人拖得远一点儿!”

    jì xù 奔出去将近三十里,东方已经开始发白,新的一天来到了。

    可惜,事态的严重性,已经超出了白书杰的预料!白书杰他们赶到赵家营子,已经是早上五点左右。为了搞清楚附近的状况,杨满屯带领一个小组前出侦察。不到一个小时,杨满屯就非常匆忙的返回临时驻地。

    “队长,情况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杨满屯飞身下马,找到白书杰就赶紧说道:“我们并没有出去多远,就已经在大虎山至黑山一线发现了大批鬼子,目前正在构筑阵地。看样子,敌人已经知道我们到了这里!”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