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魏冲介绍的基本情况,白书杰在地图上画了半天,然后把铅笔一扔,这才说道:“我问你,如果让你指挥这次行动,你zhǔn bèi 怎么办?”

    魏冲指着地图说道:“我们已经侦察过了,首先秘密拿下安平县西北的马店、伍仁桥和西南的铁杆镇和南王庄,然后依托铁杆镇和伍仁桥镇,借助滹沱河、大沙河构筑环形工事,卡断西面石家庄的增援通道.”

    “与此同时,拿下安平县南边的唐奉镇、饶阳县南边的五公镇,然后构筑环形工事,挡住李光东骑兵营的增援通道。至于饶阳县城和安平县城,我们不宜强攻,而是应该智取。我zhǔn bèi 利用三天时间,分别派出两个主力连秘密潜入,然后发动突袭。”

    白书杰微微点头:“设想基本符合shí jì 情况,也比较可行。腊梅,立即通知连长以上军官前来开会,有些事情要集中说一下。顺便通知我们的新县长赵梅燕也来参加会议,毕竟我们今后需要她的配合。”

    “xiōng dì 们,在正式开会之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jiù shì 我们雄县的新县长赵梅燕女士,今后jiù shì 我们的父母官了。我在这里订下一条纪律,只要是赵县长提出来涉及到县里的事情,你们在座诸位都要尽力帮忙。”

    白书杰介绍完赵梅燕之后,众人听取了魏冲的侦察情况说明,三个营长就蠢蠢欲动,开始摩拳擦掌起来。连长的眼睛都盯着自己的营长,看看营长能够揽下一个什么样的活计。

    当兵的都这样,没有仗打,就没有军功,就没有履历,就没有一切!所以,明知攻坚战是要死人的,但是大家伙儿总是为了打头阵争得头破血流。

    每一次战斗,每一次战役,白书杰最头痛的,jiù shì 如何在各部队之间找平衡。既然参加战斗,所有部队都想担任主攻,就没有一个愿意承担助攻、侧翼掩护,更没有愿意当预备队的。

    今天zhè gè 架势,白书杰又开始头痛。这一次jiù shì 给耿凤彪他们报仇的,按理说一营和二营最有资格担任主攻。

    三营刚来,总有些不能融入独立团的感觉。军人之间的尊重,那是建立在战功上的!所以也希望担任主攻,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样一来,连长盯着营长,营长盯着团长,到了魏冲和王三驹这里,都把眼睛盯着白书杰。不是,是盯着白书杰的嘴巴。萧腊梅和王心兰是旁观者,她们都已经估计没自己啥事儿了,所以坐在那里看戏。

    “咳咳,钟桂堂!”白书杰还是只能按照内心的计划行事,所以一开口就点将:“警卫连加强三挺重机枪接替一营的防区,负责县城防守,监视北面的小鬼子。一排进驻东北方向的昝(zan)岗镇、二排进驻北面的大营镇、三排进驻西面的大河镇。外线防御由你负责。”

    “王心兰,你留在县城,一方面指挥辎重连协助赵县长维持城内治安,对那些散布谣言、兴风作lang的混蛋严惩不贷。另一方面随时和萧腊梅保持联系,一旦发生不测变故,才能及时调整作战部署。”

    “王三驹,会议以后你带领二营立即出发,隐蔽qián jìn 。于明晚十点同时拿下马店镇、伍仁桥镇、铁杆镇和南王庄,然后连夜构筑防御工事,挡住石门方向可能出现的敌人。”

    “魏冲,西北军作风彪悍,骑兵更是精锐中的精锐,曾经把小鬼子打得闻风丧胆。会议以后,你带领一营立即出动,míng rì 晚同时拿下大官亭、五公镇和唐奉镇,然后立即修筑工事,zhǔn bèi 阻击李光东的骑兵营。”

    “曹仁厚,你对这一带比较熟悉,会后立即带领三营第八、第九连隐蔽出发,明天入夜之前赶到饶阳和安平之间的两洼乡一线。留下九连作为预备队,zhǔn bèi 随时增援南面和西面的防御作战。你带领八连混进安平县城,在午夜十二点之前拿下县城。三营七连随我行动,明天傍晚之前混进饶阳县城,zhǔn bèi 活捉徐二黑。”

    “xiōng dì 们,这一次我们是火中取栗,估计哪个方向都不会轻松,所以也没有什么主攻和助攻的区别。拿下两座县城,彻底抹去徐二黑的土匪势力才是我们的最大目标。”

    “需要强调的是,打援的部队不以歼敌为原则。你们的任务jiù shì 恐吓,把援军吓唬住就行了。能够不伤一人,那jiù shì 最好的效果过。为此,你们两个营分别加强到4挺重机枪和9门迫击炮,另外分别携带一门步兵炮,在2400米外就开炮。”

    “当然,如果对方认为他们的nǎo dài 比炮弹还硬,硬是朝你们的炮弹冲过来,那也是没有bàn fǎ 的事。迫击炮进行遮断性射击,也算是进行最后的警告。如果还是不能达到阻止对方qián jìn 的目的,重机枪就全部开火!”

