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门距古北口4公里,当初修建的时候,被称为“前拱神京,后临古北口,崇山逻列,峻岭迢遥,地虽无雁门之险,景亦若有剑阁之形”。

    对于小鬼子来说,如果热河方面的支那军队要从古北口沿着“平古大道”去北平,那么首先就要经过南天门。潮河从古北口流入关内,蜿蜒向东南流去,南天门及平古大道就在潮河右岸。

    南天门北面靠近潮河,两座山夹峙着zhè gè 小山口。山口东边是372高地,小鬼子报告上也将之称为富士型山。zhè gè 高地山脚下jiù shì 转弯南下的潮河了。在山口西边则是425高地,再西jiù shì 421.3高地,小鬼子将这一片山地称为骆驼山。

    再往西走,山势迅速拔高,这里jiù shì 著名的八道楼子。之所以取zhè gè 名字,jiù shì 因为长城从这里蜿蜒而过,雄踞此处山脊,险峻异常。在此处原本就有8个碉楼,也jiù shì 长城上的瞭望台,八道楼子jiù shì 因此而得名。

    凌晨三点多中,钟桂堂就已经率领警卫连赶到了zhè gè 地方,在距离南天门两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战马和战士实在是太疲劳了,从下午一点钟离开雄县,这一路疾驰四百多里!

    到了南天门才知道小鬼的守备兵营就在zhè gè 鬼地方,而从这里到古北口关隘不过四公里。如何做到不惊动长城关隘里面的小鬼子,悄没声息的拿下这座兵营,干掉小鬼子的中队部,成为钟桂堂现在头疼的事情。

    南天门,其实一直没有什么名声,很多人都不知道zhè gè 地方。这里原来是清朝皇帝去承德避暑山庄古御道上的一处山口。皇帝“巡幸热河,息饮于此”,算是个皇上途中累了歇脚的地方。

    不过两边没有修筑城墙,而是以山为墙。旁边供奉杨令公、真武大帝、关二爷的塑像庙宇,还有二郎神君的道观和观音寺等。小鬼子在这里设置了守备中队以后,被划为“禁入区域”。因此游人香火断绝,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为死地。

    钟桂堂带着警卫连连长谢崇光和三个排长抵近侦察后发现,无论是东面的372高地,还是西面的425高地,都有小鬼子一个小队占据要害把守,居高临下卡死了“平古大道”。小鬼子的守备中队兵营,就在山口的大路边上。部队要想通过这里北上古北口要塞,就要从兵营门口经过!

    几个人趴在河边观察了大概半个小时,基本上掌握了这里的情况,心里也变得沉重起来。

    “崇光,拿下小鬼子的兵营并不难,困难的是必须同时拿下东西两侧的高地,而且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尤其是不能出现爆炸火光。否则就会惊动古北口的小鬼子,再想偷渡过去那就难上加难了。”

    钟桂堂最后决定三管齐下:“好在支队长说的不错,小鬼子高地上的工事都朝北方,南方基本被忽略了。这样,一排和二排立即出发,采取隐蔽动作,从南面山坡爬上东西两侧的高地,zhǔn bèi 突袭小鬼子。崇光带领三排从河里面摸到兵营门口发起突袭,使用我们自己制造的生物手雷,就和夺取喜峰口一样。”

    这一次钟桂堂吸取了jiāo xùn ,战士们都出发以后,他和王心兰留在密林中看守战马,可不敢带着王心兰冲到前面去。再说了,绝大部分战士们都有偷袭平顶要塞的战斗经验,现在不过是复习一遍,自然轻车熟路,不用他太操心。

    情况和钟桂堂估计的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三个方向几乎同时传来几声低沉的爆炸声,这是典型的“承德手雷”标志性声音,说明第一波偷袭已经得手。

    凌晨四点半左右,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个要害全部被拿下。钟桂堂没有犹豫让三个排立即加速qián jìn ,一定要在五点半以后赶到四公里以外的古北口。就在小鬼子认为天色已亮,一夜平安无事的疏忽间隙,从敌人背后发起猛攻,一举拿下两个小队的鬼子!

