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冲说完了大体的战术,参谋长王三驹全面阐述战术安排的细节:“在秘密布置重炮阵地的同时,让佟麟阁把多余的部队全部秘密转移到良乡一线,南苑里面就留下不超过两个连的警戒部队就行了。当然,我们送给你的所有轻重机枪、迫击炮,全部加强给他们。”

    “41式105mm加农炮,有效射程15公里,可以在后辛庄轰炸南苑的所有区域。担任警戒的两个连,在小鬼子发起攻击以后,lì yòng加强的全部机枪和迫击炮火力,至少能打出两个营、甚至两个团的声势。”

    “给敌人重大杀伤以后,两个连逐步朝南红门退却,把敌人吸引进入南苑。到那时,后辛庄的三门重炮一齐开火,把我们zhǔn bèi 的360发炮弹全部打进去,然后炸掉大炮撤退!”

    “如果敌人紧跟着那两个连向南追击,就命令他们直奔黄村一线。然后突然折转向西,从后辛庄重炮阵地南面渡过永定河,随即沿着永定河线构筑防御阵地。”

    “等到敌人的大部队追赶到黄村一线的时候,隐蔽在良乡的重炮突然开炮,轰炸小鬼子的追击集群。迟滞他们的进攻速度,为你们在永定河西岸构筑阵地争取时间。”

    “小鬼子jīng guò 这两次重炮伏击,就算他们都长着钢铁nǎo dài ,也必定损失惨重,痛不欲生。成为惊弓之鸟以后,在三五天之内,他们根本不可能对你们造成威胁了。”

    “为了全歼第一批占领南苑的小鬼子,我们还有另外的后手,那jiù shì 通县的董国强那个团,他们也有一个炮兵营,和你的装备一模一样。”

    “你huí qù 以后直接和他联系,让他的炮兵营立即秘密进行部署,具体地点jiù shì 南苑东北方向的老君庙一线。zhè gè 距离刚好和西南方向的后辛庄连成一线,在南苑里面就没有任何轰炸死角,对进入南苑之敌实施饱和轰炸。”

    “告诉董国强他们,把所有的炮弹打完,然后炸毁大炮立即撤退。我们相信,小鬼子进入南苑的一个联队,最后剩不下多少人了。记住啊,你们两个炮兵营的行动,那属于绝密中的绝密。如果被小鬼子事先知道了,照样全部完蛋。”

    赵登舜离开饶阳的时候,心情不是一般的好。不仅有了一个完整的方案,可以秘密摆脱危机,同时还得到一批重武器。

    原来,白书杰自从成功仿制了苏式双联马克沁重机枪,就给魏冲这里装备了420挺。因为这款重机枪不用携带降温的水桶,而是直接把水灌进散热孔就行了,所以比以前的方便很多。

    在构筑机枪阵地的时候,只要你能够保证随时给重机枪加水,那么在理论上来说,在子弹没有打完之前,这款马克沁就可以一直打下去!

    这一款双联机枪,本来是用来防空打飞机的。但是你觉得没有飞机可打,要用来打击小鬼子的装甲车、豆战车和轻型坦克,那绝对没问题。肯定能够把小鬼子的那些物件,全部拆成零件!

    赵登舜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根据白书杰的命令,魏冲调拨了72挺双联马克沁重机枪,每一挺重机枪配备四万发子弹,结果弄出一个庞大车队。没bàn fǎ ,72挺双联重机枪,就相当于114挺重机枪,配备子弹450万发。

    不过,魏冲已经明确说过:“我的老哥啊,这些重机枪不是给你拿huí qù 分散使用的,而是让你立即装备两个防空营。其中一个由赵登禹师长亲自掌握,作为随身防空部队,或者是突围时刻打击敌人的装甲车和坦克。”

    “另外一个是给你用来给重炮阵地防空的。你也是行伍里面的老油条,应该知道这些家伙摆成一条线,那才能称之为死亡收割机。我给你的450万发子弹,如果全部用来打人,至少能够打死一万人。”

    “可是,如果你不听劝,一旦分得七零八碎,小鬼子的迫击炮、步兵炮就不说了,甚至不怕死的掷弹筒就能够干掉你!到那时,真正面临危机的时候,可就没咒念了。”

    赵登舜自然是心满意足了,甚至还有点儿小gāo xìng。但是其他的人,可就gāo xìng不起来,甚至还在头痛难忍。

    比如说宋哲元,现在就头痛欲裂!

    好不容熬到华北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因公殉职”,宋哲元以为小鬼子这下子肯定慌了手脚,不会给自己难堪。

    没想到,小鬼子的华北驻屯军,昨天(7月16日)就来了一位新的司令长官,名叫做香月清司,同样是一位中将。也jiù shì 说,香月清司在田代皖一郎死亡的第二天中午,就坐飞机赶到了天津。

    香月清司,生于1881年10月6日,日本陆军中将。出生在佐贺县。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4期生,日本陆军大学校24期毕业。他研究“步兵战术”颇有名气,称之为“最伟大的步兵战专家”。

    宋哲元认为,新任司令官上任,如果按照国内的程序,那要搞出好多迎来送往、调查研究的程序,没有十天半个月,就别想具体做事。

    可是,宋哲元太异想天开了!

