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波侦察员过来对特木尔说道:“报告排长:敌人已经开始向赵各庄集结,正在zhǔn bèi 渡河工具。”

    “下去休息一下,zhǔn bèi 战斗。”特木耳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侦察排的xiōng dì 们,我们就要用62人,从正面攻击五百多土匪。你们害怕吗?你们不用回答我,因为我也很害怕。但是,我却有充分的信心,这一仗我们必将取得shèng lì 。”

    “我们的武器装备是分层次配套的:每个班两挺机枪都装上70发弹鼓,12支冲锋枪全部装上支架。一挺机枪和6支冲锋枪组成一个火力小组,就相当于7挺机枪。六个火力组,就相当于42挺机枪。”

    “此外,4支榴弹枪全部到我身边来集中使用。你们应该知道,枪榴弹的有效射程是120米到200米。但是,今天我们不打敌人的火力点,而是轰炸敌人的战马集群,也jiù shì 说今天不需要你们的精度,需要的是你们射击的速度。”

    “武器装备的威力,是需要配套组合起来才有用的。榴弹枪手在距离敌人三百米的位置,采用45度仰角实施射击,这样就能够把榴弹的射程发挥到最大,这就相当于4门迫击炮。有4门迫击炮作为火力支援,你们怕什么?”

    “六个火力组采用正面锥形布局,前二后四,榴弹枪就在你们身后,阵地宽度200米。把敌人的战马集群从中间剖开,让他们被迫从我们两翼突围,结果jiù shì 一头撞上我们的两道阻击阵地。现在我命令:隐蔽进入阵地,zhǔn bèi 发动攻击。”

    特木耳在给侦察排进行战前动员的时候,女兵连的战士们也是听得津津有味,却更加糊涂,因为这几样武器她们都没有见过。

    不过,女兵们有充分的信心,她们的总教官曾经说过:“看见老子的武器装备,你们手中的破烂都得仍。”

    看来总教官所说的武器装备,应该jiù shì 侦察排手中这么拉风的家伙。

    尤其是看见侦察排的机枪手更换大弹鼓,女兵连的机枪手赶紧凑过去,伸手就去抓70发的弹鼓,第一次竟然没有拿起来。

    “妈呀,好重。”

    机枪手得意地说道:“妹子,这里面可是70发子弹,相当于你们的三个半弹夹呢,能不重吗?别羡慕,你们的武器装备早就到穆家寨了,不然的话,凌连长敢说大话要收拾六百多土匪吗?”

    一个女战士干脆就黏糊上了:“哎,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这样的机枪我们也能使唤是吧?”

    “当然可以了,和捷克式不一样的地方,jiù shì 它打得远很多,所以后坐力稍微大一些,习惯了就好了。同时,因为弹鼓很大,所以就重一些,其它的没啥。最关键的jiù shì 这种机枪每次打三发子弹,可不像捷克式,扣住扳机一梭子立马全出去了。”

    花如月听说凌开山手中也有这么强大的火力,那就说明剩下三个排的姐妹手中,应该都是这种家伙,所以稍微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不知道,凌开山为了应急,部队已经扩编两次,并且把自己的一个排也调上来了。

    特木耳zhè gè 时候走过来对花如月说道:“赶紧寻找阻击阵地,防御宽度六百米。记住,不要紧贴着河沿,留出一定的宽度让敌人贴着河边走,这样你们就可以打击敌人的侧翼。所以,你们的五个固定火力点,应该和河沿形成一个夹角展开。”

    说到这里,特木耳折断两根树枝在地上摆成图形,让女兵们一看就明白其中的关键。

    “明白了。”花如月和任槐花点点头:“没想到打仗还有这么多学问,原来哦教官讲解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他故弄玄虚,是为了吓唬我们的。你在地上这么一比划,我们终于明白了。这jiù shì 教官所说的,利用河流组成一个雁翎阵,卸掉敌人的冲击力。”

    “hē hē ,实话告诉你,今天和你们说的,jiù shì 凌连长当初交给我的东西。”特木耳笑hē hē 的说道:“我原来也是从土匪里面出来的,被凌连长给抓住了,我就赖上他了。后来的新兵训练,jiù shì 他给我们讲课。你们今后有福了,可以经常听他讲。”

    经过特木耳的指点,花如月和任槐花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理想的阵地,这是顺着河流方向的山坡地,和河沿形成五十多米的高差,而且是一个梯形山梁。

    这样一来,五个火力组一个比一个高,敌人想要拿下火力组,除了动用炮击,根本没有bàn fǎ 。但是女兵连的战士都清楚,谭金燕连手榴弹都没有,更不要说迫击炮了。

    花如月她们在这边忙活,特木耳等人已经悄然lí qù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四点钟,也是一夜之中最黑暗的地方。为了能够发挥冲锋枪的密集火力,特木耳他们要摸到距离敌人两百附近,然后发动突然袭击。

