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君,其实也没啥。反满抗日分子并不敢进攻牡丹江,因为城里还有一个大队的皇军。关键是从牡丹江到林口一线,目前正在修建铁路。现在主力部队参加大讨伐了,兵力有些照顾不过来,所以看守的任务很重。”

    得到了太君的当面赞扬,胡守山顿时把腰躬得更低:“座山雕他们jiù shì 看准了这一点儿,所以抽冷子打死了三位巡逻的皇军。警察署长筑谷太君,jiù shì 希望通过这件事情,好好震慑一下那些蠢蠢欲动的反叛分子,从而稳定后方的防线。”

    “哟西!你的说的大大的好!”鲍海涛满脸笑容:“胡桑儿真是帝国的良民,良心大大的好!牡丹江的、林口县的十分重要,你们的要多多费心,拜托了!太郎君,你的好好照顾胡桑儿,送他们的统统滴回老家去吧,我到前面巡逻的有!”

    zhè gè 地方距离象鼻岭还有十多公里,看样子座山雕是zhǔn bèi 把侦缉队引到了象鼻岭北面,这样就进入到佳木斯的境内,脱离了牡丹江的控制范围。在zhè gè 地方灭掉侦缉队,可以彻底转移敌人的视线,他的四号棚就安全了。

    留下了处决侦缉队的命令,鲍海涛一边信马由缰,一边佩服座山雕的老奸巨猾。赶到象鼻岭的时候,东方已经开始发白,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三班四班前去剿匪,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一班很快就赶回象鼻岭,看来送侦缉队员们回家的过程很是轻松顺利。

    “情况没错!”鲍海涛进入shān dòng 就高声说道:“佐古龙佑的铁道守备旅出去了三个大队,牡丹江城里面还有一个大队。目前最薄弱的环节,jiù shì 牡丹江到林口一线。据胡寿山jiāo dài ,这里正在修铁路,应该有些制造混乱的机会。”

    孟凯华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我们就把zhè gè 消息通报给大队长。尤其是佐古龙佑的三个大队,那比于琛澄的几个旅难duì fù 多了,小东山密营必须提前做好zhǔn bèi 才行,否则就会被很被动。”

    一班长进来说道:“副大队长,这一次最大的收获,jiù shì 25个侦缉队员全部都是崭新的原装驳壳枪,而且都是二十响自动手枪,比我们手中的还要好。应该是原厂最新生产的。小鬼子为了装备这些汉奸替他们卖命,到舍得花钱。”

    “我知道你是啥意思!”孟凯华摇摇头说道:“小东山基地正在发展过程中,缴获的武器一律要上交,然后由大队长根据shí jì 情况统一分配。再说了,我们手中的驳壳枪也都是自动的,关键是成色没有那么新。但是膛线没有任何问题,暂时不能擅自动用。”

    因为孟凯华带领特战二排连续采取动作,主要是紧跟着赵尚志的大批抗日队伍浑水摸鱼,因此造成的破坏就更大。虽然时间只有三天,但破坏程度,就已经谈不上程度了,关键是他们所过之处啥都没给小鬼子留下。

    延寿县,老bǎi xìng 自然听到了头天晚上开枪**,但并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儿。第二天早晨一出门,就看见十字路口一大堆人头,胆小的人当场就吓晕过去了!胆大的人最后看见了人头京观,而且看见了钉在大街上的木牌:平顶山复仇队!

    有些人希望拿到奖赏,赶紧马不停蹄的跑到县警察分署报告。没想到进门一看,除了无头尸体,自然啥也没有!整个县城,现在找不到一个能够说话算数的人!

    当然,这些腿脚最快,最希望拿到奖赏的家伙,因为“作案现场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后来被小鬼子抓进宪兵队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悔来到zhè gè 世界上,那是活该!谁让他们贪小便宜,希望得到小鬼子的赏赐!

    至于方正县,虽然县城破坏并不严重,但是,大日本皇军的“开拓团总部”,连同吉兴村被烧成了一片白地,里面的数百人全部变成了大地的肥料,这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强化治安大讨伐”的命令刚刚开始,部队集结还没有完成,就在这么一个间隙中间,竟然连续发生两起恶性治安事件!谁也不敢隐瞒,并且在第一时间就反映到了滨江省(哈尔滨),随后就到了新京(长春)关东军司令部!

    南次郎zhè gè 老鬼子接到电话,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按照原来的侦察结论,数量最多的“反满抗日分子”,应该是在东北方向的犄角旮旯里。所以“大讨伐”作战计划,jiù shì 要从集结地开始,向北、向东进行拉网式扫荡!

    但是,前两天发生的恶**件,却出现在扫荡部队的身后!部队现在已经完成集结,应该扫荡什么区域?到底是执行原定计划向东北区域扫荡,还是立即就地转身扫荡哈东地区?

