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如月虽然在外面顶着土匪的名头,其实本来就不是土匪,严格说起来应该是红灯照,就和当年甘彤的天罡三十六燕一样的。这和环境有很大关系,没有什么具体的可比性。

    不过甘彤碰到的是白书杰,于是上演了“英雄救美女”的狗血情节,然后把自己的队伍直接带过去,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花如月遇到了凌开山,没有更多接触的机会。不要说英雄救美了,反倒是美女把我们的英雄给抓了俘虏。

    至于要对天发誓zhè gè 条件,对于花如月来说那都不是条件。于是,凌开山走马上任,成了一支娘子军的总教官!

    “姐妹们,说实话,我从来就没有带过女兵!”总教官上任,自然要发表“施政演说”,凌开山也只能勉为其难:“因为,在我眼里只有士兵,而没有什么男女之分。既然大当家的让我来训练部队,我就不是把你当女人,而是当成普通士兵进行训练。”

    “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们属于一支部队的士兵,而不是什么土匪集团。部队和土匪集团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部队有自己的行动纲领,有自己的奋斗目标!还有,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是需要用严明军纪来约束的。”

    “我不管你们的大当家、二当家以前是怎么说的,全部都作废!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听我的!部队里面的第一条,那jiù shì 军令如山。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下面我宣布你们这支部队的军规军纪!”

    军规军纪自然还是热河方面军的八军规七杀令,不过去掉了“不准侮辱妇女”和“侮辱妇女一律枪毙”这两项。因为不好意思加上“不准侮辱男人”和“侮辱男人一律枪毙”,所以就变成了七军规六杀令。

    “有了军规军纪以后,所有的士兵就要明确这支部队的行动纲领。那么,你们这支部队的行动纲领是什么呢?那jiù shì 惩治土匪è bà ,打击小日本鬼子!你们每一个人的基本奋斗目标:决不后退半步,血战到底!赶走一切侵略者,还我河山!”

    这一篇杀气腾腾的开场白,其实jiù shì 热河方面军新兵营的第一堂课。凌开山当新兵的时候听过这堂课,后来训练新兵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今天说的头头是道,让竹林深处的一位老人听得频频点头。

    站在台上的花如月听得悚然动容,直到她今天才明白:原来军队是这么回事儿!并不是把一帮子人集中起来,然后就开始训练瞄准开枪;也不是每个人拍拍胸口说“我不怕死”就可以的。

    接下来,凌开山开始对三百多人进行临时编组。按照热河方面军的编制,只能变成一个“四四制”的加强连,也jiù shì 四个班一个排,四个排编成一个连。

    最后编成下来,除开花如月,还有339人。凌开山任命那个把自己押回来的任槐花担任连长,然后让她去把排长和班长选出来,下午上报。

    上午训练的主要内容,jiù shì 把军规军纪背诵下来。而且今后一早一晚吃饭之前,都要把军规军纪背诵一遍。

    扔下任槐花在那里选拔排长和班长,凌开山一甩手,又回到了自己的监狱——jiù shì 那个破草棚。不是他不想去认识自己的新战士,而是有好多问题没有解决。

    首先,如果把这支队伍训练出来了,那个花如月jì xù “出尔反尔”,仍然要当土匪怎么办?

    其次,这一帮子女兵到底应该如何训练啊?虽然嘴巴一张:男女都一样!那能一样吗?狗屁!无论是体能,还是生理条件,男女之间都有本质区别!

    女人和男人相比,女人最大的优势,jiù shì 身体的柔软性和耐力突出。男人和女人相比,男人jiù shì 爆发力和纯力量略胜一筹。

    军姿、队列、口令肯定要训练的,这是军人养成的必由之路;枪械的认识与了解、保养与操作都要训练,因为这是战士的第二生命;战斗编组、技术动作、战斗协调、兵种协同,这也是要训练的,不然的话那就不叫军队,叫乌合之众!

    “大概就这么多吧!”凌开山把执教思路想了一遍,最后在心里暗暗说道:“至于临场应变,不同条件下的战斗队形和火力配置,这需要根据shí jì 情况决定是否讲解。万一那个母老虎临时变卦,想把老子的nǎo dài 挂起来论斤卖,老子还得赶紧跑路!”

    转眼jiù shì 三天时间过去,新兵连已经开始发生本质变化。因为这三天已经把军姿、队列和口令都过了一遍,现在集合的时候就不是那种松松垮垮的样子,已经有了军队的雏形。

    从第二天开始,花如月主动进入进入新兵连参加全程训练。因为她来晚了,连长、排长、班长都没有空缺。没bàn fǎ ,只能当一个普通战士。任槐花本来要让贤,结果被总教官一票否决!

