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子并不知道碉堡顶上只有三个人,所以全部冲到了第一层。没想到三名战士没有丝毫顾忌,直接冲进了第二层,然后把剩下的5枚手雷砸进了第一层。

    看见敌人进攻节奏极快,小鬼子认为上面敌**大的有,碉堡已经无法坚守,只能冲出去舍命一搏。

    这些小鬼子万万没有想到,冰天雪地冻死人的大半夜里,竟然还有狙击手躲在暗处打冷枪,也不怕把自己冻死!

    孟凯华带着于慧莲终于出现在碉堡前面的平台上,看见三名战士一瘸一拐,顿时急声问道:“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没事儿,没事儿,走两步就好!”三名战士不好意思的说道:“jiù shì 把脚崴了,真的没事儿。”

    “三班长,赶紧打扫战场!”孟凯华冲着碉堡里面大声叫道:“我们还需要赶到孙吴火车站,那边才是小鬼子的大部队。”

    “副大队长,这东西可就太多了。”三班长一手拧着一挺歪把子出来说道:“九二式重机枪,每一层就有三挺,一共六挺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竟然有12挺,三门迫击炮也都是完整的,弹药更是不计其数。”

    “能带走的尽量带走。”孟凯华摇摇头说道:“北面的碉堡被彻底炸毁了,殷猛鹫他们肯定什么都没捞着。而且敌人的迫击炮轰炸那么久,他们的损失应该很严重才对,所以就看你们这边的补充了。”

    恰在此时,于慧莲突然惊叫起来:“这位大哥,你的手负伤啦,赶紧给我看看!”

    “妹子不要一惊一乍的,没事儿!”

    于慧莲固执地说道:“什么呀,这么大冷的天儿,一旦破皮了,就会出现冻疮,搞得不好手指头都会烂掉,你今后怎么打枪啊?赶紧给我看看!”

    经过旁边的战士一说,于慧莲才知道有三名战士把手指甲都刨掉了,让zhè gè 善良的小姑娘当场就呜呜痛哭起来:“大哥,你别急,我这就给你们烧点热水。把手好好洗干净,然后上药包扎好就会没事儿的。”

    孟凯华一听三个人把手指甲都刨掉了,心里就直抽抽:战士们都玩了命了,可见这一次的穿插行动是多么艰难。

    但现在正是大战之时,他不能流露太多的情感,因此立即下达了一条命令:“慧莲说得对,手指头和脚趾头冻伤非常严重的。现在我命令立即烧开水,每个人都把手给老子泡过来,然后让慧莲检查上药再走不迟!”

    为了缓解压抑气氛,三班长笑着说道:“慧莲姑娘,刚才的那连续两枪来得真及时,该不是你打的吧?”

    “那有啥呀,可不jiù shì 我打的嘛!”于慧莲不以为意:“如果不是副大队长拦着,我早就冲到上面来了。”

    三班长诚心诚意的说道:“哎哟,真没看出来耶,慧莲姑娘两连狙,就算是放在我们方面军里面,那也算一号人物啦,真是了不起!”

    “我在行军路上听副大队长说,总司令能够三连狙,那才是神呢!”于慧莲摇摇头说道:“我刚才也想连打三枪,可是根本做不到。一口气打完两枪我就已经有脱力的感觉了,真不知道总司令连打三枪是如何做到的。”

    “你说得不错!”三班长点点头说道:“一百五十米完成两连狙,我们很多xiōng dì 能够做到。但是第三枪就会跑偏,命中率只有不到六成。总司令的三连狙有人亲眼见过,而且是以一敌众,同时duì fù 12个小鬼子。唉,那才是真的厉害。”

    于慧莲有些神往的说道:“总司令真厉害啊,在敌人的包围之中完成射击动作,而且还是连打三枪,那多危险啊。我刚才纯粹jiù shì 打冷枪,那和总司令根本没法比!”

    “不是这么说的!”三班长摇摇头:“你第一次就能够在战场上一口气打出两枪,而且都是命中头部,已经非常厉害了!”

    于慧莲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本来是zhǔn bèi 打胸部的,还是副大队长说狙击手一定要打敌人的头部,这样才能一枪致命。”

    一个小时以后,所有的战士都完成了“泡手泡脚”的命令。三名手指头受伤的战士,三名崴了脚的战士,孟凯华直接下令担任后卫,也jiù shì 管理五匹驮马,为前方提供弹药!

