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地炮,这是北方护院最严密、最隐蔽的防御形式,也是东北绺子不敢轻易砸红窑(有枪的财主家)的根本原因。

    所谓坐地炮,jiù shì 指围墙在修建过程中,曾经秘密修建了夹壁墙。夹壁墙的内外侧留有射击孔,平时用砖封着是看不出来的。一旦遭到进攻,就可以把某一块砖抽出来。

    这种夹壁墙的使用方式是:敌人没有攻进院子,就使用外侧;敌人攻进来了,就使用内测。

    和zhè gè 射击孔配套的,jiù shì 在围墙的地基下面修建了很多地窖,然后高价聘请一些神枪手隐藏在地窖里面。

    这些神枪手对外射击的时候,都是老神在在的坐着开枪的,而且是从地底下向上射击,所以称之为“坐地炮”。

    如果没有查明坐地炮的位置,一旦强攻的话,这些神枪手突然开火,那基本上就属于“特等狙击手”,完全是一枪一个,绝不放空。

    就像杨福堂这座土围子的规模,只要八个坐地炮,每个方向放两个,就可以让一般的大股土匪灰头土脸,最后狼狈逃窜!

    这些常识,白书杰在侦察兵的培训讲座上多次强调过。当然,白书杰讲解的是如何找到敌人的地堡和隐蔽射击孔。

    因为封闭射击孔的砖头要保证能够随时抽出来,所以就会留下一些痕迹。一般人因为砖头的颜色都一样,自然就不会这么小心在意。但是凌开山是和小鬼子血战出来的兵油子,对于夹壁墙的“空腔音”最是敏感不过。

    再说了,zhè gè 土围子也就一人高,虽然看不见里面,看是伸手就可以摸到围墙顶。凌开山jiù shì 发现围墙可能有问题的时候,就会慢慢站起身来,然后伸手摸一下围墙顶,检查一下围墙的厚度。

    整个围墙的厚度平均是40厘米左右,也jiù shì 说凌开山的手指头能够探进围墙里面。但是有几个地方就不行,围墙上面给人的感觉完全可以跑火车!一米七八高的围墙超过一米厚,这里面没有古怪,那才是巧了!

    尤其是杨福堂的围墙还是属于“干打垒”的围墙,要想留下一个射击孔,那就需要切割一块出来。经过用手慢慢摸索,凌开山在东面的围墙上就已经找到了三个射击孔,彼此之间的距离相距60米左右,离地gāo dù 只有30厘米。

    “难怪杨家四周五百米范围内没有其他人居住,都是一片开阔地,原来是给坐地炮留下的射界!”凌开山一边jì xù 摸索,一边在内心分析杨福堂设计防御体系的指导思想。

    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把东面、北面和西面搜索明白。南面是大门,有一座碉楼,zhè gè 已经不用看了,没有人会从大门发起进攻。

    北面,是凌开山选择的切入点。“三面佯攻,北面切入”jiù shì 凌开山最初的想法,也是最基本的进攻方案。可是完成了三面围墙的搜索以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战斗方案不可行!

    因为凌开山在设定作战方案的时候,产生了一种惯性思维,他是按照自己的“突击连”来设定的!

    他现在突然想起来,女兵连的子弹总共只有一万发,分配到每一支枪里就只有几十发子弹。此其一。

    其二,女兵连根本没有进行过大型战斗,也就没有战斗经验。加上在子弹不够的情况下,要想挡住孔庆福联村保卫团数百人的援军,那是痴心妄想!

    如果不能挡住敌人的援兵,就算攻进去了,那也是白搭。因为你啥也来不及做,就会被援兵包围起来,最后弹尽援绝全军覆没!

    凌开山抬起手腕,借用星光看了一下时间,身上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现在已经十二点了,距离最后的汇合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要想重新调整部署,已经来不及了!

    今天这一战,是成立女兵连的第一战。新兵从训练场走向战场,第一仗最关键!

    如果不能做到首战必胜的话,这支部队今后在成长过程中,因为始终有“失败的阴影”,就无法建立起强大的自信心,那要走很多弯路,甚至最后都不能形成最大的战斗力!

    拼了!

    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凌开山慢慢退回到杨吕萍和谭晓云身边低声吩咐道:“你们立即赶到会合地点,杨吕萍把第一排带到南大门前面半里路埋伏起来,看到大门打开就隐蔽冲进院子。谭晓云负责把其他人带到这里,zhǔn bèi 接应一排。赶紧行动!”

