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土匪能有什么能耐,那jiù shì 一窝蜂。

    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就会想打鸡血一样亢奋,把视线所及的东西一扫而光,寸草不留!

    如果碰到硬茬子,就像现在,三黄山就像一头怪兽,四面八方都露出了獠牙,属于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所以土匪当时就懵了。

    王大美因为重机枪实在是太厉害,所以就让崽子们分开,不要挤在一起。

    没想到邝老蔫儿坐在山头上吧嗒吧嗒抽旱烟的同时,那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看土匪四下分散,终于命令半山腰的12挺轻机枪按照预定的对策,采用急促的短点射开始精确打击。

    分散了,就会被轻机枪点名;集中了,又会碰到马克沁大叔!

    王大美知道自己掉进陷阱了,原本以为是一次长途奔袭,能够打对手一个出其不意。

    没想到人家早就算准了自己的阴谋,不仅早有防备,而且还设计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让自己心甘情愿跳进来。就算能够逃出去,估计身上也剩不下二两肉。

    人家已经zhǔn bèi 一锅烩了,jì xù 停在这里只能等死。没bàn fǎ 了,现在只能拼命!

    因此,王大美拔出盒子炮对着天空打了三枪:“崽子们,向东,向东冲下山去,离开重机枪的射击范围,踏平穆家寨!”

    一看土匪从东北方向下山,邝老蔫儿有气无力的说道:“算了,都省点lì qì 吧,全部给老子更换弹鼓、弹带,这帮兔崽子马上就要被打回来的!”

    邝老蔫儿zhè gè 老兵油子见过识广,说的一点没错。

    从三黄山下山就只有一条路,那jiù shì 穆家寨后山的小山冲!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中间大概二十米宽的小沟,这是上面群山下雨的泄洪通道。你也可以说是路,如果没下雨的话。

    傅德隆率领突击连一排两个班过来以后,就立即和女兵连三排排长肖桂苹协商:“我们把两支部队混合使用,我的捷格加廖夫式轻机枪两边,jiù shì 你的捷克式轻机枪。这样布置在两侧的山脊上,形成交叉火力。”

    “另外,把我们的榴弹枪全部集中起来,专门轰炸敌人的先头部队,打乱敌人的冲击阵型,遏制敌人的冲击速度。”

    进行战术设计,那自然暂时还不是女兵连的强项。傅德隆一来,肖桂苹很干脆就把战场指挥权移交出去,然后跟在他后面“偷师学艺”。

    他们在这里排兵布阵,西南面就已经打成了一锅粥。yī zhèn 地动山摇的炮击之后,附近的重机枪阵地又在不停地怒吼。狂飙的子弹,有些都从大家头顶划过。咻咻咻的尖哨声,让人头皮直发麻。

    傅德隆这才高声叫道:“xiōng dì 姐妹们,炮兵出过场了,现在重机枪正在接着唱大戏,下面就看我们的了!俗话说:压轴的才是好戏,精彩的总在后面!马上就轮到我们登台了,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如果有一个土匪从我们面前溜出去,那个人可就丢大了,今后永远也别想在人家面前抬起头来!实话告诉你们,前面唱戏的那些混蛋,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嘴巴都贱得很。如果我们今天出洋相了,他们的唾沫星子绝对要把我们淹死!”

    “下面我分配一下各兵种的战斗顺序:土匪冲过来的时候,榴弹枪手用最快的速度打击敌人的先头部队,捷克式机枪随即采用密集火力把所有的先头部队留下,捷格加廖夫式轻机枪打击敌人的中部,冲锋枪和步枪打击零散的敌人!”

    傅德隆刚刚分配完毕,众人就感到大地开始颤抖。他没有丝毫犹豫,眼睛紧盯着山谷上游,口中不断发出指令:“榴弹枪手注意了——三百米、两百五十米、开枪!捷克式机枪,开火!其他人自由发挥,打——”

    随着四枚枪榴弹爆炸,狭窄的山谷中顿时枪炮齐鸣,杀声震天!因为这里环境封闭,各种声音经过共振放大以后,比起刚才的迫击炮阵势更加惊人。

    尤其是土匪都是从上游往下冲,先头部队的二十多匹战马被打死以后,还在jì xù 往下面翻滚,后面的战马根本刹不住,jì xù 一拥而上!

    所有的马匹纯粹是被动性的冲上来,要么被打死,要么被地下的尸体绊倒战马甩出去,接着又被后面压上来的马匹踩成肉泥。不到三十秒钟,谷口就已经被战马和土匪的尸体给堵死了。

    傅德隆抹了一把冷汗,终于松了一口气:“兔崽子们已经冲不去了,榴弹枪打击敌人后路,所有的机枪全力打击敌人中部,冲锋枪收拾前面的残敌!”

    “撤退!崽子们,赶紧撤退!”

