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梅燕从来没有到过中央苏区,现在终于有机会觐见心目中的圣人,说不jī dòng 都是假话.

    但是,如何过去见中央领导,这需要冒极大的风险。有关这一点,白书杰曾经多次强调过政治斗争的残酷性。

    “梅艳,人事关系是复杂的,社会是复杂的,整治更复杂!在外带兵的将领,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时候,切忌擅自把军队带huí qù 啊!中华文明五千年,你是读书人,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白书杰送行的时候,专门对赵梅燕强调的这番话,这几天就一直在赵梅燕的脑海里翻腾。

    好在现在已经得到了中央对外公布的电台频率,所以赵梅燕首先就按照白书杰jiāo dài 的程序,把自己zhè gè 独立师的基本情况,还有这次西征的根本目的汇报了一遍,最后请示如何到延安。

    zhè gè 程序非常重要!

    势大欺主,功高震主,自古以来多少名将栽跟头,就在zhè gè 细节上。

    开玩笑!中央红军目前的主力部队不过一万五千人,你一个小小的师长,竟然带着将近一万三千人过来,而且是彻头彻尾的“武装到牙齿”!

    你想干什么?

    果然不错,赵梅燕很快就得到中央军委的回电:“鉴于头绪太多,赵梅燕同志暂不宜离开部队,等候中央安排人过来面谈。”

    接到这封电报,赵梅燕这才相信白书杰的顾虑是正确的,从而也对这一次向中央汇报工作开始担心起来。

    但是,党性原则让赵梅燕很快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命令:除了辎重营、警卫营以外,其它部队立即撤出县城。除了防空营展开一个防空连保护炮兵团以外,其它部队不得展开。所有的警戒任务,有步兵团安排一个营承担。”

    三天以后,从南方过来一队女兵。赵梅燕得到消息,立即带领两名通信连的女兵,骑马跑出城外五公里等候。

    贺大姐!

    双方jiàn miàn 一介绍,赵梅燕jī dòng 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贺大姐,我听你的名字耳朵都要长出茧子了,今天终于见到你啦,我真是太幸福了!”

    “我受中央军委委派,前来点验你的部队。”贺大姐微笑着说道:“我更想看看我们的女将军究竟是如何威风,能够横扫整个山西。”

    “贺大姐,我什么都没干,都是热河方面军出面帮忙。我并没有带兵经验,所以整个穿插行动,都是热河方面军总司令白书杰一手安排的。”

    赵梅燕听得出来这不是什么好话,因此实话实说:“并且在年前的时候,白书杰就已经算准了主席指挥部队东征的具体时间,然后提前把侦察尖刀部队隐蔽到了雁门关里面。”

    说到这里,赵梅燕从怀里掏出了白书杰发给她的“冬训命令”。

    贺大姐接过来一看,整个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但是她毕竟身经百战,见过无数狂风骤雨的女将军,因此很快就huī fù 自如:“部队不用看了,你赶快跟我到延安!”

    zhè gè 时候,赵梅燕拿出了白书杰的第二封电报“关于预备作战的命令”、第三份电报“关于发起西征战役的命令”递给贺大姐:“和大姐您请看,这是第二、第三封电报,我所有的行军路线都是严格按照这封电报执行的。”

    “我明白了!”贺大姐盯着赵梅燕说道:“让你受委屈了!但是这么多部队肯定不能带过去,那边也住不下。这样吧,你带上最重要的东西,我们连夜赶huí qù 。”

    赵梅燕摇摇头:“贺大姐,就我个人来说,全部都属于党中央和主席,所以我什么都没有。但是,如果您要我把重要的东西带过去,那jiù shì 炮兵团、防空营、辎重营、警卫营,人数就已经超过了六千人。所以,我需要得到主席的亲笔电报。”

    “贺大姐,说一句不恭敬的话,如果没有主席亲自签发的调动命令,仅仅是你口头这么一说,我是一兵一卒也不会动的。这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而是我请求热河方面军帮我组建这支部队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这支部队除了主席和中革军委以外,不听任何人调遣!”

    贺大姐微微一笑:“那好,借你的电台用一下!”

    赵梅燕把贺大姐请到自己的作战室,也jiù shì 一座荒废的土地庙,然后命令调出一部便携式电台交给贺大姐:“从现在开始,这部电台就属于您贺大姐的了。”

    时间很快,中央回电,而且是主席签发的电报:“雄县独立师赵梅燕同志,带上你认为重要的东西立即来延安报到!”