    两个人起身lí qù 以后,凌开山把自己身上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才从右腿内侧把哑光三棱刺拔了出来,又摸出飞虎抓戴在双手上,然后猫腰奔向没有搜索过的南大门围墙。

    现在zhè gè 时间对于农村来说,那已经很晚很晚了,正是打瞌睡的好时候。

    匍匐qián jìn 到围墙的东南角三十米草丛中,终于能够看见碉楼的情形。里面挂了一盏很难得的马灯,虽然火苗捻得很小,但是从黑暗中看过去,碉楼里面就非常清楚明白。

    一个家伙抱着步枪坐在一侧,nǎo dài 靠在廊柱上。有一挺捷克式轻机枪的枪口朝外,但指着天空,说明机枪没有人控制。

    爬围墙,一人多高并不困难。凌开山选定的地方,就在碉楼西侧旁边,这jiù shì 利用灯下黑的道理。

    碉楼里面的人要想看见凌开山,就必须把nǎo dài 探出来。现在那家伙在打瞌睡,可能性不大。

    双掌轻轻按到围墙顶上,然后用力一推围墙,飞虎抓的铁钩就已经抓进墙体里面。凌开山双臂用力把身体慢慢提上去,接着侧身翻滚上了围墙顶。

    团身!上身慢慢起来,腰部用力,身体贴着碉楼的墙柱往上滑,到位!

    果然不错,碉楼里面只有一个人。现在是你死我活的节骨眼上,不是讲什么仁慈的时候。

    凌开山一个前探步,整个人就已经“滑进了碉楼”,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到了岗哨面前。

    然后左手猛地前伸扣住了哨兵的后脑勺,接着往怀里一搂并且死死地摁住,右手的三棱刺就已经从岗哨的左太阳穴刺了进去!

    三秒钟,三秒钟的时间,摸掉了最有威胁的一个哨兵。

    凌开山扫了一眼捷克式轻机枪,的确很新的一挺机枪。可惜只有枪上的一个弹夹,并没有备用子弹。看来土老财jiù shì 土老财,20发子弹有个屁用啊,纯粹jiù shì 吓唬老bǎi xìng !

    游动哨,应该有游动哨才对,可是到现在也没有看见。

    凌开山顺着围墙顶爬到西侧围墙看过去,也没有发现游动哨。看来老杨家没有遭到过打击,院子里面的防御形同虚设。

    从围墙上溜下来,很快就发现大门两边有夹壁墙,厚度接近一米五。好像是围墙的承力柱,但在凌开山眼里就像一座碉堡差不多少。终于在耳房发现了进入地窖的地下通道,当下不再犹豫就悄悄钻了进去。

    没人!

    有仿制毛瑟98的一支步枪和10个装满子弹的弹桥(50发,加上步枪弹夹里面的子弹,一共有55发才对),但是没有人!

    凌开山直接收取子弹,然后把步枪带走了。随后又把大门东面的一支步枪也拿了出来藏到门后。

    就这样一路搜索过去,东面的三个地窖都有枪没人。就在凌开山认为所有的地窖都没有人的时候,没想到进入北面围墙的第一个地窖就有一个家伙。幸亏凌开山没有放松丝毫警惕,最后没有惊动对方就灭掉了。

    果然,北面的三个地窖都有人,东、南、西三面围墙都没人!整个地窖里面,一共11支步枪,加上碉楼里面的,jiù shì 12支,这是一个班的步枪,外带一挺机枪,非常完整。

    没有了坐地炮的威胁,凌开山终于松了一口气。把所有的步枪全部抱到大门内侧的耳房,这才尿湿了门轴把大门打开。然后跑到碉楼上把马灯拧了下来,同时把火苗捻到最小。

    大部队还没到,凌开山开始提着马灯搜索院子的房间,这是最关键的一环。如果孔庆福没有说假话的话,那么zhè gè 院子里应该还有一个营的装备。

    只要找到藏匿枪支弹药的地方,找到备用子弹,有了三挺捷克式轻机枪的交叉火力,就完全可以和孔庆福的部队干一场。

    整个院子分为两进,前院东西厢房加上北面的正房。凌开山没有搜查厢房,而是直接撬开了正房的大门溜进去,这才把马灯的火苗捻大。

    挑开东边侧门的门帘,原来是典型的大户人家布局,里面进竟然还有拱形二门。看来这是大太太的卧室,才有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格局。

    “杨福堂今儿个晚上会不会睡在大太太房里?”

    凌开山心中转着念头,已经把马灯轻轻放到地上,然后缓步上前,用三棱刺挑开纱帐一看,床上只有一位三十多岁、细皮嫩肉的妇人沉睡。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凌开山反手一掌切在妇人的脖子上,没有一个小时别想醒过来。

    古人云过了:一妻一妾,乃为齐人之福!

    西面二门里面的雕花大床上,并排躺着两人。男的看起来四十多岁,女的看起来也jiù shì 十六七岁。女的虽然睡熟了,看那mó yàng 和身材还真的很可以!

    尤其是zhè gè 小妾仰八叉躺在床上,夏天的时节,身上衣服上似乎也不多,真的有些引人犯罪的意思。

    砸晕了女的,把那个男的拖到了堂屋也砸晕了。

    事情并没有jié shù ,因为还有后一进没有搜查。按照一般情况,什么少爷的寝室啊,小姐的绣楼啊,一东一西应该就在第二进。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