    凌开山的解释是:“在我的军队里,官兵一致。没有大小之分,只有任务的不同!在日常开会讨论过程中,或者是在战术研究会议上,即便是一个普通战士,只要他说得有道理,照样可以否定上级的方案。当然,在战场上除外。”

    三天来,上午的军姿队列,下午的枪械讲解,晚上的军规军纪学习,一切都井然有序,整个穆家寨再也没有嘻嘻hā hā的情况,整个一片肃穆。

    直到zhè gè 时候,凌开山才知道花如月的家底:二十响的驳壳枪7支,十发固定弹夹驳壳枪65支,捷克式轻机枪2挺,老套筒步枪21支,各种子弹10357发。

    也jiù shì 说,340人的加强连,一共是95支枪!全部加起来勉强算一个排的武器,而且子弹是个大问题!凌开山原本还zhǔn bèi 每个人30发子弹的实弹射击训练,不能这么干!

    不过,从这一点上,凌开山终于明白花如月为什么迫切希望拿下苏家堡。报仇是一个方面,夺取里面的三百多支枪才是最根本的目的。

    可惜她的武器弹药实在是太糟糕,这都不具备一次战斗的四分之一个基数!尤其是攻坚战,如果没有充足的火力支持,那根本是不可想象的!

    随着训练的深入,凌开山通过隐蔽的试探,已经知道花如月的这支人马并不是土匪。因为她们连最基本的土匪黑话都不清楚,还没有凌开山自己懂得多。

    有了zhè gè 结论,凌开山决定要和花如月好好谈谈。毕竟这支部队的成员非常纯洁,都是从附近十几个县找来的孤女!这真的非常难得,热河方面军就需要这样的人!

    从凌开山的立场上来说,他觉得如果能够收编这支队伍,比攻打什么狗屁苏家堡的功劳大多了!

    “花如月,我觉得有必要好好和你谈谈了!”

    自从花如月成为一个普通战士,凌开山同时宣布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不准再叫什么大当家的。战友之间一律叫对方的名字。

    “哎呀,看来我们已经心有灵犀了!”花如月若有所指地说道:“我这两天正在琢磨要和你好好谈谈!”

    凌开山微笑着一摆手:“好吧,女士优先,你先说吧!”

    花如月脸色微红:“不,你是总教官,还请你先说!”

    “那行,我就先说!”凌开山直接入题:“通过这几天的简单训练,你的这支部队成分纯洁,完全有可能成为一支战斗力强大的部队。但是,你们现在的武器装备不行,尤其是不配套,接下来的战术讲解根本没有bàn fǎ 进行。”

    “所以我觉得,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就放我出去一趟。我会用最短的时间,给你筹集一批武器装备,起码要让你的这些姐妹们能够拿到配套的武器。到那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术磨合,攻打苏家堡应该没有问题了。”

    花如月红着脸说道:“你要说的jiù shì 这?还有其它的吗?”

    “当然,一支部队要完全形成战斗力,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凌开山不知道花如月是什么意思,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说明:“守如磐石,攻如利剑,那需要经过需要经过几次血战才能实现。其它的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那好吧,你想离开这里也行!”花如月停顿了一下,然后仰起头来盯着凌开山的眼睛说道:“今天晚上我们成亲,明天你就可以走了!”

    “你说什么?”凌开山吓得倒退三步,差点一跤摔倒在地:“开什么玩笑!这种话也能乱说的吗?”

    “你看我像和你开玩笑吗?”花如月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会拿自己的清白来开玩笑吗?姓凌的,如果你想离开这里,那就立即成亲!否则的话,你就在这里呆着吧!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kǎo lǜ ,哼!”

    花如月一甩手,走了!扔下凌开山一个人在半山腰发愣!

    “成亲?”凌开山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整个热河方面军都还没有一个成亲的!我才二十岁不到吧,现在成亲还不被那帮瘪犊子笑话死吗?不行,这里实在太危险,呆不得了,老子必须赶紧跑路!”

    想到这里,凌开山转身下山来到操场上,然后把整个训练情况看了一遍,就钻进了自己的草棚。

    原来,他这几天已经在草棚墙根做了手脚,已经弄出一个洞来,可以随时从这里钻出去。只要上到东面的山坡,就可以溜之大吉!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