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书杰担任阻击,自然希望拖延时间。恰恰jiù shì 这种心理作用,让他再次陷入绝境之中!战士们已经按照他的命令急速lí qù ,现在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心动不如行动!

    万里乌云骓全身漆黑,没有半根杂毛。在这种黎明前的黑暗当中,只要宝马不发出声音,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

    在小鬼子完成最后包围之前,白书杰采取了行动。他没有向北进山,而是悄悄上马,然后一步一步向东趟了出去。

    万里乌云骓之所以称之为绝世宝马,jiù shì 因为它通灵,根本不需要主人jiāo dài 什么。现在白书杰全身绷紧,周身都弥漫着凌厉的杀气,万里乌云骓自然明白了现在的巨大危险。因此,宝马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几乎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小鬼子今晚连续遭到突然袭击,数百人被打死打伤,如今也都是惊弓之鸟。现在偷偷摸摸的进行包抄,自然也不敢动作太大,所以速度极慢。

    白书杰现在是人马合一,都把警惕性提到了最高状态,一步一步慢慢向东移动。

    白书杰唯一的本钱,jiù shì 万里乌云骓的爆发力和速度。小鬼子虽然有一个大队的骑兵严阵以待,但是能不能追上万里乌云骓,现在还很难说!所以,白书杰决定赌一把!

    白书杰和万里乌云骓用了五分多钟,向东移动出去一百多米,就已经到了zhè gè 高坡的东面脚下,前面jiù shì 一马平川。

    手中缰绳一松,白书杰慢慢俯下身子,几乎和马背保持平行,然后用脚后跟轻轻一磕马腹,万里乌云骓把头一甩就冲了出去。

    跨啦跨啦——跨啦跨啦——万里乌云骓在山脊上都如履平地,更何况现在是在平地上。只见它几乎脚不沾地,四蹄翻飞之下,化作一缕青烟射入黑暗之中!

    小鬼子的骑兵大队长一直就在等zhè gè 机会,看见一匹战马如飞也似的冲向东面,顿时拔出指挥刀大吼一声:“杀叽叽——”

    小鬼子的数百匹战马一分为二,一队冲向山坡密林,zhǔn bèi 围剿残余分子。另一队追赶白书杰,看那匹战马的速度,那绝对是了不得的一匹宝马。有这样的宝马,主人自然非同小可,现在建功立业的机会可就到了!

    小鬼子今晚被打的灰头土脸,一直就没有看见敌人。好不容易看见一匹宝马,所有的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要多亢奋就有多亢奋。

    对于万里乌云骓急速赶路,白书杰从来都不用管它。所以他现在一直扭头看着身后,结果发现敌人的骑兵仅仅过来了一半,这样肯定不行。只有把全部骑兵调动过来,那才能创造更多的机会脱离战斗。

    看看就到了沙流河一线,白书杰一拨马头,转身向南冲去。jì xù 往东没有出路因为先前过来的时候,白书杰发现沙流河南面的还乡河边上有一个小山包。那附近河流纵横,根本不适合骑兵大部队行动。

    想到这里,白书杰就让万里乌云骓用最快的速度奔驰一段,把后面的小鬼子甩开了八百多米。然后甩蹬下马,摸出两枚“生物手雷”,就在路上布置了两颗诡雷。然后抽出捷克式机枪往前面走了两百米,让万里乌云骓趴在地上,zhǔn bèi 在这里给小鬼子一个突然袭击。

    三十多秒钟,小鬼子的四百多匹战马已经冲了过来。随着两声沉闷的爆炸声响起,爆炸点周围五十米范围内的战马顿时就惊了!

    就在zhè gè 时候,白书杰机枪已经开火,二十发子弹打出去,把前面的几匹战马放倒在地上。然后一声口哨飞身而起,万里乌云骓站起身来的同时,白书杰已经落到了马背上如飞而去。

    被打死的战马不过五六匹,但是被踩死的小鬼子可不老少!因为两枚手雷间隔一百米,几乎所有的战马都被波及到了。那种刺鼻的wèi dào ,不仅对呼吸系统有影响,对视觉系统影响也不小。

    白书杰跑着跑着,突然听见后面有几匹马发疯似的追了上来。他扭头一看,竟然是五匹空马受惊了,一路风驰电掣跟着万里乌云骓跑过来。

    既然马背上没有小鬼子,白书杰也懒得理会。没想到这几匹马根本就不lí qù ,万里乌云骓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

    战马无罪!尤其是主动投降的战马不仅无罪,反而有功!白书杰现在孤身一人,势单力薄。但是多了几匹战马,那声势就大多了。在黑暗中一旦跑起来,小鬼子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

    白书杰干脆jì xù 向南,一直跑到还乡河边上,这才让万里乌云骓喘一口气。战马同样辛苦了大半夜,也需要喝口水。再说了,小鬼子遭到一次突然袭击,肯定会有其他的动作才对,最好把剩下的骑兵也调过来。

