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陈杰刨根问底,那个小家伙左右看了看,仿佛是怕被人听见,然后才低声说道:“我是gù yì 被邵本良抓进来的,目的jiù shì 为了搞掉zhè gè 刘大绝户和杨凤武!现在这两个王八犊子已经被你们砍头挂起来,那就没我啥事儿了.”

    “哟呵,没想到你zhè gè 小瘪犊子,竟然会来这一套!”陈杰半信半疑:“谁让你来的?如果能够说明白,老子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就和他们一样砍头挂起来!”

    到了zhè gè 时候,小家伙的身子也不发抖了,nǎo dài 也扬起来了,说话的嗓门儿突然提高很多:“长官,该说的我就说,不该说的打死我也不会说!我叫罗二毛,今年13岁,并不是勤务员,而是邵本良抢回来的马夫。让我进来的那个人对我有jiù mìng 之恩,我是不会说出他的名字的!大不了你也把我的nǎo dài 挂起来!”

    “妈了巴子的,你他娘的还来劲了不是?”陈杰又好气又好笑,从罗二毛身上,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如果不是白书杰伸手相救,他大概早就化成灰了。如果有人想从他嘴巴里知道白书杰的事情,估计回答也是一样的“大不了你把我的nǎo dài 也挂起来!”

    “不行!他娘的,你当老子说话是放屁呀,挂你的nǎo dài 有个屁用!从今天开始你就给老子当通信员,勤务兵和马夫就别干了。什么时候把问题说清楚了,老子就什么时候放你走,老子说话算数。”

    罗二毛一看自己走不了了,竟然开始威胁陈杰:“我的饭量可老大了,只怕你养不起的!”

    “你给老子放心,饿不死你!”陈杰懒得再理他:“给老子滚一边去,带领战士们把这里挖地三尺,什么东西都别留下!”

    罗二毛小nǎo dài 一扬:“挖什么挖呀,日本人为了总攻顺利进行,昨天刚刚送过来两门小钢炮,两挺重机关枪、六挺轻机枪。邵本良zhǔn bèi 用来装备他的主力老七团,所以现在还在仓库里。”

    “邵本良的装备本来就不多,还有一些枪支弹药,救伤的药品啥的,我不是很清楚。哦,对了,后面马棚里面可有好几匹宝马,那都是邵本良的bǎo bèi ,千万别忘记带走!我在这里伺候仨月了,老有感情了。”

    经过罗二毛带领搜查,警卫连很快就把战利品收集完毕,又找到了后面的马棚,除了罗二毛所说的两匹宝马,还有15匹东洋马和19匹骡子。

    因为担心罗二毛中途留了,陈杰看见他牵过来两匹宝马,因此恶声恶气的说道:“罗二毛,老子告诉你!如果你敢逃走,老子就把这两匹马宰了给你抵命。如果你不跑,老子就把这两匹马送给你一匹。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这人根本不叫道理!”罗二毛还真的被陈杰给吓唬住了:“就算我跑了,你也应该杀我,关宝马啥事儿?知不知道宝马通人性,关键的时候可以救你的命!”

    “老子懒得管那么多,反正你跑了老子就杀马!”

    陈杰吩咐马崇德赶紧集中部队转移,带领马队的事情就交给罗二毛和通信排。有这么多马匹骡子,还有司徒雄他们看着,他想跑也跑不成。来到镇子外面,两个排的战士早就整装待发。

    “马崇德,带领警卫连的连个战斗排和这两个排,组成一个加强连由你指挥。现在强行军直插五道庙背后,配合骑兵营打阻击的那个连,吃掉当面之敌,然后你们立即进入新开岭把人带出来,冲击东南面的爱阳集!我现在就命令张明瀚收拢骑兵营其他部队,立即夹击爱阳集!”

    马崇德带领部队离开以后,陈杰吩咐赶紧给骑兵营的张明瀚和特种营的李泊舟发电报:“骑兵营完成杨木林清理以后,立即绕道直扑爱阳集;特种营半个小时后逐步和敌人脱离,然后向北撤退,把敌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北面。明天摆脱敌人以后,直接返回天华山。”

    邵本良的看家老七团两个营被灭,新开岭西面的包围圈已经不攻自破。如果马崇德能够赶得及时的话,再吃掉一个营的敌人,整个新开岭的包围圈就已经彻底崩溃。

    至于爱阳集那边的一个营,应该已经没有退路了!

    往北jiù shì 新开岭,马崇德他们顺山而下直扑下来,那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往西退却的话,张明瀚的骑兵营两个连刚好挡住去路。往东北吗,那正好,天华山就在那边!

