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一连串的电报,梅津美治郎大惑不解:“难道昨天晚上中计了?支那军队采用了调虎离山之计,这一次战役的真实目标jiù shì 天津和廊坊不成?可是,支那人太胆大了吧?难道凭借两个大队的骑兵,就想攻占天津吗?”

    “命令:北平大使馆立即和支那守备军交涉,质问宋哲元为什么怂恿支那叛军作乱!命令:天津和廊坊守备队不得主动出击,严密监视敌人的动向,摸清支那人的真实作战意图!”

    梅津美治郎连续两次下达“不得主动出击”的命令,小鬼子天津和廊坊的守备队自然采取了“不抵抗政策”。所以,钟桂堂他们三个营长、副营长分别带队的突击部队,兵不血刃就占领了三个要害部位。

    下午五点半,警卫连已经在东沽港一线构筑阻击阵地。随后,白书杰率领的辎重部队马不停蹄,六点钟已经抵达霸州东面十公里的煎茶铺。

    七点整,白书杰率领一连剩下的109人突袭雄县,南方的东北军第53军所部第129师的一个营被俘,兵不血刃占领了县城。

    直到zhè gè 时候,梅津美治郎终于搞明白了白书杰的真实意图,他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感情支那军队jiù shì “借路”而已。

    “八嘎!”稍微琢磨了一下,梅津美治郎刚刚放下的心,猛地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难道热河叛军要勾结南方军,对天津一线进行南北夹击吗?支那人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大大的坏了!”

    对于梅津美治郎如何疑神疑鬼,白书杰懒得去过问,因为他现在正在伤脑筋。为啥呢,因为被俘的营长正在和他纠缠不休。

    其实也不能叫做被俘,白书杰一没有缴枪,二没有关押。只不过限定zhè gè 营384人必须呆在自己的营区,没有许可不能出来,否则就视为敌对行动。

    至于南方政府设置的县政府,所有的官员正常工作,不过会堂被征用了。同时要保证1200匹战马的草料和500人的伙食供应,当然,人家白书杰出钱购买。

    “你到底想咋的吧?”白书杰把不断抗议的营长请到县政府会议室,然后耐心的说道:“老子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就借你的zhè gè 地方住几天。你还没完没了闹什么?”

    “长官,我叫曹仁厚,并没有闹事!”营长坐在白书杰对面说道:“你说是从热河过来的队伍,那行啊,你把我带走得了!”

    白书杰摇摇头:“凭啥啊,就把你带走?你当老子是土匪强盗啊,顺便抓人?”

    “不是这样子的!”曹仁厚;的说道:“我们129师已经接到调令,半个月以后就要被调入陕西,据说要和什么红军作战。呃,不,应该是去剿匪,据说叫啥共.匪。长官你说啊,小鬼子就在天津是不是呢,放着小鬼子不打,现在让我们去打自己人,这都算啥事儿的嘛!”

    “曹仁厚是吧?”白书杰点点头:“你说的zhè gè 事儿啊,我都知道。可是,你跟我走了,手下的xiōng dì 们咋办呢?你们129师还不得找我的麻烦啊?”

    “实话和你说了吧!”曹仁厚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指着外面说道:“现在传得沸沸扬扬,据说蒋某人要拿我们东北军开刀呢。不光我们129师要走,106师、108师、119师都已经奉命南下进入陕西了。”

    “我们53军就剩下周福成的116师在张家口一线,朱宏勋的130师在保定了。这么广大的区域,就130师四千多人顶个屁用啊?我们东北军好多人都不想干了。知道我们营为什么在这里吗?jiù shì 因为这里距离小鬼子最近,是我自己要过来的。与其过去打自己人,还不如找个机会和小鬼子拼了算了!”

    白书杰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你先huí qù 和xiōng dì 们说说看,热河方面军的军规军纪可严着呢,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忍受的。具体如何处理,等我的后续部队过来之后再说。”

    曹仁厚离开以后不久,萧腊梅和王心兰率领的辎重队到达。他们的这支队伍最庞大,仅仅是战马就有691匹。除了马枪以外,小鬼子骑兵大队的东西都带过来了。

    白书杰看见萧腊梅和王心兰终于到了,这才一块石头落地:“你们两个回来就好,赶紧和魏冲他们联系,让他们立即到雄县汇合。”

    到晚上九点半,在后面牵制和监视小鬼子的二连和警卫连先后返回,标志着白书杰先遣营的穿插告于段落。凌晨四点钟,魏冲的特遣支队赶到雄县,接下来jiù shì 如何duì fù 土匪的问题。

