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曼(1905年10月-1936年8月),四川省宜宾县白花镇人,原名李坤泰,又名李一超。

    赵一曼是中国***党员,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九一八”事变以后,她毅然北上东北组织民众和日寇进行斗争。

    1932年赵一曼任满洲总工会秘书,组织部长。1933年,赵一曼任哈尔滨总工会代理书记。同年4月,参加领导了哈尔滨电车工人反日罢工斗争。

    1934年春,赵一曼任中共珠河中心县委委员、铁北区区委书记,发动群众,建立农民游击队。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率部活动于哈尔滨以东地区,给日伪以沉重的打击。

    1934年7月,她赴哈尔滨以东的抗日游击区,任珠河中心县委委员,后任珠河区委书记,一度被抗联战士误认为是赵尚志总司令的妹妹。

    在这一时期,伪满洲国的报纸、关东军的卷宗,都称呼赵一曼为“红枪白马女共.匪”。悬赏头颅金额和赵尚志、杨靖宇价格相同——大洋500块!

    1935年秋,赵一曼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同年底和日寇作战中,被“讨伐队”(汉奸)打伤手腕。后在转移过程中左腿骨被打断,昏迷中被俘。

    此后,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的军、警、宪、特,在赵一曼身上动用了所有令人发指的酷刑,包括小鬼子最新发明的、对赵一曼第一个使用的电刑。

    行刑过程中,日本人卑鄙、无耻、下流、凶残的丑恶性格,属于绝对的两条腿的畜生,令全世界震惊!

    (ps:参见日军战俘警务厅林宽重、特务科长山浦、特务科特高股长登乐松等人的供词《赵一曼受刑始末》,不再赘述。)真正的黄浦军魂,是赵一曼这样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抛头颅洒热血的优秀中华儿女!

    而不是国难当头的时候,那些在蒋某人的指挥棒下,屠杀湖南苏区无辜bǎi xìng 近百万、数十村庄被杀绝的杂碎精英们!

    白书杰紧盯着墙上的日历,心中开始推演解救赵一曼的可能性。最麻烦的是,赵一曼左腿骨已经粉碎,后来受到酷刑,浑身遍体鳞伤。

    现在不能骑马,也别说行走了,就连长途颠簸都不可能。就算能够救出来,如何逃脱小鬼子的追杀,这是一个巨大的困难。

    按照历史记载,董宪勋利用他伪警察的身份,能够找到一辆小汽车,然后把赵一曼送出滨江(哈尔滨)的南门,然后用一顶小轿抬到阿城县(今哈尔滨阿城区)金家窝棚附近。

    “如果遇到一个小麻烦,就必须制造另外一个更大的麻烦!”

    白书杰倒背双手来回踱步:“今天才四月一号,应该还来得及。如果不搞得小鬼子焦头烂耳,就算把赵一曼救出来了,也没有时间养伤。最后还是保不住性命,结果功亏一篑,没有丝毫意义。”

    原来,白书杰把史连城的特战大队派出去,主要战略目标有两个:

    第一个目标,jiù shì 破坏小鬼子的“武装移民计划”,让小鬼子通过不断移民,给关东军弹压地方减轻压力,同时能够利用廉价土地和劳动力“制造军粮”的阴谋破产。

    zhè gè 目标已经完成了,方正县吉兴村已经被烧成一片白地,小鬼子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移民总部”已经从人类的地球上被抹去了,里面的各种杂碎都已经变成今年春耕的肥料。

    小鬼子如何才能完成“百万移民计划”,目前还在jì xù 头痛中。因为纸包不住火,发生在方正县的“吉兴村惨案”,已经在矮矬子的本岛内传得沸沸扬扬:“关东军的不能保护帝国臣民,满洲的大大的不安定,帝国臣民有去无回的有!”

    第二个目标,也是白书杰最大的战略目标,jiù shì 要彻底摧毁小鬼子731部队的核心基地!

    小鬼子研制细菌武器的第一个基地,jiù shì 背荫河的中马城,这是一个初步试验的基地,主要是石井四郎zhè gè 老乌龟,从四处网络来的那些杂碎“科学家”的实验室。

    后来因为“反满抗日分子”连番打击,石井四郎绝的距离滨江城太远不安全,这才在滨江(哈尔滨)南面20公里的“平房区”,另外修建了更加坚固的核心基地,也jiù shì 臭名昭著的731部队所在地!

    白书杰原来的计划,是等到小鬼子lang费了大把大把的资源,把“平房区”核心基地修建完成,就在转移的一瞬间发起突袭,使用凝固汽油弹把中马城和平房区彻底焚毁。让小鬼子白忙活一场,结果啥也没剩下!

    根据掌握的情报,小鬼子去年底强占距哈尔滨市约20公里的平房地区,圈定6平方公里范围,现在刚刚开工建设细菌部队的配套设施。

    “等不及了,老子既没有耐性,也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白书杰一拳砸在地图上:“他妈的,只能这样了,一锅烩了万事大吉!”

