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白书杰提前预埋伏兵,所以这一次赵梅燕独立师西征战役一开始,就从灵丘、繁峙、代县、雁门关长达130公里的战线上同时行动,三座县城和雁门关同时被拿下,进入山西的通道被打开。

    所有参战部队严格执行了白书杰的命令,这一次的突然行动,仅仅在雁门关发生了小范围的冲突,其它地方全部抓了俘虏。

    早就埋伏在雁门关以内的两个侦察连,并没有在原地停留多久,就拿下了没有丝毫防备的阳明堡。随后进入雁门关的jiù shì 骑兵团,没有丝毫停顿就向西出击。经抢风崖、野马梁拿下了没有人防守的轩岗镇,直扑宁武县城。

    一路上兵不血刃,骑兵团第二天下午已经占领了神池县。阎锡山接到白书杰的明码通电之后并不相信,等他开始确认情报的时候,赵梅燕的主力部队已经进入原平县城,忻州也已经陷落。

    此时,晋军都在外围,太原城里面仅仅一个团。距离最近的援军,jiù shì 太原城南面的太谷、祁县,已经来不及了。

    太原老汉阎锡山派出侦察兵进行最后确认,发现了“热河省武装押运公司”的大旗。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没关系了。”阎锡山终于放下心来:“你们胡乱报告什么?这不过时从热河过来的一家公司而已,人家做生意从这里路过,这不很正常嘛。看把你们一个个吓得惊慌失措。命令静乐警备部队立即放下给养开出县城,以免发生误会。”

    最后的结果没有让阎锡山失望,“热河警备司令部武装押运公司”就驻扎在城外,他们“押运的人员和物资”,仅仅在城中停留了一个半小时就穿城而过,直奔岢岚县而去,果然要渡黄河。

    太原老汉jiù shì 在zhè gè 时候发出了明码电报,最关键的含义jiù shì 希望白书杰利用两家之间的关系,出面协调一下,大家好说好散,既往不咎。

    没有bàn fǎ ,这仗打不下去了。

    “武装押运公司”竟然有明治四十一年式75mm骑兵野炮6门!虽然没有开炮,甚至连炮衣都没有完全解开,仅仅是把炮口露出来而已。

    但这说明白书杰没有说假话,人家不是过来为敌,而是真正的借路。而且,白书杰从日本人那里弄回来好多好东西,只要是个军人都知道。再说了,阎锡山和土肥原贤二还是校友,对日本人的东西太认识了!

    白书杰所说的“小师妹”护卫队一万多“乌合之众”,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从热河方面军出来的人,会是他妈的什么“乌合之众”吗?

    一个所谓的“押运公司”七八百人,就有六门火炮。按照zhè gè 编制,另外的“一万多乌合之众”,又会有多少大炮呢?

    所以太原老汉才说“相打无好手,伤人又折财。”这句话绝对是真实的,你六门火炮一轮轰出去,把人家炸死炸伤不少人,你自己也损失了数百上千大洋的炮弹钱。

    大家都是生意人,这种两边不赚钱的生意还是少做,关键jiù shì 第三方会不会同意一拍两散呢?所以太原老汉需要白书杰出来斡旋一下,看看风向。

    白书杰在电报里面已经说过:自己说话不会当放屁。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充当一回“保媒拉纤的”,站出来说两句。

    《热河警备司令部关于山西纠纷的宣言》:

    “惊闻近日来在山西境内发生一些纠纷,影响很大,热河警备司令部表示严重关切与不安。同时希望各方尽力保持克制,以免把普通纠纷扩大化,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方今天下,豺狼环顾在侧,夙夜伺机伤人;外敌虎视眈眈,亡我华夏之心不死。凡我爱国同胞,均应同仇敌忾,团结起来保卫中华民族不受侵略。”

    “热河警备司令部一贯主张:各方势力均应放弃成见,妥善协商解决外患之方略。而不是同室操戈,给外敌以可趁之机。在此正告一切卖国集团,切莫自误!”

    “热河省为了进一步促进市场繁荣,武装押运公司zhǔn bèi 进一步开拓市场。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极力拓展肤施(今延安)、洛川,乃至西安一线之商路。”

    “为防备此地盗贼蜂起,造成蔓延之势,热河省武装押运公司,决定在此处加强保卫工作。并适当增加武器装备以策万全,暂定为马克沁重机枪120挺,九二式重机枪120挺,75mm野炮24门,75mm山炮24门,双联防空机枪240挺。”

    “希望各方势力小心从事,千万不要误入打击范围,从而造成不可弥补的遗憾。武装押运公司长途跋涉,补充弹药殊为不易。如果有人gù yì 造成我方损失,热河警备司令部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一念至诚,希望各方谅解。”

    热河警备司令部的时局宣言,完全jiù shì 一种威胁。

    威胁的对象只有一个:南方政府,附带的jiù shì 进入陕西境内的东北军。威胁的目的地,jiù shì 肤施(延安)、洛川,也jiù shì 小六子少帅的前敌司令部所在地。

    白书杰gù yì 把赵梅燕独立师的重武器全部公布出去,那jiù shì 一种姿态:我不怕你知道!不怕死你就过来,不管是地面上的,还是天空中,都尽管来。

    首先被震撼的,既不是阎锡山,也不是蒋某人,而是正在肤施视察的小六子少帅!

