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小鬼子并没有按照原来的历史得到承德,导致长城北面和东面的入关通道都在白书杰手中.控制华北之后,进而拿下整个中华大地才是小鬼子的根本目标。所以打开张家口的通道,对于小鬼子来说就迫在眉睫!

    白书杰担忧的是,在小鬼子图谋察哈尔的问题上,宋哲元一贯首鼠两端,根本没有任何心理zhǔn bèi ,更谈不上什么有效地防御措施。这才导致后来华北的北大门洞开,小鬼子长驱直入。曾经在长城威风八面的二十九军,最后一败涂地,兵退数百里!

    对于宋哲元占据北平和张家口之后的biǎo xiàn ,白书杰就把他比作新一代的“李自成”!自以为“功德圆满”,可以君临一方,成为一方诸侯。只要和小鬼子搞好关系,就可以坐拥半壁江山,殊不知这简直jiù shì 痴心妄想!

    综观宋哲元的一生,在别人手下做一个将领还马马虎虎。但要他坐镇一方,保证四境安宁,那才是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了。可惜宋哲元自己并没有zhè gè 觉悟,喜峰口一战,国人在久败之后被打了一剂强心针,给了二十九军无上荣光。

    宋哲元竟然忘乎所以,自以为天下第一军非他莫属,自此就已经埋下了大溃败的隐患!其实,宋哲元最缺乏的jiù shì 政治头脑,然后是缺乏战略眼光,而且还缺乏最基本的战术灵活性。所以,他只能为将冲锋陷阵,不可为帅统带一方!

    白书杰对宋哲元了解很深,也很透彻,所以他才担心。一旦二十九军按照原来的历史退出石家庄,丰宁到赤城一线就成了大问题。因为丰宁刚好卡在多伦和滦平县之间,这里直接威胁到热河省西面的安定。

    “这三个地方必须jìn kuài 解决,否则必有后患!”白书杰经过三天的闭门思考,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冲着司令部外面高声叫道:“腊梅在吗,快进来!”

    萧腊梅应声推门进来,笑嘻嘻地问道:“禁闭jié shù 啦,有什么好消息?”

    白书杰虽然一脸疲惫,但精神状态还不差:“首先给我弄点儿吃的过来,然后立即给近卫师杨招娣发电报,让她和夏恩泽立即到我这里来一趟。另外通知金喜和甘彤也过来一下,有紧急大事协商。”

    白书杰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和赵金喜、甘彤、杨招娣、夏恩泽围在火炉边上开会:“刚才我已经把我们所面临的困难和危险初步介绍过了,如果这几个隐患不解决掉,我们今后面临的困难就会更大。现在找大家来,jiù shì 要商量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赵金喜微笑着说道:“最近你都在闭关,想必已经有一个完整的想法,才会出来通知我们开会,那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干脆拿出来让大家听听。如果有什么不完善的地方,再进行补充。”

    “按照你现在这么笼统的一问,我们四个人就会有四种意见,还不知道谁能够说服谁。那就不是开会,完全变成了扯皮。我估计你没有这么好的耐性,让大家在这里扯它三天三夜。”

    甘彤除了在争夺白书杰的归属问题上寸步不让之外,在战略、战役决策上,始终和赵金喜保持一致;杨招娣身为下属,这种层面的战略问题根本没有仔细kǎo lǜ 过;夏恩泽就算两百岁了,在这几个人面前都是小字辈,根本不敢说话。所以,赵金喜一开口,四个人的眼光就转到了白书杰身上。

    白书杰晃了晃手中的面条碗,口中含混不清的说道:“热河是大家的热河,并不是我白书杰一个人的,zhè gè 观点我已经强调过很多遍。既然是大家的热河,那每一个人都要负起责任来,谁也不能保持bsp;mò !我把问题指出来,jiù shì 要提醒大家注意。”

    好不容易吞下了嘴巴里的面条,又把大碗里面的面汤喝干净,白书杰这才抹了一把嘴接着说道:“金喜是方面军的副总司令,kǎo lǜ 的jiù shì 外线作战的问题。甘彤是热河警备司令,热河的安全问题本来jiù shì 你的职责。招弟师妹是近卫师师长,你的职责jiù shì 协助两位司令搞好防御工作,怎么可能当哑巴?今天每个人都要发表自己的意见,不然的话就在这里呆着吧。”

    杨招娣红着脸说道:“既然师兄这么说了,那我就先说说自己的看法。根据司令部的命令,我们近卫师最近一直在培训重炮手。炮令长和下面指挥连的将士,目前都在重炮团深造,暂时还回不来。坦克团仍然在蓝采芹师姐的第三师,也jiù shì 说,近卫师目前可以直接出动的,也只有三个团。”

