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人之间,有时候jiù shì 一种缘分。张二愣属于猛张飞一类的人物,外表粗犷,实则内秀。他知道蒙古xiōng dì 最不善于来虚的,因此也就实话实说。

    结果是,张二愣用非常朴素的一番话,解释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然后就得到了29个生死相随的xiōng dì 。

    肝胆相照,生死相随。有些人一辈子没有碰到过,有些人jiù shì 一句话的事儿。就像周仓对于关羽,杨再兴对于岳飞,那都是这样的。

    这,jiù shì 江湖。你不相信也没bàn fǎ 。

    接下来两天,张二愣就一直和特木耳促膝谈心。呃,不对。应该是张二愣认真听取特木耳对于整个房山周边的情况介绍。

    特木耳跟随大土匪王英四年时间,当初迎接王英从天津返回察北,他就参加过。对于王英结交的各路土匪,自然有所耳闻。

    这其中就有几大股土匪,在房山境内竖杆立窑。对于房山境内的几股大势力,特木耳那也基本上算是了如指掌。

    房山境内的大势力,主要集中在三个地方:

    西北区统治者:殷耀东,河北镇东庄子村人,祖父是满清大臣,后成为南方政府的红人。哥哥殷祖豪,南方政府中央委员,堂兄殷子固,河北省政府秘书。

    因为“上头有人”,所以殷家是房山县西北矿区的统治者,吃干股(不拿本钱,专拿红利)、开公司(矿石由他们统购统销,如今全部销给日本人)。

    西北区羊耳峪村:苏志超,è bà 地主,吃人不吐骨头,说的jiù shì 他了。有联庄自卫队三百余人,附近的村民都是他家的长工。

    东北区统治者:王凤来,晓幼营的人,铁杆汉奸。祖祖辈辈的大地主。盘剥的方式:“包干枝”(先拿出很少一部分钱,让老bǎi xìng 把果树种好,五年以后果树就属于他的)。

    西南区周口店:常富贵,祖上是满清的功臣,北伐军来了他投降,后来就民国了。因为家里的祖产不老少,又在南方政府有了势力,现在垄断周口店对外的商业贸易。

    房山境内最有名的土匪,主要集中在西南区,东北区也有:

    东北区的土匪头子:刘老虎,在戒台寺、金蝉洞一带,原来有七百余人。两年前被29军剿除被捕,花了几个钱又出来了。

    西南地区土匪头子:胡振海(娄子水,主业:挖蘑菇——盗墓)、周文龙(主业:请财神——绑票)、张胡子(主业:抱童子——偷小孩子,也jiù shì 现如今的拐卖儿童),最多的时候有几千人。

    在房山和外面交界的地方,还有更大的土匪势力,宣化县与蔚县交界的山沟等都是土匪巢穴。

    巨匪王大美、王二美xiōng dì 俩,1927年在蔚县北山聚集六十多名匪徒拉起了杆子,在阳原、蔚县、涞源和山西省的天镇、广灵、浑源一带抢掠绑票,现在手下有小两千人。

    怀安县东山区是土匪出没之地,现在还存在牛拐子(牛石枝)、黑老大(张忠义)、黑老三(张忠礼)、四元子(张明宝)、八元子(张明会)等大小杆子土匪六百多人。

    特木耳最后说道:“大哥,最离谱的,还是蔚县东北的一根杆子了不得。领头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号称盖七省。后来听王英说过,对了,叫谭金燕。她手下的土匪都是女人,据说有1900多人,而且装备特别好。最糟糕的是,她的大寨就在五龙山,距离我们这里只有不到两百里,中间就隔一条小河。”

    张二愣从特木耳口中终于搞明白了这里的基本情况,这地界儿除了一般的老bǎi xìng ,其他的势力都不是什么好来路。看起来眼下的局面还不是一般的糟糕,而是非常糟糕的那种。

    房山县距离北平不过百十来里路,按说都属于“天子脚下”。张二愣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土匪的天下。

    前两天邹宝银初步介绍的时候,他还真的没有当一回事儿。这一次特木耳详细说了一遍,他终于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这些土匪团结起来的话,那就有近万人。这还是排得上号的大杆子,根本没有计算那些小杆子、“二棒子。”

    先别说在这里搞七搞八,如何在土匪群中生存下去,张二愣已经开始头痛起来。

    现在自己刚来,风声还没有外泄。一旦让土匪知道自己的人数不多,而且装备大大的好,麻烦自然就上身了。

    想到这里,张二愣还是决定就近下手,先把身边清理干净再说其他:“xiōng dì ,先前你说这里有你的暗桩,到底是谁?”

