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开山一直没有huí qù ,张二愣就不着急吗?怎么可能啊,手下一员大将被女土匪绑票了,那可不是小事,他当然着急.

    四名战士根据凌开山的暗示,留下两个人暗中跟随。另外两名战士带着苏继才和段二柱立即原路返回,并在预定的会合地点找到了一排长车大富,然连夜返回卧牛顶密营向营长张二愣汇报。

    三天以后,两名随后探查的战士也返回密营汇报。张二愣这才知道,女土匪灵仙姑花如月真正的老巢在穆家寨,也jiù shì 在卧牛顶正南方不到70公里的直线距离。

    “你们说什么?凌开山带着那帮女土匪搞军训?”张二愣听了两个战士的回报,觉得不可思议:“真的假的?看清楚没有,真的是军训吗?”

    “因为我们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盯着,所以不敢靠的太近。虽然听不到连长说什么,但是从望远镜里面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整个训练步骤都是我们热河方面军的军事条令。可以说一丝不苟,每一个环节都到位了!营长,我们连长是不是也zhǔn bèi 当土匪了?”

    “放屁!”张二愣真想给zhè gè 战士一个大嘴巴:“别人当土匪还有可能,凌开山怎么可能当土匪?他可是总司令警卫团侦察营的副排长出身,是跟着总司令一起下雄县的。你他娘的竟敢怀疑他,老子揍你的zhè gè 瘪犊子!”

    “不是啊,营长!”那个战士根本不相信营长会打人:“你是没瞧见,那些女土匪真的一个比一个漂亮!搞得不好的话,我们连长真的就喜欢上女土匪,然后当上门女婿也说不定。”

    “你给老子滚出去,明天jì xù 过去侦察。”张二愣直接一脚,就把那个战士给踢出了指挥部。

    另外一个战士这才笑着说道:“土匪jiù shì 土匪,那装备真的不能看。我们在密林中观察了两天,长短枪加起来好像还不到一百,而且都是我们从来不用的那些破烂。”

    “玩笑归玩笑,这件事情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张二愣对车大富说道:“就按照凌开山的意见,你们一排全副武装立即出发,就驻扎在穆家寨南面的杜龙沟一线,挡住可能从张坊方向北上的敌人,确保穆家寨侧翼安全。拒马河以北你们不用担心,特木耳的那个排就在拒马河附近。”

    “妈了个巴子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武器抓不住婆娘!就算凌开山要给别人当上门女婿,老子作为娘家人的家长,是不是也应该办点儿嫁妆送过去?不然的话,那就太寒酸了!340人啊,这都快赶上老子半个营了,只怕zhè gè 上门女婿也能做啊,这单生意似乎并没有吃亏!”

    说到这里,张二愣眉头一皱,突然叫道:“吴明杰,缴获的步枪挑100支好的,我们运过来的第二批装备,抽出180支定倭一号冲锋枪、72挺轻机枪、36支榴弹枪、36支狙击步枪、9门迫击炮,外加子弹30万发,各种榴弹1200枚。把我们的驮马全部抽出来,让突击连二排随后送过去!他娘的,当女婿也要风风光光,不然要吃下贱饭!”

    二愣子,不过是说张二愣的性子急躁,并不是说他没有头脑。凌开山能够把军事条令里面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指导训练,那就说明很有把握收编这支绿林武装。退一万步来说,至少这支绿林武装有改造的余地,那就应该尽力争取。

    别的人他可能不敢保证,要说凌开山会背叛热河方面军当逃兵,打死张二愣也不会相信。既然凌开山投入全部精力训练这支部队,那就肯定有具体的想法。因为热河方面军的各级指挥员都清楚,军训的第一课jiù shì “军规军纪”的教育。

    目前凌开山已经进入到战术训练的步骤,那就说明第一课已经完成了。只要这支部队能够遵守八军规七杀令,是不是一定要shōu rù 自己的编制,这倒在其次。能够培养一支今后专门和小鬼子作对的部队,付出代价就值得!

