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热河方面军,要相当侦察兵,那还是需要两把刷子的。尤其是白书杰和赵金喜、甘彤等人,对张玉姝都极为推崇,所以配备的侦察兵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当然,白书杰敬重张玉姝,是因为在真实的历史上,张玉姝在小鬼子面前坚贞不屈,最后小鬼子恼羞成怒,惨无人道地她把活埋在浑河北岸!

    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竟然要用活埋这种最残忍的方式来泄愤,可见小鬼子对张玉姝是恨之入骨,比仇恨邓铁梅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赵金喜和甘彤敬重张玉姝,因为她对自己的丈夫忠贞不二。面对敌人的屠刀,她能够为了bǎi xìng 的安危放弃自己的一切;面对各种诱惑,她都能够坚持本心,保持对自己丈夫的忠诚永不变色。这是女人最看重的一点。

    这样的女杰,白书杰、赵金喜、甘彤等人真心不想让她再度涉险。但是最后拗不过她,就只好给最好的装备,挑选最精干的人员。

    现在,这些给热河人称之为“混蛋兵”的侦察二排战士,把战马戴上笼头隐蔽在小山沟里面,然后开始对龙王庙进行渗透。

    70个人要想渗透进去,而且还不惊动敌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如果不是二排长曾经来过这里,对里面的房间门儿清,今天还真的很难办。

    那个时候的龙王庙,并没有现如今看见的那种规模。前后就两进,左右是厢房。大雄宝殿属于最好的地方,其实也残破不堪。

    duì fù 小鬼子滥杀无辜的最好bàn fǎ ,jiù shì 拿起大刀和枪支杀huí qù ,求神拜佛是没有用的。所以龙王庙的香火现在非常的不景气,连和尚都还俗回家睡老婆去了。

    要想制住一个完整的连115人,最好的bàn fǎ jiù shì 直接拿下连长,然后让他命令自己的人全部放下武器。所以二排长拧着三棱刺,承担了突袭大雄宝殿的重任。

    “九一八事变”之前,二排长原来在凤城是个小片儿警,手上还有两下子。再说了,二、三十年代那会儿,东北这旮旯土匪成灾。如果手上没有两下子,你还真的干不了警察这活儿。

    后来跟着白书杰总司令以后,经过基础训练,又被选拔进入侦察兵预备队,得到过白书杰大擒拿手的传授,所以二排长今非昔比。

    老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

    二排长一路上摸掉了三个明暗哨都没啥事儿,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大雄宝殿正堂,也看见了自己的目标。

    可是,二排长一步跨进大雄宝殿就愣住了:现在凌晨快三点了,人家竟然没睡觉,而是坐在火盆旁边喝着小酒。

    不仅在喝着小酒,关键是zhè gè 人自己还认识。

    二排长一看见zhè gè 人,顿时双眼冒火:“原来是你!”

    “老子以为是谁胆大包天,原来是你zhè gè 小警察!”三连长左手端着酒杯,一只酱猪蹄jì xù 啃着:“怎么,还想把老子抓huí qù 蹲大狱吗?做你的美梦去吧!老子现在是官军,为日本人办事的,知道不?”

    “刘大棒子,老子现在不是警察,而是专门杀汉奸小鬼子的好汉!”二排长上前一脚踢飞了火盆,腾出了打架的地方:“你当土匪为祸乡里,死有余辜。现在投靠小鬼子当汉奸,更是猪狗不如。纳命来吧!”

    “行啊,让老子再jiāo xùn jiāo xùn 你zhè gè 瘪犊子!”

    刘大棒子把手中的酱猪蹄劈面砸向二排长,一个虎跳扑了上来,出手jiù shì 一招“白猿献寿”。左拳直取二排长的小腹,右拳砸向二排长的面门。

    “瞧你那点长进,都快十年了,还是这两下子。”

    二排长倒踩七星步,间不容发之际让过了刘大棒子的招式。随即上右步,抢巽位,左脚划弧一个拗步,腰部同时一个侧向扭曲,右臂一招“倒打乾坤”击向刘大棒子的后脑勺。

    “咦?”刘大棒子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致命一击,翻身跳起来吃惊地问道:“你怎么会形意拳?不对,这一招更像八卦掌的手法。你师傅是谁?”

    “关你屁事!”

