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翻译官为了从张玉姝身上找到线索,他先找驻尖山窑伪军郑营长商议,决定让张玉姝回家,参加弟弟的婚礼。同时秘密派伪军20人,化装成为农民,充当贺客,暗藏武器跟梢,zhǔn bèi 借机捕捉邓铁梅。

    这些鬼鬼祟祟的勾当,汉奸们以为愚弄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是不成问题的。哪知张玉姝当即识破奸计,于是将计就计,大大方方赶回娘家。

    邓铁梅一方面在张家的前后山制高点部署20多名战士,以防不测,另一方面也化装为贺客进入张家。

    张玉姝和邓铁梅在张家相见时,佯装彼此之间不认识。一直等到贺客划拳行令吵闹不休的时候,邓、张二人才找到机会秘密相会。

    张玉姝告诉邓铁梅:“你怎么来了,可要千万当心!有密探跟踪我,就隐藏在这些客人里面。”

    邓铁梅说:“你放心,我有zhǔn bèi 。”

    张玉姝又对邓铁梅说:“你放心,我决不会有玷辱你人格的行为。王翻译官有千条妙计,我有一个拼死的决心。我如果能够活下来,你要一心抗日,不需牵挂;我如果不在了,为了家仇国恨,你就更必须和鬼子拼到底。一句话,万万不要动摇抗日决心。”

    饭后,张玉姝离开家回到尖山窑。敌人的密探此行一无所获,也只好尾随而归。此后,王翻译官多次向张玉姝逼婚,又找出郑营长来帮腔,但均被张玉姝婉言jù jué 。

    在弟弟张文燮婚后一个多月,邓铁梅被密探告密,被伪军逮捕械押到尖山窑。

    王翻译皮笑肉不笑地对张玉姝说:“你日夜想念的那个胡子,终于被逮住了,已押到尖山窑,你很快就可以和他共同生活了!”

    得知邓铁梅被俘的消息,张玉姝并没有什么震惊的表情,而是看在空旷处默不作声,脸上根本jiù shì 古井无波。

    此后,王翻译官和郑营长三番五次地动员张玉姝去劝说邓铁梅投降并招抚部属。然后效忠皇军,享受荣华富贵。

    可惜张玉姝自从知道邓铁梅被俘的消息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个字。不管王翻译采用什么方法,最后一个字都没有得到。

    这帮杂碎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把张、邓双双押送凤城县,重新交给小鬼子的宪兵。在凤城期间,小鬼子用高官厚禄诱惑邓铁梅,也曾以夫妻团聚哄骗张玉姝。这些伎俩一一遭失败后,遂又押送到沈阳陆军监狱。

    刚开始,邓铁梅和张玉姝在沈阳陆军监狱是分开关押的。不久,敌人将张玉姝的母亲抓来同其关在一起,想利用母女之情来软化张玉姝的意志,结果没有成功。

    1934年9月初,张玉姝同邓铁梅被敌人关在一个监号,让他们过夫妻生活,企图用温情来动摇邓铁梅和张玉姝的意志。

    可是敌人的算盘又打错了,邓铁梅和张玉姝在一起要么不说话,要么jiù shì 张玉姝慷慨陈词,让邓铁梅振作精神。

    张玉姝多次对邓铁梅说道;“头可断、血可流,我决不做民族的叛徒!我已经决心一死,也决不丢人!但我愿意和你同生共死!”

    1934年9月29日凌晨,邓铁梅被处死于狱中。当天晚上,张玉姝被拉到浑河边上活埋了。

    历史上的邓铁梅和张玉姝夫妇,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白书杰看不起邓铁梅的地方,jiù shì 在张玉姝弟弟结婚的那一天的biǎo xiàn !

    邓铁梅带人来了,他自己也化装进去了,却把部队放在外面——这是他自己的供词。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此其一。

    其次,邓铁梅化妆进入张家,究竟是为了干什么?难道仅仅是过来看看,自己的女人当俘虏的日子舒服不舒服?不清楚!

    没有证据证明邓铁梅有什么其他更大的预谋,一直到他被抓住,也没有什么具体预谋。

    第三,来的密探不过是十几个伪军,邓铁梅既然决定化妆进入张家,他手下那个时候至少还有500人的部队,为什么没有进行周密策划,来一个将计就计把自己的小老婆救出来?zhè gè 问题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讲不通!

    邓铁梅的部队曾经发展到近两万人,而且也和小鬼子面对面硬干过,现在竟然害怕十几个伪军。能说得通吗?说不通!

    把自己的女人jì xù 留在狼窝里当战俘,邓铁梅自己一个人带领20几个战士们就这么走了,而且没有丝毫留恋。

    难道希望张玉姝率先做出妥协,然后他就坡下驴吗?没有根据不能乱说。但是,只要是个正常男人,zhè gè 问题只怕都想不通!