    虽然自己jiù shì 土匪的后裔,但是小六子觉着自己身上的匪气,远远赶不上白书杰那个混蛋。

    现在白书杰跳出来说自己看中了肤施、洛川这地界儿,那他就绝能够做出好多卑鄙无耻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

    对于白书杰这种专门无事找事,到处惹是生非的混蛋,小六子少帅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对方一般见识,那有失自己的身份。同时也认为现在的肤施、洛川已经成了鸡肋,而且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yì ;纠纷。

    不错,白书杰那个混蛋,经常给你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yì ;纠纷”,让你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恶心。

    算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小六子少帅一声令下,王以哲立即率部启程,直接向南退出去110公里,然后在铜川安营扎寨。

    话说赵梅燕因为阎锡山一路上免费供应粮草,结果没有费一枪一弹,七天以后就已经赶到了黄河东岸的保德县。

    骑兵团团长赶过来报告:县城里面集中了两万人一个月的粮草,河边上集中了120艘木船,而且船工齐全,说是专门送部队过河!骑兵团第一营已经过河,在府谷县建立了立足点。

    赵梅燕点点头,随后对通信连说道:“发通电:我部已经安全抵达黄河东岸保德县,正在渡河进入府谷县城。娘家就在眼前,请师傅师兄放心。我多年没有回家,现在都不认识路了,希望娘家人赶紧过来带路!中国工农红军雄县独立师政委兼师长:赵梅燕。”

    直到zhè gè 时候,白书杰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刘志丹的红28军还来不及渡河,赵梅燕就已经西渡黄河挡住了他的去路!

    当年一员虎将没有牺牲在三交镇,这才是白书杰弄了那么多阴谋诡计的真实原因!

    刘志丹原名刘景桂,字子丹。1903年10月4日诞生于陕西省保安县(今志丹县)金汤镇。

    1925年秋考入黄埔军校,是第三期的高材生。毕业以后,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路军政治处长参加北伐革命。

    1936年3月,刘志丹率红28军参加东征战役,在晋西北迭克敌军。4月14日在中阳县三交镇(现属柳林县,)战斗中英勇牺牲,时年33岁。

    白书杰一向认为,刘志丹这样的虎将,如果战死在抗日战场上,那是死得其所。如果就这么战死在三交镇,那叫死不瞑目。

    赵梅燕并不知道白书杰的真实目的,但是炮兵团和辎重部队是这一次西征的重中之重,她始终记得白书杰的嘱咐:“什么都可以丢掉,但是没有到最后关头,炮兵团和辎重营不能放弃。”

    现在已经要走出陕西省,她担心阎锡山出尔反尔,所以命令防空营在黄河以西构筑阵地,防止敌人空袭炮兵团。

    这是整个西征过程中,防空营第一次全面展开:

    zhè gè 防空营是严格按照热河方面军司令部警卫团防空营的标准编成,都是四四编制。全营下辖一个警卫排(70人),四个防空连(226×4),一个保障连(226人),总共1202人。

    每个班3挺双联马克沁,一个排jiù shì 12挺,一个连48挺,整个防空营132挺双联防空重机枪,相当于264挺马克沁重机枪。

    这么壮观的场面,让赵梅燕看得心摇神驰,也让黄河对面暗中观察的晋军直冒冷汗!

    骑兵团、炮兵团、防空营、辎重营渡河完毕已经是三天以后。赵梅燕留下一个防空连掩护步兵团过河,命令骑兵团加速qián jìn ,按照白书杰的命令占领神木、榆林。

    1936年3月5日,赵梅燕独立师全部进入榆林境内。当天傍晚,刘志丹带领一个警卫连终于赶到这里和赵梅燕握手,西征战役落下帷幕。

    1936年3月8日,比历史上提前了两个月,陕北红军宣布退回到黄河以西,东征战役jié shù 。

    1936年3月16日,周伟人决定和小六子少帅谈判休战。

    鉴于白书杰要过来“开通商路”,延安shí jì 上已经变成一座没有军队的空城,比历史上提前了九个月,陕北红军进入延安,洛川成为陕北红军和东北军的“自由贸易区”。

    1936年3月28日,赵梅燕接到中央命令,到延安汇报工作。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