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两个家伙冲上前来要架住张景福,然后拖出去打军棍的zhè gè 瞬间,从外突然冲进来六七个人.

    他们进门之后不由分说jiù shì 一片乌光闪过,房间里面包括宪兵小队长在内的七个人,根本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全部被割断了脖子!

    原来,zhè gè 宪兵队的大门口一直有两个哨兵站岗,这是战士们从外面发起攻击最大的障碍。

    如何不动声色拿下这两个哨兵,jiù shì 张景福和龚志强需要制造的乱子,也是给大部队打开进攻宪兵队的通道!

    张景福和龚志强纠缠在一起,从马路上一直滚过去。因为满嘴都是地道的横滨口音,加上热河方面军的军服和小鬼子本来就很接近,在晚上更本就分不出来。两个哨兵刚开始并没有劝架,而是抱着步枪在那里笑嘻嘻的看热闹。

    说来也是,每天打人杀人其实很枯燥无味的。现在有两个“同胞”免费表演“柔道”,那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打发打发这无聊的夜晚难熬的时刻。

    宪兵小队长不知道为什么事情正在发愁,外面突然吵闹不休,让他就更加烦躁。本以为两个哨兵会出面制止这种吵闹,维持宪兵队的“肃穆与威严”。没想到宪兵小队长紧接着听到的jiù shì “吵闹”加“大笑”,哨兵也参与制造“噪音”!

    宪兵小队长越听就越烦躁,越烦躁就越生气:“八嘎,这里是宪兵队,jiù shì 别人口中所说的阎王殿。你们这帮混蛋,竟然在我的宪兵队大吵大闹,又哭又笑,当我这里是菜市场和剧院吗?”

    简直目无王法,看样子都想翻天,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因为如此,宪兵小队长从办公室冲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怒火中烧。原本想一出来就给两个哨兵几个大耳刮子,没想到在地上扭打的张景福和龚志强一个翻滚,差点儿把宪兵小队长撞翻在地。

    这件事jiù shì 火上浇油,让宪兵小队长气上加气,怒上加怒。如果不是看在同是帝国勇士的份上,他当时就恨不得把两个混球给砍了!这才一叠声的催促哨兵,把两个不知死活的混蛋拖进去严加管教。

    看见自己的小队长怒火滔天的面孔,两个哨兵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在哨位上值班,并不是在戏台上看戏,这已经严重失职!

    一听小队长没有立即追究责任,而是要把两个闹事家伙抓起来,两个哨兵自然奋勇争先,将功补过!

    三排长梅靖华通过挖出来的瞭望孔,一直盯着这边的动静。看到两个哨兵参与抓捕违反军纪的士兵,结果把哨位给空出来了。这jiù shì 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暗中一声令下,推到已经挖松的围墙冲了出来!

    马路只有15米左右的宽度,几个跨步就已经冲进了宪兵队的院子。队员们按照事先分配好房间,各小组就直奔自己的目标。

    现在不能惊动更多的人,战士们挥舞着哑光三棱刺,发起了一场白书杰所说的“主动发起肉搏”的战斗!反正这里面穿军装的只有两个人不能杀,其他的都是属于必须jìn kuài 灭绝的对象!

    九个房间一共只有不到三十人,而且还是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被七十个嗷嗷叫的小老虎yī zhèn 突袭,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夺取宪兵队办公楼的战斗就已经shèng lì jié shù !

    下一个瞬间,宪兵队的大门口就已经加了双岗,而且是四个哨兵站岗,其中就有两挺歪把子机枪!

    没bàn fǎ ,自己的武器不能明目张胆的摆在马路上,只好把人家宪兵队的武器“临时借用一下”装装门面。万一过来一个内行,那也好应付一番。

    直到zhè gè 时候,才从对面院子里出来两个人,正是四班一名战士押着那个人被抓的铁杆汉奸“训导员”。那家伙一看战士们正在往一间房子里面抬小鬼子的尸体,吓得双腿直打颤。

    “快说,如何才能穿过地下通道?”张景福让战士们把那家伙带到地下通道入口附近,低声喝问道:“后面的瞭望楼在什么部位,上面有几个人?监押室登记处有几个人,一般的看守都在什么位置?”

    “长官,通道的出口处有两名哨兵把守大铁门,进去的左手边jiù shì 进入瞭望楼的大门。上面有两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平时都是四个人看守。从通道出去30米jiù shì 监押室登记处,里面也是监房狱警的轮换休息室。狱警一班24人,加上正副典狱长在内jiù shì 26人。”

    张景福低声喝道:“梅靖华,你带领一班战士把宪兵的头盔带上,带上宪兵的武器,压着zhè gè 家伙在前面带路,就说有囚犯交给里面收监。如果他敢耍花招,就立即拖回来剥大葱!”

