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登舜正在谋划如何才能完成预定计划,迫击炮的观瞄手突然把望远镜递过来说道:“团长,你快看,原来和我们打了半夜的,jiù shì 当初住在丰台,后来不断在宛平城闹事的一木清直三大队啊!在前面组织冲击方阵的,正是那个狗屁清水节郎中队长!”

    赵登舜接过望远镜一看,顿时叫道:“不错,正是他们!迫击炮,朝那边开炮,轰死他娘的!”

    迫击炮的榴弹还没有打出去,通信兵突然跑过来叫道:“团长——团长——师长电报,师长紧急电报!”

    咻——恰在此时,敌人的炮击开始了,看着通信兵向自己跑来,赵登舜的脸色都急白了,只能拼命叫道:“快趴下!快趴下!”

    来不及了!

    一枚105mm的炮弹刚好落在通信兵身边不到十米远的地方,yī zhèn 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之后,现场就剩下一个深坑!

    这一瞬间的变故,让赵登舜惊呆了,整个人一下子仿佛成了雕塑。如果不是身边的战士把他拖进防炮洞,后果已经不堪设想。

    小鬼子之所以发动这一轮炮击,jiù shì 赵登舜命令迫击炮轰炸一木清直大队长招来的!两门迫击炮三发急速射,不仅炸垮了小鬼子刚刚组织起来的冲锋队伍,也把一木清直大队长炸成了两截!

    现在已经天色大亮,阵地上发生的一切,敌我双方都看的清清楚楚。小鬼子万万没有想到,经过半夜的轮番炮击,南苑守军竟然还有迫击炮!

    这一下小鬼子恼羞成怒,炮击了整整半个小时才jié shù 。数百发炮弹几乎炸遍了每一个角落,又有两个防炮洞被炸飞,七名战士壮烈牺牲!

    赵登舜他们刚刚zhǔn bèi 进入阵地,天空中突然传来特有的轰鸣声。132师的战士们都是长城血战过的,一瞬间就fǎn yīng 过来:敌人的飞机来了!

    不到一分钟,三架轰炸机带着怪叫声猛扑下来,轰炸的地段正是赵登舜防守的东南角城墙!

    两三百斤的航弹落下来,那种啸叫声还没有jié shù ,整个大地都颤抖起来。包括赵登舜在内,所有活下来的人全部暂时丧失了听力!

    城墙被炸出一个长度超过五十米的大豁口,上面的机枪阵地也飞到了半空中,两挺重机枪报废。

    不管大家能不能听见,赵登舜在敌机飞走以后,赶紧四处叫喊:“都向南大红门撤退!都向南大红门撤退!”

    战士们虽然没有听见声音,但是赵登舜的动作biǎo xiàn 出了他的意思,经过一分钟的时间,幸存下来的战士们开始慢慢向赵登舜集中过来,然后开始向南大红门冲去。

    没想到刚刚冲出大门不到四百米,迎面出现了一支部队,正在急速赶过来。赵登舜看见这种局面,顿时就懵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副军长佟麟阁和师长赵登禹!他们身后jiù shì 132师的大部队,正在向南苑跑步qián jìn !

    敌人的炮火已经从轰炸南苑转移过来,对急速行军的大部队进行拦截行轰炸,许多战士跑着跑着就被炸成了碎片!

    啪!啪!

    赵登禹满脸怒气,急速冲到赵登舜的面前,伸手jiù shì 两个大嘴巴扇了上去,当时就把赵登舜打晕在地。

    “我命令你拼死坚守,绝对不允许后退半步。你竟敢抗命不准,带人逃跑。今天就算是对不起老娘,老子也要毙了你!”

    “师长——师长——师长,您错怪团长了!”

    南苑保卫战幸存的五六十人,一看赵登禹师长把枪掏出来了,顿时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通信兵就在我们面前被炸成碎片,命令的内容我们根本不知道!现在团长按照原定计划执行,没有错啊!要杀就杀我们,别杀团长!求求您别杀我们团长!”

    “大哥,是我命令撤退的,是我把南苑丢了!”赵登舜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说道:“你毙了我吧!这样才能一干二净,让我没有丝毫牵挂!好好的战术计划,已经全部都布置好了,您们突然出现,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

    “老子现在没有时间和你fèi huà !”赵登禹双目冒火:“南苑是从你手里丢的,你就带领你的人重新给老子夺回来!想死,你就死在战场上吧!”

    赵登舜没有jì xù 追问究竟是为什么,弯腰抓起自己的机枪,一声不吭就转身向南大红门冲去。

    幸存的五六十人互相搀扶着站起身来,同样抓起自己的机枪,跌跌撞撞跟随自己的团长杀回原来的战场。

    可是就这么一个功夫,小鬼子已经从炸开的缺口冲进来了,领头的jiù shì 四辆装甲车横冲直撞!

    香月清司把华北驻屯军的第二战车大队投入了战场!

    赵登舜没有躲闪,也没有想过要躲闪,就这么端着捷克式轻机枪,一边开火,一向冲向小鬼子的装甲车!

    一连串罪恶的重机枪子弹,全部打进了他的胸口之中,当场就把胸口打出一个前后对穿的拳头大的空洞!

