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津美治郎虽然老奸巨猾,诡计多端,张开了一张大网zhǔn bèi 一击建功。但是白书杰这支部队却处于不断的移动过程中,加上并没有搞清楚白书杰到底想到什么地方去,所以不能预先设伏,只能随机应变。

    为了随时掌握战场情况,zhè gè 老狐狸现在就坐镇玉田县城!城南的炮兵阵地发生爆炸,梅津美治郎自然知道没能够把敌人包围住,反而让敌人钻了一个空子敲掉了一个炮兵中队。随后玉田县城东面传来剧烈的战火枪声,老鬼子终于判明,“复仇队”想huí qù !

    对于这支“复仇队”的来历和构成,其实敌我双方都心知肚明。不过双方都没有zhǔn bèi 好,也不能撕破脸皮大干一场。但是“复仇队”来无影去无踪,第一军管区出动数千近万人也没有抓住一根汗毛。

    关东军司令部得到“喜峰口要塞丢失”的消息,参谋部立即进行两天的磋商之后认为:热河方面发动全面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们还在和株式会社做交易,应该不会在zhè gè 节骨眼上大动干戈。至于热河方面到底想干什么,责成“支那驻屯军”立即查明上报。

    梅津美治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驻屯军司令部已经再三jiāo dài 下面,没事儿不要招惹热河的支那军队;有事儿也要立即上报,不能擅自出击。现在热河军队突然把喜峰口要塞夺走,想干什么呢?如果说切断关内外的联系,那也不对呀。因为锦西和绥中都已经在他们手中了,关内外的联系早就被切断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热河方面已经出招了,天津驻屯军司令部就必须接招。毕竟这一招就在天津驻屯军的后背使出来的,总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吧?

    “该死的复仇队!”梅津美治郎心中暗骂不已,但也只能见招拆招。

    zhè gè “复仇队”不仅是关东军的噩梦,而且在军部都已经标名挂号。尤其是这一次竟然把所有的一级军工企业全部敲诈一遍,不仅陆军师团没有按时完成整编,海军的武器更新更是受到直接冲击。不然的话,早就开进渤海湾了。

    正因为如此,“复仇队”就属于任何作战部队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剪除的目标。现在敌人就在城东十五公里一线,zhè gè 机会千载难逢!所以,梅津美治郎立即决定出动手中最后的预备队,吉田大队全体乘坐汽车出击,务必全歼“复仇队”!

    对于梅津美治郎的具体行踪,可惜白书杰并不知道。否则的话,就算是把这支部队打光了,白书杰也要拿下玉田县城,砍掉梅津美治郎的狗头!

    除了刚开始是小鬼子以逸待劳,战斗进行到现在,就已经变成了乱战。现在是凌晨两点多钟,原本敌我双方如果不开枪的话,谁也看不见谁。可现在小鬼子为了赶时间,乘坐汽车而来,就给白书杰等人提供了明确的目标。

    常碧宽现在什么都不管,借着小鬼子的汽车灯光,把前面的马路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标定,给步兵炮和迫击炮分别划定了轰炸范围。

    五分钟以后,小鬼子的汽车终于喘着粗气爬了过来。常碧宽在心中默默计数,小鬼子这一次竟然来了96辆大卡车!只能打前面三分之一,后面的大部分汽车早就超出了打击范围,根本照顾不到!

    常碧宽看见前面二十多辆汽车都已经进入标定区域,立即大喝一声:“开炮!”

    两门步兵炮和八门迫击炮同时打出了第一发炮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剩下的四发炮弹也打了出去。

    “拆炮,撤退!”

    按照标定区域覆盖设计,轰炸效果果然非同一般。不管炸死多少敌人,反正最前面的二十三辆汽车已经变成了零件!

    随着汽油燃烧,战场终于显露出来,朱大贵随即下达射击命令,两挺双联重机枪又开始母鸡打鸣儿似的低吼起来。

    小鬼子根本没有bàn fǎ 抬头,因为重机枪和步兵炮地打击距离都是2000米左右。虽然为了照顾迫击炮的涉及范围,把小鬼子放到了五百米zhè gè 位置,但是zhè gè 距离对于步兵来说,实在是太远了!

    等到小鬼子的骑兵从南面扑上来的时候,朱大贵他们已经带着重机枪逃之夭夭了!整个现场一片狼藉,简直就像尸山血海,却没有发现敌人的尸体。

    怎么可能有敌人的尸体啊?因为小鬼子根本就没有开枪!