    “我们的指挥部设置在普宁寺后山,主要目的jiù shì 作为多伦和滦平的后盾。现在多伦和林西之间、多伦和滦平之间出现防御缺口,近卫师完全可以抽出两个团填补上去,留下一个团作为预备队就行了。”

    “问题不在这里!”甘彤摆摆手说道:“多伦本来就有韩清芬亲自坐镇,她手上是朱幼鹏的第十六团,防守多伦足够了,再增加兵力也施展不开。多伦和林西之间的问题,是因为克什克腾旗插在中间,导致我们的永备工事在zhè gè 地方形成了一个凹陷,从而增加了被攻击的接触面,加大了防御难度。”

    “所以,一劳永逸的bàn fǎ ,jiù shì 端掉克什克腾旗里面的德王旗卫队!这样一来,我们的防御战线就可以向西推出去六十公里,把翁牛特旗变成我们的大后方,回旋余地就会大大增加,防御起来就灵活得多。”

    “至于丰宁县的问题,相对就复杂一些!根据独立民兵师代理师长陈俊达掌握的情报,目前zhè gè 地方正是第二十九军张自忠师长的一个团。这支部队以前是我们的盟军,现在直接下手是说不过去的。”

    “因此,我的意思是,邵建章虽然对于小鬼子间谍有失察的责任,但并不是他的本意造成的,不应该直接剥夺他的指挥权。如果让陈俊达和邵建章jì xù 搭档,用一个整编师的兵力监视丰宁到赤城一线,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甘彤这一番话,完全是站在热河警备司令部的立场上来说的,丝毫没有涉及到热河方面军这边的问题。关于库伦旗和科尔沁左旗的问题,那已经超出了她的职责范围,所以没有jì xù 往下说。

    赵金喜自然明白甘彤的意思,这是要将自己一军!她的心中不由得暗笑:“zhè gè 妹子啊,召开敌情分析会议,也没有忘记争风吃醋!”

    想到这里,赵金喜微微一笑:“甘彤妹子设想很好,东北方向的库伦旗一线也可以采用zhè gè bàn fǎ 。我认为抽调侯自得第二师第七团、张翔第一师第五团,集中四千多兵力,从西南和西北两个方向发动突然袭击,把小鬼子赶出去是没有问题的。具体如何决策,还需要你zhè gè 总司令发话才行。”

    白书杰仔细听了三个人的发言,应该说kǎo lǜ 的还是比较周全的,不过和自己内心的想法还是有很大出入。

    “你们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发表了意见,这很好!”白书杰严肃地说道:“希望你们记住,今后这样的敌情研讨会还要多多召开。而且,今后都不能仅仅站在自己的立场上kǎo lǜ 问题,而是要站在全局的gāo dù 进行分析。对于邵建章的问题,如果大家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让他暂时和陈俊达互换一个位置,先当几天副师长再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第二、第三师和民兵独立师、热河警备师,都有自己固定的防御范围。如果我们突然抽调其中的整团兵力,那就会导致全局性的兵力调整问题,也就失去了战役发起的隐蔽性和突然性。”

    “固定部队不能动,我们现在有三支机动部队。重炮团、二炮和近卫师,这都是司令部的直属部队。因此,接下来盯住西南,突袭东北和西北方向,我们就要动用这三支部队。”

    “不过,重炮部队动静太大,目标也太大,只能作为最后杀手锏,真正的主力jiù shì 近卫师。夏恩泽,如果我把同时夺取东北方向的库伦旗一线、西北方向的克什克腾旗一线的作战任务交给你来指挥,你zhǔn bèi 采取什么步骤?”

    白书杰用一个问题jié shù 自己的发言,然后就和大家一起盯着夏恩泽。这家伙一向敢打敢冲,很有一股“梁山泊豹子头林冲”的勇猛劲头。白书杰今天jiù shì 要考验一下,这小子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战役策划能力有没有长进。

    “zhè gè 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啊!”夏恩泽没想到白书杰会把问题交给自己:“按照支队长曾经教我们特种排的兵法,里面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如果司令部把战斗任务交给我来指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jiù shì 派出去两个侦察连,立即对两个方向的敌人进行战术侦查。然后根据最新的敌情,仔细策划战斗进程,制定出严谨的战斗计划。”

    “瘪犊子有长进啊!”赵金喜鼓掌笑道:“我还以为你和原来一样,一听说战斗任务下来了,直接拉起队伍就出发呢!”

    夏恩泽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我那个时候不是太小不懂事嘛。嫂子总是记得zhè gè 茬,难道我就不能进步的吗?”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