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慧莲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并没有接受任何训练.但是连续两次带领小分队闯关,biǎo xiàn 了非凡的勇气。尤其是一路上镇定自若,没有出现丝毫纰漏,自然给特战队员以极大的鼓舞和刺激。

    鲍海涛在于慧莲发起行动的同时,手中的两枚飞镖已经脱手而出,随即向上猛扑,一挺歪把子就到了手中。

    另外一名战士的动作也不慢,手中的三八大盖横砸而出,当场砸死一个小鬼子。他的身子就已经到了机枪工事里面,一脚踢在另外一个鬼子的裆部。小鬼子的身子往下一蹲的瞬间,他接着一记肘锤砸在小鬼子的头顶上,另外一挺机枪也换了人。

    因为于慧莲闹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原本在房间里面的小鬼子,现在都已经涌出来看热闹。所以鲍海涛和另外一名战士的行动,顿时让所有的小鬼子炸了锅。

    “敌袭——”

    随着一声呼叫,数十个小鬼子空着手就向前扑过来,想把立足未稳的鲍海涛和另外一名战士在手中的机枪给夺下来。

    鲍海涛和另外一名战士刚刚打死四个敌人,歪把子机枪才到手中,都来不及拉开枪机保险。现在开枪也来不及了,眼看就要陷入群殴之中。

    恰在此时,山路左侧的树林当中突然传来“嘭!嘭!嘭!”三声闷哑的枪声,嗖——嗖——嗖——三枚榴弹已经飞到了山顶。

    噗嗤!噗嗤!噗嗤!

    爆炸声并不大,就好像瓦罐摔在地上被砸碎的声音,随后jiù shì 赤红色烟雾升腾起来。辛辣刺鼻的烟雾随风飘散,整个山头很快就被笼罩。

    这一瞬间的变化,让所有临时冲出来的小鬼子措手不及。他们都是出来看热闹的,手里啥都没有。

    尤其是对于毒气弹的恐惧,让小鬼子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想夺取敌人手中的机枪,而是四散奔逃,希望jìn kuài 离开zhè gè 非人的地方。

    哒哒哒——哒哒哒——鲍海涛他们的两挺机枪抓住及有利时机开火,彻底掌控整个山头,为大部队上来赢得时间。

    在烟雾中视线不好,命中率自然没有保证。但是现在小鬼子只顾逃命,在房间里面的小鬼子又不敢冲出来。

    就这么一个功夫,孟凯华带领三个班终于摆脱了积雪带来的麻烦,在烟雾消散之前冲上山顶,并且很快就在山头上面建立了三个火力支撑点,对整个山头完成了四面夹击的包围态势。

    本来最好的bàn fǎ ,jiù shì 利用杀伤榴弹解决敌人。但是西北面武胜屯距离只有8公里,机枪声听不见,但是迫击炮和枪榴弹的杀伤榴弹爆炸起来,那就难说了。

    所以,为了不惊动那边的小鬼子,孟凯华他们只好采用“生物榴弹”给小鬼子一个下马威,然后利用轻机枪来慢慢收拾残局。

    随着烟雾彻底消散,山顶上的情况终于完全清楚了。刚才在烟雾中盲目乱窜的小鬼子,已经全部躺在雪地里。孟凯华粗略估计了一下,这批小鬼子接近30人。

    按照刚开始的估计,zhè gè 中队部里面应该有90多人,现在去掉了三分之一,应该还有60多人。

    这么一计算,孟凯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因为自己这边现在是四个特战班68人,加上他自己一共69人。现在敌我力量相当,但是自己这一方是偷袭加突袭,从心理上来说,就占据了绝对优势,因此士气大振。

    反观小鬼子,整个心态就完全不一样了。

    对于小鬼子来说,自从四年前“九一八事变”以来,一次损失30人,那就相当于经过了一次大规模的、艰苦的攻坚战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这30人的损失,肯定会换来支那人数百人的伤亡。

    可是今天彻底颠倒过来了:自己人还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这是彻底的损失,也是一名军人最不能承受的损失,因为没有给敌人造成丝毫伤害,完全是配合敌人演了一场戏。

    果不其然,冲出营房的小鬼子全部被打死之后,特战队员没有了攻击目标,小鬼子也没有啥动静,所以整个山头突然安静下来。

    鲍海涛曾经对这里进行过侦察,现在正面的木板房都是士兵的营房。在营房后面的山体里面,还有两个军官宿舍群。要想解决战斗,首先就要彻底摧毁这一大排木板房,让后面的军官宿舍群露出来。