    “xiōng dì 们,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平原地区作战,没有高山大河给我们利用。所以,野战工事jiù shì 重中之重。一营和二营对于野战工事训练的时间不短了,但是真正派上用场,这还是第一次。各种轻重武器的搭配,不同阵地的构筑,不用我在这里多说了吧?”

    “赵县长,你刚刚当县长,好像又要zhǔn bèi 升官了啊。如果你愿意jì xù 升官的话,饶阳县和安平县我就交给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把县城还给西北军132师。所以,会后你赶紧和天津方面联系。另外,我希望你们赶紧召集兵员,组建三个县大队。”

    白书杰最后对赵梅燕说道:“我估计这一仗下来,组建一个保安团是没有问题的了。为了给周边敌军、友军一定的威慑力,今天会后,凡是我们的势力范围内,所有的县城都统一悬挂‘热河方面军后勤物资筹备站’的招牌。老子就不信了,谁敢公开叫板!”

    “在座诸位都要注意,一旦我们这次展开行动之后,如果蒋某人冒天下之大不韪,派兵围剿我们这支叛军,在警告无效的前提下,那就干净、彻底地予以消灭!目前已经是七月初,蒋某人动用重兵,在江西境内围剿红军。如果我所料不错,红军进行战略大转移势在必行。我们没有地方转移,如果敌人打上门来,那就歼灭之!扫清内乱,zhǔn bèi 抗日!”

    整个会议临近jié shù ,所有的军官就没有一个gāo xìng的。为啥呢,真正的主攻任务竟然被老大拿走了!你能争吗?不能!所以只能郁闷。

    看见部下一副垂头丧气的mó yàng ,白书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这帮瘪犊子,以为老子和你们抢功啊?知道为什么要派出一支特遣队出来吗?因为我们热河省太小了,没有bàn fǎ 养活庞大的部队。还有,热河省境内的兵源已经枯竭,所以我这一次才亲自出来,jiù shì 希望在这里建设一个紧靠这小鬼子的根据地!”

    “饶阳县被徐二黑糟蹋,到底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我要亲自去看一看。然后才能当机立断,采取针对性的政策。尤其是组建补充大队的问题,难道你们这帮瘪犊子不动心?你们把手头的这支基干部队训练好,扩充部队还不是水到渠成吗?瞧你们这幅德行,看见就来气!滚吧,老子眼不见为净!”

    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出去忙自己的zhǔn bèi 工作去了,但是赵梅燕却稳坐钓鱼台,丝毫没有zhǔn bèi 离开的意思。

    “你jiù shì 白总司令吧?谢谢你邀请我zhè gè 外人参加你们的秘密作战会议,真的让我很震惊!”赵梅燕微笑着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能够见到你这尊大神!”

    上一次是做了一回“隔墙有耳”,白书杰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原来zhè gè 赵梅燕齐耳的短发,衬着一张苹果脸,秀目清澈,珠明眼亮,竟然也是一位美人。身穿白色衬衣,深蓝色的长裤。很是英姿飒爽,别有风韵。

    白书杰也同样笑笑:“说实话,我还以为黄家驹先生会过来的,没有想到天津方面的特别支部,会派你zhè gè 丫头片子过来。李斯梁先生应该jiù shì 这里的县委书记吧?”

    “白总司令,你竟然叫我丫头片子?”赵梅燕柳眉一皱,俏脸蛋就不好看了:“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你今年也不过27岁而已的毛头小伙子,不过比我大四岁,竟然叫我小丫头片子,岂有此理!”

    白书杰没想到赵梅燕经不起开玩笑,只好赶紧投降:“赵梅燕同志,我错了,当面承认错误,行了吧?我知道你找我有话要说,现在没有外人,请说吧。”

    女人就不一样,翻脸比翻书还快,这眨眼的功夫,又换了一种脸色:“嘻嘻,其实呢,我应该叫你首长才对。过来之前,**记,哦,jiù shì 黄家驹专门jiāo dài ,对你要称呼首长的。我找你没有别的事情,jiù shì 希望和萧营长一样,参军!”

    “你要参军?”白书杰这下子真的吃惊了:“你要参军也不用征求我的意见啊,刘志丹就在陕北,从石门过去,经过山西过黄河jiù shì 了。”

    “不行的,当初我jiù shì 要到承德参军的,家里没有同意。”赵梅燕干脆起身走到白书杰身边,拽着他的胳膊说道:“人家jiù shì 要在你这里参军!”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