    “龚志强,你带领三班战士同样使用宪兵的武器,带上宪兵头盔夺取瞭望楼。其他人把冲锋枪紧贴在身侧,装着被押解的难友在中间。进入大铁门以后,一班剿灭狱警,然后搜查所有秘密刑讯室。”

    “二班进去以后,立即把所有牢房全部打开。不过要注意,你们要先说明身份,让大家保持安静。千万不要搞得鸡飞狗跳,路人皆知。一定要把所有的在押难友全部放出来,然后把难友带进我们先qián jìn 来的小跨院进行分类。出发!”

    战士们全部进入通道以后,张景福并没有跟进去。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具体分别,他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做,甚至比杀几个狱警更重要。

    命令四班长带领六名战士离开宪兵队大门,到外面的马路上隐蔽起来,四班剩下的战士在门口加强对外警戒,他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首先jiù shì 全面搜查宪兵队办公楼,查找武器库。毕竟被自己救出来的这些人,里面肯定有一些能够使用武器。接下来带领这么多难友实施大转移,那才是另外一个艰巨的任务。

    其次jiù shì 白书杰jiāo dài 的,一定要把秘密文件收集起来带走。如果有可能的话,尽可能把所有带有文字、图片的资料全部带走。据说今后有极大的用处,甚至必剿灭一个师团还严重!

    第三,根据一般规律,小鬼子的宪兵队监狱里面,身上完好无损的难友肯定不多。被折磨成为重伤的难友必定不少,自己根本无法走路的绝对大有人在。所以他要把宪兵队的几辆囚车找出来,并且加满油备用。

    九个房间搜查下来,让张景福大失所望。除了先前灭掉的20几个宪兵留下了步枪,另外两挺歪把子已经在大门口值班了。

    没bàn fǎ ,他只好去找囚车。宪兵队如果没有囚车,那就不叫宪兵队,直接叫收容所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囚车,张景福这才着急。

    办公楼的西面已经顶到围墙了,自然一眼如故没有必要费神。东面有一条小巷子,张景福这才戴上一顶宪兵头盔,拧起一支步枪拐进去。走了不到二十米,小巷子已经到头,出现另外一道小侧门。

    张景福偏头一看,找到地方了!这里是另外一个独立的院子,一溜四辆囚车停在院子里,都是那种长长的,带有铁蒙皮的家伙,草绿色在黑夜里看起来黑乎乎的。

    张景福刚刚从小门进去,一声大喝吓了他一跳:“站住!你的什么的干活?”

    “发现可疑电台信号,小队长zhǔn bèi 出警搜查,让我过来看看车辆。”张景福随口编了一个理由,一边说一边半低头半偷看,这才发现进门之后有一个岗亭,里面有一个哨兵值班。

    “哟西!”哨兵也没有仔细问什么,又低头不知道忙些什么。

    现在已经九点半左右了,哨兵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张景福扛起步枪摆出一副就要lí qù 的架势,结果经过岗亭大门的时候,一个闪身已经到了岗亭里面。

    那个哨兵还没有fǎn yīng 过来张景福要干什么,自己的nǎo dài 就已经被别人抓住了。再想发出喊声呼救已经显得太迟,嘎巴一声颈椎骨已经被扭断。

    有了zhè gè 岗亭的jiāo xùn ,张景福终于提高了警惕。他突然想起来小鬼子和自己的热河方面军完全不一样,不同的兵种都是严格分开的!这里既然有囚车和摩托车,那就说明这里面肯定有汽车兵!

    “老子真是个马大哈,总司令介绍小鬼子军队编成的时候,专门强调过热河方面军和小鬼子军队的最大区别。事到临头竟然忘记了,老子真是个猪头。”

    张景福背着步枪,迈着巡逻的步伐开始在院子里进行巡逻。心中不停地骂自己:“今天幸亏没有大队长跟着,如果被他们发现老子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这次的考核肯定完蛋!别说副大队长了,我看当战士都够玄乎!”

    事情没有发生yì ;,张景福终于找到了汽车兵休息室,里面还有轻微的鼾声。

    张景福点点头,心中暗道:“这才比较符合宪兵队的shí jì 情况。因为抓捕嫌疑犯并不是根据你上下班的时间来què dìng 的,二十四小时都属于上班状态。没有事情就赶紧休息,随时zhǔn bèi 出警!”

    从肩上取下步枪靠在门外的墙上,把哑光三棱刺拔出来捏在手中,张景福这才慢慢推开汽车兵的休息室。

    里面一条通炕,上面有六个人并排而卧。进门的右手边靠墙有一排兵器架,上面整齐的立放着十几支步枪。

    张景福脚下一个滑步就已经到了炕头,心中还在叹气:“唉,看来你们的确是辛苦了,那就好好睡一觉,老子免费送你们一程!”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