    “命令:史连城所部特战大队全部三个特战排,同时带上保障中队之医疗小队、警卫小队、通信小队,1936年4月20日前,从各个方向穿插到五常县玉泉镇东面15公里的横头山。然后对玉泉镇火车站、背荫河中马城、平房区工地、金龙山镇展开最后侦察。”

    “1936年4月28日凌晨1点,孟凯华率领特战二排渗透到背荫河中马城附近,张景福率领特战二排渗透到平房区,史连城带领医疗小队、警卫小队、通信小队东撤至千层山以北建立密营。”

    “凌晨四点半,特战一排之1、2、3班北上,秘密占领金龙镇,所有人只许进不许出。然后派出两个班隐蔽北进,潜伏在铁路和公路附近。凌晨五点左右,有一顶小轿从滨江城出来。”

    “这两个班发现小轿以后不用做任何解释,其中一个班立即把小轿和三个人劫走。注意,轿中有一位身受重伤,生命垂危的妇女,大概30岁左右。就算zhè gè 班全部牺牲,也一定要保护zhè gè 人的安全。”

    “另外一个班担任掩护,一起向东面的一撮毛山撤退。担任掩护的那个班在一撮毛山建立第一个阻击阵地,挡住特务和宪兵的追击。劫持三人的那个班立即向西南撤退,然后向东赶到千层山。留守在金龙镇的一个班,包抄敌人后路,务必把追击的敌人一网打尽。”

    “在特战一排三个班向北出动的同时,4班同时向西面的玉泉镇火车站渗透,并在上午六点拿下火车站,炸毁车站的一切设施,处决所有敌特汉奸,然后放火焚烧,规模越大越好。”

    “上午6:30分,孟凯华的特战二排对背荫河中马城发起攻击,把剩下的所有凝固汽油弹全部打出去,焚毁中马城里面的一切,决不允许一人存活!然后沿着玉泉镇、金龙镇向北撤离。越过宾县以后,突然调头南下,隐蔽接近千层山,承担医疗分队的保护任务。”

    “上午7:00分,张景福的特战三排对平房区工地发起突袭。除了驱散普通劳工以外,剩下的敌特日伪人员和建筑材料,一律使用凝固汽油弹焚毁之!然后从滨江城东面向北撤离,声势越大越好。未来的半个月,承担牵制敌人的任务。”

    “医疗小队就在千层山北面密营展开抢救,动用一切药品和器械,不惜代价。zhè gè 人叫做赵一曼,如果她不承认也没关系,还有两个名字分别叫李坤泰和李一超。如果她不配合治疗,你们就说是中央军委的命令。zhè gè 工作让刘宛若去做。”

    “此次战役一旦开始,必将惊动整个关东军,而且会疯狂起来,势必波及整个哈东地区。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抢回来的赵一曼保护下来。赵一曼的伤势初步稳定以后,史连城代表特战大队授予她勃朗宁手枪一支、冲锋枪一支,消除她的敌意或戒心,然后立即返回小东山,等待下一步命令。白书杰。”

    白书杰忘记了一件事情,因为他zhè gè “不应该存在”的人出现,导致很多事情都出现了变化。尤其是东条英机zhè gè 杂种,绝对算得上“邪恶的聪明人”。

    “孙吴惨案”的所有蛛丝马迹都和长毛子脱不了干系,作为关东军宪兵司令官,东条英机原本急于立功,现在自然要想bàn fǎ 挖出“长毛子的奸细”,彻底铲除“内部不稳定的因素”。

    东条英机有一个外号,叫做“剃刀”。也jiù shì 说,他手中的刀所过之处,不管是外部敌人,还是内部政敌,通通一扫而光,半根毛都不会留下!

    赵一曼的详细情况,东条英机虽然不知道,但是他为了搞定北满这边的复杂势力,却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小鬼子的莫斯科谍报人员那边弄回来了一大批照片,其中就有赵一曼!

    听说朱河县抓住了“红枪白马”,东条英机大喜过望,赶紧调阅相关卷宗,希望能够从“红枪白马”身上搞清楚北边大鼻子的来龙去脉。

    唯一让东条英机没有想到的是,滨江警务厅的那帮白痴,为了立功心切,竟然把赵一曼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快整死了,根本不可能再接受刑讯审问!

    “八嘎!一帮饭桶!”东条英机接到报告,顿时大发雷霆:“全都是猪!帝国最先进的刑讯设备,越是身体健康的犯人,承受的痛苦就越大。你们这帮饭桶,竟然把犯人折磨成zhè gè 样子,她连生命都感觉不到了,如何还知道痛苦?”

    没bàn fǎ ,只好把赵一曼jì xù 留在医院治疗。东条英机亲自下了手令:在此期间禁止任何人再动刑,一定要zhè gè 女人huī fù 到最健康的状态,否则滨江警务厅的全体成员都切腹谢罪!

    这么一来,赵一曼就获得了一个难得的huī fù 期,身体状况日渐好转。但是小鬼子的看守也变得越来越严密,就给董宪勋、韩勇义的解救行动制造了极大的困难。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