    陈杰这一发狠,因此决定同时对邵本良的四个营同时下手,把邵本良的有效实力极大地削弱,看看他今后如何成为“南满无敌”。

    目前已经吃掉了两个最精锐的骑兵营,剩下的那几个属于新六团和新八团。按照罗二毛的说法,两个营加起来也赶不上老七团的一个营。因为除了老七团是三个连的营,其他的都只有一个多连两百来人,算是两个连的架子。

    老七团剩下的一营,保护着邵本良参加军事会议去了。整个新开岭西南地区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部队,除非连山关或者安东的小鬼子铁道守备队出来。

    陈杰之所以这么大胆,最主要的一个原因,jiù shì 缴获了邵本良指挥部的一部电台,经过通信排长司徒雄亲自鉴定之后得出结论,这部电台已经有两个小时没有用过!

    而且后来从床底下也把两个报务员搜出来了,现在就在通信排里面看压着。据这两个人jiāo dài ,为了不让日本人过多地干预自己的行动,邵本良平时很少主动联系日本人。

    另外,邵本良还要防着手下人私自和日本人联系,担心别人和日本人凑在一起,把他一脚给踢开了。

    所以平时开着机器的目的,jiù shì 为了接收日本的命令。邵本良早有命令,只要他不在,任何人不能使用电台。所以他下午出去开会以后,电台就关闭了。

    得到这些消息以后,陈姐马上察觉到一个机会:也jiù shì 说,整个突袭行动,并没有泄露出去,甚至前方正在zhǔn bèi 作战的部队都不知道。就算有几个残兵败将逃走报信,但是自己这一边连续作战,打了就走,敌人也只能干瞪眼!

    这就叫做“说时迟那时快”,陈杰带着通信排和临时组成的“辎重队”一路南下,从蒋家沟折转向东,直奔鲍家岭一线。

    在路上的时候,还能够听到北面五道庙和前面鲍家岭传来激烈的枪声,随后枪声稀疏下来。等到陈杰他们赶到鲍家岭山梁,却发现骑兵营一个机枪班的战士,架着3挺歪把子机枪看守着70多匹战马和一大堆战利品。

    “报告团长,我们张营长已经打垮了敌人的新六团,现在和马连长顺着敌人追下去,据说就用这些残敌冲开爱阳集的大门,然后乱中取胜。让我们在这里等待团长,然后把这些战利品带走。”

    陈杰hē hē 一笑:“很好,这帮瘪犊子竟然开始给老子下命令!hā hā哈,老子变成收容队长和运输队长了!那还等什么,所有人动手,把这些东西绑在马背上带走!立即赶到爱阳集,看看那帮瘪犊子玩意儿,到底如何乱中取胜!”

    恰在此时,顺着山梁从东北新开岭方向冲过来一大群人,后面还有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距离鲍家岭已经不足两里路。

    陈杰一看大事不好,顿时从枪套里抽出自己的配枪——捷克式轻机枪,然后甩蹬下马低声叫道:“通信排把机枪留下带着马屁隐蔽,机枪班立即就地展开,zhǔn bèi 阻击敌人!”

    通信排也有3挺歪把子机枪,加上机枪班的3挺机枪,就在鲍家岭山梁两侧的大石头后面临时构筑了两个机枪阵地,形成的交叉火力,已经足以封住整条山梁。

    “先别开枪!”

    陈杰借着星光用望远镜一看,当先冲过来的一百多人都穿得破破烂烂,而是衣服的样式乱七八糟,手里的武器也是乱七八糟,这并不是一支正规建制的部队。

    “放他们过去!”陈杰已经知道第一批肯定不是敌人,因此低声叫道:“大家都隐蔽好,千万不要暴露目标,我们的敌人还在后面!”

    这一群人可能是忙于逃命,从陈杰他们身前跑过去,竟然啥也没有发现。大概过了两分钟,新开岭方向有冲过来五十多人,还不时转身向后面开枪。这也不是敌人,而是前面那一群人留下断后的部队!

    陈杰把身子压低,同时吩咐道:“把他们也放过去,老子倒要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人,在这种凌晨三点多钟还敢拼命追赶!”

    两分钟以后,这些人也从阻击阵地跑过去了,后面一百多米果然出现一百多人冲了过来。打头的jiù shì 3挺歪把子机枪,不时地向前面打着点射。

    可惜歪把子机枪在跑动中的命中率,那就属于全世界最惨不忍睹的!虽然能够给前面逃跑的人造成心理压力,但是shí jì 效果就没法说了。

    八十米、六十米、五十米、三十米!

    陈杰没有任何动静,机枪班的6名战士的右脸紧紧贴着冰凉的枪托,眼睛死死地盯着疾驰而来的敌人,自然也是稳如泰山!那是,团长就在身边趴着,你不稳也不行!

    二十米、十五米!

    “你们他妈的既然觉着活下去是个负担,那给老子全都躺下吧!”

    敌人已经到了身前,陈杰这才怒吼一声,捷克式轻机枪几乎是顶着敌人的胸口,打响了第一枪!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