    炮兵走了,重机枪也走了。但是白书杰带领的八个轻机枪射手,直到现在却始终没有动静!

    白书杰他们其实距离敌人非常近,就在北面一百多米的一处密林里面藏着。对于他们来说,最好小鬼子就在这里慢慢商量就得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们huí qù 复命,老子也huí qù 和xiōng dì 们汇合。

    没想到两股小鬼子不仅没有huí qù 复命,两个方面的指挥官竟然在现场争执起来。白书杰用望远镜盯了半天,也不明白小鬼子到底发什么神经。

    前文已经说过,这一个骑兵大队是梅津美治郎从归绥的第六师团“借来”的。现在骑兵根本就没有看见敌人,就有一个中队的骑兵给报销了!

    损失了一个中队的骑兵,这对于第六师团所部第四骑兵旅团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在1931年,已经被赤峰侯自得的支那军队干掉了两个联队,现在就剩这么一个大队。原来的茂木旅团长阁下,现在都已经改行当大队长了!如果再jì xù 这么打下去的话,茂木旅团长阁下可能就要改行当中队长!

    骑兵吃了大亏这已经是过去式了,问题是刚刚出来的吉田大队还没有下车,就已经损失了一个中队!现场的尸体还在燃烧,大家都有目共睹。

    正因为如此,这两路鬼子就开始在这里进行责任划分,不然的话两方面huí qù 都没有bàn fǎ jiāo dài 。吉田大队理由充足,因为他们是出来增援的,作为这一次作战的主力jiù shì zhè gè 骑兵大队。所以,战斗失败的责任,自然就和吉田大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就这么扯了半个小时,两队小鬼子始终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因为经过现场踏勘,一经发现敌人向北逃窜。为了全歼敌人,那自然就应该追击。可是北面已经是山区,骑兵没有机动的能力,所以应该步兵进山围剿的干活!

    小鬼子在这里扯皮,最着急的却是白书杰!

    早知道小鬼子会在这里扯皮,他根本就不会埋伏在这里阻挡小鬼子进山,而是直接跟随大部队走了。现在没有枪炮声的遮掩,他们这六匹战马还不能轻易行动。毕竟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一旦惊动小鬼子,白书杰可没有信心从这将近两千小鬼子的手中逃脱。

    再说了,就算能够逃脱,在身后带着一两千小鬼子进山,那不是给自己挖坑吗?甚至jiù shì 给自己挖坟墓!

    利用zhè gè 时间,白书杰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好好回忆了一下,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在看看眼前的局面,小鬼子就停在这里半个多小时,似乎也说不过去。

    小鬼子兴师动众大动干戈,结果不仅啥也没得到,反倒是损兵折将,然后就这么算了?还有,两个小鬼子的大队长当着这么多士兵的面大吵大闹,也不符合常理。

    事出反常必有妖,此地不宜久留!

    “传我的命令,每个人都用手捂住战马的嘴巴,一个接着一个慢慢后退,五百米之后立即上马急速撤退!”

    白书杰对于小鬼子的古怪行动不理解,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判断。俗话说得好:“对于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始终保持三分敬畏的心态!”

    能够有惊无险的走到现在,白书杰jiù shì 对很多事情保持“敬畏”的心态。小鬼子固然应该诛灭,甚至灭种,但是敌人的狡猾却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绝对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今天晚上已经栽了一个大跟头,眨眼的功夫就损失了两个排的精锐,白书杰这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疏忽大意!如果这种自以为是的毛病不彻底根除,今后还可能造成更大的灾难!

    就在五名机枪射手悄悄退出去五百米之后,白书杰zhǔn bèi 离开的时候,万里乌云骓用nǎo dài 顶了他一下。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不是好现象,而是巨大危险临头之际,身体发出的警觉信号!

    自从跟随林黑儿练武以来,白书杰在过去的九年时间里,这种情况就出现过一次,那jiù shì 小鬼子雪地潜伏的那一次!

    有了这种全身毛骨悚然的感觉,白书杰举起望远镜把四周仔细看了一遍。结果在望远镜转到西面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

    西面,至少两个小队的鬼子已经摸到了两百米附近,现在成半圆弧包抄上来了!万里乌云骓几乎和白书杰同时察觉到了危险,所以才会用头顶他一下。

    小鬼子不是傻瓜,两个指挥官在原地争执,讨论的内容也是真的。毕竟战斗失败,需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是,两个小鬼子的大队长在互相推卸责任的同时,暗中已经命令手下士兵寻找炮弹的炸点,开始测算敌人的炮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打过来的!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