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自从清廷甲午战争惨败,就一直是自由贸易港.

    “九一八事变”以后,营口变成了小鬼子掠夺东三省资源的最大港口,无以计数的各种物资,jiù shì 从这里装船,然后运回猴子岛。

    正因为如此,营口守备大队无论是编制、装备标准,一直都是参照安东守备大队执行,都不是大石桥守备大队能够相提并论的。

    为了剿灭“恐怖分子”,中岛定夫这一次是破釜沉舟,下定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所以带出来半个月的给养。这么多东西现在竟然不翼而飞,太不可思议了。

    中岛定夫把炮兵阵地放在自己身后,整个大队的补给自然也在身后。没想到自己返回来的时候,炮兵变尸体就算了。但是安排的一个警卫小队,竟然也学会了变戏法,全部把自己变成了尸体。

    身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自己竟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中岛定夫浑身汗毛直竖,仿佛脖颈子总有人在吹凉气。

    中岛定夫宁愿切腹谢罪,也不愿意jì xù 留在这里。因为这里躺下的帝国勇士遗体,全部没有nǎo dài !不是,nǎo dài 在另外一边被垒成了京观!

    杀掉了帝国勇士,还有闲情逸致砍nǎo dài ,然后垒京观,这不是一般的正规军,而是正规军里面的精英特战队。

    在整个东三省和热河境内,有实力拥有这种精英特战队的,那只有“支那魔鬼白书杰”!也只有zhè gè 支那魔鬼,才对用帝国勇士的头颅垒京观,具有特殊偏好!

    两年前,jiù shì zhè gè 支那魔鬼,把整个南满搞得人人自危。为了垒京观,他竟然毫不吝惜地砍下数百勇士的头颅!

    支那魔鬼来了,这是一道巨大的魔咒!

    中岛定夫不认为自己有铜筋铁骨,更没有能力破解这道魔咒,惹不起那就躲着算了。他想到这里就不寒而栗,因此大吼一声:“八嘎,转进快快的!快快的!”

    这人一受惊吓,肯定思路不清晰。小鬼子一受惊吓,干脆把自己老娘都给忘记了。

    你说要逃跑吧,那就大家一起逃跑。再说了,中岛定夫从营口追到大石桥,然后怂恿岩田文卫也参与追击。

    现在倒好,突然发现“支那魔鬼白书杰”的“标志性建筑”,中岛定夫只顾自己逃跑,竟然把山梁西侧的友军给忘记了。

    一声招呼没打,中岛定夫带着剩下的一百多残兵败将,顺着河套向西疾奔。对于身后追过来的弹雨,根本就当不存在,打死了那都属于活该的对象。

    当然,利用轻机枪的密集弹雨追杀逃敌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jiù shì 把这只已经被打残的苍蝇赶走,然后顺路截断山梁西侧岩田文卫的后路!

    发动追击的不是别人,正是强行军赶过来,摸掉了敌人的炮兵阵地的侦察连三排。

    其实他们根本不可能把那么多物资弄走,只不过勉为其难地往另外一侧挪出去三百米而已!

    之所以要劳神费力砍nǎo dài 、垒京观,jiù shì 要给敌人心理上制造极大的威胁,然后发动突袭,一击而溃。反正现在都凌晨快三点钟了,物资堆在密林之中谁也看不见。

    侦察兵都是老油条,白书杰手下的侦察兵,更是一帮混蛋加无赖,什么卑鄙无耻的伎俩都敢使。

    果然不错,一座京观顶得上一个加强连的威力,顿时就从心理上彻底打垮了中岛定夫。

    这一伙敌人逃走了,侦察连三排长宋祖连这才带着xiōng dì 们,悄悄摸到了岩田文卫的后面。结果发现机枪连三排埋伏在这里,大家这才明白陈大老板究竟做的是个啥生意!

    岩田文卫自然也是老奸巨猾之辈,山梁东侧的炮声响了一刻钟,顿时戛然而止。既没有传来冲杀声,也没有传来机枪的射击声。好像一切就这么jié shù 了,啥也没发生。

    别人不知道,岩田文卫却清楚得很,中岛定夫手下有炮兵小队,还有两个步兵中队接近三百人。因为并不是什么重炮,不可能一顿炮弹就把这么多人给炸没了。

    刚开始的时候,岩田文卫唯一没有搞清楚的一点,jiù shì 刚才的炮击,究竟是谁在开炮!

    既然中岛大队不可能被敌人一顿炮弹消灭,那么现在炮声一停,就没有任何声音了,就只有一个解释:中岛大队消灭了敌人!

    中岛大队既然已经消灭了敌人,剩下的就应该翻过山梁,来夹击自己眼前敌人的主力部队。

    哐啷一声,岩田文卫拔出了自己的指挥刀,然后一声嚎叫:“全体出击,消灭支那人!”

    咻——咻——咻——轰、轰、轰!