    以寡击众,就必须充分利用各种有利条件。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相当于四十多挺机枪的猛烈扫射,再加上四支榴弹枪的连续轰炸,神经再坚韧的人,也会fǎn yīng 不过来。

    情况比预料的还要好。

    特木耳他们把战马留在五百米开外,然后携带弹药向前摸去,很快就听到前面传来人叫马嘶的声音。距离越近,前面嘈杂。

    这都是土匪的习惯,即便是晚上砸窑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开始对天放枪,然后jiù shì 所有的人开始大喊大叫,一方面给自己壮胆,另一方面希望借此把敌人吓唬住。

    分明应该暗中偷袭,但是土匪没有孤军深入的勇气,只能凭借人多势众吓唬人。还没有看见敌人,就开始瞎咋胡。这一套用来duì fù 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倒也能够唬住不少人。

    可是,特木耳这些人都是胆大包天的家伙,不然的话,也不会在16岁的时候,就潜进王爷的旗卫队,把人家卫队的统领(梅林)给宰了。

    特木耳用望远镜一看,土匪打着火把正在架设浮桥:土匪正在zhǔn bèi 渡河。

    “机枪和冲锋枪全部打开保险,榴弹枪用最快的速度发射榴弹,轰炸敌人的马群,开始。”

    砰、砰、砰——嗖、嗖、嗖——空包弹沉闷而嘶哑的声音响起,在五六百匹战马的嘈杂声中根本听不出来,第一批四枚榴弹已经朝敌群飞出去。

    榴弹还没有落地,榴弹枪手已经退掉弹壳,另一发空包弹已经上膛,旁边的助手已经把榴弹挂好。

    轰、轰、轰!砰、砰、砰!嗖——嗖——嗖——第一批榴弹落地爆炸的同时,第二批榴弹又飞了出去。

    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射出去四批榴弹,加起来jiù shì 16枚。因为没有具体瞄准,弹着点就非常分散,顿时把整个马群全部给惊了。

    因为土匪要过河,所以绝大部分并没有在马背上。数百匹战马炸群,那种冲击力简直非人力所能抗拒。

    有些土匪正在搬木头,枪支都在马背上放着。战马落荒而逃,至少一半的土匪连武器都被战马拖跑了。

    特木耳一看还有这种效果,顿时大吼一声:“让过马匹,打击后面的土匪。”

    土匪人多有个屁用。

    在这种情况下,人越多就越混乱。尤其是土匪的很多火把都插在河沿上,等于把自己完全暴露给黑暗中的敌人。反过来,土匪看黑暗的地方就根本啥也看不见。

    谭金燕想要组织火力反击,可是到处都是已经受惊的战马横冲直闯,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让你开枪,除非你杀掉所有的战马。

    南面是拒马河,北面是密集的机枪火力,还有不断落下的炮弹,现在只有沿着河流的上下游两个方向有一线生机。丢失了战马的土匪,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哪里没有子弹,他们就往哪里逃。

    逃跑也是一种传染病。只要有一个,自然就会有第二个,然后jiù shì 成群结队逃走,结果兵败如山倒。

    特木耳的望远镜一直就没有放下,根据敌人的动态随时调整打击方向:“暂时不要管两侧逃跑的人,侧翼的冲锋枪监视逃走的人,所有的机枪集中火力打击中央有战马和拿机枪的人。榴弹枪,jì xù 轰炸,彻底把敌人炸开。”

    土匪虽然慌不择路,但是自己的老窝在什么地方却还记得。西北方向,jiù shì 五凤坡,逃回老巢就能够保命。所以,一大半土匪选择向西逃跑,正好jiù shì 女兵连的防御阵地。

    前面一开火,花如月就知道了,因此临战动员:“姐妹们,侦察排摸到敌人的鼻子底下正面突袭,那jiù shì 说书先生常说的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他们都是孤胆英雄。现在,能不能把吓破了胆的敌人给留下来,然后消灭掉,就看我们女兵连有没有战胜敌人的勇气。”

    就这功夫,第一批溃兵十几个人已经沿着河沿跑过来。

    花如月也属于聪明绝顶的人物,一看敌人没有战马,而是徒步向这边埋头猛跑,顿时低声喝道:“机枪阵地不要动。槐花带几个人绕到后面去,用短枪干掉他们。”

    阵地后面不远,很快就传来yī zhèn 驳壳枪“啪、啪、啪”的短点射声音,随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因为驳壳枪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在这种混乱局面下几乎到了忽略不计的程度。

    没想到任槐花带着十来个人躲在阵地后面,竟然采用这种方式,先后干掉了四十多人。

    花如月看见眼前的阻击如此顺利,顿时来了兴致:“谭金燕怎么还不过来,看看我们三大女土匪碰到一起,究竟谁厉害呀。”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