    南次郎只觉得自己的nǎo dài 就像针扎刀砍一般,仿佛立即就要爆炸开来!太阳穴青筋突突直跳,疼得他呲牙咧嘴,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

    部队扫荡的战役方向是一回事儿,“开拓团总部”连一根毛都没剩下,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五年移民一百万”,这是关东军经过仔细推敲以后提交的一个战略方案,并且强制取得首相大臣批文的“长期战略”。主要目的是:

    首先,利用众多的开拓团,增加满洲里面帝国子民的数量,同化那些刁民。根本目的,jiù shì 一个开拓团占据原住民的两到三个屯子,然后把这些原住民集中起来并屯管理,开拓团就可以承担这一片的管理责任,减轻占领军的压力。

    其次,原住民失去了原有的熟地,新开荒已经来不及保证新一年的基本生活需要的粮食。这样一来,开拓团就可以“雇佣”大量廉价劳动力,用最少的投入,得到最大的产出,从而保障庞大的军队开支需求!

    第三,东宫铁男和加藤完治规定武装移民要“承担关东军任务的一部分,维持满洲国内的治安。”随着开拓团规模的扩大,大日本皇军的眼睛就遍布整个满洲,可以节省庞大的警察、守备队的人数。这样一来,就可以给前线提供大量的机动兵员!

    第四,随着开拓团的到来,青少年训练团、妇女训练团自然就会开展起来,不仅解决了兵源的问题,而且同步解决了“战地妇女服务团”(***,小鬼子11岁以上的小娘儿们,为了进入zhè gè 训练团,争得打破nǎo dài )的问题!

    “八格牙路!武装开拓移民才进入第三个年头,开拓团总部就被夷为平地,所有的组织领导者全部一锅给烩了!”

    南次郎把办公桌上的东西砸了一个稀巴烂:“没有组织领导者,谁来执行计划?吉兴村被灭绝所产生的恐慌,应该如何消除?八格牙路,死啦死啦的!”

    发了一通脾气,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南次郎喘着粗气哀嚎一声:“来人,把该死的混蛋板垣征四郎押过来!”

    板垣征四郎,jiù shì 目前关东军长官司令部负责情报的副参谋长!现在情报有误,南次郎首先就把zhè gè 混蛋给想起来了!

    南次郎看见两个宪兵把板垣征四郎拖进来,一把抓起办公桌上的电报和作战方案扔到他的脸上:“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jiù shì 你的情报,还有根据你的情报制定的作战计划,最后你看看结果!八格牙路,一群饭桶!”

    “现在,你马上乘专机回国,向总参谋本部说明自己失职的经过,还有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你还有脸在这里站着,大日本皇军的脸,全都让你给丢尽了!如果我是你,早就应该切腹向天皇谢罪!”

    板垣征四郎真是欲哭无泪,战略情报的确是他费尽了千辛万苦搜集起来的,战役计划也是他审查过的。他自认为已经把所有的因素都kǎo lǜ 进去了,没想到战役还没开始,就已经遭到了彻底的惨败!

    “司令官阁下,卑职罪该万死!”板垣征四郎非常不甘心,因此硬着头皮说道:“阁下请想想看,就在我们的战役计划即将开始的时候,俄国人,对,jiù shì 该死的俄国人!突然向我们提出野蛮的要求,导致我们的战役计划被迫拖延了五天。”

    “五天啊,司令官阁下,那就已经足够让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彻底破产!卑职没有掌握具体的证据用来佐证,该死的俄国人在zhè gè 过程中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但是,司令官阁下,难道您认为这两者之间就没有什么联系吗?”

    “还有,该死的俄国人能是一个什么好东西吗?共产国际的总部就在克里姆林宫啊,司令官阁下!卑职有充分的情报证明,北满的‘反满抗日分子’,基本上都是‘赤色武装’,或者是被他们操纵的!卑职有罪,辜负了天皇和阁下的信任,这一点我不会狡辩,我这就飞回参谋本部接受质询。”

    “该死的俄国人?你说的不错,这中间必定有阴谋!”南次郎仿佛抓住了一根jiù mìng 稻草:“你赶紧起草一份详细报告,向首相大臣控告外务大臣不作为,导致关东军处处受制于人,直接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板垣征四郎浑身颤抖离开了南次郎的办公室,但是南次郎的心情就更糟了!

    现在暂时找到一个推卸责任的借口,但是前线几万部队还在等待自己的命令。进军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南次郎的一双贼眼死死地盯着墙上的巨幅地图,恨不得大地图生吞活剥下去,可这都无济于事!因为部队需要的是明确的命令,而不是一张地图!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