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这样,zhè gè 电话犯不着打了!”宋哲元从冯治安和刘自珍的对话中,已经听明白了一些内容,所以阴沉着脸说道:“何应钦的手伸得太长了,调动一个旅,竟然都不给你zhè gè 师长打招呼。让他去应付日本人吧,我们装聋作哑jiù shì 了。”

    “军座、师座,你们还是赶紧想想bàn fǎ 吧!”最着急的jiù shì 刘自珍了,如果没有了两个团,他zhè gè 旅长也就不存在了:“那两个团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你就烧高香吧!”冯治安微笑着说道:“别人我不敢说,董国强的那个团从今天开始,jiù shì 我十七师的一只铁拳头!嘿嘿,赵舜臣啊赵舜臣(赵登禹,字舜臣),老子现在也可以抖两下了!”

    刘自珍仍然有些忐忑:“难道我的两个团还能够回来?”

    “董国强和赵登舜是拜把子的xiōng dì !”冯治安看着刘自珍说道:“从这层关系,你能够想到什么吗?”

    刘自珍顿时兴奋起来:“师座的意思是,赵师长的第五团和热河方面军打了一个大败仗,然后就弄回来一个机炮营。难道董国强打了一个败仗,也会给我带回来重武器不成吗?”

    和冯治安将军等人轻松地谈论自己的队伍不同,何应钦现在已经开始头皮发麻。因为多田骏不仅连续打来三个电话质问第二十九军参与围攻天津的问题,还专门派来一封电报。

    多田骏强调说,这封电报的真实含义,jiù shì 要做到有据可查,zhǔn bèi 向首相内阁提出制裁申请,对南方政府进行最严厉的制裁,包括在上海和华北施展强大的武力,确保帝国利益不受侵害。

    何应钦原本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宋元哲和冯治安身上,然后顺理成章对二十九军进行改组,直接接过指挥大权。没想到宋哲元动作更快,直接把董国强的两封电报原文转发过来。

    大家都在北平城内,有必要发电报吗?当然有必要,而且太必要了!

    宋哲元的意思很明确:调动部队夹击热河方面军,是你何部长一手包办的,二十九军高层根本没有参与。现在出了纰漏,还得您老人家亲自解决,我们这些当下属的无能为力。唯恐今后口说无凭,我们今天立字为据!

    至于何应钦指责二十九军将士通匪,宋哲元毫不客气地说:董国强团长的两份电报说的很清楚,他们从下午三点多钟开始,一直激战到晚上七点半,后来是因为弹尽粮绝才被迫投降。整个过程廊坊镇的日军守备人员都看见的了,光天化日之下谁也不能说谎。

    再说了,从民国二十二年(1933)底开始,我们二十九军就像国防部提出申请,要求立即发放军饷和武器弹药,现在一年多都过去了,仍然没有丝毫消息。整个二十九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每支枪还不到十发子弹。如果我们的将士能够多几发子弹,怎么可能会落到这步田地?

    宋哲元找到了证人——廊坊检查站两个小队的日军!因为董国强在电报中已经说的很清楚,热河方面军是把他们和日本人一起打的,您直接去问日本人好了。

    这是什么证人?这是死无对证的证人!

    一场嘴巴官司打到后来,何应钦变得哑口无言。当初鼓动宋哲元架空冯玉祥挑大梁,让西北军接受中央统一整编。并且信誓旦旦确保一切,到现在一条都没有兑现。如果再说多了导致西北军崩盘,他能不能全身而退还在两可之间。

    不管怎么说,二十九军的两个团奉命出动了,这是不能掩盖的事实。两个团被俘虏了,zhè gè 目前也算事实。但是,多田骏所说的西北军参与围攻天津,zhè gè 肯定有一半可能。

    按照何应钦的理解,两个团既然被俘了,肯定就会统一看管起来。现在热河方面军的队伍就在天津西门外不远,俘虏兵自然也在那里才符合常理。所以说,西北军应该是参与“围”了,没有参与“攻”才对。

    “不行,这可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国际问题,还得派个人过去看看才对!现在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何应钦担心这件事情暴露出去,影响自己在中央高层的地位。前两年因为《塘沽协定》的问题已经被撤职一年,去年底刚刚官复原职。如果再来一下子,估计陈诚肯定会落井下石,然后取而代之。

    派谁去呢?本来张樾亭是最好的人选,没想到上次出去之后竟然没有返回北平,据说到石门一带视察军务去了。

    何应钦突然想起来一个很好的人选:潘毓桂!

    zhè gè 人完全是帮日本人说话的,并且在土肥原贤二的再三强调下,现在是刚刚成立的宋哲元任委员长的“冀察政务委员会”政务处处长。如果让他去观察一下天津方面的情况,他肯定不会bāng zhù 热河方面军说好话,那样就有可能弄清事实真相!