    看到长长的队列,人数超过七千人,而且全部都是骑兵,贺大姐有些yí huò :“你不是说有炮兵团吗,怎么除了大箱子以外全部都是骑兵?”

    “大姐,我并不是出去战斗,而是去向主席移交军队指挥权,所以大炮都拆散了装在箱子里。”赵梅燕严格按照白书杰的jiāo dài ,不敢多说半句话:“只要主席一声令下,两个小时就可以全部组装起来让主席检阅!”

    一路无话,到了延安城外,赵梅燕命令部队就地驻扎,然后一个和人跟着贺大姐进城。

    在窑洞里一等又是三天,终于接到了主席接见的命令。没想到来到主席住的地方,卫兵要赵梅燕把手枪交出来。

    “同志,对不起,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命令我交枪的!”赵梅燕有不为所动:“除非主席下命令,我才会放下手中的武器。”

    恰在此时,一个红亮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只有打败仗的人才被敌人缴枪,一个带兵的将军交什么枪?进来吧!”

    “雄县独立师政委兼师长赵梅燕奉命来到!”

    “原来你这么年轻啊?”

    主席伟岸的身躯已经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都笑眯眯地看着赵梅燕。

    赵梅燕再也忍不住内心的jī dòng ,眨眼之间就已经热泪盈眶:“赵梅燕给主席和各位首长敬礼!”

    在会议室坐下以后,主席也没有介绍在座的人,就单刀直入的问道:“梅艳同志,听说白书杰几个月前就算准了我们要东渡黄河?”

    “报告主席:准确地说,是在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之前,白书杰就已经察觉到了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赵梅燕看着主席说道:“后来的湘江之战那几天,白书杰总是一个人望着南方叹气。”

    “后来他说主席会在遵义东山再起,中央红军绝对能够跳出解释的包围圈。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强渡金沙江、如破腊子口、翻越夹金山,都是他告诉我的。松潘之战,我原本想率部西进迎接中央红军的。”

    “可是,白书杰说时候未到,部队还没有战斗力。他说,如果你一定要和中央红军会师的话,那也应该是在山西,而不是在陕南。从那时起,我就在盼着挥师西进的日子,希望能够早日见到主席和各位首长。”

    “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自己对于军事是个外行。只有早日见到主席,我才能把这支党的部队亲手交给主席,完成我的历史使命。今天,zhè gè 时候终于来到了,也是我这一生最jī dòng 的时候。”

    “哦?”主席和其他几位中央领导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说道:“奇怪呀,这些事情白书杰是如何知道的呢?”

    赵梅燕摇摇头:“报告主席:我曾经问过他,但是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主席没有深究:“好吧,白书杰让你带回来什么东西呢?”

    “说实话,具体都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赵梅燕红着脸说道:“所有应该移交给主席和中央的东西,全部都封在大铁箱子里面,而且全部焊死了。白书杰说,如果没有主席在场,任何人都不能打开!”

    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人笑着说道:“zhè gè 白书杰,他搞啥子名堂嘛!”

    “管他搞啥子名堂,既然他能掐会算,那就肯定算准我一定要亲自看看的。”主席点燃一颗香烟,接着一挥手:“走,我们都去看看稀奇!”

    时间不长,众人就来到了延河边上的河滩上,一溜五百多个大铁箱子全部摆放在河边上。但是部队的人都不见,只有一个排看守。

    赵梅燕赶紧拦住说道:“报告主席: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为了安全起见,请主席和各位首长就在河岸上,这里距离那些铁箱子还有三百多米远。等我把箱子打开以后,再过来请主席和各位首长查看。”

    赵梅燕冲到河滩上,对警卫排叫道:“机枪!”

    哒哒哒——哒哒哒——眨眼的功夫,赵梅燕冲着大铁箱子,就已经打出去八个弹夹。然后换了一挺机枪,又是八个弹夹。一直等到第四挺机枪八个弹夹打完,大铁箱子的盖子才被全部打开。

    赵梅燕把机枪往地上一扔,就往标注为“火炮组件”的铁箱子冲去,然后带领一个排的战士,把已经打烂的盖子掀开。一共288口大铁箱子,全部都是火炮备件。

    有了大炮就好jiāo dài 了,赵梅燕终于松了一口:“命令:山炮营、野炮营跑步进场,立即完成火炮拼装工作,接受中央领导的检阅,不得有误!”

    随着一门有一门大炮拼装起来,站在河岸上的中央领导终于按耐不住了,纷纷冲到了河滩上。

    “格老子,全部都是崭新的火炮啊!”五十多岁的那位首长对赵梅燕说道:“丫头过来,这是什么型号的火炮,性能如何?”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