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首长询问火炮参数,赵梅燕赶紧说道:“这是明治41年式75mm山炮一共24门,战斗全重540公斤,最大射程6300米;这是明治38改75mm野炮一共24门,战斗全重1135公斤,最大射程11500米。每种火炮配备7200发高爆弹、2400发燃烧弹。”

    “全都是日式大炮啊,好东西啊!”

    赵梅燕大声说道:“这都是小鬼子被逼;,赔偿给热河方面军的。如果不是路途实在太远,我还想给中央弄回一个105mm和150mm的重炮团。可惜没有卡车,我也搬不动啊。”

    “不过白书杰答应我的,只要条件成熟了,就给我一个重炮团,105mm野战加农炮24门,150mm野战加农炮24门。看了那些大家伙,这些火炮就像玩具了。”

    主席突然过来说道:“我看还有一百多个大箱子,那里面又是什么bǎo bèi 哟。梅艳同志,打开给我们开开眼界。”

    赵梅燕给主席敬了个礼,然后转身跑到箱子附近转了半天,才发现分成四种规格。

    奋力打开第一个,车床;再打开,车床;再打开,还是车床!

    一口气打开72口大铁箱,竟然全部都是铁疙瘩。赵梅燕没有学过机械,根本不知道这些铁疙瘩有什么用,急得她的眼泪都下来了,只好转身说道:“报告主席和各位首长,我不知道白书杰让我把这些铁疙瘩带回来干什么。”

    “hā hā,梅艳同志啊,这你就不懂了!”一个江浙口音,长相十分英俊的首长走过来说道:“你看看,这上面有文字啊。这种类型的箱子啊,jiù shì 一条捷克式轻机枪的生产线呢!”

    “还有zhè gè ,那是子弹生产线。还有这边的,这是手榴弹生产线啊。好东西呀,梅艳同志!它们的价值比这些火炮更加贵重,花钱都买不到,这是天大的人情啊!”

    赵梅燕半信半疑:“真的吗,首长,您不是ān wèi 我的吧?”

    “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东西如果被别人知道,无论花费多大代价,别人都要在半路打劫的。难怪白书杰同志要严格保密呀。”

    最后一溜铁箱打开,再次让所有**吃一惊:金条!

    每口箱子上面都有一张封装清单,每箱125根,80口大铁箱,一共10000根金条!

    “主席呀,zhè gè 白书杰同志知道我们中央一穷二白,真是雪中送炭啊。”英俊的首长转身对主席说道:“一万根金条,蒋委员长一下子也拿不出来,我们组建边区银行的zhǔn bèi 金足够了,而且还是一个大银行啊!”

    赵梅燕再打开最后一口箱子的时候,没想到最上面竟然是一封信:“主席,这里有白书杰给您的一封亲笔信!”

    主席也很感兴趣:“哦?快拿过来给我看看,都说了什么!”

    “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以及各位中央首长:您们好!我是白书杰,今天冒昧给您们写信。这些东西都是小鬼子免费赠送的,不成敬意。金条的用途,我有一个建议:拿出一半改善红军将士的伙食,另一半作为边区银行的zhǔn bèi 金。”

    “我们和小鬼子血战多年,深知小鬼子身体素质极好,单兵素质出色。步枪兵的枪法和拼刺刀的近战能力,堪称亚洲无敌。我广大红军将士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虽然都是革命的精英分子,但是长途跋涉消耗极大。小鬼子在华北动手在即,我希望红军战士能够用最好的身体状况投入战斗。”

    “关于炮兵团和防空营,这是一种威慑力量,让蒋某人以及未来的小鬼子不敢窥视陕北根据地。所以,我建议暂时不要拆散使用。至于红军各部队所需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可以从赵梅燕独立师里面抽调,因为我给她装备的都是双份。”

    “有关热河方面军的性质问题,它既不属于南方政府,也不属于任何个人,它是属于中国老bǎi xìng 的部队。它为抵抗外侮而诞生,为保护bǎi xìng 而存在。我们一贯认为,在国家之间的关系上没有朋友、没有联盟,只有永恒不变的国家和民族利益。”

    “在过去近百年,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的屈辱。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血迹未干,七千多人的灵魂没有安宁;黑瞎子岛孤悬在外,海参崴还被外敌霸占着。日本军国主义把持朝政,吞并中国的梦想马上就要付诸shí jì 行动。国事日坚,危如累卵。”

    “热河方面军的前途和命运,和整个民族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广大指战员一向追求进步,为了民族的利益甘愿流血牺牲。赵梅燕同志前期也做了大量艰苦而卓有成效的工作,已经奠定了基础,我希望今后能够使工作更加深入。白书杰拜上。”

    “恩来、老总、老彭,白书杰的这封信也是给你们的,都看看吧,我们晚上接着研究这件事情。梅艳同志,跟我走。hē hē ,你送给我们这么多东西,我请你吃辣椒!”