    拖下去只会对小鬼子有利,他们只需要安排几挺机枪监视外面的动静就行了,其他人可以在里面烤火。但是特战队员趴在雪地里迟早会被冻死,这肯定不是bàn fǎ 。

    随着后续那个班跟上来,鲍海涛带领的一班已经全部到齐。孟凯华带过来的三个班,已经完全部署完毕,一共四个围攻阵地已经就绪。

    现在,四个火力集群的突击方向,全部对准了小鬼子的木板房,但是如何发起进攻成了难题。

    距离木板房最近的,jiù shì 鲍海涛zhè gè 集群。因为他们是顺着山路上来的,刚好就正对着木板房,两者之间的距离大概40米。其它三个方向的火力点,距离木板房都在一百米开外。

    这是没有bàn fǎ 的,因为小鬼子营房区这里已经修出来一大片平地,如果其它三个方向的火力点要接近敌人的营房,那就到了平地上,然后就成为了敌人步枪兵的活靶子。

    鲍海涛知道成功的关键就在自己身上,所以一个劲的在心中问自己: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

    他虽然平时嘴贱,那不过是和xiōng dì 闹着玩儿罢了,其实每一次的战斗他都是带队冲在最前面。今天并不是大家刻意为之,但是shí jì 情况还是需要他拿出解决问题的bàn fǎ 。

    为了不闹出太大的动静,大威力的杀伤榴弹不能用。但是木板房说是木板,其实都是大树劈成两半以后组成的房屋墙体,一般的步枪子弹根本打不穿。

    小鬼子的歪把子机枪口径和三八式步枪一样,都是6.5mm,同样也打不穿这种木板墙。

    鲍海涛越想越心急:“他妈的,如果有马克沁大叔,或者小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就可以把这种房子给拆了。可现在老子只有定倭一号轻机枪,怎么办呢?一班长,有没有什么好bàn fǎ ,能够把前面的木板房给老子拆了?”

    一班长没有fèi huà :“那还不简单吗,一枚凝固汽油弹就搞定了。”

    “放屁!”鲍海涛一听就怒了:“你他妈的动动脑子好不好?凝固汽油弹出去是简单,但是在这么高的地方放火,别说北面的武胜屯了,老子估计孙吴火车站都能够看见!”

    一班长被臭骂一顿并不生气,特战大队的队员都是老兵油子,没有省油的灯。平时嘴巴里就没有干净的时候,你听的不满意啊,行啊,过来扳扳手腕子。

    不生气,就不会影响心情,所以一班长紧盯着前面的木板房没有jì xù 说话。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一班长一拉枪机,手中的定倭一号轻机枪,也jiù shì 热河方面军“山寨版”的捷格加廖夫轻机枪,不过把口径改成了7.63mm的尖头弹。

    哒哒哒——一班长手里的机枪突然开火,目标竟然是木板房墙壁上端的一个透气窗,现在被里面的木板封住了。

    鲍海涛不是傻子,轻机枪不能拆房子,但却可以粉碎敌人透气窗的封口木板!

    “所有轻机枪全部开火,击穿敌人透气窗的封口木板!冲锋枪上好支架,和歪把子一起监视营房大门,防止敌人打冷枪。榴弹枪手做好zhǔn bèi ,一旦封口木板被打烂就立即发射榴弹,把小鬼子从里面赶出来!”

    随着鲍海涛一声令下,两挺机枪对准两个透气窗猛烈射击起来。47发弹鼓,持续性比歪把子强多了。一个弹鼓的47发子弹打出去,两个透气窗已经露出了黑乎乎的窗口。

    嘭!嘭!嗖——嗖——就在窗口露出真面目的一刹那,两支榴弹枪已经开火,两枚榴弹非常准确的钻进了窗户之中,随后jiù shì 两声沉闷的爆炸。

    现在就和刚才不一样了,赤红色烟雾因为房间密封的yuán gù ,杀伤力顿时翻了好几倍。

    小鬼子并不知道这种烟雾并不致命,不过一看敌人使用毒气弹,顿时觉得躲在房间里面也是死,所以两个房间的小鬼子怪叫着“杀叽叽——”,挺着步枪冲了出来。

    8支冲锋枪,2挺歪把子早就等着了。二十几个小鬼子冲出房门,顿时就被子弹点名。不是,是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两挺定倭一号轻机枪没有参加屠杀小鬼子,而是更换弹鼓以后,又把目标对准了另外两个房间的透气窗。

    为了减少自己的伤亡,或者不要产生伤亡,现在没有其它的bàn fǎ ,只能采用这种定点清除的战斗方式,慢慢消灭小鬼子的有生力量。

    其他房间的小鬼子,并不知道着两个房间的人为什么要冲出去,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可是等到他们看见“毒气弹”射了进来,发现必须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定点打击,小鬼子兵营的八间木板房终于全部搞定。和最开始的战果加起来,现在已经歼灭小鬼子七十余人。

    鲍海涛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对旁边的一班长叫道:“一班长,安排一个战斗小组摸上去,看看木板房里面还有没有活人!一定要提高警惕,别他娘的在阴沟翻船。其他人检查装备,zhǔn bèi 攻击木板房后面的军官宿舍。”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