    赵登舜团长,壮烈殉国!

    “为团长报仇,冲啊——”

    紧随其后冲进来的幸存者,同样是义无反顾朝着装甲车冲过去,用自己的躯体挡住了罪恶的重机枪子弹,为身后的大部队赢得了进入战场的时间!

    二十九军第132师特务团步兵营,自团长赵登舜以下,368人全部壮烈牺牲!

    数十勇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创造了一瞬间的机会,紧随其后冲进来的特务团机枪连战士,身上绑着手榴弹扑上小鬼子的装甲车!

    然后火光一闪,随即jiù shì 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勇士们面对强敌毫不犹豫,几乎在同一时间选择了和敌人同归于尽!

    看见小鬼子的装甲车先后被炸毁,赵登禹师长拔出战刀高呼一声:“佟军长组织后续部队跟进抢占防御要点,大刀队,跟着我把敌人反击出去!”

    八百勇士,八百大刀,在赵登禹师长的亲自率领下,和最先冲进来的一个大队的小鬼子,在南苑空旷场地上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生死搏斗!

    没有战术,没有退路,更没有生路!不是你死,jiù shì 我亡!

    敌我双方搅在一起,除了怒吼声,jiù shì 大刀劈断敌人枪支的咔嚓声、刀锋入肉的咯吱声,然后jiù shì 一片惨叫声、惊呼声交织在一起。

    十多分钟的肉搏战,几乎是一比一的战损率,终于把残存的数百小鬼子赶出了南苑!

    八百勇士还能够站起来的,已经不足三百人!

    随后跟进的战士们,根本没有时间慰问自己的勇士,更没有时间收敛英烈们的遗体。

    他们需要jìn kuài 熟悉阵地,修补已经被炸断的城墙,zhǔn bèi 迎接更加惨烈、更加残酷的生死之战。

    敌人退出战场,重炮重新开始对南苑猛轰。132师的勇士们根本没有躲闪,更没有惊慌失措。活下来的人拼命修补工事,后续部队jì xù 冒着炮火冲进硝烟之中。

    1937年7月28日中午,敌我双方可能都已经精疲力尽,又或许小鬼子想搞什么阴谋诡计,反正战场上突然安静下来。

    “把我们的人都抬到司令部后院,等到战后统一埋葬!”

    佟麟阁带领军部特务团,承担了清理战友遗体的残酷工作。因为重炮的轰炸,一大半的战友遗体都不完整。

    整个战场的气氛极度阴霾,赵登禹师长来回巡视各个要害部位之后,转身默默进入司令部后院,他想最后看一眼自己的xiōng dì 赵登舜。

    因为小鬼子的轰炸,勇士的遗体同样不完整了,身子就剩下上半边

    “xiōng dì ,我对不起你!”赵登禹给赵登舜磕三个响头:“为兄也是没有bàn fǎ ,如果按照原定计划执行,已经来不及了。军令如山倒,为兄必须保住南苑,才谈得上守卫北平啊!”

    “不过,xiōng dì 啊,我接受了你的建议,没有让学兵团过来参加战斗。他们和新兵教导团一共2700余人,我命令他们全部赶到河间那边去了。就算我们都战死了,他们也同样会得到魏冲他们的照顾,成长为后来的英雄!”

    1937年7月28日下午3:45分左右,随着yī zhèn 大地震动,然后传来yī zhèn 马达轰鸣声,新一轮的南苑争夺战开始了!

    小鬼子的这一轮进攻,jiù shì 8辆坦克打头阵,两个大队分成四个集群,紧跟着坦克冲向四座城门。

    原来,小鬼子暂停进攻,jiù shì 在等待另外一支部队赶到战场,也jiù shì 酒井镐次少将的独立混成第1旅团!率先投入战斗的,jiù shì 一个轻型坦克中队8辆坦克。

    zhè gè 旅团原属关东军,1937年7月11日奉命按照紧急出兵编制编成。刚刚被任命为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亲自率领,当晚由四平公主岭出发,18日在旅顺集结完毕开始登船。

    下辖:独立步兵第1联队(长谷川美代次)、独立野炮兵第1大队(大队长中岛继三中佐)、独立战车第4大队(大队长村井俊雄大佐,下辖2个轻型坦克中队、2个轻型装甲中车队)、独立工兵第1中队(中队长吉富敏男少佐)。

    赵登舜虽然牺牲了,但是赵登禹师长记得自己的xiōng dì 说过,这种双联防空机枪不仅能够打飞机,更够duì fù 小鬼子的坦克。

    现在看见敌人坦克为前导,专门冲击城门,赵登禹师长顿时大声叫道:“防空营分成四个集群,全力打击敌人的坦克!机枪手和步枪手上城墙,全力打击坦克后面的步兵。”

    魏冲让赵登舜团长带回来72挺双联防空重机枪,为的jiù shì 组建两个防空营。每个防空营四个连,每个连9挺双联重机枪。

    西北军没有战防炮,小鬼子通过内奸调查得一清二楚。所以四座城门分别由2辆坦克冲锋陷阵,狂妄的向城内杀来。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万世血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苕面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苕面窝并收藏万世血仇最新章节