    中国官场的那一套做法,根本不成立。香月清司一到,根本没有听取任何汇报,就直接下达了一道战斗命令!

    7月16日下午3时,小鬼子用82mm大口径迫击炮开始猛轰长辛店和宛平城,造成守军及民众伤亡惨重,甚至连219团最高军事指挥官吉星文团长也负伤。

    当29军军长宋哲元电报责问炮击原因时,北平日本负责和谈的官员樱井,却幸灾乐祸地回答:“今后为军人对军人交涉,非外交当局时期。”

    这shí jì 等于关闭了和谈大门,戏谑式宣战!

    所以,宋哲元现在很头疼。不是一般的头疼,而是快疼死了!

    首先,既然小鬼子已经宣战了,如果不想投降,那就只能打。可是这一打,就凭一个二十九军肯定是不行的。

    因为在此之前,为了表示自己没有丝毫敌意,整个二十九军根本没有下达zhǔn bèi 作战的命令,甚至就连一个预备命令都没有!

    没有作战的意识,自然就没有作战的具体计划,那就更别说什么修建防御工事的预算支出。

    没有防御工事,怎么打?

    没有任何zhǔn bèi 的战斗,那肯定打不赢。怎么办?这jiù shì 第二个问题,也是宋哲元真正头痛的地方!

    既然打不赢,又不想投降,那就只能请求援军!

    要想请求援军,那你首先就要接受中央的调遣,也就代表着自己“华北地盘没有了”,重新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军人,一方诸侯当不成了!

    辛辛苦苦奔波半生,好不容易弄来一个“华北五省土皇帝”的宝座,说没了就没了,所以宋哲元伤心欲绝。

    当然还有一条路可走,那jiù shì 马上迎合日本人的意思,和满洲的溥仪一样,宣布华北五省脱离中央政府,实行全面自治,和日本帝国展开无条件的全面hé zuò !

    作为宋哲元来说,华北五省自治,对他本人没有坏处。虽然“土皇帝”当不成了,但是还可以当一个像溥仪那样的“儿皇帝”。

    可是事情并非如此!

    张自忠会怎么想,又会如何决定?冯治安会怎么想,又会采取什么对策?这都算了。关键是佟麟阁和赵登禹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同意投降!

    如果这两个人不跟着自己投降的话,二十九军的绝大部分都会跟他俩走。如果没有了军队,最后的结果,“儿皇帝”也当不成!

    走投无路,无计可施,这jiù shì 现如今宋哲元面临的局面。

    不管宋哲元如何处理眼下的时局,作为一代铁血名将,赵登禹听说小鬼子的华北驻屯军,昨天炮轰长辛店和宛平城,顿时怒火中烧!

    恰在此时,赵登舜返回南苑,这俩xiōng dì 就开始交换意见。

    赵登舜首先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大哥,小鬼子已经摆明了要大干一场。如果我们就这么窝囊死,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赵登禹微微一笑:“魏冲他们那边是个什么建议?”

    赵登舜拿出资料袋说道:“大哥你先看看小鬼子的作战计划再说吧!反正人家都说,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拼死一搏,或许能够争取zhǔ dòng 。”

    事情jiù shì 这么巧合,小鬼子威胁宛平城没有成功,香月清司的诡计又出来了:“外面无法攻破,那何不来一个中心开花,内外夹攻,一战而定呢?”

    7月26日晨1时,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下令驻屯军步兵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广部大队),由天津出发直趋北平,到平后受北平留守警备队长冈村的指挥,保护北平的日本侨民。

    广部大队于晨5时30分自天津出发,于午后2时到达丰台。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与冈村、今井武夫等日本在平的校尉们,商讨广部大队进入北平方式,决定伪称为北平日本使馆卫队出城演习归来,由广安门入城。

    29军的日本顾问樱井负责与29军联络,企图蒙混过关。在丰台,广部大队换乘了26辆汽车开往广安门。广安门守城部队为赵登禹部132师独立27旅679团,团长刘汝珍。

    刘汝珍接到敌人的协调报告以后,立即报告了赵登禹。

    自从赵登舜带回来了情报、武器弹药之后,赵登禹师长就再也没有离开南苑,同时催促副军长佟麟阁,命令军部的侦察营纷纷出动,侦察小鬼子的具体动向。

    香月清司的这一个木马计,终于没有逃过佟麟阁副军长和赵登禹师长的眼睛,因此命令刘汝珍将计就计,务必一战全歼zhè gè 广部大队,出一口窝囊气。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