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迫击炮手请求射击的请示,孟凯华才端起望远镜看向黑夜中的开拓团驻地。里面有三五处灯光眨巴着惺忪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不太真切。仿佛是因为人的走动,也可能有什么其它的物件挡住。

    大门在正北面,正对着大路。也不知道北面和东面的小组穿插到位没有,一旦提前发起攻击,让里面的小鬼子逃出来,那就白忙活半天,功亏一篑了。

    因为总司令说过:如果这些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安心种地,那jiù shì 天下的好人。现在扛着枪,拖着炮,不请自到;杀我同胞,抢我土地,那就没有必要活在zhè gè 世界上!既然你不让别人活,那就更应该先死,希望这些杂碎来世变成好人!

    有人说了,他们里面有好多人是被逼啊,多可怜啊!放屁!

    所谓官逼民反,天经地义。这帮杂种能够屁颠屁颠地跟着小鬼子,能够跑到东三省来屠杀华夏人,为什么不在自己的乌龟岛上起而造反,发动革命推翻军国主义?

    乌龟岛上当年的战国时代,不是杀得很tòng kuài 的吗?你们自己不搞窝里反,专门跑过来抢别人的土地,杀别人的全家,简直岂有此理!

    南京译林出版社2006年9月28日出版的《译林2006年增刊-秋季卷》,刊登一篇题为《天府》的纪实性小说(马某珍译,这是个什么杂碎?),作者是一个小鬼子杂碎的女人,叫名叫财部鸟子。

    从这名字就知道,zhè gè 烂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鸟。更不是好鸟的,竟然有人翻译过来,而且堂而皇之的刊登出来恶心整个华夏民族!

    正文的前面有一段作者介绍:“财部鸟子,1933年出生,新泻人,生长于被日本占领的中国东北地区,1946年回国。”

    随便摘录两段,看看这帮开拓团杂种的后代,是如何“感恩”和“反思”的:

    “1932年春,第一批开拓团进入佳木斯!”

    “桦川县长唐之义(汉奸,以下括弧均为苕面窝注)决定接受这批逃难的日本军民入住佳木斯(岛国里面有暴乱,需要逃难吗?)。他认为,佳木斯的萧条和洪水的泛滥,都没有土匪(指抗日队伍,下同)的袭击更为严重。同土匪比起来,日本人的到来,顶多只是增加一些人罢了。”(说得好!日本人比土匪好,不杀汉奸,也不杀小鬼子!)“商会组建的保卫团(指汉奸武装)在连续遭遇土匪激烈的袭击后,士气低落。守卫这方土地的吉林军(指吉兴的伪军。)软弱无能,也靠不住。(说得好,小杂碎也知道伪军靠不住)正在这时,这些日本人就作为强大的一支力量到了。”(日本人到了,还是强大的力量,他们终于不害怕土匪了!)“突然,从西边的松花江,从东边的平原,出现了武装的土匪。他们骑着矮小的满洲马,从街上跑过去,接着就开始杀人和抢劫了。这jiù shì 当年时常洪水泛滥、兵荒马乱的佳木斯。”(如果不是你们过来,佳木斯会兵荒马乱么?土匪会抢你们、杀你们?)“由于铁路还没有修通,我的父母先坐火车从新京去哈尔滨,看望住院的东野大尉,他是在与土匪的交火时中弹负伤的。”(由此可见,土匪抢的是日本人,杀的也是日本人!英雄的东野大尉,可惜被土匪打伤了!)“母亲坐的马车迎面也来了一辆马车,坐在车上的那个人,举着一根竹竿,挑着的那个东西,竟是个人头!”(小鬼子的凶残,不要中国人说了。)“那是土匪的头。”父亲若无其事地说。(好一个若无其事啊!一个善良的人,看到这种惨烈场面,会若无其事吗?可见,zhè gè 父亲绝对属于畜生级别。)“不一会儿,母亲又看见电线杆子上吊着一个刚刚砍下的沾满沙子的人头,她没敢大声喊叫。随后越看越多,母亲也就慢慢习惯了。”

    (hā hā,看多了,就习惯了!可见小鬼子究竟杀了多少人,砍下了多少义士的头颅!)(日本人都是慈善家,他们杀的都是土匪!这些描述,清楚地说明了作者的父母亲是个什么杂种!)“父母从到达佳木斯的第一天起,就住进了一座四合院,这院落大约是一个山东人的。主人是否住在这座四合院里,不得而知。”(房子的主人呢,到哪里去了?好一个不得而知!)“总之,让我们一家住进来的zhè gè 人,一定是迫不得已才让出这房子的一部分。他为了自己的财产和买卖的安全,希望来赴任的吉林军的日籍军官,保这方土地平安,希望强大的军队驻留下来。”

    (他还知道房子的主人是不得已的!而且还希望日籍军官和强大的军队留下来,保护这里的平安!所以,抗日战争是没有任何道理的!——这jiù shì 小鬼子方正开拓团遗孤的反思!)闲言表过,书归正传。

    孟凯华举着望远镜并没有放下,他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开炮!十发急速射,确保焚毁一切!让小鬼子永远做恶梦,再也不敢踏进这里半步!”

    随着yī zhèn 沉闷的榴弹出膛声,4枚榴弹划破夜空向东飞去,分别照顾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砸向地面建筑物!

    随着爆炸的四团火光,孟凯华终于看清楚了,有一大半的建筑物都是干打垒的墙壁,上面盖的并不是青瓦,似乎是茅草之类的东西。火星四射之间,随着晚风吹过,顿时燃起四片火海。

    紧随其后的榴弹一一散布开来,落点均匀有序。一时间风助火势,火借风威,800多米宽,1200多米长的广大区域,刹那间就已经被大火吞没!