    山梁上的迫击炮应声而至,而且十分准确的落在小鬼子的冲锋阵型当中。

    原来,陈大柱duì fù 中岛定夫,采用反斜面阵地,最主要的打击目标其实jiù shì 眼前的岩田文卫。

    同一个炮兵阵地打击两个方向的敌人,那也是没有bàn fǎ 的事情,因为陈大柱手里的兵力实在是有限。

    正因为如此,为了实现首先击破一路的战术目标,先前单言志他们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炮兵一直隐忍不发,jiù shì 等待中岛定夫靠上来。

    把岩田文卫作为重点打击目标,jiù shì 因为他是大石桥守备大队的达队长。

    大石桥和岫岩毗邻而居,也jiù shì 今后最大的敌人。如果今天不给对方一点儿厉害瞧瞧,他今后总想着岫岩一带,那就麻烦了!

    中岛定夫逃走了,陈大柱就一直在等,等待岩田文卫把自己的部队集中起来,不然的话,小鬼子三三两两四分五裂,迫击炮的轰炸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所以,陈大柱一直用望远镜盯着山谷中的小鬼子,岩田文卫这一次的作战命令,刚好把自己的士兵送到了炮火之中。

    没有炮弹限制,没有时间限制,直到把敌人打得狼狈而逃为止。

    陈大柱现在手中只有两个侦察排、两个机枪排和两个炮兵排,一共也就四百人。但是小鬼子却有三百多人。要想完全歼灭这伙小鬼子,难度太大。

    最好的结果jiù shì 赶鸭子。自己的连排长都是zhè gè 地方土生土长的人,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全,赶鸭子正hé shì 。

    两个炮兵排8门迫击炮轰炸中岛定夫,缴获了6门迫击炮,就变成了14门迫击炮轰炸岩田文卫。小小的山沟中根本无法立足,岩田文卫只能全力“转进”。

    事情的发展果然印证了陈大柱的设想,铺天盖地的炮火之下,岩田文卫终于明白这伙“恐怖分子”不是一般的恐怖,而是非常恐怖。搞得不好的话,中岛定夫的结果更加恐怖了!

    要从进攻模式,突然转变为“转进”状态,那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因为山梁尾子上的两侧,突然刮起了弹雨,彻底封住了顺着河套“转进”的道路。

    岩田文卫一看大事不好,这是要打歼灭战的搞法子。当机立断,不计代价夺取西南方向的高地,从那里逃出去,不是,应该是转进出去。

    谢天谢地,西南高地好像没人防守,看来恐怖分子也不咋的,zhè gè 要害部位都没有看出来。

    突突突——突突突——就在岩田文卫认为已经逃出生天的时候,西南高地的东南侧翼,竟然出现了四挺重机枪!

    “八嘎,这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向西,向西,杀叽叽——”

    向西就能够平安逃出去吗?怎么可能!

    重机枪对敌人进行拦腰打击,jiù shì 要把敌人后面的一百多人一刀切下!早就隐蔽在北面的机枪连三排,等的jiù shì zhè gè 时候。

    重机枪一响,他们根本不管身后的敌人,而是向前面逃出去的岩田文卫发起了追击,很快就让重机枪切割下来的这一百多人,和前面脱离了联系!

    侦察连三排迂回过来封住口袋,机枪连三排负责赶鸭子,一直把岩田文卫“送出去”十多里,一路上又打死打伤二十多人!

    当然,等到机枪三排返回来的时候,就剩下打死的,伤病员是没有的。不仅枪支弹药拿走了,军装也没留下。这是热河方面军的军令,不说也罢。

    两三百人围攻已经疲惫不堪的一百多小鬼子,事情并不复杂。东方发红的时候,枪声告于段落。

    后来偶尔出现的几声枪响,那不过是担心小鬼子没有死透,战士们利用驳壳枪点名而已,这都跟着小鬼子学的。

    战场集中在魏家岭两侧的山沟,非常集中,按说打扫战场应该很简单。恰恰相反!

    等到战士们把气喘匀了,再开始打扫战场的时候,敌人的尸体已经冻成了冰棍。收拾枪支弹药难度不大,但是要想把军装、皮靴扒下来,必须要四个人伺候一具尸体才行!

    这一战打死小鬼子接近三百人,所以一直忙活到日上中天,才完成打扫战场的任务。

    到最后关头,战士们都大发牢骚:“老子宁愿和小鬼子拼刺刀,也不愿打扫战场,这他娘的根本不是人干的活。”

    陈大柱站在山梁上笑骂道:“你们这帮瘪犊子玩意儿长能耐了,啊?行啊,赶明儿回承德了,你们找总司令说去!”

    “想当初,老子jiù shì 这么过来的,知不知道?我们在外面游荡,没有被服厂,知不知道?你不扒下来,今后你穿个屁呀?冻死你丫的,看你还胡说!”

    “再说了,小鬼子死都死了,这么好的棉衣棉裤棉大衣,让他们糟蹋吗?这都是我们东北老bǎi xìng 的血汗换来的,当然要留下用来打鬼子。”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