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岭镇距离本溪不到三十公里,所以处理完偏岭镇的事情,高静祥不敢jì xù 在城镇附近呆着了,随后带着部队向东进入大山深处。

    这还要感谢王二虎,因为一路上jiù shì 他带队。经过将近二十公里的翻山越岭,终于来到一片大山顶上,而且是几个山头围成的一个山顶盆地。

    王二虎指着眼前的地形对高静祥说道:“长官,这里jiù shì 我打猎的时候落脚的地方,我们当地人都叫龙王泡。北面一里多的那个山头下面有一个shān dòng ,外面很小,里面很大。就我们这一两百人藏在这里,没啥大事儿!”

    来到shān dòng 里面,高静祥才发现这座山头基本上jiù shì 空的,里面的空间有十多丈高,方圆二十多丈大小,因此吩咐道:“秦万有,战马就放在泡子里吃草料,安排两个班警戒五公里,其他人就地休整一天,看看小鬼子的动向再说。”

    高静祥来到shān dòng 外面把四周巡视一遍,这里山高林密,的确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加上搜查维持会长家里,也带出来一些干腊货,于是吩咐战士们收集柴火做饭。

    其实也不叫做饭,jiù shì 把干鱼腊肉烤熟了吃热的。小鬼子的罐头暂时留着,还有十多天才能返回密营,不知道这中间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大家都安顿下来了,高静祥才发现这一次跟出来的竟然有25个小伙子,加上王二虎jiù shì 26人,还有三妮儿和四丫,再加上三妮儿的父亲,那就多了29人了。看样子,这些人都是跟着王二虎一起过来的。

    高静祥等到王二虎把三妮儿他们安顿下来以后,这才找他问道:“二虎啊,这么些人不像是镇子上的啊,你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长官说得对,他们都不是镇子上的!”王二虎点点头说道:“我们都是在本溪车站扛活的哥们儿,他们本来是帮我回来报仇的。长官放心,这些哥们儿来路都很正,而且我们打小就在街头认识。那个时候我还跟着师父练武,他们都在街头要饭。后来师傅被小鬼子气死了,师兄扶灵回山东,我就带着他们扛活儿挣口饭吃。”

    高静祥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么说来,他们的家都不在本溪啊?”

    “他们哪里有家啊,jiù shì 一帮小叫花子。”王二虎难得一笑:“我也是小叫花子,后来被师傅收留才有今天。因为这旮旯大多数姓王,师傅看我木头木脑的,就取名儿二虎。”

    “对了!我认识锄奸队的刘智亮大哥,那个时候他经常到我们这里来问煤矿和铁路上的事情,还带我们下过馆子!这一晃多少年了,那个时候我和这些哥们儿在街上要饭,都还没有跟着师傅。也不知道刘智亮大哥到哪里去了,怪想他的。”

    “慢着!”秦万有本来在另外一边和战士们烤腊肉,听到这里赶紧过来问道:“二虎,你刚才说认识锄奸队的刘智亮,真的假的?”

    秦万有jiù shì 原来特遣队郑智宽二连的一个副排长,也jiù shì 近卫师警卫营机炮连的副连长。刘智亮,山西人,总司令身边的八骏之一,比陈杰的资格还老,现在是热河警备第二师副师长,热河方面军谁不知道!

    “当然是真的!”王二虎一看秦万有不相信自己的话,顿时站起身来说道:“那一年吧,我好像是九岁,反正不到十岁,镇子上的裁缝铺子还在。后来裁缝铺子的一家被把头给灭门了,掌柜的闺女也被祸害了。刘智亮大哥就专门过来找过我问情况,还是我带他找到坟头的。”

    “那就对了!”秦万有兴奋地拍了拍王二虎的肩头说道:“好小子,你来对了!老子们jiù shì 刘智亮的队伍!你小子有福气,竟然和他称兄道弟!我到今天为止也就看见他三次,都没有说上话。”

    王二虎也很神往的说道:“是啊,刘智亮大哥真的很厉害。连我师傅都说过,他虽然功力不足,但是身手敏捷,寻常人里面没有对手。所以我后来跟着师父练武,就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赶上刘智亮大哥!”

    “不是很厉害,那是相当的厉害!”秦万有一听王二虎竟然想赶上刘智亮,对于这种远大的抱负,他也不得不佩服:“你小子有志气,嗯,比老子有志气多了!反正老子从来都没想过要赶上他!”

    高静祥毕竟进入热河方面军时间不长,也没有人和他们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听到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说得津津有味,因此就问道:“zhè gè 刘智亮是谁呀,好像你们都认识?”