    最后,邓铁梅是在监狱里面被毒死的,小鬼子的报纸《大同日报》于1934年9月30日发表一条消息:“匪首邓铁梅于本月二十八日午夜于军法处住居内,染患急性肺炎,当即毙命……”

    当然,小鬼子的话那都是放屁,不能信的。“文化.大革命”后,经过有关记者调查,曾经直接参与谋害邓铁梅的汉奸赫慕侠证实,邓铁梅是用毒药毒死的,张玉姝是他们在浑河北岸活埋的。

    问题就在这里!

    邓铁梅是被毒死的,但是,张玉姝,这位年仅24岁的漂亮女孩,竟然是在浑河北岸被活埋的!这已经被当事人承认,确认无疑!

    孰轻孰重,这难道还用问吗?

    白书杰有理由怀疑,张玉姝才是最坚定的抗日分子!邓铁梅已经被彻底打怕了,丧失了最基本的战斗精神。

    后来完全是被张玉姝影响了,才坚持走到最后!因此小鬼子和汉奸对张玉姝恨之入骨,所以采用了最恶毒的“活埋”来泄愤!

    正因为如此,白书杰认为张玉姝应该是中华民族最伟大女性的代表之一,应该受到整个民族的永久缅怀!

    还有,当年残害抗日英雄的汉奸、特务,全部都是“寿终正寝”,一直活到1989年!

    出卖杨靖宇的、打死杨靖宇的;出卖邓铁梅的、毒死邓铁梅的;抓捕张玉姝的、活埋张玉姝的;那些应该被活剐的杂种,为什么没有被追究责任?

    不管怎么说,白书杰希望立即见到张玉姝这位传说中的女英杰,把有些yí huò 弄清楚。

    可惜,人力有时穷!

    三天后,承德野战总医院传来消息,邓铁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医生症断结果是:“邓铁梅因为被连续大剂量注射致幻药物,导致脾脏、心肌严重损伤,出现严重肾功能衰竭。张玉姝症状稍轻,目前正在紧急抢救中。”

    第四天,秦月芳抱着一大摞资料来到白书杰作战室,然后拿出一个大型账簿似的东西翻开说道:

    “经过初步鉴定,奉天陆军监狱里面关押的,绝大部分jiù shì 邓铁梅原来部队的战俘。据他们陈述,小鬼子之所以没有动他们,jiù shì 希望邓铁梅能够转变态度和日本人合作,并且已经给了奉天警备司令部第四大队的编制。”

    白书杰点点头:“按照我们的标准,这些人里面,意志比较坚定的有多少?”

    “经过我们的摸排,已经把其中57人单独控制起来了。另外,超过35岁的有281人,满足我们要求的有一部分。其他的人来自各个方面,还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弄清楚。不过,从奉天第一监狱过来的416人,绝大部分都是进步学生,很不错的人。”

    “这些人就暂时放在阜新吧,一定要严格审查!”白书杰心中已经有所明悟,最后接着说道:“现在最关键的,jiù shì 张玉姝的身体能够huī fù 过来吗?我听说她的体质不是很好,是不是zhè gè 样子?”

    秦月芳点点头:“张玉姝的身体,似乎先天不足,所以显得比较弱。但是医生经过检查,并且询问她本人以后,才知道她是最近这几天才被注射药物的。据说是因为拉肚子才被注射,小鬼子骗她说是治病的。身体huī fù 没有问题,大概还有不到七天就可以出院。”

    白书杰点点头:“那行,等张玉姝身体康复了,我们给邓铁梅开追悼会,纪念他的抗日功勋!”

    秦月芳离开以后,白书杰这才明白为什么邓铁梅两口子多活了半年多。jiù shì 因为陈杰干掉了奉天警备司令部曲定军的第一大队,所以小鬼子希望找到另外一个代理人。没想到张玉姝和邓铁梅软硬不吃,最后恼羞成怒就杀人!

    可惜邓铁梅身体已经被整垮了,如果能够抢救过来,白书杰原定的计划jiù shì 组建一个营,进入陈杰独立团的编制,这样南满独立团的力量就得到进一步加强。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就有些;起来。

    史连城他们一连串的手段使出来,小鬼子果然上当。随后后来找到了相关线索,说是有人看见被解救的大批人都往西面去了,但是小鬼子却认为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肯定和南方的蒋某人脱不了干系。

    杨二丫昨晚发电报过来说,多田骏最近一段时间在华北的动作加大,有关西北军第二十九军必须离开张家口,让出张北通道的事情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白书杰看着地图,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历史的车轮谁也挡不住!老子给小鬼子找点麻烦,本想让小鬼子老实一下,没想到小鬼子又采用另外的手段来得到张北。难道《秦土协定》还是要按照历史的轨迹,在固有的时间内签订吗?”

    “来人!”

    《秦土协定》是在《塘沽协定》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侵吞华北的文字条款,比“丧权辱国”还要严重!

    白书杰越想越生气,因此决定再给小鬼子一个jiāo xùn ,不能让他们太自由自在了!

    萧腊梅闻声进来:“啥事儿啊,大呼小叫!”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