    望远镜里面,孟凯华已经清楚地看到数百人在火海中狼奔豕突,乱作一团。看那种像无头苍蝇四处乱撞的样子,估计火海里面的人已经再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啪啦!轰!轰!轰!

    大火燃烧不到半分钟,也不知道是不是弹药库殉爆,反正是像放烟花一样,向天空中喷射着耀眼的光芒。

    虽然无视眼中的大火,但是孟凯华仍然举着望远镜观察情况,因为现在两处据点的方位还没有动静,同时他还担心正北面的阻击阵地。

    等到迫击炮已经完成任务,他也就心不在焉地随口中吩咐了一声:“赶紧把迫击炮收起来,zhǔn bèi 转移!”

    “不好!”

    孟凯华在望远镜里面突然发现接近两百人端着步枪冲出了北门,拼命向正面冲击。在8挺机枪和4支狙击步枪的照顾下,成片成片的倒下,仍然是一波接着一波往前扑。

    “迫击炮,立即轰炸北门,给阻击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好在迫击炮还没有拆开,孟凯华一声怒吼,炮手紧急调整射界,榴弹也随即出膛。

    四枚榴弹落地的时间恰到好处,把敌人的冲击阵型炸了个稀巴烂。恰在此时,孟凯华看见增加了相当于4挺机枪的火力,终于挡住蜂拥而上的人流。

    毫无yí wèn ,狙击手放弃了狙击步枪,改用冲锋枪进行密集扫射。

    “还好还好,幸亏8挺机枪都是71发的大弹鼓,没有因为更换弹夹lang费时间!”孟凯华一个人喃喃自语:“看来长毛子的原装轻机枪也很不错的,和我们仿制改造的不相上下!”

    也就在zhè gè 时候,正东面突然发生剧烈爆炸。距离将近两公里,孟凯华似乎都感觉到脚底下有轻微的颤抖,腾起的火光gāo dù 甚至超过了开拓团里面的熊熊火焰!

    几乎不分先后,北面也发生了剧烈爆炸,效果基本差不多,随后同样是火光冲天,映红了半边天。

    孟凯华知道,开拓团赖以支撑的两个据点终于被拔出了,这应该是地堡里面弹药殉爆造成的景观!

    随着北面阻击阵地的战斗告于段落,孟凯华终于放下望远镜转身下山。临走之前,他也从腰里摸出一块早就zhǔn bèi 好的小木板,插在地上远离地堡的一个突出部位。然后掏出一枚手雷,拔掉插销扔进了地堡。

    等到孟凯华来到山脚的时候,山顶上也燃起了大火,战斗终于全面落幕。

    战斗的过程差强人意,但是最终结果还是实现了战斗目的。凝固汽油弹的确不是盖的,zhè gè 地方已经从地球上彻底抹去了!

    估计名录啥的都应该被焚毁了吧,后世的杂碎再想立碑,只怕也找不到自己祖宗的名字啊!

    孟凯华翻身上马,最后向东面看了一眼,口中还恨恨地说道:“不怕死的尽管来开拓,老子们带出来四千多枚燃烧弹,足够你们享受的了!”

    “赶紧离开这里,西面的枪声早停了!如果被别人发现,我们可就不好解释,更不好脱身了!”

    返huí qù 的路程并没有什么yì ;变故,估计围攻县城的人也拍屁股走人,找地方猫着去了。到达双子山的时候,也不过是凌晨两点钟左右。孟凯华让战士们给骡马填了一些草料,后续大部队已经先后赶到。

    “报务员,直接给总司令发电:吉林、哈尔滨警备军倾巢而出,致使后防空虚。我部利用地方抗日武装大规模围攻方正县之机,夜袭吉兴村开拓团总部。此役拔除日军据点三处,开拓团总部被彻底焚毁,数百人无一漏网。我部幸不辱命,平顶山三千冤魂,时至今日方能得到一丝慰籍。孟凯华。”

    看见战士们返回来,孟凯华有些纳闷:“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拔掉两处据点有了那么长的时间?”

    鲍海涛摇摇头说道:“刚开始吧,我们想摸进去把里面的人宰掉,然后把弹药弄回来。没想到那帮杂碎听到外面的动静以后,竟然在地堡里面把门反锁了。没有bàn fǎ ,最后只能烤ru猪,所以就拖延了一些时间。”

    孟凯华闻言大怒:“老子先前就说了,今天不管缴获,你们竟敢抗命?”

    副大队长真的发怒,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鲍海涛低声说道:“副大队长你听我解释,行不行呢?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两枚燃烧手雷是不是啊,今后的战斗怎么办呢?总不能现在就赶huí qù 补充弹药吧?敌人的大部队还没有回头啊!所以,我们jiù shì 想弄一批小鬼子的手雷,并不是真的想抗命。”

    “嗯,你们kǎo lǜ 问题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但是也要分时候是不是?今天是个啥情况,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孟凯华没有过分追究:“平顶山复仇队,那是一个传说,从来没有外人知道是谁啊!如果被围攻县城的上千人围上来,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解释?”

    恰在此时,排长殷猛鹫突然返回来说道:“报告副大队长,我们到前面探查情况,发现象鼻岭一线有外人活动!我担心他们会发现我们的密洞啊,那里面的东西可就要糟糕了,请你赶紧拿主意!”

    “看清楚是什么人没有?”孟凯华也是一惊:“大概多少人,装备如何,现在在什么位置?”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