    王大美一看这里根本不可能突围出去,再也不管前面的人了,拨转马头就带领后续大部队往回跑。

    土匪往回跑这都在预料之中,邝老蔫儿根本没有当回事儿:“重机枪,仍然是老套路,开火!”

    三挺重机枪就像三把铡刀直落九天,顿时把土匪队伍切成四段。半山腰的轻机枪抓住机会一通狂扫,土匪的大部队再次崩溃。

    在数十匹战马的簇拥下,王大美埋头拼命向西冲去。冲出去,这是所有残余土匪唯一的信念。否则,就没有否则了。

    到了zhè gè 时候,所有的土匪,包括王大美在内都知道自己已经完了。辛辛苦苦积累了十多年的本钱,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赔进去了。

    王大美埋头策马猛奔,心里除了后悔jiù shì 后悔。

    悔不该在炕上轻信了谭金燕那个婆娘的花言巧语,说什么灵仙姑不过百十来人,施展调虎离山之计一战成功;悔不该听了xiōng dì 王二美的怂恿,要一统冀北绿林,成为盟主。

    耳朵里听着东面传来的各种声音,凌开山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是一种什么情况,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

    所以,他知道最后的时刻来到了:“姐妹们,土匪经过四轮打击,现在已经全面崩溃。土匪肯定要拼命突围,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榴弹枪做好zhǔn bèi ,机枪打开保险zhǔn bèi 射击!”

    通!通!通!

    土匪的马队再次现身的时候,拐脖山炮兵阵地仍然是率先发言,三发急速射一瞬间就已经砸到土匪头顶上。

    刚开始冲进来的时候,遇到打击还有绝大部分土匪开枪还击。这一次往回逃的时候,所有的土匪根本就没有开枪,而是拼命催促胯下马往前跑。

    所有残存的土匪就一个想法:被打死了jiù shì 运气不好,逃出去了jiù shì 自己命不该绝!

    既然选择当土匪,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只不过这一天来得太早,让所有的土匪一下子就从天堂掉进了地狱。

    一个多小时以前,还在心里想着自己这一次能够抢几个女人huí qù 。眨眼之间就看见了地狱的大门,黑魆魆的就在眼前!

    凌开山看见迫击炮三发急速射已经落地开花,顿时大吼一声:“打——”

    女兵连四排的战士从战斗开始就一直在旁观看戏,心里早就按耐不住了。随着凌开山一声令下,榴弹枪手的右手食指终于扣动了扳机。与此同时,所有的机枪全部开火,死死地挡住土匪的去路。

    王大美没有想到后路还有敌人,这完全jiù shì 包过年饺子的搞法,根本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余地。

    他终于从马鞍桥旁边的枪套里抽出一挺机枪,然后大吼一声:“崽子们,拼命的时候到了,杀——!”然后冲着女兵四排山脚下的阻击阵地冲过来,手中的机枪也同时开火。

    凌开山一直盯着土匪的动静,一看所有的土匪都把枪端了起来,就知道大事不好。因此飞身而下,手中的机枪连续打出短点射,四匹战马顿时翻滚出去。

    事情就这么古怪,因为凌开山最关心的jiù shì 敌人的机枪,王大美的机枪刚一搂火,凌开山的三发子弹就已经打中了他的马头!战马一个前滚翻,王大美也随之飞了出去!

    剩下的土匪并没有发现这一瞬间的变化,仍然jì xù 向前冲。凌开山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土匪里面的机枪,只要机枪一露面,他jiù shì 一个短点射打过去。

    正是因为凌开山一夫当关,就像一把铡刀死死卡在通道上,身后的女兵排战士在凌开山的影响下,全部都鼓足了勇气,和几十米开外的土匪战成一团,双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僵持局面。

    战斗进行到zhè gè 时候,天空的黑幕终于在缓缓拉开,第一缕晨曦慢慢露出自己的面容,给大地带来了新一天的光亮。

    就在敌我双方僵持不下的关头,大地突然yī zhèn 抖动,随后传来一声清脆的高呼声:“姐妹们,冲啊——”

    女兵连四排、凌开山听到zhè gè 声音都觉得很陌生,顿时提高了警惕。没想到一百多匹战马从西面冲出来,直接杀进了土匪群中!

    四排长顾翠芳抱起一挺机枪一跃而出,同大叫一声:“我们的援兵到了,冲啊——”

    “冲啊——”

    东面的战士们也随即发起最后的冲锋,都希望在最后的战斗中成为shèng lì 者。就这一下子,除了三黄山的重机枪这地、拐脖山的炮兵阵地之外,其他各个方向的战士们都冲了出来。

    南北宽3公里,东西长6公里的高原小盆地,四面八方都是从山坡上冲下来的人群。

    随着花如月一声欢呼,她带领的两个排已经出现在西面一字摆开,二十几挺机枪,jiù shì 一片密密麻麻的枪口。

    残存的土匪终于失去了jì xù 抵抗的勇气,纷纷扔掉手中的武器,然后滚落马下跪在一旁。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