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开山带领一排的排长杨吕萍和副排长谭晓云,直接从穆家寨东面的小石桥渡过拒马河.然后经过大峪沟、北坟、广绿几个乡村,三匹马利用夜色掩护,一路翻山越岭,向前飞驰。

    这一次带着杨吕萍和谭晓云出来协助自己侦察,凌开山jiù shì 发现这两个十七八岁的丫头,竟然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样的人才可惜落在穷苦人家里,真是可惜了。如果有人培养,应该大有出息才对。

    在前一段时间的训练过程中,凌开山用树枝在地上画出的各种工事结构图,这两个小丫头竟然一眼如故,马上就可以复制出来!

    其次,这两个小丫头都上过两年学,认识不少字儿。现在女兵连的账目方面,都是最后经过她俩审核。

    军训期间,凌开山按照热河方面军的传统,同步开展了文化学习课程,这两个丫头jiù shì 助理教员。

    凌开山进入穆家寨,身上就一张地图,平时就侧重培养她俩辨认地图。说穿了,他jiù shì 在培养未来女兵连的侦察排长。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因为杨吕萍原本jiù shì 北尚乐村的人,对这里的环境最熟悉。

    这一路上,jiù shì 杨吕萍在前面一马当先带路,直奔北尚乐村东北面的辛庄。杨福堂的女婿孔庆福就在辛庄,联村保卫团的指挥部也在辛庄。

    根据任槐花和杨吕萍的介绍,杨福堂家里只有一个一人高的土围子,平时就只有七八个护院看守。而这些护院也是杨福堂家里的长工,并没有什么军事素质。他们的主要任务,jiù shì 发现情况以后立即鸣枪报警,然后孔庆福带领队伍杀过来。

    但是凌开山不这么认为,一个真正的侦察兵所注意的重点,并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所以他要亲自过来看看,然后采取针对性的措施。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连续赶路,终于在十点左右来到了辛庄西南方向的一片小树林中。这里的西面jiù shì 接下来的的攻击目标北尚乐村,而且此处一片荒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凌开山三人把马匹藏在这里。

    “你们两个人把手枪检查一下!”凌开山也把两支手枪抽出来,仔细检查了弹夹和枪机,毕竟这不是他的武器,而且还是仿制的驳壳枪。

    然后才说道:“杨吕萍在前面带路,我们先去看看孔庆福的指挥部,这是我们今晚作战的主要对象。”

    当年的辛庄没有多少人,也jiù shì 三十来户人家,零零星星散落在一大片区域。不像现在密密麻麻,方圆占了几里地。

    前面带路的杨吕萍,在几棵大树边上突然停下脚步,然后轻声说道:“教官你看前面那个高台子,那jiù shì 孔庆福和他老婆结婚以后住的地方,现在也是他的指挥部。台子的东面和北面jiù shì 兵营,西面是马棚、车棚和粮仓,南面的这条路jiù shì 通往北尚乐村的。”

    “好!你们两个人就在这里警戒,我过去看看!”

    凌开山现在没有望远镜,目测前方的距离还有三百多米,虽然隐隐约约似乎还有灯光,但具体情况却看不清楚。

    如果不把敌情搞出个所以然,随后跟上来的一群女兵,根本属于一群不是乌合之众的乌合之众,遇到yì ;情况很可能就会乱套。

    关键是这帮女兵没有多少子弹,根本不能随意开枪。凌开山的两支手枪都没有备用弹夹,也jiù shì 说他现在只有40发子弹。

    他从参军开始,就没有这么穷过。随便什么时候,他身上都没有少于六个弹夹,也jiù shì 120发子弹。

    因为要给两个女兵在实战中展示一下,平时训练的战术动作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所以凌开山的每一个环节都非常小心,动作全部做到位。无论是利用隐蔽物迂回qián jìn ,还是开阔地带的匍匐qián jìn ,侧滚、前翻他都不敢马虎。

    在距离目标一百米左右,凌开山停止了qián jìn ,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目标。

    眼前所见,的确是一座土台子,而且是用人工堆起来的。这在很多平原地区常见,只要是家里的条件稍好一些都会这样。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登高望远,而是防止发洪水。这座土台子孤零零的,四周并没有其它的住宅。

    既然有土台子,这附近应该就有一个大水塘,那是当年取土堆台子留下的。房子做好了,水塘也有了。里面可以养鱼,水面上可以养鸭子,这jiù shì 农家小院的风情!