    与此同时,白书杰把那几批东洋马牵到河里,给它们洗眼睛。一个人六匹马轮换着骑,就算有两万匹战马在后面追赶,白书杰现在都有信心逃出去,所以他并不着急。

    “行啊,梅津美治郎你zhè gè 老混蛋,老杂种!竟敢打老子的注意,害得老子白白牺牲了那么多xiōng dì !”白书杰想到心痛处,顿时蹲在河边上抽泣起来。

    因为他先前见到钟桂堂的时候,除了四十多名战士以外,排长以上的xiōng dì 一个都没看见!钟桂堂说两个排的xiōng dì 全都收拢了,那就说明两个排长、两个副排长全部都牺牲了!

    xiōng dì 牺牲了,就像用刀从他的心尖上割下一块!四个排级干部,那都是可以统帅一个营的精英!耿凤彪的牺牲还没有完结,现在一下子又牺牲了四个人,这种巨大的打击,几乎击垮了白书杰的神经!现在没有外人,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无限悲痛终于爆发出来!

    白书杰现在也不过是27岁,他的心也是肉长的,也有柔弱的一面。九年的战斗岁月,太多的xiōng dì 在他身边倒下,巨大的精神负担真的让他有些支撑不起了。平时因为身边总有外人,他需要给大家一个坚强的形象。现在旷野无人,就不由不得他不悲从心来。

    从开始的无声抽泣,慢慢竟然哭出声来,白书杰的眼角竟然开始流出红色的眼泪!那是眼泪吗?那是鲜血!

    最后声音越来越大,变成了疯狂的呐喊声:“呀——”

    万里乌云骓跟随白书杰六年有余,而且通灵。看见白书杰zhè gè 样子,顿时走到他身边,用舌头tian着白书杰的脸颊,把那些血泪全部给tian干净了!

    白书杰伸手抱住马头,又抽泣了三分多钟,这才跑到河里埋头洗了一顿。在这里耽误了十来分钟,背面终于传来马蹄声。

    宝马的优势就在这里,因为速度快,拉开距离之后就能够稍微休息一下huī fù 体力。而后面的追兵却只能全力以赴持续追赶,时间一长,宝马的优势就更加突出。对于白书杰来说,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时间越长越有利。对于小鬼子的骑兵来说,这jiù shì 噩梦!

    “走!”

    白书杰低吼一声,提着机枪飞身上马,顺着还乡河向西奔去。他的目的jiù shì 要拖垮小鬼子的骑兵,为自己和剩下的xiōng dì 们制造机会!如果总有近千骑兵追着,那才是阴魂不散。

    从净觉寺北面越过一条岔沟,白书杰就一路向西,半个小时之后又到了杨家套一线,进入了水网密集区域。

    看见小鬼子的骑兵已经越过岔沟全部跟了上来,白书杰冲着先头部队打了一梭子,然后拨转马头向北而去,目标直指亮甲店!

    反正小鬼子jiù shì 这么想的:敌人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原地!那就说明敌人想从亮甲店逃出去。

    没想到白书杰跑了一半又折转向东,从安各庄冲向东北方向,正是先前伏击小鬼子骑兵的地方:皇亲庄!这一下,小鬼子好像真急了,顿时发疯一般全力追了上来。

    白书杰估计的没错,先前的伏击打死的小鬼子并不多,但是制造的伤病员却不少!尤其是好多战马被打死,这里就留下了一批伤病员!

    因为这一次有六匹战马奔腾,那声势就和当初的一匹战马完全不同,小鬼子的伤病员万万没有想到,拼命逃跑的敌人竟然还会回来!

    “打!”

    白书杰虽然只有一个人,但仍然大吼一声,给自己下达了开火的命令。手中的机枪开火,冲着马路边上坐着、躺着的人群扫了过去。一梭子子弹打完,小鬼子的伤病员已经死伤殆尽,残余的几个顺着马路拼命向北逃命。白书杰把机枪往套子里一插,嗖的一声从背后拔出了唐刀!

    咔嚓!噗嗤!一通砍瓜切菜之后,小鬼子二十几个伤病员彻底消停了。

    在小鬼子尸体上把宝刀擦拭干净收好,白书杰回头看了看追兵,竟然还在千米之外。

    机不可失!

    白书杰立即跳下马背,摸索着从小鬼子的尸体上摘下了二十多枚手雷,然后利用小鬼子的尸体和手雷,在必经之路上布置了一个连环地雷阵。控制了纵深150米,正面宽度一百米的区域。

    白书杰确认没有什么疏漏,这才拍拍手拉了一匹东洋马跨上去说道:“小鬼子,你们慢慢在这里玩吧,老子累了,现在要huí qù 休息!”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