    这次出来的时候,两门九二步兵炮和两挺防空重机枪都留给了独立团,钟桂堂他们并没有攻坚的武器。拿下了守备中队兵营以后,发现了三门步兵炮。谢崇光另外两个排攻下两座山头以后,竟然发现了四门75mm山炮。

    只要冲出古北口要塞,就到了自己的地盘。所以钟桂堂这一次就没有丝毫顾忌了,步兵炮和山炮全部带上足够的炮弹,用缴获的小鬼子挽马拉着就直奔古北口要塞。如果不能偷袭的话,那就直接从小鬼子屁股后面发起强攻。

    与此同时,钟桂堂和王心兰商量以后,从目前的态势来看,不需要另外牵制小鬼子的兵力,后续部队没有必要绕路东面的司马台进攻另外一处要塞,因此发去了一切顺利的电报。

    白书杰接到电报带人赶到南天门的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慢慢发白。先头部队已经不见,小鬼子的兵营更是翻得乱七八糟没有收拾,各种枪支弹药撒落一地,前面还隐隐传来炮声和不时闪现地爆炸火光。

    赵梅燕还是第一次看见白书杰地部队打仗,没想到第一眼竟然是这么一幅场景,顿时大感惊奇:“这是怎么回事啊,都不兴打扫战场的?这jiù shì 你们热河方面军的战斗风格吗?”

    “你看问题太简单了,现在是打扫战场的时间吗?”白书杰摇摇头说道:“你听听前面的炮声,搞得不好的话,钟桂堂他们在这里乱翻一气,jiù shì 在寻找现在能够用上的武器。他们发电报给我们,意思很明确,收拾残局就看我们大部队的啦。”

    “卓伟雄,让两个新兵连立即增援上去,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战斗!另外一个新兵连立即打扫战场,包括两面的高地也不能遗漏。赵政委,你的警卫连立即成战斗队形展开,防止敌人从后面摸上来增援!”

    对于这种占据绝对上风的小场面,白书杰一口气就把所有的命令jiāo dài 完毕,然后才带着萧腊梅、赵梅燕巡视这座南天门。

    “哇,这里竟然还有电台!你们都有两台了,zhè gè 算我的!”

    赵梅燕突然惊呼一声,撒丫子就往前跑,仿佛有人和她抢一般。

    “至于吗?”萧腊梅轻声说道:“一部小鬼子的破电台,搞得这么紧张干啥?我们都已经配到团级了。”

    “妹子,zhè gè 问题我要好好和你说两句。”白书杰对于萧腊梅看不惯赵梅燕,心里一直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知道梅燕他们的条件有多么艰难吗?不要说电台了,就连最基本的武器装备都没有。一线作战部队,三个人才一支步枪,十发子弹!不到三年时间,蒋某人就发动了五次围剿,目前兵力已经达到了近百万!”

    白书杰深深地看了萧腊梅一眼,最后总结道:“如果不是我们连续几次走狗屎运,只怕结局更凄惨!我们方面军的战士足够勇敢,这没得说。但是,要说认准目标坚贞不屈,那还得说人家红军厉害啊,不服不行!”

    “人家也没说啥,你就这么一大堆道理甩过来!”萧腊梅翻翻白眼:“我看你已经入魔怔了,huí qù 之后有你的好看,哼!”

    白书杰和萧腊梅在这里较劲,赵梅燕已经带领几个警卫连的战士,把电台和天线都收拾好搬出来了。

    “首长,不是我见钱眼开啊。”赵梅燕神情并没有因为得到一部电台而兴奋,反而有些悲戚:“想当初,天津特别支部为了从苏联弄回一部电台,先后牺牲了七十多名党员啊!该死的蒋该死反动派,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赵姐姐,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礼!”

    萧腊梅最见不得别人伤心,听到赵梅燕她们为了一部电台,竟然牺牲了七十多人,顿时就满心不忍。

    萧腊梅虽然小时候吃尽了苦头,但这七八年可以算是在蜜罐里泡大的。从白书杰、赵金喜以下,基本上对她的要求都超额满足。所以,她对于小时候的苦难都忘记的差不多了。

    就拿电台来说,她一接触电台,就已经有了十多部。她说自己想要一部电台,赵金喜大笔一挥,最轻便的便携式15w电台就分配给她了。她泼辣霸道,作风彪悍jiù shì 这么养成的。

    但是,萧腊梅的心肠最软,几乎想同情天下人!热河方面军上上下下都知道,在赵金喜和白书杰那里碰壁了,没事儿,找萧营长!一把鼻涕一把泪下去,彻底搞定!

    所以,全军上下都害怕萧腊梅,但是也最喜欢她。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听说哪一个人恨她。

    现在看见赵梅燕神情悲戚,萧腊梅立即承认了自己先前的错误,随手就把背上的便携式电台解下来zhǔn bèi 送人。如果不是白书杰横了她一眼,估计这部电台就改姓了!

    开玩笑!整个热河方面军就两部汤姆赠送的便携式电台,不仅功率强劲,而且灵敏度是最高的。哪怕是在崇山峻岭之中,只要把天线提升五米,就能够清晰接收信号。

    一台在王心兰手中,那代表着白书杰的存在。另一台就在萧腊梅手上,这是和王心兰唱双簧的必备之物。如果送人了,今后白书杰可就糟糕。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