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鲍海涛听说抓回来五个小鬼子,顿时就有了主意。其实zhè gè 主意很简单,关键就需要一个主角,zhè gè 主角jiù shì 那个逃上山的小姑娘。如果没有zhè gè 主角,下面的大戏就没法唱。

    因为一个人的外语说得再好,那也不可能冒充敌人身边的人。小鬼子没有掷弹筒组,所以一个班才13个人。这些人都是水里火里滚出来的,每个人身上有几根毛都一清二楚,想冒充进去根本不可能。

    但是,有了一个真正的主角以后,那就不同了。

    一个人在发怒的时候,声音是可以变形的,而且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至少在一瞬间出现声音变形,人家能够理解,不是吗?

    小姑娘听说让自己演戏就能够杀掉所有的小鬼子,顿时就来了兴致。就这样,鲍海涛带着四名战士,“押着”花姑娘就直奔小鬼子的兵营。

    当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既然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偷袭小鬼子,那就一定不能出现丝毫纰漏,而且应该把zhè gè 计划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才行。

    小姑娘冲进营区,孟海涛他们自然要立即跟进。8个小鬼子,出去一个哨兵还剩7个人,四个人在房间里足够duì fù 了,否则就不叫特种兵。

    果然,7个小鬼子只有一个家伙起床了正在烤火,另外6个家伙还在炕上。小姑娘冲进房间,烤火的小鬼子刚想上前来抓,结果裆部挨了一脚,当场闭过气去了。

    剩下5个家伙还在炕上,刚好和冲进来的四个人来了一个面对面。现在别说打架了,光着身子冻也冻死了。三下五除二,5个小鬼子的脖子全部被拧断了。也就在zhè gè 时候,又进来了十多名战士,还抬着一具尸体。

    原来,鲍海涛把计划说完以后,孟凯华为了万无一失,决定另外安排一支援军。也jiù shì 12名战士全部反穿皮袄,在七点钟的时候率先下山,然后潜伏到小鬼子兵营三百多米的地方。

    小姑娘按照预先设定的套路,鲍海涛暗中一声令下,小姑娘就开始不断绕圈子,shí jì 上是朝兵营方向冲过去。

    哨兵被吸引过来参加抓捕的同时,事先潜伏的战士就拼命匍匐qián jìn ,拉近和兵营之间的联系。

    至于那个哨兵和另外一个战士撞在一起,哨兵完全是无意,但是战士却是有意。撞在一起的一刹那,那个哨兵已经被扭断了脖子。如果这样还能爬起来,那才真是又鬼了。

    既然要使用连环计,现在在小鬼子的兵营里面,就不应该有外人,那自然就应该是小鬼子。所以战士们冲进营房之后的第一件事情,jiù shì 换军装。

    鲍海涛本来就穿着小鬼子的衣服,他zhè gè 时候正在翻箱倒柜寻找什么。最后在放电话机的桌子下面抽屉里摸出一个账本,打开一看,顿时叫了起来:“hē hē ,行了,大功告成!妹子,接下来,可能还得麻烦你配合演一场戏啊。”

    小姑娘看见连续有13个小鬼子被杀,心情似乎比刚开始好了一些。听到鲍海涛和自己说话,她赶紧说道:“鲍大哥,我叫于慧莲,现在已经知道你们是真心打小鬼子的队伍。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吗?”

    “别急,我还需要再研究一下。”鲍海涛扬了扬手中的账本:“于慧莲是吧,你看这里的东西现成的,煮点东西吃吧。从凌晨到现在,你就喝了一杯水。”

    小鬼子本来就十几个人,煤炉里面炭火正旺,各种厨房的家伙事儿也现成的,要做一顿饭并不难。

    农家的女孩子,十四五岁都已经算得上当家人了。于慧莲看见鲍海涛不把自己当外人,顿时开始忙活起来。

    “现在擀面条已经来不及啦,慧莲姑娘不要这么麻烦!”看见于慧莲zhǔn bèi 和面,刚处理完尸体进来的一班长赶紧笑着说道:“看见没有,这里是小鬼子的罐头,里面有猪肉和牛肉。还有这里的腊肉和土豆,全部煮一锅将就一餐就行。”

    他们在煤炉边上忙活,鲍海涛坐在办公桌上仔细翻阅账本似的东西。其实并不是账本,而是小鬼子的战斗值班日志。最前面jiù shì 一连串的通信名单,后面jiù shì 一些日常性的事务记录。

    虽然鲍海涛口语非常过关,但是日文却不是很精通。他推敲了半天,终于从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发现了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被自己灭掉的zhè gè 班,是一个曹长领头,叫做井上雄一。

    从战斗值班日志的一篇日记发现,毛兰屯东北方向南山工地上面的那个班,也是一个曹长领头,叫做什么龟田正次郎。

    胜山主阵地上面的那个中队,叫做渡边中队。鲍海涛在值班日志里面找了半天,才看到一个渡边有志的家伙出现过,好像是过来检查什么事情。如果不出yì ;的话,渡边有志应该jiù shì 中队长。

