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腊梅的突然出现,让白书杰有些fǎn yīng 不过来:“黄巧云出来了,你又跑出来,方面军司令部和警备司令部怎么办的,啊?”

    “大哥啊,你搞什么啊?”萧腊梅就像看怪物似的绕着白书杰转了一圈:“黄巧云昨天就连夜返回承德了呀?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过来的?不光我来了,心兰也来了,还带过来两个连.”

    zhè gè 时候,赵金喜刚好进来,因此接口说道:“你要出远门,根据内部安全局的规定是需要报批的。腊梅和心兰上一次跟随你出去biǎo xiàn 很好,所以秦月芳决定还是她们两个跟你出去。携带九二步兵炮两门,九二式双联防空重机枪两挺,迫击炮六门。两个加强连一共585人,一般的场面应该可以应付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金喜拿着一套军装进来说道:“大哥,入关了,军装要换一下。热河方面军的不hé shì ,所以我把幽燕抗日支队的军装让腊梅给你带过来了。”

    “hā hā哈,还是妹子想得周到!”白书杰接受了赵金喜的服务,享受了一把“衣来伸手”的崇高待遇,这才说道:“想我白书杰出名的时候,jiù shì zhè gè 幽燕抗日支队啊。”

    吃过早餐以后,白书杰在赵金喜的陪同下来到临时司令部外面,五百多人的特勤支队已经整装待发。

    看见白书杰走出司令部,队伍中冲出一匹战马来到前面大声叫道:“报告支队长,奉方面军司令部命令,警卫营特勤分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白书杰有些诧异:“钟桂堂,你不是在第一师的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zhè gè 钟桂堂,还是大青山第一次扩编的时候,七个排长之一,正是机枪连的三排长。因为性格沉稳,张翔总是让他保护自己的自己的指挥部。所以,zhè gè 钟桂堂虽然资格很老,却一直jiù shì 张翔的警卫连长!副连长jiù shì 刚刚被土匪打死的耿凤彪!

    听见白书杰问话,钟桂堂声音低沉下来:“报告支队长,张师长听说耿凤彪xiōng dì 战死,整整一宿没睡觉,独自一个人坐在山坡上抽旱烟一直到天亮。因为谭明良最熟悉避暑山庄的防御部署脱不开身,听说支队长身边缺乏一个冲锋陷阵的卫兵,所以就让我过来了!”

    听了钟桂堂的一番说辞,白书杰心里很不好受。把耿凤彪派过来,体现了老大哥对自己的关爱。现在耿凤彪牺牲了,老大哥又把自己最心爱的警卫连长派过来了,这份情谊就算是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耿凤彪地牺牲,张翔心里的痛苦可想而知。这些xiōng dì 都是最早在一起打拼的,别人都是后来居上,史连城他们都已经是副师长了,耿凤彪却牺牲在副连长的位置上!

    想到这里,白书杰已经有些明白张翔的意思了,因此对整个特勤分队说道:“我们的任务很特殊,所以这只小部队的编组也就相应特殊一些。我现在任命钟桂堂为特勤分队正营级分队长,两个连长担任副分队长。原来的副连长接替连长职务,其他职务暂时不变。现在,分队长把整个分队的情况向我报告一下。”

    钟桂堂没想到刚一过来就连升两级,从连长直接就到了营长。虽说白书杰的部队从来不搞论资排辈的那一套,但是没有一个士兵不想当将军!如果不是黄巧云和萧腊梅这两根标杆杵着,只怕很多人都开始闹别扭了!

    为啥呢,和黄巧云一起的副班长史连城、崔三儿、陈杰,现在都是副师长。只有黄巧云和萧腊梅还是一个小小的营长。所以,只要有人闹别扭,人家就会说:“看看黄巧云吧,你还能说个啥?”

    所以,整个热河方面军里面,最热门的职务,jiù shì 个部队的营长!因为好多副师长,jiù shì 直接从营长的位置拔上去的!

    当然,这和白书杰的家长式管理模式分不开。

    这支部队不属于任何党派,白书杰不想争夺天下,也没有弄一个党派的的意思。因为在他心里,这支部队的绝大部分人最后都姓“共”!只不过中央红军现在内外交困,左倾主义正是嚣张的时候,所以白书杰不敢造次。

    正因为如此,白书杰提拔将领第一个条件jiù shì 绝对的忠诚;第二个条件jiù shì 无论什么情况下,打小鬼子是第一位的;第三才是个人的指挥能力和shí jì 战功。

    公平吗?不公平!

    无论什么国家,无论什么朝代,无论何时何地,公平总是相对的,不公平才是绝对的!与此相呼应,自由总是相对的,不自由才是绝对的!