    赵梅燕吩咐通信连跟自己走,因为还有一些大箱子没有打开。不过都没有封口,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主席一看还有箱子,就有些奇怪:“这又是什么?”

    “白书杰说,这里面除了有一口箱子是专门要交给周副主席的电台以外,另外jiù shì 赵金喜和甘彤送给贺大姐、邓大姐、康大姐等人的物品。当然还有主席的香烟,周副主席的酒,朱老总、彭老总、林老总、刘老总喜欢的各种型号的枪支。”

    赵梅燕不好意思地说道:“另外jiù shì 一些小鬼子的罐头啥的,白书杰说这些东西和大局无关,属于个人的爱好而已,所以他让我给各位首长送到房间去。”

    当天晚上,赵梅燕有幸参加主席家宴,才明白了白书杰所说的“中央红军很艰难”,是个什么意思。所以她一边吃饭,一边流泪。

    贺大姐发现问题了:“梅艳,你怎么啦?”

    “主席和中央红军受苦了!”赵梅燕摇摇头说道:“我在热河省工作两年,那里的老bǎi xìng 都比主席吃得好,我心里不好受。该死的蒋介石,我饶不了他!”

    主席很随意地问道:“梅艳同志,我一直没有问你。白书杰今年多大了?”

    赵梅燕笑着说道:“按他自己说,他和林.彪同志、粟.裕同志同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zhè gè 多。”

    主席微微一笑:“你在热河省工作两年,如何看待白书杰同志zhè gè 人?”

    “白书杰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很矛盾的人。”赵梅燕摇摇头:“他对待自己的人没大没小像无赖,对待敌人像流氓,对待日本鬼子像屠夫。他有很多爱好,比如说抽烟、喝酒他都喜欢,但是他从来不沾。”

    “热河的军队怎么回事儿,一会儿是警备司令部,一会儿又是热河方面军,到底有多少人?”

    赵梅燕点点头:“对外就叫警备司令部,司令叫甘彤,下辖三个整编师四万余人。对内才是热河方面军,总司令白书杰,副总司令赵金喜,下辖一个近卫师和四个野战师、两个重炮团、一个警卫团、一个督查团七万余人。还有敌后两个独立师、三个独立团三万余人。总兵力十五万左右,补充大队八万余人。”

    主席点点头:“好家伙,二十多万人的部队,的确是一个大大的方面军,难怪他能够雄踞一方,让内外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赵梅燕很yí huò :“白书杰就比我大一岁,从来没有到过黄河以南。但是他对我们的中央领导、军队的高级指战员,简直如数家珍,甚至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价,这才是我非常困惑的地方。”

    贺大姐来兴趣了:“哦?说说看,他如何评价。”

    “他说,主席是千年不遇的一代战略家和军事家、政治家,蒋介石给主席提鞋都不配。”赵梅燕低声说道:“可是在带兵上的评价却刚好相反。”

    主席插了一句:“怎么又相反了?”

    “他说蒋介石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营长,如果让他当一个团长的话,红军战士里面的一个连长就能够把他打得溃不成军。既然他说蒋介石给主席提鞋都不配,可是白书杰又说主席大概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一个连长,所以我才困惑不已。”

    主席点了一颗香烟:“有意思,有意思,说下去,看看他还有什么高论!”

    赵梅燕也笑了一下:“他说,主席当连长,朱老总当副连长,周副主席当指导员,一排长jiù shì 林老总,二排长jiù shì 彭老总,三排长是刘老总,四排长是粟老总,他刚好给主席当一个警卫班长。”

    主席微微点头:“他指的zhè gè 刘老总和粟老总又是谁?”

    “这两个人我都没有听说过,刘老总好像叫刘.伯.承,粟老总好像叫粟.裕。”赵梅燕接着说道:“粟.裕原来和林老总jiù shì 搭档,主席被别人排斥的时候,曾经在兴国给主席当过警卫连长。白书杰说,他自己在这些人手下,最高职务可能jiù shì 一个班长,还赶不上徐.海.东、陈.赓这些人,最多和杨.成.武他们差不多。”

    “看来白书杰同志对我们党和我们红军有很深的研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同志。”主席最后问道:“梅艳同志,听说你这次回来是zhǔn bèi 移交兵权的,你认为谁能够接替你的zhè gè 职务?你对自己的工作是如何kǎo lǜ 的?”

    赵梅燕摇摇头:“我不会打仗,jiù shì 想把部队送回来。只要是主席信得过的人,谁都可以出来当zhè gè 师长。但是真正把zhè gè 混成师的战斗力全部发挥出来,第一个jiù shì 林老总,第二个是粟老总,第三个是彭老总。”

    “因为zhè gè 师的火力配系一直延伸到十公里以外,能够独立完成一次战役,属于一支战略力量,而不是参加一个简单的局部战斗。如果应用得当,zhè gè 师能够正面打垮蒋介石中央军的五个师。至于我本人,更愿意留在主席身边当一名勤务员。”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