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万分的一分钟,自然也是惊险刺激的一分钟!

    二班长他们六个人,由生到死,由死到生,天堂地狱之间滚了两个来回,现在终于占领了小鬼子据点的生活区,总算是能够喘一口气.

    外面的迫击炮弹还在不断落下,切断了二班长他们突击小组和后续部队之间的联系。

    排长殷猛鹫带着另外十个人,现在不仅无法靠近支援,还必须后撤一段距离。因为对岸的三门迫击炮已经改变战术,现在是一门接着一门开炮,榴弹一枚接着一枚落地轰炸起来,整个平台上面几乎没有间隙了。

    一名战士在后面急得直跳脚:“排长,现在怎么办呢?一旦僵持下去,班长他们就六个人,弹药也成问题啊。”

    殷猛鹫也是干着急:“他妈的小鬼子,竟然采用迫击炮形成相互策应,老子能有什么bàn fǎ ?”

    他们在外面着急,二班长他们在里面更着急。既然是生活区,里面除了柴米油盐,jiù shì 棉衣棉被,枪支弹药啥都没有。

    现在已经打成了僵持状态,着急也没用了。二班长安排两名战士轮流点射控制通道口,他自己开始冷静下来谋划破敌之策。

    先前为了冒充小鬼子,弹药箱也没带,手雷每个人只有四枚。六个人一共是24枚手雷,现在已经用掉了8枚,还有十六枚。

    外面的通道被敌人的炮火遮断,弹药补给不进来。如果把剩下的手雷扔进去了不能解决问题,后果可就严重了。

    重新把房间里面翻腾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

    哐啷!

    现在黑灯瞎火的,二班长心中烦躁,两只脚四处乱踢,没想到踢到了一个铁桶。随着铁桶yī zhèn 晃荡,再浓烈的硝烟中,竟然闻到了一丝柴油味儿!

    二班长蹲下身子在附近一摸索,竟然还有一台发电机。看来小鬼子zhè gè 地方还没有完善,发电机的地方可能还没有修好,所以塞进炕底下没有用。

    放火,烧死这帮王八蛋!

    二班长拔出三棱刺,很快就敲开了油桶的盖子,果然是柴油!因此大吼一声:“来人,把那些棉被都给老子抱过来灌满柴油扔过去!”

    还行,看来小鬼子一共有二十多人。二十几床棉被和毛毯全部浸满了柴油,然后扔进了通道对面。

    二班长摸出一枚手雷,拔掉插销扔过去。随着一声爆炸,终于燃起来火苗。

    “我操!大家小心啊,现在跟老子冲出去,要死要活听天由命去吧!”

    原来,二班长看见火苗的同时,也发现了巨大的危险!

    通道对面火光一闪,二班长竟然发现了一摞弹药箱!既然有三门迫击炮架在碉堡顶上,就算是一个战斗基数的炮弹,那也是36枚!

    小鬼子肯定还有手雷、手榴弹啥的,再加上储备的机步枪子弹堆在一起,一旦火势越来越大,弹药箱势必发生殉爆,这没有丝毫yí wèn 。

    到那时,整座碉堡都要坐土飞机,然后jiù shì 天女散花!那种场面虽然很壮观,但是自己这些人肯定被炸得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刚开始,二班长生怕不能烧死小鬼子,二十几床棉被和一桶柴油全部用上了,那jiù shì 一百多升柴油。

    现在回过头一看,二班长发现给小鬼子挖坟墓的同时,把自己也给陷进去了,可惜后悔已经迟了!

    与其陪着小鬼子坐土飞机,被炸得粉身碎骨,还不如冲出去,直接被外面的迫击炮炸死算了!

    或许个别人命大,小鬼子的炮弹躲着走,那还有可能给部队减少一些损失。总之,冲出去还有一线生机,留在这里绝对等死!

    二班长一声怒吼,另外五名特战队员都是鬼精鬼精的祸害,刚才在这边没有找到枪支弹药,那肯定就在对面啊,这还用问吗?

    “冲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狂嚎一声,跟在二班长的屁股后面,转身夺路而逃。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二班长他们想象的那么严重,刚才一瞬间实在是神经绷得太紧,所以外面的动静都没有关心。

    其实,不知道什么原因,迫击炮的轰炸已经停了。殷猛鹫看见敌人的碉堡正在冒烟,还以为二班长他们已经大功告成,所以正带着人冲过来。

    看见对面的大部队冲过来,二班长和五名战士吓得肝胆俱裂,几乎是异口同声大吼道:“快跑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特战队员都是老兵油子,全部是部队里面最捣蛋害人的玩意儿,一看二班长他们亡命冲出来,那肯定没好事!

    跑吧跑吧不是罪,掉在后面必定洗了睡!

    噗——噗——噗——吱——吱——吱——咻——咻——咻——没想到率先殉爆的竟然是子弹!现在,碉堡第一层的两个射击孔,已经开始有流弹飞出来!

