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好像没有睡醒似地挂在东面的天空中,眨巴着干瘪的眼睛。旷野的树木草丛在微风中,懒洋洋地摇动着自己的身躯,显得有气无力。

    奉天城仿佛一头被驯服的猛虎趴在地上,虽然失去了往日的精气神,但是它的威慑力还在。

    由于最近南满地区很不太平,往日很少出现在城门口工事里的日军,也在小北边门外的岗亭里面坐班。

    两个拒马横在路中间,两个黑衣警察虽然不是很情愿,但也必须背着步枪在面后来回走动着,不然的话在日本人面前不好jiāo dài 。

    就在zhè gè 时候,小北边门外大路上一里地(500米)左右,突然出现了一队车马。正浩浩荡荡向城门奔来,顿时引起了城门口两个黑衣警察的注意。

    说是一队车马,其实很夸张,因为只有一辆马拉篷车。虽然装饰很华丽,但的确只有一辆车。

    不过,在这辆车前面有一匹枣红马,上面端坐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他似乎对眼前的这座古城很感兴趣,正在不停地左顾右盼。

    在马车后面,还有四匹马跟着,马背上坐着四位身穿日本武士装,腰间斜插着武士刀和胁差的武士。

    看那杀气腾腾的mó yàng ,jiù shì 马车的保镖。赶马的车夫戴着一顶草帽,右手扬着马鞭不停的吆喝着,催动马车直奔城门口。

    两个小警察一看这架势,来的分明是日本人。自己惹不起,还是赶紧把岗亭里面的太君请出来比较hé shì 。

    得到小警察的报告,两位日本兵提着步枪从岗亭出来,口中还不相信:“纳尼?来了一群帝国臣民?”

    不过他们很快就相信了,因为车队已经到了前面两百米附近,就算睁眼瞎也快看清了!

    不看清也不行了,因为马车后面的四位武士里面突然冲出一匹马,已经直奔岗哨而来。

    这人还没到,一口标准的横滨口音喝骂声,已经先传了过来:“八嘎!植棉株式会社董事会副会长的千金,美枝小姐车驾到了,你们竟然还不让路?”

    两个小警察虽然能够听懂几句简单的日语,但是这一位说得太快,而且脾气不大好,所以没有听得太清楚。

    不过两位日本兵已经完全听明白了:“哈伊!阁下,我们在执行军务,并没有接到相关通知,对不起了!不过,还请你们出示相关证件,现在南满地区反满抗日分子活动猖獗,危险大大的!”

    就在这时,马车已经来到附近停下。随着车篷门帘一挑,从里面躬身出来一位穿着白底红花和服的漂亮小姐。

    车夫赶紧从车后取下一个小板凳放在车旁,那位小姐撩起和服下摆,这才从马车上下来。

    随着木屐的踢踏声响起,漂亮的美枝小姐很快来到那位武士旁边说道:“武田君息怒,帝国的勇士为天皇陛下在外面征战很辛苦的,你不能这么对待他们!山本君,麻烦你把证件拿出来让他们看看!”

    原来穿着西装的那一位jiù shì “山本”,美枝小姐打招呼了,他才从马上下来,然后在西服里面摸了半天,终于掏出一个紫红色小本子,封面上有一朵烫金的樱花,然后上前两步朝那个说话的士兵脸上甩过去。

    哨兵不敢发怒,从地上捡起证件擦干净打开一看,顿时把证件合上,恭恭敬敬地递给山本:“山本阁下请恕罪,我们是职责所系,不得不如此。还请你多多原谅,多多关照!”

    山本接过自己的证件揣入怀中,刚要说话,那位美枝小姐已经让保镖打开了马车的门帘,又从里面拖出一口土黄色藤条箱提到哨兵面前,结果手忙脚乱一打开,把箱子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两套和服,还有女人亵衣亵裤之类的东西一大堆。

    哨兵已经吩咐两个小警察:“山本阁下、美枝小姐,不用再检查了,快快进城去吧!”

    美枝小姐的马车经过岗亭的时候,还专门探出身来和两个日本兵到招呼:“多谢关照!赛有拉拉!”

    两个日本兵让小警察把拒马重新放好,这才重新回到岗亭里面。

    “曹长,刚才进去的是什么人?”