    二排长一招得手,顿时信心大增。根本不和对方fèi huà ,借着前一招的惯性,身子一旋,右腿已然飞出,又变成了一招谭腿踢向刘大棒子的前胸。

    原来,二排长施展的jiù shì 白书杰亲自传授的梅花拳。书中jiāo dài ,梅花拳只有身法架子,并没有现成的招式。能不能战胜敌人,关键在于你是否能够随时发现敌人的漏洞,并且拿出相应的招式克敌制胜。

    因为没有具体的招式,二排长虽然下苦功练过梅花拳,但是心中却没谱,因此一上手还有些吃不准。

    最关键的是,眼前的zhè gè 刘大棒子,原来是凤城西北洞沟岭的一个惯匪。刚出道的时候,因为没有枪支,手中是一根手臂粗细的栎木棍。

    一般的土匪是“取财不取命”,但是zhè gè 刘大棒子抢劫钱财之后,总是用大棒子砸碎了别人的nǎo dài ,可以说是血债累累。

    七年前,二排长还是凤城警察,有一次在小夹皮沟巡视,刚好就碰到了zhè gè 刘大棒子糟蹋人家的闺女。眼见土匪行凶,他职责所在,顿时上前抓捕。

    那个时候的二排长才不过18岁,结果差点儿被zhè gè 刘大棒子给打死。如果不是后来有警察署的xiōng dì 赶过来,二排长可能就不在人世了。正因为如此,二排长既痛恨zhè gè 刘大棒子,心里对zhè gè 杂碎还有些发憷。

    今时不同往日了,二排长看见自己两招出手,心中的大敌竟然无法招架,这才明白总司令没有白教,果然是战阵杀敌的招数。

    因为二排长的招式并没有完整的套路,每一招都仿佛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时间一长,刘大棒子越来越觉得二排长的武艺神秘莫测。

    两个人拳来脚往,转眼jiù shì 十余招。刘大棒子只有招架之功,并无反手之力。到了zhè gè 时候,他心中就有些发虚。加上两个人这么大的动静,自己手下的兵一个没见,所以想夺路而逃。

    二排长一心要主抓zhè gè 家伙,然后通过他命令其他的伪军投降,怎么可能放对方逃走?

    再说了,今天能够凭借真本事获胜,也是二排长觉得最长精气神的时候,那更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到了。

    一个一心想走,一个坚决不让。这一下针尖对麦芒,两个人就打出了真火,已经到了以命搏命的关头。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一个人,只要逼急了,那是啥事儿都干得出来。刘大棒子本来jiù shì 惯匪,属于亡命之徒的那种。

    一看对方存心要和自己过不去了,刘大棒子知道现在想逃脱,那根本不可能,绝望之际顿时凶性大发。

    再一次被二排长踢倒在地,刘大棒子竟然不爬起身来。而是就地一滚,已经从怀里摸出一枚手雷,当即用嘴巴拔掉了插销,然后翻身跃起向二排长扑过来,同时大喝一声:“老子和你拼了!”

    现在已经不能抓活的了,连死的都不一定抓得住,搞得不好还会同归于尽。

    二排长一看大势不好,顿时一个倒跃跳到院子当中。也jiù shì zhè gè 空档,他把左臂一抬,嗖的一声,一道寒光射向刘大棒子的右臂。

    啥玩意儿?白书杰发明的特制碎屑钢弩!

    三寸长的弩箭射进肌肉里面以后,弩箭上面的钢屑就会融入血液,根本无药可救。

    噗嗤,弩箭没有让二排长失望,射中了刘大棒子捏着手雷的右臂;吧嗒,手雷冒着青烟掉到了地上。

    轰隆!

    一团烟雾之中,刘大棒子的小腹部顿时被炸出一个大血洞,脸上更是血肉模糊,再也分不清谁是谁。

    二排长从地上爬起身来一顺手,冲锋枪已经到了手中,同时大喊一声:“连长已经被击毙,其他的人听好了,立即出来投降,或者还能够免死。如果jì xù 顽抗,那jiù shì 自寻死路。”

    事情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其他的战士并没有碰到自己的好朋友,所以凡是反抗的,都已经赏了一支弩箭。

    原本115人,最后到院子里集中起来一数,结果只剩下91人,说明24人因为反抗被杀。

    还是老套路,在机枪和冲锋枪的协助下,91个俘虏解下自己的腰带把旁边的家伙捆起来,然后让别人把自己给捆上。剩下最后一个没有bàn fǎ ,只要上去一个战士捆好。

    搜身是必须的,然后才把大雄宝殿里面的那具尸体拖出去,所有的俘虏都赶进大雄宝殿蹲在一角。与此同时,大扫荡同步进行。呃,应该叫打扫战场。

    他们在沙里寨就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又在这里一耽误,随后赶过来的部队就到了,正是营部警卫连的一个机枪小组和一个保障班。总人数21人,却有3挺机枪,6支冲锋枪。

    “你们来得正好,搜集起来的东西都在院子里,俘虏91人都在大堂里面。”二排长还是有些担忧:“你们又要带走物资,又要带走俘虏,人数恐怕不够吧?”

    “放心吧二排长!”保障班的班长笑着说道:“这些步枪卸掉枪栓,还有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就让那帮瘪犊子玩意儿背着jiù shì 了,我们只需要让驮马带走成箱的东西就行。”

    “你们尽管放心忙自己的去。老早子就不相信了,在三挺机枪和6支冲锋枪面他们还敢炸刺。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全部就地处决,免得到时候费手脚。”

    二排长把队伍集合起来刚要离开,结果一眼看见东南角一间柴房里面,竟然有三匹战马。

    那真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