    “那不是别人,jiù shì 东北区的刘老虎。去年初被人保出来以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现在手下又有了两百多人,不过已经搬到了猫头顶和大坨子一线。因为他曾经想参加王英的狗屁大汉义军,所以我这一次jiù shì 来找他打听消息的。”

    “自从被二十九军剿灭一次以后,他现在一般都不弄出大动静。前天和他交换情报的时候,好像他接受了县党部谍报部的指挥,而且武器都是什么社提供的。哦,蓝衣社,jiù shì 南方政府提供的,据说是为了专门duì fù 共.匪,现在叫做什么别动队。”

    张二愣在地图上看了一下:“猫头顶,那不就在我们东面一百多里吗?刘老虎的装备怎么样?有没有防御工事?”

    “装备还不错的,花机关枪我就看见过三十多支,捷克式机枪我也看见了两挺,其他的不是很清楚。”特木耳最后说道:“没有什么具体的防御工事,jiù shì 一片山梁上面天然的地形。因为自己不好出面,所以他现在和四周的大杆子都有联系,都是让别人出手,他从中抽头。我当时jiù shì 答应他十抽二。”

    “zhè gè 刘老虎必须铲除掉。”张二愣沉声说道:“有zhè gè 家伙在心脏地区居中调度,我们zhè gè 地方实在是太危险。部队从百花山下去,顺着大石河向东移动。过了河北镇折转向北就可以到达双凤岭一线,然后给刘老虎一个突然袭击。”

    特木耳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大哥已经决定了,我带路。”

    “你们的武器太差,好多人都是老套筒,这不能打仗。”张二愣摇摇头说道:“陈家营缴获的武器也没啥用处,膛线都快要磨平了。你的zhè gè 排需要更换装备,然后利用七天时间让xiōng dì 们熟悉。一共29个人,你出来当排长,另外编成两个14人的战斗班。每个班给你们装备2挺机枪,6支定倭一号冲锋枪。”

    接下来七天时间,炮兵连主要是修建隐蔽炮兵阵地,在四个方向上分别构筑炮台,保证山炮能够随时到位。

    机枪连主要是分三个层次构筑重机枪阵地和轻机枪阵地,确保敌人不能随便攻上主峰区域。

    突击连已经派出去两个排,对四周的环境进行详细侦察,掌握周边的动态。尤其是隐蔽侦察双凤岭和猫头顶一线的土匪情况,zhè gè 是最大的重点。刘老虎的存在威胁太大,张二愣有些寝食难安的感觉。

    警卫排主要任务jiù shì 整理团部指挥部,架设电台和承德方面取得联系。另外jiù shì 指导特木耳的战斗排两个班熟悉新武器,让他们jìn kuài 形成战斗力。这其中还要讲解热河方面军的军纪军规,作战的基本套路等等。

    张二愣带着部队隐藏在大山深处进行基地建设,其实整个房山县境内这几天已经吵开了锅。

    陈家营被打开,这不是一个小事件。陈家营自从建立营寨以来,先后遭到过十余次土匪的围攻,但从来就没有被打开过。这一次不仅被打开了,庄主陈积善竟然被砍了nǎo dài 。

    类似于陈家营的营寨,整个房山境内一共只有四座。这是那些高门大户当年花费巨额资金,专门找到中央军88师工兵营营长设计改造的,据说能够挡住三千土匪的围攻。过去十余年来也的确是如此,几乎所有的土匪都在这几座营寨门前吃瘪。

    正因为如此,陈家营被攻破,那jiù shì 石破天惊的震撼消息,让所有类似的家族开始惶恐不安。尤其是陈积善的便宜姐夫王凤来,那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王凤来是昨天傍晚时分得到消息的,算起来陈家营已经被攻破两天了。因为得到了zhè gè 消息,他昨晚基本上就没敢闭眼睛。把刚娶进门不到一年的四姨太,16岁的杏花扔在一边,就这么在炕上直挺挺的躺了一夜。

    王凤来一夜没睡,首先jiù shì 想到陈积善和自己有些亲戚关系,那些人会不会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头上?这种可能性完全是存在的。

    因为传回来的消息说,陈积善虽然被砍了nǎo dài ,但营子里一百余口人都没有动,而且其中还有十几个美貌的小女子也没动。所有这些信息,都让王凤来胆战心惊。这不是一般的土匪干的,搞得不好很可能jiù shì “红字头”的人干的。

    其次,陈家营的营寨挡不住土匪的进攻,王家营那就不用指望了,因为这两座营寨的结构和火力配备都一样的。

    土匪离开没有?会不会马上找自己的麻烦?这些事情不想则已,越想越头疼。头疼之后,jiù shì 无法入睡,眼睁睁一夜到天明。

    尤其是让王凤来闹心的是,小老婆杏花不让他睡觉。

    杏花是去年春上娶回来的四姨太,年仅16岁。要mó yàng 有mó yàng ,要身材有身材。尤其是雪白的皮肤水嫩水嫩的,就像一个熟透了的大猕猴桃。只要是个男人都想啃一口,恨不得抱在怀里不撒手。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