    钟桂堂和两个刚刚升上来的副分队长一碰头,就已经基本掌握了大致情况,因此很快就向白书杰报告:“报告支队长:两个连都是四个作战排,合计560人,一个炊事班20人,再加上分队三人,连长两人,一共是585人。”

    “每个连下辖一个炮兵排,装备九二式步兵炮一门,迫击炮三门。两个机枪排分别装备一挺双联防空重机枪,12挺捷克式轻机枪,合计24挺。一个侦察排,装备8挺捷克式轻机枪。炊事班两挺捷克式轻机枪,其他辅助人员都是二十响的驳壳枪。所有武器,一律携带两个基数的弹药。汇报完毕。”

    白书杰点点头:“现在是上午九点半,目标宽城。限令今晚十一点半到达,明天凌晨第四点钟拿下小鬼子把守的喜峰口长城,然后直插唐山!第一连出发,第二连随后跟进。”

    赵金喜一直送出去三十多里,在白书杰的再三催促声中,这才依依不舍得挥手告别。

    一直到了路上,白书杰才把几个军官的名字对上号。这不能怪白书杰,当初组建警卫营的时候,这些人都是萧腊梅跑到各师抓来的。此后不久,白书杰就带领特遣分队出去了。回来之后马不停蹄就开始zhǔn bèi 敲竹杠,根本就没有时间接触自己的警卫营。

    分队长:钟桂堂,副分队长:常碧宽、赵青林;一连长:谢崇光,二连长:朱大贵。

    这些人都是经过了两次阜新保卫战和夺取赤峰的战斗,然后在三个野战师冒出来的战斗英雄。这些人最差的都是连长,结果被萧腊梅抓过来以后,全部降级使用。现在不过是官复原职而已,所以一个个都非常淡定!

    这一路上虽然翻山越岭,但小分队并没有吃多大苦头。因为都是经过蓝采芹所部第三师第十二团的防区,先后经过了望海庙要塞、安子岭要塞、康峪要塞。午饭jiù shì 在望海庙要塞吃的,这里驻扎的jiù shì 第十二团三营,副团长巫天杰就在这里坐镇。

    晚上十点钟抵达宽城,团长陶成周也是少年特种班出身,那是白书杰嫡系中的嫡系。他早就接到了巫天杰的电报,自然就恭候多时了。

    一边吃饭,白书杰一边问道:“成周,西南方向的喜峰口情况如何?”

    陶成周点点头说道:“报告支队长:zhè gè 正面之敌我们一直在关注。因为当初发起全线反击的时候,我亲自带队拿下了青山关,jiù shì 为了占据东面制高点,和西面的潘家口对峙,从而切断它和南边喜峰口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我安排二营守住了北杖子要塞,卡住了滦河上游,挡住了小鬼子顺着滦河进攻承德的北上通道。”

    “潘家口和喜峰口其实jiù shì 一个要塞,控制南北十多里的长城。上面有小鬼子的一个小队把守,要想拿下喜峰口,就必须拿下上游的潘家口。比较麻烦的是,喜峰口和潘家口要塞的长城上有四个敌楼,都有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和四挺歪把子轻机枪。”

    “今年初的全线反击作战,我拿下青山关以后,就想顺便拿下喜峰口。结果强攻了两次都没有成功,还损失了四十多个xiōng dì 。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果强攻的话,难度比较大。当然,如果用刚刚送过来的大炮直接轰过去的话,那倒很简单。”

    说实话,即便是两世为人的白书杰,他从来就没有亲眼看见过,名震天下的喜峰口长城到底是个啥mó yàng 。不过,三年前的赵登禹旅长和二十九军用劣质武器,在这里干掉了狂妄不可一世的小鬼子三千多人(当时为了鼓舞国人,对外号称歼灭6000人),可见zhè gè 地方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易守难攻”!

    “不行,一旦我们使用大炮轰击长城,敌我双方必定又要展开一场全局性的血战。我们刚刚得到一批重武器,还没有形成战斗力。再说了,永备工事都还没有完善,现在不是和小鬼子全面开战的时候。所以,强攻肯定不行。”

    白书杰否定了强攻的方案,然后拿出地图苦思冥想,却一筹莫展。

    要说喜峰口这道关隘,今后的华夏子孙永远也看不见了!因为一座“潘家口水库”给淹没了,现在变成了“水下长城”!建水库前,这里鱼虾跳跃,两岸稻花飘香,林木蓊郁,风景秀丽,堪称塞北的“小江南”。

    陶成周所说的长城上四座敌楼,其实jiù shì “喜峰口要塞”、“太平寨要塞”、“潘家口长城”(滦河东西两侧的山头上各有一座敌楼,切断了承德和唐山之间的联系)!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