    那个检查证件的家伙低声说道:“嘘!那个山本是《大青岛报》记者、‘胶济路沿线时事联合会’理事山本筱次郎,花谷工作室花谷藤斋、佐藤健次签发,上面有青岛海军司令部的暗印。”

    刚才进城的不是别人,正是特战大队第一特战排的战士。美枝小姐jiù shì “友情演出”的通信小队队长刘宛若,山本筱次郎正是一排长向朝阳。

    服装、证件全部都是真的,不过真正的美枝小姐和山本筱次郎这两个人,如今正在秦月芳和盛治国的内部安全局“做客”!要说起来,这是一件绝密的事情,也是史连城能够重新出山的根源。

    花谷藤斋,是小鬼子驻山东武官,专门负责和韩复榘联络“华北五省自治”的事情。

    因为韩复榘要在日本人和蒋某人之间周旋,所以和zhè gè 花谷藤斋打得火热,其实也是虚以委蛇而已。

    “胶济路沿线时事联合会”,其实jiù shì 小鬼子驻青岛海军司令部的间谍机构,佐藤健次中佐jiù shì 山东特务机关长。

    魏冲上一次从塘沽抓回来小鬼子的七名“实业考察团”成员,一直被关押在饶阳县,偶尔还需要参加“特殊劳动改造”。

    这件“绑架人质”的事情至今没有解决,天津的多田骏因为威胁何应钦没有起到效果,而且把两个最友好的“中间人”殷汝耕、潘毓桂给弄丢了,现在找不到可以找魏冲他们沟通的人。

    小鬼子外务省被逼;,于是责成青岛驻军协助处理此事,一定要jìn kuài 把7名考察团成员弄回来。

    古怪的是,被魏冲劫回来的7个人里面,有一个家伙来头不小,竟然是小鬼子驻青岛舰队司令官末次信正大将的外甥!

    末次信正听说自己的外甥在塘沽被绑架,这简直是一种侮辱!因此接到外务省的情况通报之后,他立即找到佐藤健次,命令海军部在济南的特务机关竭尽全力,一定要查清楚“实业考察团”到底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正因为如此,北平、天津、石门(石家庄)、济南、青岛的所有特务机关全部开动起来,华北范围内戴红帽子的、挂青天白日的、还有热河别动队的所有地下组织都被卷进去了,一场看不见的“地下战役”全面爆发。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让各方面的人不明所以,被迫应战。因为事起仓促,几方面都显得措手不及!

    杨二丫虽然要配合魏冲他们行动知道一些内幕,但也感到有些吃力,因此要秦月芳和盛治国赶紧派人增援。

    就在zhè gè 时候,史连城身体康复出院了。因为他的身份实在是有些尴尬,每天关在地下密室也不行。

    接到杨二丫的电报以后,秦月芳和盛治国一商量,干脆把这尊瘟神送过去算了,反正他在大青山jiù shì 少年特种班的班长,搞阴谋诡计和暗杀都还过得去!

    就这么地,史连城化名白书臣秘密到了天津,直接带领两个中队的别动队员,和其他三个方面的势力展开了为期半年的战斗!

    没bàn fǎ ,那个时期内,所有的地下势力都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才是朋友,简直jiù shì 一场乱战。

    结果史连城率领的别动队,因为他的一手梅花镖和一手单刀功夫没有碰到对手,结果五战五捷,救出了四十多名热河别动队的、戴红帽子的、挂青天白日的“地下盟友”。

    最大的收获jiù shì 在天津法租界里面发了线索,然后一路追踪到塘沽,又到到静海境内,抓获了山本筱次郎和美枝谷介,当然还有四名打手。

    杨二丫通过初步审讯,知道事情严重,就让史连城亲自把这几个人送回承德,交给审讯专家盛治国想bàn fǎ 。

    也jiù shì zhè gè 时候,白书杰组建特种大队,秦月芳和盛治国觉得史连城应该重新出山,从华北的乱局中脱身出来,让小鬼子永远也搞不清楚,他们一个执行绝密任务的小组到底怎么样了!

    史连城奉命组建特战大队,首先què dìng 第一特战排的排长,发现向朝阳这家伙,竟然和那个被他抓回来的山本筱次郎,长得像一个人!

    如果不是把两个人放到一起比较了半天,史连城差点儿再次犯错误,枪杀自己的战友!

    盛治国不亏审讯专家的称号,德国党卫军的那一套工作流程用了一半,山本筱次郎和美枝谷介,差点儿把自己屁股上长了两颗红痣都说出来了,如果他们能够看见自己的屁股的话!

    第二天晚上离开阜新以后,史连城把特战大队带进来盘龙洞,然后兵分三路对奉天城及其周边情况进行最后侦察。

    担负追踪大汉奸韦焕章的任务,就非向朝阳莫属。刘宛若因为是奉天城本地人,地形环境熟悉,摇身一变成了美枝谷介!

    史连城在天津的半年时间,分别和小鬼子的陆军部、海军部间谍机构打过交道。从中发现这两个部门有些水火不相容,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所以才让向朝阳他们明目张胆进入奉天。就算关东军特务机关把向朝阳的照片拍下来寄给海军部,也不至于露馅。

    同时,史连城觉得,山本筱次郎和美枝谷介出现在奉天以后,还能够转移小鬼子山东方面的注意力,对杨二丫他们或许能够减轻一些压力,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这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