    凌开山现在没有在西面和南面发现水塘,那就说明应该在后面某一个地方,现在暂时不管它。

    眼前的这座土台子大概有三米多高,二十多米长,十多米宽。台子上坐北朝南一排青砖瓦房,正房有五间。东面带一个七字型拐角,这里应该是厨房。

    现在可以看清楚了,在土台子的西南角有一个哨兵,目前持枪笔直地站在那里,观察的目标是西方,距离凌开山是最近的。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发现明卡,是不是还有暗哨,目前不得而知。

    凌开山一路匍匐qián jìn ,慢慢迂回接近到土台子脚下,距离那个哨兵已经只有二十多米,刚好处于哨兵的左后侧。

    恰在此时,房间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而且嗓门还挺高,似乎并没有避嫌:“xiōng dì 们,大帅前天来信了!大帅现在已经当上了冀北警备司令,目前正在招兵买马。那个桑慕卿你们还记得吧,jiù shì 老子原来的副官。”

    “后来带了两百多人投靠大帅,当了一个什么游击营长。据说前不久被别人给俘虏了,武器装备和战马全部送给别人了。大帅现在急需人手,所以希望我能够过去帮他一把。今儿个把你们叫过来,jiù shì 商量这事儿。”

    “营长,你现在有家有口,只怕不能说走就走吧?”

    “有家有口?笑话!当年大帅被张学良和老蒋南北夹攻,最后全军覆没,老子是没地儿去。听说杨福堂有三千多亩地,老子心里一盘算,一亩地养一个兵,那就可以组建两个团!如果不是为了zhè gè 事儿,老子怎么可能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营长,你现在走了,嫂夫人怎么办?带走吗?”

    “他妈的,如果把二丫也给老子的话,那就一起带走!可惜杨福堂那个老东西始终不肯应承。zhè gè 不管他,到了北平那地界儿,还怕没有女人嘛!马老四,老子让你招兵的,现在怎么样了?”

    “报告营长,这里的刁民都不愿意参加我们的部队。因为这里是你老丈人的地盘,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抓人,所以这两年来,才找到三百来人。这还是我带xiōng dì 们跑到涞源那边抓回来的,他妈的,已经打死了三个了,到现在都还不老实。”

    “不用管什么杨福堂的问题,jìn kuài 抓够一个团。老子已经等不及了,必须立即北上。如果等到大帅手下把人找齐了,到时就没有我们的位置。等到老子当了团长,你们他妈的都可以升官发财。”

    “营长,我们现在的武器弹药不够啊,勉强就够一个营。难道就让那帮新兵空着手吗?那样的话你到北平了,大帅只怕也不会看重你哦。”

    “你们知道个屁!杨福堂家里的地窖里还有一个营的装备,都是崭新没有开封的!太原造的捷克式就他妈的有24挺,仿制毛瑟98步枪120支,大肚子盒子炮(二十响的驳壳枪)竟然有160支!zhè gè 老杀才一定要给他的bǎo bèi 儿子留着,jiù shì 不给老子用!既然决定要走,这批武器肯定要带走!”

    凌开山把身体死死的趴在地上,仔细听着房间里面的争论。毫无yí wèn ,这面嗓门最大的,满腹牢骚的jiù shì 孔庆福。看样子他也zhǔn bèi 对便宜老丈人动手!

    对于太原造的武器,凌开山太明白了,暂且不管捷克式轻机枪,但是盒子炮手枪,那在国产里面是最好的。除了钢材的原因以外,和原装没啥区别,算是部队中下级军官最好的制式手枪。

    还有一点引起了凌开山的注意,那jiù shì “马老四”所说的,从涞源抓回来三百多壮丁。打死了三个以后,其他的人还是不愿意参加这支部队,这些人应该救出来才行。

    慢慢退到杨吕萍她们藏身之处,三个人悄悄离开了zhè gè 地方,然后在杨吕萍的带领下直奔杨福堂家。

    杨福堂的家的规模可就大多了,正方形的土围子,边长接近两百米。距离zhè gè 土围子最近的其他住户,都超过五百米。现在已经接近半夜十一点,整个土围子里面一片漆黑。

    万幸的是,孔庆福和杨福堂家里竟然都没有养狗,不知道是为什么。凌开山一路潜行,很快就接近了土围子,然后紧贴着围墙根儿慢慢摸索。任槐花和杨吕萍都说zhè gè 土围子里面jiù shì 七八个护院,而且还是长工兼职。

    凌开山不敢掉以轻心,一般说来,拥有三千多亩地,而且还经营货栈的老财家里,绝对比表面上要危险得多。不然的话,土匪成灾的地方,早就被抢空了!杨福堂家里能够三代不倒,肯定有它的独到之处。

    把整个神经器官发挥到极致,几乎是一寸一寸的搜索围墙。凭借着白书杰传承下来的侦察技能,终于被凌开山发现了不一样般的地方!

    “我操!杨福堂果然老奸巨猾,大概连他的‘bǎo bèi ’女婿都不知道,家里竟然有‘坐地炮’!”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