    这是大爆炸发生的前兆,18个人把重武器全都给扔了,然后撅着屁股,拿出比百米冲刺更快的速度,弯腰拼命往前冲。

    弹药殉爆炸毁碉堡还是次要的,关键是碉堡被炸飞了,那些破烂砖头飞出来,绝对不会比迫击炮差多少!

    只有冲到前面拐弯的地方才是安全地带!

    这他娘的是多大一个地雷啊,等会儿彻底爆炸的时候,飞出来的碎石头、破砖头,绝对比出膛的炮弹更离谱,谁碰到谁倒霉。

    殷猛鹫他们丢掉了所有的重武器,这一幕就被第二层的小鬼子看见了:“何があった?支那人はどうして狼狽し,彼らが何をしたいですか?”(发生了什么事情?支那人为什么狼狈逃窜,他们想干什么?)先前冒出浓烟的时候,小鬼子已经把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口给堵死了。现在楼下的子弹四处乱飞,自然就会有一大部分撞到顶上的天花板。

    恰在此时,子弹殉爆已经开始,越来越密集的“咄!咄!咄!”声音,彻底打破了小鬼子的美梦。

    这种重机枪子弹的撞击声,九二式重机枪jiù shì zhè gè 样子,但是现在分明没有重机枪的射击声,小鬼子比谁都明白。

    他们终于想起来,自己绝大部分弹药都在一楼。难怪支那人狼狈逃窜,小鬼子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坐在火药桶上面!

    支那人竟然放火烧炮楼,利用弹药殉爆来摧毁帝国的碉堡,良心大大的坏了!

    不过,既然支那人都狼狈逃窜了,大日本皇军也应该赶紧乘胜追击才对。

    鬼子小队长也和刚才二班长的想法一样,一旦炮弹发生殉爆,这座碉堡肯定粉身碎骨,然后全部飞上蓝天。逃出去一个就算一个,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想明白了zhè gè 利害关系,鬼子小队长随即一声嚎叫:“トーチカが爆発し,全体に屋上,急いで飛び降りて逃げ!”(碉堡即将爆炸,全体上楼顶,赶紧跳楼逃生!)可惜小鬼子忘记了一件事情!这座碉堡jiù shì 为了控制逊河流域,所以每一层都有五米多高。

    小鬼子们爬到楼顶以后才发现,加上四周的女儿墙,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二米的gāo dù ,基本上jiù shì 四层楼的gāo dù !

    下面的平地是什么?那jiù shì 整块的岩石啊!这么高跳下去硬碰硬,是个什么后果?

    运气好的直接摔死了,一死百了,干净利落。运气不好的就会摔个半死,然后被乱飞的碎石给砸成肉泥!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这不是人过的日子!

    一看自己的部下不听命令,竟然没有一个人跳楼,小队长顿时勃然大怒!刷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指挥刀,抡圆了一个反手刀,就把右边的一个小鬼子一劈两半!

    小队长挥舞着指挥刀,不停地怒吼:“急いで飛び降り!でないと,皆殺し!”(赶紧跳楼!不然的话,全部杀死!)左右都是个死,二十几个小鬼子眼睛一闭,翻过女儿墙开始下饺子。

    噗通!噗通!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说实话,小鬼子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绝大部分都直接摔死了,并没有受二茬罪的苦楚。

    唯一糟糕的jiù shì 最后跳下来的几个人,砸在前面的尸体上,结果摔成了残废。鬼子的小队长,就把一条做退给摔断了。

    小鬼子队长不甘心受死,拄着指挥刀一步一踉跄,使尽全身lì qì 向殷猛鹫他们这边跑过来。

    晚了!

    噗嗤!轰隆!弹药的殉爆,终于在大火燃烧了一分钟左右发生!

    殷猛鹫等人躲在拐角处,刚开始看见条鬼子跳楼,还是从心里佩服小鬼子的决断能力和拼死一搏的勇气。

    没想到就在小鬼子全部跳楼的时候,只见射击孔里面火光一闪,整座碉堡开始急速膨胀开裂。随后轰然炸开,数不尽的碎片带着啸叫声,黑压压的四散崩飞!

    鬼子小队长正在一瘸一拐往前跑,恰好一块乌黑的碎石,仿佛一枚大口的炮弹冲着他的后心砸过来。噗嗤一声,当场把zhè gè 小队长砸成了两截!

    殷猛鹫倒吸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惊叫一声:“我的个娘耶,老子算是长见识了!当初重炮团试射的时候,老子也观摩过,那还没有这么壮观!这他妈的威力也太大了吧,今后你们千万要小心!”

    “可以理解啊!”二班长也是浑身颤抖:“你想啊,第一层只有三面六个射击孔,老子弄了一大桶柴油扔进去了,全部都焖在里面燃烧,那种瞬间的膨胀力就别说了。再加上弹药殉爆,这绝对jiù shì 顶级地雷,比重磅炸弹丝毫不差!”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