    另外三名战士被替换出来,这样三班长手下还有十个人,jì xù 承担zhè gè 分队的前锋任务。

    这一次kǎo lǜ 到二班可能出现的战损,所以带走了12挺歪把子机枪、12箱子弹、6箱手雷、3门迫击炮、36发炮弹。

    这样一来,除了驮马满负荷以外,三名尖兵空手,其他的战士每个人都多了一个箱子扛在肩上。虽然大家都不同意,也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竟然有这么大lì qì ,于慧莲硬是扛了一箱手雷。

    其它的所有物资,全部弄进碉堡,然后找到了柴油,三班长终于知道先前二班长他们是如何制造“土飞机”的了。

    战士们离开飘荡山五百米之后,再一次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算是给战士们送行。

    下到逊河河谷往西走了三公里,已经到了河南屯东侧。早就等候多时的二排长殷猛鹫赶紧迎上来,向孟凯华简单汇报了一下战斗经过,大家才知道二班已经损失了所有的轻机枪、掷弹筒。

    尤其是后来二班长讲述炸开碉堡里面的通道,还有火烧碉堡,接着出现的惊险一幕,让两个班的战士都是大呼侥幸!

    二班长最后长叹一声:“他妈的,老子参军六年多,打仗也不老少,就属这一次最玄乎。连续在鬼门关前面转圈圈,差点儿就进去了。真是说不清楚是个啥滋味儿!好在后面在破烂队里扒出了4挺歪把子还完好无损,不然的话碰到敌人就糟透了!”

    孟凯华把三班带出来的12挺机枪分了6挺给二班,子弹也分了6箱,这才说道:“好了,这一次三班打头阵,二班殿后。之所以要加强这么多机枪,因为接下来的目标jiù shì 孙吴火车站!那个地方还有两个中队的小鬼子,不知道会打成什么样子!”

    没想到部队刚刚zhǔn bèi 就绪,报务员就来到孟凯华面前说道:“报告副大队长,尖兵在前面发现一个森林检查站,而且大半夜竟然还设置关卡,请问如何处理?”

    孟凯华心中一惊,但并没有流露出什么,而是很平淡的问道:“检查站在什么地方?”

    “就在孙吴火车站东面十公里的三甲屯和曾家堡!”报务员低声说道:“尖兵说,逊河南岸的三家屯和北岸的曾家堡这两个检查点,卡住了通往孙吴火车站的必经之路。如果要绕道的话,可能需要多走二十公里了。”

    “他妈的,真是邪了门儿了,zhè gè 鬼地方那么复杂!”孟凯华发了一通牢骚,扭头吩咐道:“三班长,你们班沿南岸摸过去,查清楚三甲屯检查站。二班长,你们班立即出动,沿北岸摸过去,搞清楚曾家堡的情况。有伤在身的随我殿后,出发!”

    两个班一眨眼的功夫就失去了踪影,孟凯华这才发现二班也留下了两名战士,一个家伙的脸上有血迹,一个家伙的左臂不灵活。

    孟凯华发现这两个家伙的确是受伤了,心里就很着急:“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回事儿,还能不能行动啊?不行的话,就腾一匹马出来给你们?”

    “报告副大队长:当时我跟在班长身边抢占小鬼子碉堡的大门,没想到小鬼子从碉堡里面往外扔手雷。班长把手雷踢到空中爆炸,我运气不好,左臂上被弹片擦了一下。不碍事儿的,都是班长小题大做。”

    “副大队长,我最倒霉了!碉堡发生大爆炸以后吧,因为我们当时的重武器都丢了,所以我就最先跑进爆炸现场寻找能用的机枪。他妈的,有一颗子弹突然发生爆炸。幸亏我fǎn yīng 不慢,把nǎo dài 让开了,结果子弹从脸上擦过去就zhè gè 样子了。”

    孟凯华心里明白,这两个家伙都是从阎王爷那儿反出来的,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完蛋了。因此关心得问道:“都上药没有啊,这大冷的天儿可不敢马虎啊!”

    两个战士赶紧摇头:“我们走吧,就擦破点皮,没事儿。”

    “很好,我们十个人里面八个轻伤员,两个完整的,还行,有自保能力!”孟凯华笑着说道:“慧莲,你是本地人了解地形,现在就你在前面探路。我们也不用绕路,就从河面上过去,看看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毛病。”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顺着河道qián jìn 其实也不好走。那是,在黑龙江那旮旯,大雪封山的季节,就没有好走的地儿。

    一群殿后的残兵败将,而且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前面探路,加上还有三个家伙崴了脚,行动起来真的很不方便。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连滚带爬,在凌晨两点左右的样子,孟凯华终于看见了返回来迎接的一个三班战士,心里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孟凯华擦了一把虚汗,这才开口问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张副大队长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有动静,都联系上没有?”

    “报告副大队长:我们三班已经碰到了二排的龚志强副排长,这里的情况真的很严重,所以张副大队长让我赶回来带路,接下来要好好研究一下行动步骤。不然的话,一旦打起来了,我们可能很难脱身了。”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