    没想到潘毓桂前脚刚刚离开北平,宋哲元就派人把一份加急电报送到了何应钦的面前:“归绥日军第六师团之骑兵大队已经由坝上南下,后续两个步兵大队也已经开拔,目标正是张北一线。请示应敌方略,赵登禹。”

    张北县地处要冲,北面是举世闻名的“坝上草原”,塞北风光尽收眼底。南面jiù shì 在历史上鼎鼎大名的“野狐岭军事要塞”!野狐岭自古为军事要塞,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被称为“极冲”。

    1211年8月,成吉思汗亲率10万蒙古铁骑奔袭坝上草原,剑指金朝统治的中原地区。和40万金兵在野狐岭发生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金国主力全军覆没。成为蒙金战争初期的转折点,从而决定了“蒙起金衰”的发展格局。

    传说古时候这里獐狼结队,野狐成群,所以叫做野狐岭。野狐岭山势高峻,风力猛烈。野史记载,大雁飞过这里的时候,遇到大风就会被吹落下来,所以又被称为“黑风口”。

    野狐岭两面都是崇山峻岭,只有中间一条曲折通道,沟通草原民族与中原政治、经济、军事交往。

    小鬼子苦心孤诣数十年,对于如何才能拿下华北,早就有过各种策划。

    华北的东北大门jiù shì 承德,可惜现在被白书杰zhè gè 魔鬼占领了。华北的西北大门,jiù shì 张北县,也jiù shì “野狐岭要塞”!《塘沽协定》中规定南方军“必须退出赤城、延庆以西”,jiù shì 要把“野狐岭要塞”这条进入华北的通道让出来!

    最有利的借鉴,jiù shì 成吉思汗当年大败金国的“野狐岭之战”!只要拿下野狐岭要塞,张家口的北城门工事在105mm和150mm重炮面前不堪一击,基本上就完蛋了。也jiù shì 说,在小鬼子的心目中,拿下了“野狐岭要塞”,华北就已经是囊中之物。

    敌我双方都知道张北县的战略地位,因此,这里就安排了曾经杀得小鬼子魂飞魄散的赵登禹将军132师亲自把守,132师司令部就设在张北县城内!龙门所jiù shì 张自忠将军所部的112旅。

    两头猛虎卡住了张北通道,华北的西北大门就成为一道铁闸,如果举国一致抗日,小鬼子要想轻易撬开进入华北的通道,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对于宋哲元这种针锋相对的布阵方式,小鬼子的关东军极为恼怒。

    去年1月14日,小鬼子关东军驻黑河(察省沽源东)司令官森一郎,在察东以飞机散发“警告宋哲元军驻龙门所部队声明书”,说龙门所驻军系违背条约,应撤退赤城延庆以西,否则立即进攻扫荡。

    去年9月1日,宋哲元带着“总参议”汤玉麟到北平。10月26日驻察哈尔张北县赵登禹所部,与gù yì 前来找茬的小鬼子武官及书记发生争执。这jiù shì 所谓的第一次张北事件。

    今年(1935年)1月18日,小鬼子关东军再次发表文告,宣称如果不立即更换张北县驻军指挥官,不从龙门所撤出驻军,就要“断然扫荡宋哲元军”。

    何应钦接到赵登禹的加急电报,知道小鬼子的第六师团正在向张北扑过来,顿时就变得手足无措。

    打,有赵登禹和张自忠两元虎将坐镇,日本人的第六师团自然不可能单独攻破张家口。可是这样一来,就违背了蒋委员长“奢言抗日者,杀无赦”的命令。

    不打,那就只能撤退。难道把张家口让给日本人的第六师团不成吗?如果日本人的第六师团占据了石家庄,华北不就已经丢了吗?

    按下何应钦惊慌失措暂且不提。

    话说潘毓桂离开北平城以后,向东走到廊坊就再也不能qián jìn 半步!因为廊坊的检查站换人了,隔老远就看见一面鲜红的大旗:“热河方面军饶安独立团一营”!正是张二楞的部队驻扎在这里,挡住了北平到天津的通道。

    潘毓桂身负使命,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付眼前的特殊情况。他在小车上没有下来,就让自己的副官上前打招呼。

    哨兵听说什么“冀察政务委员会”,还有什么政治处长,也不明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因此就给镇内的张二楞营长打电话请示。张二楞也不知道潘毓桂是个什么人,只好给魏冲发电报汇报。

    就这样一来二去,为了搞清楚zhè gè 潘毓桂究竟何许人也,到底接待不接待,电报就已经到了白书杰的办公桌上。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