    白书杰从热河那边已经连续送过来超过一个加强团的装备,机枪连最近啥都没干,jiù shì 负责从赤城县往这边转运物资。对于白书杰zhè gè 老大到底想干啥,张二愣也懒得问。给装备不jiù shì 要发展武装吗?现在就用上了。

    按下张二愣暂且不说。

    凌开山下达命令以后,各种武器装备也全部发放到一排和二排手中,最后剩下两支二十响的驳壳枪。

    “花连长,今天晚上的行动我必须参加,所以这两支手枪我暂时借用一下。”凌开山把两支手枪抓到手中,才接着说道:“现在我要带两个人先出发,到具体地点进行一次最后的战术侦察,然后才能què dìng 作战方案。”

    “大部队的行进序列是:任副连长率领一排和三排作为先头部队,七点半钟出发。花连长带领二排和四排、五排八点钟出发,凌晨一点以前赶到辛庄集结待命,等候我最后的作战命令。”

    “姓凌的,我一个黄花儿大闺女,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说了就说了,你要是真的不当回事儿,那就不用回来了!”花如月脸色冰冷:“我们这帮姐妹就算是饿死,也不会要别人可怜!”

    这话实在是太重了,凌开山顿时急促起来。不是别的,在这之前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找女人结婚这件事情。尤其是花如月的突然袭击,让他不知所措。热河方面军的军规不允许逢场作戏,一旦答应了,那jiù shì 铁板上钉钉的事情。

    花如月长得漂亮,人也不错。经过这将近半个月的接触,凌开山心里也存下了花如月的影子。

    不过,凌开山是白书杰教育出来的。虽然不讲究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凌开山希望自己的婚姻大事,能够先向白书杰汇报。

    现在,花如月冷冰冰的一番话说出来,凌开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这么离开的话,自己付出的心血就白费了。搞得不好的话,这支武装今后很有可能变成敌人!

    倒背着双手在原地转了十多分钟,凌开山这才下定了决心,然后站在花如月面前说道:“花连长,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能够让你青眼有加,我凌开山真的感到很荣幸。但是,你想必也知道了,我上面还有人管着的!”

    “在没有请示我的上级之前,我现在只能这么和你说,只要你不负我,我就绝对不会辜负你的一番心意!我没有父母在世,并不需要什么父母之命,但是需要请示我的老大。我是他一手带进部队,然后又把我教育成人的。”

    “如果我真的想走,我早就走了。我知道你的师傅很厉害,但是武林高手也不一定能够挡得住一个侦察兵。上一次我想出去,真实目的jiù shì 想给这支部队弄一批装备过来。说来不怕你生气,如果你看见了我的装备,你们手里的这些家伙事儿立马就得扔了!”

    “如果有什么坏心眼,zhè gè 穆家寨早就不存在了。你可能以为我在说大话,但是你很快就会看见事实。军队和一般的绿林武装是不样的,真要duì fù 你们这三百多人,哪怕全部都是武林高手,我的一个排70人就足够了。这jiù shì 军队的力量。”

    “总之,要说我不喜欢你,那不是真心话。但是,在老大没有批准之前,我绝对不可能和你成亲!如果你非要我一句话,那我只能说:我认了你zhè gè 未过门的媳妇儿!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如果你还不满意的话,那就真的没有bàn fǎ 了。”

    花如月听到凌开山亲口承认自己是未过门的媳妇儿,那shí jì 上就已经达到目的了,顿时就满脸飞霞,面红耳赤起来。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理解,因此追问道:“开山,你说父母都不在了,那还要等什么?我们成亲了在一起去看你的老大也不耽误事儿啊!”

    “如月,你错了!”凌开山摇摇头:“我们这支部队和别人不一样,并不是你想加入就能够加入的。你嫁给我,今后jiù shì 我们这支部队的人。所以,包括你在内,都要接受上级审查的。如果审查不过关,就算我想娶你也没用。”

    “好!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就这么定了,老身jiù shì 见证。”穆玉雯突然从外面进来:“小伙子很不错。不惑于美色,不轻易承诺,这才是真正重信义的大丈夫!”

    “从你的身上,我就能够看出你们那支部队必然不简单。从现在开始,穆家寨就属于你的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也不会有人干涉你的行动!”

    “谢谢您老人家的理解!”凌开山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不用立马结婚了,因此立即说道:“我需要立即出发,对今天晚上的作战目标进行一次最后的侦察,以便制定应急方案。这样,一排长和副排长这两个人跟我先走,你们随后跟上来。”

    凌开山带着杨吕萍和谭晓云离开以后,花如月心中有些忐忑:“师傅,他真的会兑现自己的诺言吗?”

    穆玉雯点点头说道:“月儿、槐花,你们两个记住:只有像这样的男人,才是靠得住的!如果随便就承诺什么,那才是最不值得相信的。我见过的队伍多了,唯有一支部队没见过,那jiù shì 热河警备司令部的队伍。如果不出yì ;,凌开山jiù shì 从热河过来的!”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