    看到了这两个人的名字以后,一个大胆的想法终于在鲍海涛的脑海里面形成了,因此抬头叫道:“一班长,赶紧用步话机呼叫两个副大队长,看看他们到了指定位置没有。”

    十分钟以后,一班长报告:“孟副大队长带领三个班已经摸到了胜山高地半山腰,目前已经潜伏下来。张副大队长带领两个班已经潜伏到南山工地附近。接下来就看你如何运作了。”

    听了一班长的说辞,鲍海涛点点头没有吱声儿,而是伸手抓住了桌上的电话机,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摇动了电话机。

    然后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抓起听筒瓮声瓮气地说道:“部室に?私は井上雄一は,重要な場合に渡辺中隊長に報告する!”(中队部吗?我是井上雄一,有重要情况向渡边中队长报告!)战士们虽然都能够听懂,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副排长又zhǔn bèi 搞什么鬼,只能敛声禁气,生怕被对方听到yì ;的声音。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鲍海涛突然又说道:“やあ!ありがとう長官お願いします!私は少し風邪を引いて,ひどくなかっ。今日の朝,东沟屯して1人のきれいな女の子,私に人を派遣して部室へやあ!部下はすぐにしよう!”

    咔嚓,鲍海涛终于扣上了电话机。

    一班长看了看于慧莲,这才对鲍海涛说道:“排长,你啥意思啊,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于慧莲连遭不幸,可比一般的小姑娘精明多了。看见一班长先看自己,然后才和排长说话,那就说明肯定和自己有关系,因此出声问道:“鲍大哥,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鲍海涛微笑着说道:“小鬼子听到我捏着鼻子说话,就很关心我的身体状况。我告诉他们,自己jiù shì 一点小感冒,不碍事的。还专门告诉他们:今天早上,东沟屯送过来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我说派人送到中队部。没想到他们竟然答应了,并且让我抓紧时间。所以,我答应立即把那个漂亮的小姑娘给送过去!”

    “只要你们能够杀掉那些小鬼子,那就把我送过去吧!”于慧莲双手握着拳头说道:“是不是让我给你们当内应,或者是给你们传递消息?”

    “不不不!怎么可能让你去冒险啊,我的战斗计划不是你想的这样!”孟海涛赶紧摇手:“关键是小鬼子的中队部就在山顶上,如果我们没有正当理由根本上不去。所以,我要通过你让小鬼子放松警惕。你放心,基本动作就和先前一样。”

    “等到快要接近山顶,我和哨兵说话的一瞬间,你就往山坡旁边的树林里面跑。小鬼子为了抓住一个花姑娘,肯定不会随便开枪。然后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消灭小鬼子jiù shì 我们的事情了。怎么样,你怕不怕?”

    于慧莲没有丝毫犹豫:“我才不怕!只要能够杀掉那些小鬼子,我jiù shì 死了也闭眼!”

    “那行!”鲍海涛点点头:“我带四个xiōng dì 上去,一班长带上我们的轻机枪随后隐蔽跟进。现在赶紧和孟副大队长联系,改变原来的作战计划,首先打掉敌人的中队部,消灭敌人的主力之后,然后把其他的两个班各个击破。”

    胜山主阵地在毛兰屯西北八公里以外,所以鲍海涛和战士们饱餐一顿然后才出发。一路上跌跌撞撞,用了三个多接近四个小时才来到胜山脚下。

    这里有一个四人小组的关卡,因为有了中队部的命令,加上于慧莲zhè gè 花姑娘在前面不停地叫骂打掩护,四个小鬼子根本没有丝毫fǎn yīng 就被处决了。

    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艰难行程,终于看见了胜山顶上的临时防御工事。在上山小路的尽头,一左一右有两个机枪工事,而且有两挺歪把子和四个小鬼子战斗值班。

    于慧莲一路上不停的大声怒骂,搞得整个山顶都知道有一个小姑娘被抓上山来了,因此小鬼子的注意力都在于慧莲身上。

    鲍海涛和一名战士的帽檐压得很低,加上在山顶上的人往下看,根本不可能看清脸部。他俩一左一右夹着于慧莲慢慢向山顶接近,后面三名战士端着步枪警戒。

    距离小鬼子机枪阵地不到五米的时候,于慧莲在鲍海涛的暗示下突然怒吼一声:“天杀的小鬼子,你们有种就打死我,姑奶奶是不会进去的!”

    口中骂声未停,于慧莲已经身子往下一弓,然后双腿一用力滚下路面,向右边的树林窜进去了。

    后面的三个战士顿时齐声大叫:“バカ!撃たないで,つかまえて!”(八嘎!别开枪,抓活的!)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