    看了看高静祥,秦万有一脸坏笑地说道:“营长,不瞒你说。如果你福大命大造化大,能够在南满活下去的话,你也有机会看见他!因为他jiù shì 最早跟随总司令的小跟班,当年就在这一带战斗,现在热河警备二师的副师长!悄悄告诉你,他比我们陈副师长资格还要老,和张翔师长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大人物!”

    高静祥并没有在意秦万有调笑的话,因为他从这番话里面听出来,刘智亮在这一带具有很好的名声和威望,那就说明他当年在这里做过很多实实在在的事情。

    看来热河方面军和白书杰他们的名气不是白来的,的确是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然后脚踏实地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俗话说:人走茶凉。

    能够让一个地方的人,在你消失很多年以后,还经常想起你的好处,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来热河方面军军规里面所说的‘bǎi xìng 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应该是真的!不仅是真实的,而且他们一直jiù shì 这么做的。所以让这里的老bǎi xìng ,甚至小孩子都记住了他们,把他们当成心目中的保护神!”

    “作为热河方面军的一份子,我们今后的言行一定不能给这种名誉抹黑!”

    高静祥终于明白了“热河方面军”、“白书杰”、“锄奸队”、“复仇队”这些名词都代表着什么真实的含义,也为他今后的人生轨迹奠定了基础。在后来艰苦的斗争环境中,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都是后话,略过不提。

    “秦连长,我有一个想法。”想明白了所有事情,高静祥把秦万有拉倒shān dòng 外说道:“王二虎是一颗好苗子,他带过来的25人我看了一下,身体素质都不错。我想把他们单独编成一个班自由成长,派一个班长过去带队,指导他们的军事训练就可以了。你觉得如何?”

    秦万有点点头:“我也发现他们里面有好几个都会武功,看来他们平时在火车站扛活儿,应该是一个小团体。而且还是刘智亮副师长撒下的种子,你的建议很不错,我同意这么办。但是,三妮儿和四丫怎么办?”

    “zhè gè 就要问问她们自己了,我们不好做决断。”高静祥摇摇头说道:“因为她们的yuán gù ,一个小队的鬼子被灭了,她们肯定不能huí qù 。虽然我们留下了警告信,但也不能保证小鬼子不杀人。最难办的还是她的父亲,年纪大了不好安置。”

    “长官不用管我,镇子上肯定不能huí qù 了,但我可以到其他地方去。”王老爹看到高静祥询问自己的去向,毫不犹豫地说道:“只要你们把我的闺女带走就行了,留在家里迟早被祸害。王仁厚已经死了,只要离开偏岭我就能够活下去。”

    直到zhè gè 时候,高静祥才知道王老爹不过四十刚出头。可能是因为生计艰难,所以看起来已经五十多快六十的mó yàng 。

    “王老爹,我们已经商量过了。”高静祥指着一匹骡子说道:“这上面有搜来的各种家伙事儿,还有两百大洋。您老一路做生意向西走,只要进入阜新就好办了。在阜新境内找到当兵的,就说是陈杰部队上过来的,就会有人安顿了。放心,到了那里您老jiù shì 人上人,再也不会被别人欺负!三妮儿到时候也会过去的。”

    当天晚上,外出监视敌人的战士返回来报告:小鬼子出动了两个小队来到偏岭镇,把尸体拉走了,并没有jì xù 停留,也没有杀人放火。

    秦万有吃惊地说道:“不是吧,难道小鬼子改邪归正了?”

    “长官,请恕我多一句嘴!”

    王老爹听到小鬼子的动静zhè gè 话题,就在旁边插嘴说道:“昨天晚上帮厨,听他们唠嗑,好像小鬼子在往东开进。鸠山那个杂种jiù shì 专门搞什么辎重,对,jiù shì 什么辎重兵,专门筹集粮草送往前线的。据说苇子峪那旮旯就驻扎了小鬼子。”

    高静祥闻言大喜:“王老爹,谢谢你给我们提供zhè gè 情报!”

    不能不gāo xìng!因为他们本来jiù shì 出来摸情况的,前几天碰到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力量。尤其是昨天晚上的战斗,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原来是小鬼子的辎重部队!

    加上小鬼子的大部队刚刚过去,所以才没有什么警觉性,结果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全军覆没。

    “王二虎,你们zhè gè 班把王老爹送到高官乡以北,然后在这里训练等我们回来。”

    高静祥知道不能再停留下去了,必须jìn kuài 搞清楚小鬼子的动向,因此对刚què dìng 下来的“偏岭班”班长刘疙瘩说道:“28个新战士都交给你了,给你们留下一挺歪把子、一门迫击炮和一具掷弹筒,步枪就管够吧,反正都在这里。等他们回来,你要抓紧军事训练!”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