    因为一连最后进入县城,所以第一个晚上的警戒任务自然由他们承担。不知道小鬼子出于什么原因,反正并没有大部队追过来。

    第二天上午早饭以后,各班整理内务,副排长以上指挥官全部出席军事会议。现在在别人的地盘上,根本没有时间寒暄。这是一次秘密会议,因为涉及到很多方针问题。

    按照白书杰的吩咐,钟桂堂首先介绍了特遣营的基本情况,重点介绍了杨家套一线反伏击作战的过程。zhè gè 是白书杰专门要求的,jiù shì 希望所人能够从中吸取血的jiāo xùn ,从而随时都提高警惕。

    “总之,这一次选择从敌人的心脏地带穿插过来,虽然付出了巨大牺牲,但还是有很大收获。”钟桂堂最后谈了自己的反思内容:“我们刚刚到达,并没有和任何人接触,也没有透露行动方向,行军路线还是出发前半小时决定的。”

    “但是,小鬼子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而且我们在战场上临时调整移动方向,小鬼子都能及时赶到。这一切的一切,究竟说明了什么?汉奸!只有无数的汉奸在暗中给小鬼子通风报信,才会让我们先遣营陷入被动,从而遭到巨大损失。为此,我认为在这样的地区行动,采用铁血手段惩处汉奸,才是当务之急!”

    白书杰点点头,接口说道:“桂堂的思考很有意义,希望在座诸位都能够吸取jiāo xùn 。京、津、唐地区,小鬼子已经统治了三十多年,这是两代人的悠久岁月。对于这一地区的人,我们需要多一个心眼,要有足够的警惕性。这一地区可以变成我们未来的战场,但没有必要下大lì qì 建设密营根据地。”

    “我们这边的情况比较复杂。”魏冲点了一根香烟,这才说道:“通过刚才钟桂堂的分析,我觉得我们也是碰到了这一样的问题。我带领一营先期到达高阳城北的蒲口,正在想bàn fǎ 熟悉周边环境,王三驹带领二营已经抵达雄县西面50里的三台镇。”

    “他们仅仅休息了五个小时,晚上就从三台镇出发,绕过雄州镇走赵北口向南。这条路线还是他们在路上临时决定的,耿凤彪率领一个连在前面打头阵,没想到在七间房一线遭到伏击。耿凤彪被迫击炮的弹片炸伤,流血过多壮烈牺牲。”

    “尖刀排一共遭到十二枚迫击炮弹的袭击,然后又受到机枪的夹击。当场牺牲19人,27人受伤。炸坏机枪三挺,损失战马31匹。幸亏王三驹的后续部队相距不远,不到十分钟就对敌人实施反包围,这才把尖刀排解救出来。这一次遭遇战,一共打死敌人21人。”

    白书杰脸色铁青:“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你们找到线索没有?”

    王三驹接口说道:“战斗以后,我们仔细检查过敌人的尸体,全部都是东北军的军装。不过,所有的标志都没有了。现场留下的武器,所有的步枪都是辽十三式步枪,还有奉天军械厂仿制的歪把子机枪。由此断定,这些人要么jiù shì 东北军化妆的,要么jiù shì 东北军的散兵游勇。”

    白书杰摇了摇头,对这种判断没有下结论,而是扭头说道:“谢崇光,你去把那个曹仁厚营长找来。他算得上这里的地头蛇,应该有些东西我们不知道的。”

    “报告长官,曹仁厚奉命来到!”

    “曹营长别搞得这么拘束,过来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白书杰起身把曹仁厚拉到自己旁边坐下:“xiōng dì 们,这一位jiù shì 东北军129师的曹仁厚营长,我到这里jiù shì 暂借他的雄县落脚啊。曹营长,你到这里时间也不短了。对于这附近的土匪了解多少?”

    “难道上一次遭到土匪伏击的,jiù shì 贵部吗?”曹仁厚点点头说道:“我们zhè gè 地方最大的一股绺子,呃,这里叫拉杆子,jiù shì 饶阳县的徐二黑。他手下有土匪1800余人,另外还有外马子600多人。这股土匪心狠手辣,见人就抢。我们129师有两个营,jiù shì 被他们伏击给全歼了!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上次贵军遇袭,应该jiù shì 他干的。”

    “他们现在盘踞在何处?”白书杰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查到了土匪的踪迹,心中终于有了一丝ān wèi 。只要有目标就好办,给xiōng dì 们报仇就有希望了。

    “土匪都有自己的地盘,徐二黑的势力范围jiù shì 以饶阳县、河间县为中心,方圆三百里属于他的地盘。”曹仁厚指着桌上的地图说道:“往南到德州、西边到石家庄、北面到涿州、东面到海边,包括我zhè gè 县城都在他的势力范围内。”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